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一切源于那一口痰
    故事要从一个清爽的初秋夜开始。

     由于突然间的狂风和气温落差,才七点左右,公园的人们就停止了跳广场舞,停止了快走,停止了遛弯,都纷纷的选择了回家。

     人们边走还边议论:“哎呀,这天咋回事啊?刚才还好好地,现在怎么阴风阵阵了呢,真邪性啊,怪吓人地,快走吧。”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因为这是怪异的天气选择回家时,在公园一角的一条长椅上,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的青年,背靠着椅背,一只手拿着罐装啤酒,手里夹着根烟,在那里旁若无人地鬼哭狼嚎。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曹操对我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五行大山压不住你,蹦出个,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风吹雨打都不怕,啊啊啊啊黑猫警长,伤不起真的伤不起,拖着唐三藏小跑三徒弟,你的良心有木有,一走就是几万里,千年的女鬼,我无悔啊啊啊……”

     虽然唱的是串烧,可是运动服青年还是唱得很投入,为有一句高音没有控制好,感到很懊恼,他清了清嗓子,打算重唱,其实,如果此时他的身边要是有一个人在听他唱的话,也会告诉他:“你根本不用担心声调的问题,因为你没有一句在调上……”

     可是,此时青年身旁却一个人没有,他却非常忘我,非常陶醉,非常地投入在唱。就在青年打算在重唱一遍的时候,远处走过来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他驼着背,背上背着个大黑塑料带,要不是那黑色塑料带实在太大,比他本人都大,运动服青年一定不会看到。

     令青年张大嘴的是,就在青年一抬眼的时间里,离自己十多米的老人,突然就到了自己的面前,这不科学啊,还是自己看错了?

     青年还没等把嘴合上,只见那老人,猛一抬头,“啊呸”!!

     他吐了一口痰,特浓,还挺咸的。

     “骨噜”

     青年还张着嘴,可是喉结不由自主的一动——咽下去了。他像踩着了兔子尾巴似地猛然间站起,指着老人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睛中带着愤怒,疑问,悲苦,委屈……(还能再写些词)

     可那老人却全然不在乎,他慢悠悠地把那黑塑料带放下,里面发出清脆地金属相撞地声音。很显然,里面都是易拉罐瓶子之类的。

     老人依然慢悠悠地,他坐到了青年刚才坐到的位置上,这才看了一眼青年,青年长得比较清秀,在公园内灯光的照射下,脸色更显得很苍白。

     老人眯起眼睛,端详了青年半晌,方才说道:“小伙子,给根烟。”

     青年:“……”。

     这个开场面实在太特殊了,让青年一时间无从适应,按照正常的罗辑思维,大爷你是不是该道个歉啥地的呀,可是,老人不但没这么做还向自己要烟?

     青年实在说不出话来,此时他指向老人的食指,调转方向,伸到嘴里,开始猛抠,“嗷嗷……”,干哕两声,可啥没哕出来。

     一通折腾后,青年眼泪都下来了,累得不行,刚刚直起腰,想拿着自己那听啤酒涮涮嘴,就看见,那老人,正在喝自己放到椅子上剩下的半罐啤酒,老人仰脖一喝到底,然后很熟练地把空瓶子踩瘪,塞进自己脚前那鼓鼓囊囊地黑塑料带里。

     老人猛然看到塑料带旁边,还有青年扔下的半截烟头,还在忽明忽暗地发着光。老人眼里也发着光,他悠然拣起,:“烟屁烫手,紧聒两口”,深深地抽了一口后,仰头吐烟,显然,还很享受。

     此时,那邪风突然停了,比聊斋还鬼魅,青年由于受到了这种机缘巧合的事情,根本没有摇了摇头,坐到了老人的身旁,从兜里掏出烟,抽出一根,递给了老人,自己也拿出一根,点上,又给老人点上,然后,开始吐雾。

     青年不能说什么呢?他看这老人实在是太老了,衣服穿得破破烂烂,头发胡子都赶粘了,难不成,因为一口痰还能讹这样一个靠着拣破烂过日子的老头儿?

     老人旁若无人地抽完一根烟后,盯着青年说:“小伙子,你额有朝天骨,眼里有灵光,仙人转世,神仙下凡,我终于等到你了,虽然我泄露天机,灾怯难免,但是我命中注定,就算我要冒天大的危险,我也要跟你说个事……”

     “停!”,青年轻笑了一声,猛然站了起来:“老爷子,没想到你除了拣破烂外,来兼职算命?不过,今天我可没功夫陪你了,88了。”

     说罢,青年拍拍屁股走了。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完全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

     就在青年走出几步后,就听背后的拾荒老人悠然地说:“你叫陆飞,18岁,刚毕业,在学校时学习烂得没边,所以根本没打算上大学,现在是无业状态,酷爱码字,可是现在还没有一部签约的,跟叔叔住在艳粉街小区,平房……”

     “住嘴!”青年陆飞突然转过身子,一把抓住老人的脖领子怒道:“老头儿,没有根据请你不要胡说,其实,我是一名作家!!!”

     陆飞的音量很大,近似于狂吼,老人身体明显一颤,一脸错鄂:“原来你是生气这个?”

     “那你以为呢?还有,还给我……”陆飞放开老人,然后一伸手。

     “什么?”老人一脸迷茫。

     “身份证啊,装糊涂?你要不是拣着我身份证咋知道我的名字?”

     老人摇摇头,很无耐:“就算是拣到你身份证,那上面也没写你在哪里上学,学习成绩如何啊,你有没有脑子?怪不得学习成绩那么烂。”

     陆飞一惊,从屁股兜里掏出钱包,果然身份证在里面,他一脸惊奇,仔细辩认了一下老人,确定以前没见过,他一拍脑袋:“哎呀,你是不是认识我的哥们,是他们告诉你我的情况的吧?”

     老人摇摇头,很无耐:“你为什么不好奇我要跟你说什么事而一直纠结于我是怎么知道你名字的?你能不能抓住事情的重点?怪不得你学习成绩那么烂。”

     陆飞余怒未消:“知道我学习成绩烂的人多了,你算老几啊?还有,你是谁啊?”

     老人终于微微一笑:“很好,可算说到正题了——刚才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

     陆飞一愣,赶忙低头撑开运动服裤子往里看了看,然后,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