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贾母昏厥,王夫人焦头烂额的安排丧事,安排人去南边帮林如海料理丧事,再把林黛玉和林明玉接过来。这样一折腾,就到了春节。贾易这几年一直和林黛玉有书信联系,这些天一直等着林黛玉。

     对于原著中,林黛玉初进荣国府的大戏,贾易可是想看得很。这天一早儿,豌豆黄抓着棉花糖出现在贾易面前。“啾啾啾。”贾易一喜,跑进书房,“哥哥,阿弟,林姐姐来了。”

     贾琏净手说道:“既然来了,咱们就去码头迎迎。林妹妹虽不是第一次来,但是终归是贵客,咱们可不能慢待了。”

     贾易点头,“哥哥说的是!二婶那边也不知道怎么安排的,但是咱们家也不能不管不问。只是哥哥现在可是举人了,不宜亲自去码头。还是我和阿弟去吧,正好我们一起逛逛东四街!那边新出了一家宠物店,棉花糖说那里的孩子都不错。”

     贾琏失笑,“是你自己想去玩吧!还打着接林妹妹的幌子。”贾易嘟嘴,拉着贾琮跑出了门,“小心点!叫嬷嬷瞧见了,你可要当心娘娘的念叨。”

     贾易一下顿住脚步,扭头给了贾琏一个鬼脸,才一步步走远了。码头那边,周瑞家的盛装等在一旁,一溜五六顶轿子等着,倒是排场。贾易和贾琮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就瞧见林黛玉带着人下了船。

     “这次二婶倒是准备的齐全,这个礼节上倒是没有错。”

     贾琮双眼看着来来往往的大船,“阿姐!为什么林姐姐只带了一个嬷嬷,两个小丫鬟过来啊?”

     贾易一愣,转头看向林黛玉身后的随从,这一看,心里一惊。“我明明写了书信叫林姐姐多带点人的,怎么还是这样少?”

     贾琮叹口气,“这下可糟了!林姐姐这次一定不会住在咱们那里,老太太的意思很清楚,这是要亲自教导林姐姐。祖母年纪大了,哪能事事想着林姐姐?加上林姐姐心思细腻,只怕会无端生出许多是非来。”

     贾易柳叶弯眉蹙起,“现在怎么办?给林姑父写信,叫林姑父派些人来?”

     贾琮无语的摇头“姐姐真是糊涂,林姑父多年为官,这点子事情还能想不明白?只怕是姑姑临终前有什么交代,或是祖母在书信中说了什么,才让林姑父放心的。再说,林姑父今年年前就能回京,左右林姐姐就是住半年时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贾易拍拍脑门,“还是你想得清楚,既然这样,咱们平日里多加照看就是了。”两人暗自决定了以后的路子,才悄悄早一步回了府里。

     贾琏瞧见两人回来的挺早,就知道林黛玉那边没什么大事。

     “行了,你们先吃杯茶,一会儿一起去祖母那里。”

     贾易点头,一柱香的时间,丫鬟进来禀报说林姑娘到了。贾琏起身弹衣,又给贾易带上一朵珠花,伸手抱起贾琮,“走吧。小妹这段时间倒是勤快多了,不叫哥哥抱,哥哥很伤心啊。”

     贾易嘟嘴儿,“哥哥就不要耍宝了,我都这么大了,自然要保持礼仪。要是再像小时候那样被哥哥抱着,叫人笑话。”

     贾琏和贾琮偷笑,跟在小豆丁贾易身后出门上了马车。

     荣庆堂那边热闹的很,一群群穿红着绿的丫鬟成群结队的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着林黛玉,贾琏目不斜视的带着弟弟和妹妹进了正屋,请安之后,才看着早一步到的迎春说道:“今日这身衣裳穿着倒是合适,你年纪小,这些鲜艳的衣裳穿上才好看。上次德妃娘娘赏下来的荣华锦这个天气穿上最是凉爽,一会子见了林妹妹,你带着林妹妹去家里瞧瞧。喜欢什麽颜色、花样只管做了,莫要和林妹妹生分。”

     迎春起身应了,又笑着拉住贾易和贾琮说话,兄妹之间气氛和谐,看的探春和惜春眼热不已。王夫人坐在上首看着贾琏那一番作为,心里暗恨王熙凤不给力,一个小崽子也搞不定。

     贾母则眼神明灭的看着出落得越发齐整的贾琏兄妹,再想想马上到来的林黛玉,心思百转。荣庆堂里思绪万千,荣庆堂外林黛玉款款而来。面对荣国府的雕梁画栋,前几年住过一段时间的林黛玉很是熟悉。

     只是贾敏新丧,林黛玉心情悲切,想着此次寄人篱下,虽然林如海说了年前回京述职,但是林黛玉还是免不了担心会有意外发生,这些时日下来,本就瘦弱的小姑娘,更是清减了几分,一副娇弱的模样,瞧得周瑞家的小心翼翼的扶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林黛玉伤着了。

     贾母瞧见一身白衣,亭亭玉立的林黛玉,一时间悲从心来,两人抱在一起痛哭失声。王夫人和李纨上前劝慰,许久才停下。“好了,好了,来了外祖母这里,有外祖母护着你,不会有什么事了。来,见见你的姐妹们,你们以后住在一起,说说话,宽宽心。”

     林黛玉起身见过迎春等人,彼此倒也熟悉。这时只听见一声“二爷来了。”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大红包的贾宝玉满脸喜气的走了进来。一眼瞧见林黛玉,熟稔的上前拉住林黛玉的手,“妹妹来了,我好生想念。”

     贾宝玉说话带着南方特有的绵软,加上这话实在是有些肉麻,叫人听了耳根子发红。王夫人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贾母却高兴极了。

     “宝玉也想念黛玉了,你们坐下说说话。你妹妹刚来,你可要好好照顾她。”

     贾宝玉笑嘻嘻的应了仍然牵着黛玉的手不放,即使黛玉暗自使劲也抽不回来。贾易和贾琮坐在一边看热闹,这会子见黛玉面上羞涩难当,贾易上前牵住林黛玉的另一只手,“林姐姐可算来了!怎的不和我说说话?”

