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贾琏这会儿正严肃的看着走过来的贾母,那个慈眉善目的王夫人自然也在列!贾母的拐杖敲敲地面,“易儿是怎么了?我听说是妖怪作祟?可请了法师看看?”

     贾琏弯腰施礼,“祖母,琮儿已经进宫请御医了,一会儿就回来!”

     贾母幽深的眼光看着贾琏,再看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贾易,“我看着易儿病的不轻,只怕是和那些个鬼神之说有些干系!当年宝玉出生的时候,也有个癞头和尚说了些话,倒是颇有些道理!我看,还是请个和尚道士来家里做些法事吧。”

     贾琏面上带着以往的笑容,桃花眼闪着流光,“祖母既然关心小妹,贾琏自然是万分感激的!这件事就有劳祖母操持了。”贾母这才满意的点头,只是看着贾易的眼神儿带着不易察觉的审视。

     “既然如此,我就不在这里添乱了!老二家的,你留下照顾易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王夫人赶紧应了,亲自送了贾母出去!“可怜的孩子!怎的就得了这种病!真是命不好啊!”

     王夫人一脸慈悲的掉着眼泪,帕子轻轻擦拭,叫人看的心酸!贾琏嘴角微珉,“多谢二婶关心!这里有我们看着,二婶还是不要哭多了,免得身子不好,我们还要照顾您。”

     王夫人脸色僵硬,手上的帕子都有些颤抖,“琏儿多虑了,你娘不在,自然要我这个做婶婶帮上一把。”

     贾琏低头不语,自顾自坐在贾易身边,和迎春一起照顾贾易。从紫禁城到荣国府骑快马也要半个时辰,这会子刚刚过了半个多时辰,外面已经传来了戴笠的声音。

     “易儿怎么样了?快叫御医看看。”王夫人利索的上前迎戴笠,语气悲悯的说道:“那孩子命苦,倒是劳动公公大驾。”

     戴笠看也未看王夫人一眼,一个五品小官的夫人,戴笠还真看不在眼里。“你们快去看看,有什么法子只管使出来。”迎春眼里含泪守在一边,贾琏接过戴笠怀里的贾琮,俯身作揖,“多谢公公大恩。”

     戴笠赶紧上前扶起,“这是怎么说的,都是皇上的意思。”

     贾琏连连点头,“皇上圣明!只盼着小妹能立即痊愈如初!”

     戴笠眼里带着寒光,一边看着御医治疗,一边问道:“田氏在哪里?”

     贾琏摸摸贾琮的发顶,“还在柴房里关着,终归是父亲的侧室,我这样做已经是僭越了。”

     戴笠大手一挥,放于背后,“自有咱家来办!”

     贾琏赶紧在前面带路,王夫人尴尬的看着风一样离去的戴笠,心里暗恨,却也奈何不得。田氏远远听到脚步声,猛的扑在门上喊道:“谁来了?放我出去,我要见我的女儿。”

     戴笠抬头看看灰暗的天空,细细的雨丝夹杂着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叫人心里抑郁。“你就是田氏?”田姨娘惶然,“我要见女儿,我要见女儿。”

     戴笠皱眉,“你既然关心易儿,何苦害她?”

     这话点燃了田姨娘的爆点,“为什么你们不早告诉我?为什么要看着我加害女儿?为什么都瞒着我?都是你们,我才鬼迷心窍,都是你们的错!叫我见女儿,见见我的女儿!”

     戴笠冰冷的看着门缝里疯狂的田氏,“你只要说出这次是不是你指使的?易儿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只要易儿痊愈,咱家自然会叫你见见易儿。”

     田姨娘一下安静了,激动的说道:“我知道,我说就是!前几天的早饭,我加了我娘路上遇到的一个跛足道士的药粉,说是能驱邪。”

     戴笠冷笑,“一个道士的话你们也信,就不怕是□□?”

     田姨娘后悔莫及的摇头,“我那时候也不知怎的,一心觉得易儿不是我的孩子,是妖怪!现在也是追悔莫及,还求公公救救易儿。”

     贾琮忽然说道:“跛足道士,是不是和宝玉遇到的那个癞头和尚是一伙的?”贾琏恍然大悟,“公公,确实是这样。”

     戴笠闻言有些皱眉,贾宝玉出生就带美玉的事情,当年皇上也是让暗卫查过的。对于癞头和尚,暗卫也是亲眼看到其化作一阵烟雾消失的,所以对于荣国府对贾宝玉的各种言过其实的夸奖,皇帝并没有加以阻止。

     这次,“咱家这就派人去宫里回话,这事儿还要皇上做主。那两个人只怕是不容易招惹。”

