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一盆豆腐脑
    陆飞快到艳粉街口小拱桥的时候,精神好多了,已经不用高志峰徐岩两人扶着了。今天还意外地收获,就是终于想好了小说书名,这是最重要的,一切都以写小说为基础,写小说哥是认真地。

     就在这时,从他们身边走过来一个女孩,女孩个头一米六左右,很瘦,穿着很显形地紧身天蓝色T恤,牛仔裤,长长地大波浪黑发披肩,显得很纯很纯。

     女孩一只手提着个拉杆箱,另一只手拿着张纸条,边走边看,很显然是从外地来的。

     高志峰贱了吧叽地凑过去:“小姐,找人啊?你找谁?看我能帮得上你不?”

     女孩立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本来,那女孩好像有要打听一下的意思,可是一看到高志峰,立时加快脚步奔着小桥走去。

     高志峰看着女孩地背影说:“是不是我性格有点娘地原因,为什么遇到地女孩都这么有戾气呢,不过这正对我味口,是我地菜。”

     徐岩:“拉倒吧,我发现你就像是监狱里刚放出来地似地,见着个女地就都说是你地菜。”

     高志峰:“你好,上学那会你还少让我给我同桌传纸条了?”

     这件事不说则罢,一说倒让徐岩想起些什么问题来,他问:“说也奇怪,让你传了那么多纸条,你同桌怎么一直没搭理过我呢?”

     高志峰洋洋自得:“哼哼,我把纸条全给撕了。”

     徐岩怒了,一撸袖子:“哎呀我靠,我说呢,你这个小淫,来来来,咱俩练练。”

     高志峰退后两步:“哎呀我再靠,你咋不知好人心呢,就你那小样,就算把纸条给我同桌也得让她撕了,那时候你打击不更大呀,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干嘛非得二次伤害?”

     “哎哎,你俩别吵吵了,‘龙门客栈’金香玉在前面呢,有情况。”陆飞抬了抬下巴,两人顺着陆飞地视线看去。就见前面确实有个妇人,头上顶着个盆,扭着、屁、股,在桥上走。

     金香玉开的不是龙门客栈,她只是开个小卖店而已,只不过她名字跟龙门客栈的张曼玉演的金镶玉是一个名而已,恰巧她也开个店——小卖店。在艳粉街有了这样的绰号。

     她是艳粉街碰磁大王胡说的媳妇,是朝鲜族的。至今也保留了朝鲜族的传统,不管什么东西全在盆里装着,不管多重地东西,全在脑袋上顶着走。

     那女孩正好在她前面,好像发觉到后面有人吧,停步回身,哎呀,回眸不笑生百态呀,金香玉那张如同癞蛤蟆成精了的脸出现在女孩的面前。女孩明显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一闪身。

     可是,金香玉的身体实在是太肥大了,而且头上又顶着个大盆,刚走到桥顶上时,金香玉脚下一滑,一个趔趄,头顶上的盆‘咣当’一下应声而落。

     陆飞几人这才看明白,原来盆里竟然装的是豆腐脑。

     在这里就要简单地说两句了,金香玉开的小卖店是自己家平房改造的,这年头,人们要买点什么,都去大超市,大超市品种全啊,质量品质又有保证,所以给小卖店挤兑地,也就只能卖街坊一些啤酒啊什么地。

     金香玉两口子就在里屋弄两麻将桌,一锅收二十块钱。外面是小卖店,里面是麻将社,反正都不挂牌子,也不用交税,房子又是自己家的,净赚。

     麻将社虽然去的麻友全是附近居民,可现在这样的麻将社也不好干,光艳粉街就有四家。为了拉拢人,提供三餐,三餐金香玉有时自己做,有时在外面买。

     那么今天这一盆豆腐脑显然是给麻友们准备地。此时那一盆豆腐脑在地面上四下溅开,女孩干净地牛仔裤顿时被溅地惨不忍睹。

     金香玉也明显受惊了,双臂在半空中划拉了两圈力图站稳,可是退后一步时又一脚踩空,身子就向后仰倒了过来。

     陆飞的反应能力十分迅速,此时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桥边,这可算是做好事了吧?哥的超能力能起作用了吧?

     可是,他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好,而且,那奎木狼星授与他能力的时候,奎木狼自己的能力已经都衰退得差不多了,所以反应、迅速,这些方面只有正常人的五倍。

     在这种情况下,陆飞一个箭步,也只是刚刚到了桥边上,离拱形桥顶还有一定的距离。救人肯定是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那个就在金香玉身侧的女孩,本能地伸出双手,托住金香玉的后背把金香玉扶正了。

     “哎呀,妹子你比哥手疾眼快啊!”陆飞由衷地对女孩表示钦佩。

     女孩扶稳金香玉后,还礼貌地对她笑笑表示安慰,然后就要往前走。

     按说金香玉你做得是不是有些差劲啊?最起码你是不是应该说声谢谢啊?就连陆飞这样不拘小节的青年都看不过去了。

     谁知那金香玉突然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癞蛤蟆似地眼睛一瞪:“哎,你怎么走了?你把我豆腐脑弄洒了就完了?现在的孩子怎么这样啊?你得赔我吧?”

     女孩:“……”。

     陆飞:“……”。

     后跑过来的高志峰和徐岩:“……”。

     女孩大脑短暂地空白后,有些不可信任地试探性问了一句:“我没听错吧?你这脑浆子洒我一裤子我都没说啥,你怎么还倒打一耙啊?”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金香玉和艳粉街臭名昭昭地碰磁大王胡说是两口子,她虽然不碰磁,可爱占便宜,虽然吴胖子后起之秀后来者居上,可是吴胖子便宜占得不遭人烦。

     而金香玉是癞蛤蟆跳到脚面上——不咬人膈应人。

     高志峰不干了,他在漂亮女孩面前总是有种正义凛然的大无畏精神,他说:“哎,金香玉,你不光是倒打一耙,你还栽赃险害,不仁不义,倚老卖老,欺压良家妇女,像你这样的人活着就是造粪机器,死了算是为社会造福,你个人渣……”

     金香玉万没料到高志峰会向着外人说话,艳粉街有个习惯,就是内部有再大的矛盾,只要是有一个艳粉街的人跟外面的人有矛盾时,枪口一致对外。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这里的订子户最多,到现在经过好几个开发商,拆迁都没拆成。

     金香玉对高志峰的做法颇为意外,她怒道:“哎呀小崽子,造反了你?你知道不知道你老子现在正在麻将社输地裤衩子都没了,再不交钱,老娘叫他连造粪机器都做不成,饿他个三天三夜,叫他直接变成人渣渣……”

     陆飞说:“哎,金香玉你可不能这么做,你这算是非法拘禁,你造吗?”

     金香玉眼睛一瞪:“哎呀,反了反了,都反了。你个小崽子还懂什么叫非法拘禁啊?你叔叔和房东搭火过日子,天天不是让房东把他弄屋里,就是他把房东弄屋里,那才叫非法拘禁,他俩互相非法拘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