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对金庸小说存在质疑
    于是,陆飞决定带着艳粉街四兄弟,要在第二天在实验中学会一会那些收易拉罐地小混混。

     在此之前,陆飞把所有的兄弟都叫上,为的是人多力量大,特别是纪尚书,那可不是一般地虎逼呀,他家墙根底下埋着一支生锈的猎枪,每次打仗都带着,制造声势。

     其实要不是因为有了纪尚书,陆飞这个“小团伙”早就结束了,纪尚书这逼不是一般地生猛,每次打仗都下死手,要不是有陆飞几个拖住后腿,估计仗打得能更加速战速决一些。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啊,哥有超能力了,哥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来多少灭多少,相当牛逼有木有?

     陆飞心里洋洋可意,猛然一回头,看见吴胖子默默无语,低头看手机。陆飞摇了摇头,坐到了桌前,看了一眼熘肥肠,一点食欲也没有。

     吴胖子眼皮都没抬一下,但凭感觉已经知道陆飞坐到了自己的对面,他说:“快吃吧,反正煤气、豆油、姜蒜用的都是你家地,不吃白不吃。”

     “你这便宜占地”陆飞对吴胖子实在无语:“要是无痛人流打折,你是不是都想怀个孩子啊?”

     “关键是谁能让我怀上?哪个女孩对我说一句‘艹’时,我就在心里默默地为她铺好一张床。”吴胖子把手机递到陆飞面前:“快点别说没有用地,帮我跟客服好好聊聊,我跟他们说不明白。”

     陆飞接过手机:“你要干啥啊?”

     “过两天相亲,想在网上买件衣服,就跟这客服说不明白了。”

     “你说地到底是不是中文啊?”陆飞低头一看吴胖子跟客服的聊天记录,顿时也傻眼了。

     吴胖子:“你们有大妈吗?”

     客服神回复:“亲,客服最大年纪27岁。”

     “你买衣服问有大妈干啥?”陆飞很不解。

     “我是问有大码吗?手误。”吴胖子夹了一口熘肥肠吃了。

     “呕”陆飞看着吴胖子的吃相直恶心,得还是接着看手机吧。

     吴胖子:“能活到付款吗?”

     客服神回复:“亲,我尽量。”

     “不是,你就买件衣服还诅咒人家一下干啥呀?”陆飞相当无语了。

     “我是问能不能货到付款,手误。”吴胖子吧嗒吧嗒嘴,自言自语:“这吃肥肠必须得有酒啊,你个穷鬼,家里连酒都没有,算了,我到厨房把料酒拿来凑付喝点吧。”

     吴胖子说完,‘嗖’地蹿出了房门,直奔厨房而去。

     陆飞:“……”。

     陆飞接着看手机,吴胖子:“你们有尸体店吗?”

     客服神回复:“亲,淘宝不让卖那个。”

     靠!这就问得狠了点吧?吴胖子没回来,陆飞自己给自己脑补,按照他手误的打字方法,这句话应该问的是,你们有没有实体店。

     接着往下看,吴胖子:“你们什么时候发火啊??”

     不是吴胖子你干什么非得让人家发火啊?客服神回复:“亲,当你给差评的时候。”

     陆飞又自己脑补,哦,按照他手误地打字方法,这句话应该问的是,你们什么时候发货啊。

     再接下来的聊天,陆飞实在脑补不出来了,吴胖子:“买五件能幽会吗?”

     客服神回复:“亲,吃个饭还是可以的。”

     话说这客服为了卖件衣服多么地不容易啊。

     恰巧这时候吴胖子端着两个空碗还有一瓶料酒进来了。

     “不是,吴胖子你买衣服不是为了相亲吗?怎么还要跟人家客服幽会啊?”

     吴胖子把空碗分别放到自己和陆飞面前,说:“我是问她能不能优惠,要不说怎么跟她说不明白呢,算了,先这样吧,来喝酒。”吴胖子说罢,先给自己倒了一碗料酒。

     陆飞在公园里喝了点啤酒,就因为这点,现在还有点糊涂,在公园时遇到的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幻?不过,刚刚那敏锐的听力和神乎其神的弹指神功,确实应该算是与平时不一样的反常举动了。

     那么超能力就这么点怎么能行,想到这里,陆飞突然想试试自己的能力,于是对吴胖子说:“吴胖子,你打我一拳呗。”

     吴胖子已经喝了一口料酒了,听到陆飞的话‘噗’又吐了出来,吐了陆飞一脸:“咋地?想跟胡说学碰磁啊?”

     胡说是艳粉街有名的碰磁专家,专挑名车,离着两米远就自动躺下,等人家司机说,我车里有行车记录仪,他就拍拍屁股起来,感慨:“我靠,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啊。尽是说些听不懂地名词……”然后就闪没影了。

     我靠你这是听不懂吗?

     陆飞说:“不是,是因为今天遇上一位神仙,给了我一些超能力,我想看看好使不。”

     吴胖子已经喝了第二口料酒了,听到陆飞的话‘噗’地又吐了出来,看着陆飞:“不是,你现在为了写小说是不是有点魔症了?”

     第一口料酒陆飞没有防范,被喷了一脸,吴胖子第二口料酒喷过来时,陆飞眼瞅着吴胖子的动作像放慢动作似地,其实正常人有了防备,也能躲得开,可问题是,在陆飞的眼里,吴胖子的每个动作细节陆飞都是历历在目。

     太慢太慢。

     等到第二口料酒喷到陆飞面前,陆飞很自然地操起面前的酒碗,那一口料酒全部落到了酒碗里。

     这回陆飞信了,看来哥真有超能力了,陆飞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吴胖子根本没注意到陆飞地这一套动作,因为这动作在他眼里简直是太快了,再加上,陆飞本来脸上就湿着,而且还说出这一番话,他就以为陆飞魔症了,特别是看到他这一傻笑,认定这孩子直的是没治了。

     吴胖子开始好言相劝:“大飞哥,要想写本好的小说,光靠演戏找灵感是远远不够地,你得多看。你不是要写英雄地事嘛,那就多看看武侠小说,其实武侠人物里那些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和英雄是一回事地。”

     陆飞点了点头,跟着也喝了一口自己碗里包含着吴胖子带着口水的料酒,说:“其实我以前很喜欢看金庸的小说,后来对他小说里描写存在一些质疑,就不看了。”

     吴胖子把黄豆似的眼睛尽量睁得够大:“你对金庸小说敢存在质疑?”

     “咋地,不行啊?”

     “行,”吴胖子被气乐了:“那你说说看。”

     “首先”陆飞伸出食指:“杨过杨大侠一人独臂生活十六年,那么他的指甲是怎么剪的?”

     吴胖子:“噗”。

     哥接。

     “其次”陆飞又把中指也伸出来:“小昭带腿链多年,怎么换地裤衩?”

     吴胖子:“噗”。

     哥接。

     “还有”陆飞又把无名指伸出来:“梅超风九阴白骨爪又尖又长,上厕所怎么揩屁股?”

     哥接。

     “嗯?”这回是陆飞先把碗伸过去了,可是吴胖子还没喷:“你咋不喷了呢?”

     “啊呸”吴胖子:“没酒了。”

     于是,吴胖子的一碗料酒全都满满当当地装到了陆飞地酒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