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吴胖子的血泪史
    经过这件事后,陆飞就再也没跟房东合作过演戏,尽管房东总是意犹未尽跃跃欲试,可是唾沫星子淹死人的道理房东还是懂得的。

     好了伤疤忘了疼,陆飞在艳粉街对自己的舆论没那么严重地时候,就得谁找谁演戏,都作下病了,目的只有一个,找灵感,写小说。

     老少爷们谁能不给艳粉街大飞哥一点薄面?时间一长,陆飞做的每一件事,人们都傻傻分不清他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在演戏。

     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如果陆飞跟他那四个小哥们讲起:“我遇到神仙了,他给了我一些超能力,你们相信不相信?”

     四个小哥们一定会说:“相信!相信!无条件相信。”等背着陆飞就会说:“这傻叉有点魔症了。”

     其实这话他们当着陆飞的面也敢说的,只不过是给陆飞留了些许面子。而别人,就没有这么大面子了,当着他的面直接说他是傻叉。

     陆飞对人们冷嘲热讽根本不屑一顾,你怎么跟人家理论?不服打一仗?——其实根本打不过呀!

     英雄总是孤独、寂寞、冷。

     这些陆飞都是不怕的,就怕英雄末路。它和美人迟暮一样,都是那么地无可奈何。

     陆飞的末路是因为,这个英雄的小说实在有点写不下去了。演了那么多的戏,一点灵感都没有啊尼玛!

     写不出来索性不写,上网查查那神仙的具体资料,那神仙,是奎木狼星,这就好办,到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百度一搜,祖宗三代的事全能搜出来。

     按照西游记里的蛛丝马迹,奎木狼星和披香殿侍女也就是后来的百花羞发生的故事,时间是在唐朝,唐朝李世民期间是618年开始的,离现在是一千多年。而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算起的话,奎木狼在天上已经过了四年左右。

     按照奎要狼星所说,天上五年一大劫,那么还剩一年的时间,奎木狼星就要遭遇天截。而奎木狼星给陆飞七个月的时间,让他取出那舍利玲珑丹,卧槽,神仙也给自己打富余,当自己不识数吗?哥可是拿计算器算了好几遍啊卧槽。

     陆飞又轻点鼠标,想查查这奎要狼的具体资料,‘嗯’?不对!有情况。

     陆飞分明听到院子的铁门被人打开了。不对呀,不科学呀,自己在屋子里怎么可能听到院子外面轻微地开门声呢?

     陆飞家外的大铁门从来不锁的,一是院子里确实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让贼惦记的,二是那大铁门实在太破了,锁上跟不锁是一样的。

     陆飞腾地站起,突然想起奎木狼星说的话:“你现在身体内已经有了我给你的一点超能力,你的力气、反应、速度,将会比常人高于五倍,你好好把握不能做坏事,如果做坏事,这些超能力不但消失,你的生命也会受到威胁了,……”

     难道,这是超能力起到作用了?啊哈哈哈,哥有超能力了。先去看看外面先。

     陆飞打开房门,见院子里果然走进来一人,他年纪二十多岁,穿着一件茶色夹克衫,身体微胖,最明显的标志是,他脑袋后面扎个小辫。

     陆飞认识此人,此人就是艳粉街新来的号称横推八百无敌手,伯虎在世颠圣人——吴胖子,吴明石。他的颠,包括事业和爱情两方面。

     如果把他的情史和事业写成一本书的话,那绝对是一本光棍努力寻找真爱和骚年励志的血泪史。即,有血、有泪、有屎。

     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陆飞也非常热情地迎到了门口,伸胳膊一拦,说:“滚出去!!!”

     吴明石家是农村的,也算是个有志青年,他最大的理想是想做一个厨子。抱着这个伟大理想,从农村来到城市,在大城市某酒店刷盘子。

     其实就是个农民工,可是吴胖子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农民工,他是具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农民工。他懂得要想成为厨子,得先打入厨子内部的道理,所以孜孜不倦地刷着他的盘子。

