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房东和叔叔
    陆飞此时打开电脑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

     其实,他每次都是这样,先在电脑前发会儿呆才能开始码字,按照他的话,那不叫发呆叫酝酿,好吧,如同陆飞所说,他这本小说已经酝酿了十个月了,从高考前到高考后,直到现——连书名还没想出来。

     这回陆飞不能再拖了,已经毕业了,如果再写不出点成绩,就得找工作去了,毕竟叔叔工作很辛苦,自己不能靠着追求、理想为借口,在家里闲呆着。

     陆飞从打记事起就一直跟着叔叔住在一起,可是,艳粉街的老邻居却说他们家其实是外来户,叔叔带着自己来艳粉街时自己只有两岁。

     艳粉街的人非常排外,只要是外来的,就很受欺负,想在这里生活,好,先拉出来练练,能打过,什么话都没有,打不过,‘土豆搬家’——你给我滚球子。

     那么当时陆飞和叔叔是怎么样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的呢?原因很简单——错了!

     百分之一百的人肯定都猜到是叔叔一定很能打,把这艳粉街各种的不服,都给治得服服贴贴的所以才能够生存下来。其实错了。

     叔叔不是靠着拳头说话的人,他是靠女人说话的人,在艳粉街最能罩得住根基最深地女人罩着叔叔,叔叔自然不用担心被那些坐地户欺负。

     提起这个,陆飞一直很郁闷,毕竟靠女人不管是吃软饭,还是靠女人做些别的事,只要是男人靠着女人,都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提起这事,就不得不提一提叔叔背后的女人,那女人其实是陆飞家的房东,叫蔡雯。她和叔叔年纪差不多,据叔叔说,刚来到艳粉街时,这房东就看上他了。不过,据房东的说法是叔叔先勾引她的。

     不管谁先勾引谁的吧,这房东蔡雯绝对是有暴力倾向,加上那时候又赶上更年期综合症,(她的更年期综合症到现在都没好)。

     房东蔡雯无儿无女,还是个寡妇,她如果不是这么霸道地话,也许在艳粉街根本就不能立足。她喜欢看电视,这是她唯一的喜好。陆飞直到现在都认为,自己喜欢文学,也许是受到了这个房东的影响。

     按照房东阿姨的话说:“以后你们住我的房子,有我罩着。别说你们,就算是条狗,只要是我的,艳粉街就没人敢动一个手指头。”

     东房老娘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她确实把叔叔当成狗一样对待。从住进来后的第二天开始,就对叔叔非打既骂,原因是,不交房租。

     于是,艳粉街经常能看到这样的画面,一个身体稍稍发福,满脸横肉地老娘们,双手掐腰,指着一个身材有些挫,‘地中海’式发型的一个中年男人的脸破口大骂:“你个老王、八、犊、子,穷地叮噹山响,还在老娘面前说你是满清后裔?你看看你那个穷逼样,你上厕所都舍不得用纸,用手指头揩完你还嘬嘬手指头……”

     每次有这样的场面时,叔叔都是冲着房东老娘们憨憨地笑笑:“其实我真是满清后裔,就是没赶上好时候,不过你赶上好时候了,要是在我们家族兴旺的朝代,你这样的不良主妇早就让包公的铡刀铡成肉酱了。”

     房东老娘们看叔叔竟然跟自己顶嘴,更加怒道:“你还能要个脸不?满清时有铡刀?还把我铡成肉酱,老娘先把你砸成肉酱,我艹你@@&am;……¥¥%¥@*……”。

     然后的画面就是房乐老娘们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追着叔叔打。这样的画面,在以后的日子里,在艳粉街这儿地方都司空见惯了。

     刚开始艳粉街那些老少爷们都有一个通病,欺生,也就是欺负叔叔,可是房东罩着,他们不敢欺负。现在房东欺负叔叔,当初想欺负叔叔的老少爷们看了都不忍了,要不怎么说世上还是好人多呢,大多数人都同情弱者的。

     于是,那些手里捧着瓜子、坐着小马扎看热闹地老少爷们,再看到这个场面时,他们纷纷扔掉瓜子皮,收起小马扎——回家了。

     其实,那是他们看腻歪了,就像祥林嫂总说“我真傻啊,我真傻……”后来就连最慈悲的老太太都掉不下来一滴眼泪是一样的道理。

     房东老娘们确实很窝火,她没想到一个外来的竟然会欠着她这个艳粉街有名的‘母夜叉’的房钱。刚开始是骂,后来动手,而叔叔总是一边跑一边对付:“哥的脸皮岂是你这没见过世面地败家老娘们想像出来地,你爱咋咋地,就是不交,只要打不死就不交,打死了,更不交。”

     房东老娘们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了,后来,动起了家伙,当有一天房东老娘们拿起一块板砖照着叔叔拍去时,叔叔终于抗不住了。

     叔叔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叔叔决定找房东好好谈一谈,于是,那天晚上向陆飞做了最后交待:“小飞啊,我们家那一千块钱藏在柜子上第二个鞋盒里面那双破鞋的鞋垫底下,你要记住,背下来,我要是回不来,你就拿着那双破鞋跑路,听明白没?来,背十遍”

     那时陆飞实在太小了,只有两岁,那时地他还是十分乖巧地,听叔叔地话才能够长大,叔叔让他背,他就背,他说:“破鞋、破鞋……”。

     背了无数遍。

     当时,叔叔拿着房屋租赁合同书走的,他出家门时背影很坚毅,脚步很壮烈,如果陆飞要是像现在这个年纪,一定会为叔叔送行,然后默念:“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可惜,那时陆飞太小,只有两岁,而且很乖巧,他只是听话地默念:“破鞋、破鞋……”。

     也许是陆飞余音一直在叔叔地脑子里挥散不去,叔叔在桥头等房东的时候,突然灵光乍现:为什么非要弄个鱼死网破呢?为什么不采取一个比较怀柔地方式呢?

     于是,在那样一个月黑风高阴森恐怖的晚上,叔叔是陆嘉译,房东是蔡雯,奇妙的爱情就从桥头上这一张房屋租赁合同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