     田姨娘看戴笠的脸色,就知道这次遇到的那个道士一定不简单,自己的女儿只怕是凶多吉少了。果然,就在戴笠派人去皇宫回话的时候,幽深的荣国府忽然传来阵阵佛声,那声音如在耳边,透着一股叫人出家向佛的蛊惑。

     贾易冷热交替的状况更加明显,在一众听到佛声的人恍惚间,一个穿着邋遢,一头癞疮的和尚出现在房间里。王夫人和这个和尚挨的最近,和尚身上的臭味儿熏得王夫人作呕。

     “阿弥陀佛,施主和我佛有缘,不如归去,入我佛门。”

     说话间就到了床侧,伸手就要抓起贾易。正在这时,贾琮一下冲了过来,爬上床站在贾易前面,气势汹汹的看着和尚说道:“你这个无赖和尚,你这是趁人之危,还有没有德行?”

     戴笠这会子才回过神儿来,一马当先的上前示意人抓住和尚,可是扑上去的侍卫都昏倒在地。癞头和尚高深莫测的看着戴笠,“不过是当今天子的走狗,也敢在老衲面前逞威风。”

     贾琏和贾迎春这会子也反应过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和尚,这是个有道行的人,自己兄妹一定要小心。

     “不知大师如何会在这里?易儿只是生病,还是个孩子,如何就能随大师出家?”

     戴笠压下脾气,慢慢劝道。癞头和尚看着戴笠的眼神儿就像看一条走狗,不屑的冷哼,“老衲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过问!此女乃是异数,不能留在此处,就是这个男孩,也是要一并划走的。”

     说完,一挥手就抓向贾易和贾琮,贾琏和贾迎春紧紧抱着二人,浑身发抖的看着和尚,正在这时一声清脆的鸟鸣,豌豆黄抓着油光水滑的棉花糖空降而来,两只瞬间围在癞头和尚身边一阵抓挠!

     这可是空间培育出的灵物,一身的灵气可不是一般的修士可是抵御的!更何况癞头和尚只是一个炼气期的修士,一会工夫一身裹体的衣裳报废了,就是脸蛋也被抓花了。

     “你们这些孽畜,你们这是大逆不道!”豌豆黄和棉花糖相视一眼,爪子上的力度更是加大了几分!一屋子的人看着纷乱的场面,赶紧上前护住贾琏兄妹四人,挪到了另一间屋子。

     戴笠留了几人看着那个癞头和尚,一边焦急的等着皇上的消息!“公公,公公,那个和尚跑了。”

     戴笠一愣,快步去看,迎面飞过来趾高气昂的豌豆黄,地上棉花糖一溜烟的窜向了贾易身边。戴笠嘴角含笑,快步进了房间,就看到两只小动物爪子上全是血的围在贾易身边,喵喵喵和啾啾啾,热闹纷呈。

     戴笠提起来的心放了下来,“真是护主的小家伙,这次你们立了大功,等咱家回宫的时候,给你们请功。”

     却也在这个时候,贾易醒了过来,原来贾易自从感觉到自己身体不适的时候,就知道这次只怕是难过。唯一的意识就是引了空间里的泉水喝了两口,也正是因为这两口泉水救了贾易的性命!不然小姑娘现在只怕是已经在黄泉路上了!

     一家子拥在一起流泪欢笑,贾易的身体慢慢痊愈,太后在贾易身子差不多全好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当即埋怨起皇帝。

     “你瞒着哀家做什么?易儿是哀家一向宠爱的,出了这样的事,哀家怎么能不知道?现在易儿好多了,你才和哀家说,易儿生病的时候,没有瞧见哀家,心里不知道多伤心呢。”

     皇帝苦笑,自己还不是害怕母后担心,就是三个小子也是不知道的,这会儿知道了,已经跑出宫瞧人去了。贾易伸手握住夏侯景的小手,笑眯眯的说道:“这次虽然有难,好在平安度过,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面,你这样含泪看着我,我实在是受不住。难道也要我陪着你哭泣不成?”

     夏侯景圆溜溜的大眼带着泪珠,一颗颗的掉下,“你还有心思说我,你出事不想着第一个告诉我,你不知道我听到有多担心。下次不许这样了,知不知道?”

     贾易伸手给夏侯景抹眼泪,“好好,知道了。”两人甜蜜的说话,夏侯昂几人却在外间看着跪在地上的田姨娘皱眉。

     “你说想见见易儿,可是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很难在改变。有了这次的事情,只怕你们的母女情分算是到头了。”

     田姨娘磕头,“奴婢不求小姐能够原谅奴婢,只求奴婢能守在小姐身边。”贾琏皱眉,就是迎春也有些不忍。

     “哥哥,小妹已经答应见见姨娘了,咱们就不要拦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