     吴明石的二舅在近郊开了个废品收购站,吴明石一般情况下晚上在那儿看堆儿,二舅一个月还给他点工钱,他也算有住的地方,一举两得。

     他二舅是艳粉街的坐地户,也是个光棍,为了排解寂寞养了一条‘金毛’。他二舅有时候会去废品收购站替替吴明石,吴明石就回他二舅家里住。

     其实,二舅家里比废品收购站好不了多少,照样没有煤气,没有WLAN。于是,吴明石回来基本上也不在他二舅家住,到处上朋友家蹭吃、蹭住、蹭WLAN。

     吴胖子全然没有在意陆飞撵自己,他已经习惯了,到哪个朋友家哪个朋友都是以这种热情地方式接待他地。他也全然没有在意到陆飞为什么在自己轻轻一开门后,就知道来人了这样诡异的事件。

     他甚至全然没有搭理陆飞,手一拨拉陆飞胳膊,就往里走:“你家有酒吗?”

     “没有”。陆飞跟着进屋。

     “你家有菜吗?”

     “没有”陆飞不是一般地烦他。

     吴胖子手里拎着个黑塑料袋,虽然是初秋微凉季节,可还是能从那黑塑料袋里传出淡淡地尿臊味。他把黑塑料袋往桌子上一放,顿时满屋子尿臊味。

     吴胖子问:“你家有火吗?”

     “没有。”

     陆飞又坐回到了电脑前,刚想敲电脑,查资料,但是,这股子臊味往脑子里钻,实在是叔可忍婶也不能忍。陆飞提起黑塑料袋蹿出房门,像扔铅球一样,‘嗖’地一下把黑塑料甩了出去。

     “哎呀”吴胖子虽然身体笨重,可是身形飞快,他以百米冲刺地速度蹿了过去,又以闪电地速度拎着黑塑料袋飞奔了回来:“哎呀,陆飞你怎么乱扔东西呀,砸到花花草草多不好……”

     陆飞:“……”。

     吴胖子还要拿着黑塑料袋进屋,陆飞堵住门口,手一指厨房方向:“赶紧去把你的肠子给我熘了。”

     “早说啊,为什么不早说……”吴胖子拎着黑塑料袋,乐得屁殿屁殿地奔着厨房去了。

     大多数刷盘子的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切敦,然后慢慢熬上一个掌勺,那样就正式地步入到了厨子地行业。在这漫长地磨练过程当中,需先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是不可能了,吴胖子几乎每天做熘肥肠来煅炼他的厨艺。他的体肤不但饿不到,还越来越胖,不但他越来越胖,还把这道美味分享给他的好朋友们,让他们跟自己一样不饿其体肤。

     为什么只做熘肥肠这一道菜来煅炼自己的技能呢?这是因为艳粉街刘云鹏他爹是肉联厂的。

     他爹每回下班都能从厂子拿回来一截猪肠子。为什么只拿猪肠子呢?因为猪肠子携带方便。每次上班刘云鹏他爹是系着裤腰带上班的(废话,谁不系裤腰带上班?)。下班时就用猪肠子代替裤腰带,把裤腰带装兜子里,每次都能混过门卫。

     可是,每次混过门卫的刘云鹏他爹,却没混过吴胖子。那天下班刚走到艳粉街口,就看到吴胖子了,吴胖子虽然初来艳粉街乍到,但蹭吃蹭喝脾性已经臭名昭著了,刘云鹏他爹看到吴胖子调头就走。

     可吴胖子眼尖啊,一眼就看着刘云鹏他爹了,追过去打招呼:“刘老六你上哪去啊。”

     “啊,我走错道了。”刘老六一看吴胖子追上来了,也就停下脚步,信口胡诌了一个借口。

     你自己家你一天走八遍你能走错啊?

     吴胖子可不管那一套,直接步入主题:“给根烟呗叔。”前脚还刘老六,要烟时立刻就改口叫叔,吴胖子应变能力不是一般地快啊。

     “哎呀,正好抽没了,呵呵”刘老六打个插,就要走。

     “等会儿,刚才我刚刚看见你在街口小卖店买了一盒红塔山出来地,还抽出来一根,现在红塔山还在你裤兜里揣着呢,你要不给我翻了啊。”吴胖子说完就开始撩刘老六的衣服。

     刘老六:“……”。

     刘老六表示很无奈,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哎,不是,你到底盯了我多久了啊?”刘老六彻底放弃抵抗举起了手,让他翻。

     当吴胖子撩开刘老六的衣服时,顿时眼睛一亮:“哎呀,挺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