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能把自己名字写错
    “什么功法?是那口痰吗?”在得到神仙的点头认可后,陆飞说:“你让我跟她接吻,是想让我泡她吗?……哎,不是,你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她是幸福餐饮集团总裁地儿媳妇,她结婚了??”

     神仙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跟她接吻才能把玲珑丹吸出来,吸出来后,去辉山福地找一个老头儿,把宝物给他,你的任物就算完成了。OK?”

     “不是,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让我去泡一个有夫之妇?”

     “怎么?”神仙说道:“事情已经交待完了,异能也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对了,本来我在人间还有十天的时间,不过现在找到你了,我就先走了,但是,我在人间还有十天的拣破烂的任务,你先帮我完成,记住,每天必须拣完够换三块钱的易拉罐瓶子。”

     陆飞张着大嘴:“……”。

     神仙:“你怎么还不走?”

     陆飞:“要不咱俩再聊一聊价钱的问题,你让我做事,怎么也该有点活动经费啊。”

     “不是给你了吗?”神仙很耐心地解释:“十天拣易拉罐地钱都是你地。不过你记住啊,必须是你亲自拣,得是你的劳动所得才算。”

     “不是,就算你是神仙也不带这么玩地呀,一天拣三块钱地,十天三十,大爷才三十呀,就算是欧元也太少点了吧?你让我怎么帮你……”

     “滚!”神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思想有多远,你就TM给我滚多远!”

     感情神仙也骂人啊!!

     陆飞刚想再跟神仙争辩几句,可是,就当他刚张嘴的时候,就看神仙轻轻地一抬腿,脚背正好贴到了陆飞地屁股上,陆飞甚至还一丝感觉还没有体现出来,就听到‘嗖’地一声。

     陆飞整个人犹如一个足球一样,呈抛物线状投向了半空。

     是的,陆飞已经飞到半空了,但是,并不像流星那样耀眼夺目,也不样闪电那样风驰电掣,而是如果被白云托着一样,慢悠悠地飘远。

     这时,正好飞到一户高楼的窗前,那楼层大概二十多层,这么高的楼层,谁能料到身在最顶层会有人在窗外偷窥?所以,窗内有个女孩在沐浴,并没有拉窗帘,甚至没有关窗户……

     那个女孩子一边淋浴一边轻声唱歌:“傲气面对万重浪……浪啊浪……哥哥面前一条弯弯地河……”

     “呀,你也会唱串烧?”此时的陆飞正好飘到了窗前,本来陆飞被神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如果那神仙一生气,自己会不会变成世界上第一个不穿太空服就飞上月球的人呢?关键是,上去了怎么下来?——那上面可没有吃的呀!会不会饿屎?

     可是,这一刻,陆沉飞却被女孩子美妙的歌声吸引,而且女孩子在雾气笼罩下,显得仙气十足,要不是还没飞太高,陆飞还真得以为看到嫦娥了呢。最主要的是两人趣味相投,都喜欢唱串烧,陆飞感到惊喜。

     女孩:“妹妹唱起那甜甜地歌……哎呀妈呀!”妹子在看到了陆飞时,都唱变声了,一点都不甜。妹子大惊,猛然间把喷头扔地上,吓得双手立时把脸捂住。

     陆飞:“……”。

     他没有办法说话,只恨眼睛不够用……他还恨这精彩的时间太过短暂……

     陆飞好像被一片云彩飘飘悠悠地托回了家中。当陆飞落到了地上时,那朵云彩‘嗖’地一下,变成一阵风,飘远了。这种交通方式真是牛、逼,恐怕除了陆飞以外再也没人尝试过,陆飞真想再坐一回,哎,妹子,前世的千百次眸,才换得今生的赤、裸相见,妹子,哥决定从此以后‘守门待云’了。

     “咣当”

     撞门上了。

     陆飞家的大门是那种生了锈的两扇的大铁门,此时一撞,又掉了不少的铁沫子。陆飞看着门怔了一会儿,那门上又出现了那妹子的容貌,哦,不是容貌,妹子把脸挡上了根本看不到容貌……那自己想什么呢?

     陆飞推开锈迹斑斑的大门,走进能有一百平方的小院子里,如果在BJ有这样的四合院算是老有钱的土豪级别了。可是,在东北,这就代表着穷,变态穷的级别。

     院里有三间红砖房,一间占地能有四五十平方,房子外面红砖裸漏,没有抹水泥,夏天潮湿,冬天干冷,不过有个好处就是户口属于城市户口,这里是属于本市最后一批没有动迁的棚户区,原因有许多,最主要的是,‘刁民’太多,全市的‘刁民’都集中到艳粉街了。

     陆飞关上门,扫了一眼左手边的房间,依然是漆黑的。其实,他早就知道,叔叔根本不可能在家的,可是,每回他都要扫一眼,内心深处好像期待有奇迹发生一样,可是,每回都是那样,叔叔不在家。

     叔叔在‘丽花’酒吧里当打杂的,晚上六点到零晨四点,是叔叔上班的时间。每回陆飞放学,叔叔正好上班,而早上陆飞上学,叔叔还没有回来,除了大礼拜休息,陆飞几乎和他叔叔见不到面的。

     陆飞摇了摇头,走进自己的屋子,打开灯,屋里很简单,一张床,一张电脑桌,电脑桌上,放着一个透明塑料袋。陆飞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叔叔早上带回来的剩菜,剩饭。

     平常他都会去热热,今天吃完饭了,直接把它扔进垃圾筒里,反正明天早上叔叔还会带回来新的剩饭菜。陆飞虽然有些醉意,但还是打开了电脑,无论如何,也要码字的,这是一个作家的基本素质。

     虽然陆飞写小说一直没有签约,可是,他这种坚持不懈的傻、逼、精神还是值得人们唾弃的。

     “有这闲功夫做点什么不好”,他的朋友们不止一次说过了。

     甚至老师都拿他当成反而点型了,经常在上课的时候教育同学:“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像陆飞那样好高骛远,以后的下场会很惨。”

     “老师,我那是梦想,追求。”陆飞不服,极力辩解。

     老师一阵冷笑:“陆飞,能切合实际一点不?你先把汉字多认识几个好吗?上次考试卷纸上,你把你自己名字都写错了,卷子交上来,我他妈都不知道‘际匕’是谁,你是在考我吗?”

     “老师,严格上说,其实那不是错别字,只是草书而已。”陆飞小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