     黛玉听见贾易的声音,心里稍安,低下头看着小豆丁的贾易一笑,“妹妹一向安好?”

     贾易点头,眼神儿扫过贾宝玉牵着的手,一派纯真的看着贾宝玉说道:“哥哥说男女七岁不同席,宝二哥今年都八岁了,怎的还这样牵着林姐姐?”

     贾宝玉最是讨厌有人说什么圣贤道理,现在听见贾易不仅说什么不同席,又说是贾琏这个举人老爷说的,心里那股厌烦一下就上来了。

     “哼!什么道理!我和林妹妹是亲戚,本来就应该亲亲热热的才是正理,如何就叫那些劳什子的规矩给生分了去?你还是个孩子就这样满口的规矩,以后谁还敢和你亲近?”

     贾琏本在一边自顾自喝茶,现在见贾宝玉对贾易出言不逊,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是贾琏一家子谁也舍不得对贾易姐弟大小声,贾宝玉又算的哪根葱?

     “宝玉,小妹可说错了?你自己看不得圣贤文章,难道这千百年来传下来的规矩礼仪还能是错的?可见你的功课没有长进,等二叔回来了,还是要再说说的。”

     贾宝玉瞬间蔫了,撒开林黛玉的手,腻在贾母怀里求情。贾母不喜贾琏教训贾宝玉的态度,但是贾琏小小年纪就是举人,两年后还要参加进士考试,就是皇上也说贾琏学问扎实。

     贾母不是老糊涂,荣国府的现状她很明白,就是因为明白,她才一边宠溺贾宝玉,一边又希望贾宝玉能出人头地!贾赦一家子是不会孝顺她的,以后她晚年的荣华富贵还是要靠贾宝玉。

     说实话,贾母早就把贾政和王夫人看的透透的,都是不能成才的蠢材,朽木不可雕,只有贾宝玉自小钟灵毓秀,以后会大有出息!

     所以贾母乐的充当好人,时刻宠爱贾宝玉,把逼迫贾宝玉上进这样不招贾宝玉待见的苦差事交给贾政夫妻,以后贾宝玉真的出息了,还是和自己这个祖母亲近。贾母的算盘打的很是欢快,对于贾赦一家子贾母现在就是眼不见心不烦!

     “好了,好了,等你老子回来,自有我和他说。你只管用心学习,等着以后出息了,叫你老子后悔今日总是打你的行为。”

     贾宝玉总是被贾母夸奖说以后会有出息,这孩子就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就是有出息的人,即使不努力,也照样享尽荣华富贵。这祖孙两个的脑回路没有在一条线上,实在是可悲。

     王夫人见大家说的差不多了,才起身回话,“老太太,前儿个媳妇整理库房,找出来的几匹绸缎都是现下流行的花样。我就自作主张给黛玉裁了几件衣裳。”

     贾母满意的点头,“你有心了,正该如此。黛玉远道而来,你作为当家太太,可要好好照顾。”

     王夫人一脸慈和的答应了,又笑着拉住黛玉的手说道:“姑娘瞧着似是有顽疾在身,可有用什么药?”

     林黛玉闻言心里悲切,自己这病时好时坏,即使是贾易送来的灵药也不能除根,因低声说道:“一直用的人参养荣丸。”

     王夫人眼里带着泪花,轻轻拍打黛玉的手背,“可怜的孩子!正好府上也要配药,你的药也一并配了吧。你只管安心住着,好好养身子要紧。”

     黛玉点头应了,却微微福身说道:“来时父亲说了,即使是亲戚家也要有规矩。祖母关心,愿意教养我已是我的福分,我却不能没有表示,”

     说着抬手叫身后的嬷嬷上前,打开嬷嬷手里的锦盒,“这是五千两银子,算是我们主仆在府上的花用,一应支出都从这里面出。再就是母亲新丧,我原去寒山寺请愿,为母亲守孝百日。还劳烦祖母给我安排一个清静的院子。”

     嬷嬷上前把锦盒递给贾母,贾母有些怔愣,鸳鸯有眼色的赶紧上前接了。“你父亲还是那样知礼,什么时候都守着那些个规矩。既然这样,我就收下了。”

     林黛玉这才如释重负的笑了,却没有瞧见王夫人眼睁睁看着五千两银子进了贾母手上的不满表情。

     贾琏见事情差不多了,遂起身说道:“祖母,父亲这些日子都要在巡防营居住,早先就说了叫林妹妹安心住着,不用去给父亲请安了。”

     贾母点头,又看向王夫人。王夫人厌恶贾敏,自然也不喜欢和贾敏很是相像的林黛玉。可是架不住贾母喜欢,“黛玉和我一起回去吧,正好老爷今日休沐,早就想见见黛玉这孩子。”

     贾母很是满意,打发黛玉和宝玉一起和王夫人回去,荣庆堂这才散了场。迎春坐在回去的马车上,疑惑的看着贾易说道:“哥哥不是说叫我带着林妹妹回家看看荣华锦吗?怎的又让林妹妹和二婶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