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迎春在林黛玉来的第三日,一身孔雀蓝的新衣,红宝石的头面,带着一串的丫鬟,婆子去了林黛玉处。

     林黛玉本来歪在床上看书,听见紫鹃报说二姑娘来了!林黛玉一喜,起身相迎,见迎春一身气度远胜当年,心里唏嘘不已。“二姐姐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我们几年不见,二姐姐和我生分了呢。”

     林黛玉拉着迎春的手,微微抱怨道。

     迎春笑的温和,轻轻拍拍黛玉的手,一起坐下,“我们自然是关心妹妹的。小妹和小弟这些日子被刘嬷嬷拘着学习规矩,太后说小妹性子欢脱,不能每日里只想着玩耍。倒是无暇和妹妹玩了,倒是前个儿太后娘娘赏的端午节的首饰,一早儿小妹就收拾好了,叫我给送来。你瞧瞧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你只管说喜欢什麽花样,我叫人赶制出来就是了。”

     黛玉抿唇一笑,“姐姐说话当真大气,小妹可是又经营了首饰店?”

     迎春点头,“这件事是哥哥一手操办的,原还是小妹喜欢精致的小玩意,哥哥就叫人置办了这么一个首饰店。现在生意出奇的好,妹妹有什么喜欢的只管说。要不,咱们今个下午就出门看看?临近端午,街上热闹得很,咱们也尝尝外面的小吃。”

     林黛玉见迎春一会儿就决定了下午出门,当真随意。这样自由的生活,林黛玉羡慕至极。“我还在守孝,却是不宜出门。”

     迎春自然知道,“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请妹妹和我一起去。这守孝期间的首饰最是要注意,小妹和小弟这段时间的衣服都是素淡的,首饰也一律是纯银的。可是妹妹不一样,祖母喜欢人打扮得靓丽,妹妹太素净了反而不得祖母的喜欢。这个度妹妹要自己把握,这次出门,妹妹还是自己选几套首饰的好。衣服咱们府上多得是,荣华锦这个时候做衣裳穿最好。这不,我叫人开了库房,一会子就送来。妹妹看看喜欢什麽花样,咱们现做就是。”

     这样贴心的照顾,叫林黛玉感动不已。迎春回来的时候,自然也对贾易说了林黛玉的举动,贾易满意的点头。

     自己这段时间确实很忙,贾赦和贾琏的婚事迫在眉睫,每日里除了规矩之外,贾易和贾琮就是对着太后给的一册子人选,马不停蹄的考察,务必给贾赦和贾琏选一个好妻子!

     两个奶娃为此操碎了心,两个正主却每日里悠闲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迎春每每见了,就偷笑。端午节的粽子花样百出,贾易最喜欢的就是肉棕和蛋黄棕。贾赦难得在家里住几天,抱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笑的见牙不见眼。

     “爹爹,您瞧瞧这几个人选,是不是还不错?您看看喜欢哪个,咱们找个日子去瞧瞧。”

     贾赦看着闺女手里晃得哗啦响的小册子,“这就是这段时间你们姐弟俩当宝贝似的东西?这是要做什么?”

     贾琏在一边直笑,“爹,小妹是给您选亲呢。”

     贾赦老脸一红,“我都这岁数了,还选什么。”

     贾琮板着脸儿盯着贾赦,“爹爹,你要有人照顾。”贾赦一下感动了,自家这个老儿子一向稳重,什么时候说过这样关心自己的话!

     “唉唉,爹听话,咱们明个儿就见见。”

     贾易和贾琮击掌一笑,凑在一起又开始研究怎么样省时省力的看完这些人选。迎春端着新出来的粽子过来,坐在贾琏身边说道:“哥哥可看了自己的人选?小妹选的人都很不错,我倒是不偏重哪个。哥哥还是先做好心理准备的好。”

     贾琏一愣,随即说道:“怎么还有我?没有和我说过啊?”

     迎春递给贾赦一个肉粽,“爹爹都有,更何况是少年有为的哥哥?你现在可是大家心目中的乘龙快婿!”

     贾琏面色泛红,唇角微勾,拿着粽子不语。迎春也不在打趣,算算贾琏和自己的年纪,迎春也开始操心自己的婚事。

     所以在贾易和她说要给贾赦再娶一房的时候,迎春既高兴又担心。好在贾易身后有太后长眼,自然不会挑中什么不看的人物。贾母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玉儿,笑的开怀,“你们也去说说话,不必陪着我了。明个儿你云妹妹也会过来,到时候你们一起玩乐。”

     贾宝玉眼含秋水的看着黛玉,一脸的喜意。林黛玉却笑的勉强,对于史湘云,林黛玉是不喜的。尤其是如今正在守孝,参加这样的宴会已经是失礼,还要和外人终日玩乐,林黛玉暗自打量笑的开心的贾母,实在是怀疑,贾敏所说的贾母最是疼爱她的话,是不是真的。

     不然,如何一个刚刚失去心爱女儿的母亲,能这样的开心。抬眼远远看向凉亭的一角,贾赦一家坐在一起,其乐融融。自己终归是形单影只,只盼着父亲能早日回京,也好回自己的家住。林黛玉还是和贾易亲近的,自小的交情,贾易这阵子忙的四脚朝天,只亲自过来瞧过林黛玉两回,但是语气和神情都很是亲热。

     平日里有什么好的,都会打发身边的大丫鬟当归送来,林黛玉自然是感激不尽。眼见贾宝玉要拉自己的手找探春说话,林黛玉微微错开,起身笑盈盈的走向贾易。

     贾宝玉看看自己空空的手,再看看娇俏的林黛玉,不在意的跟了过去。白果等人都是习了武艺的,早已是高手。

     余光瞧见林黛玉过来了,马上悄声告诉了贾易。贾易自是欢迎,远远冲着林黛玉一乐,“林姐姐快过来,咱们一起吃粽子。我最喜欢吃粽子了,吃多少都不怕。”

     贾易漏齿一笑,逗得贾赦稀罕的不行。贾琮却在一边低头吃粽子,小家伙左手一只夹心鱼肉粽,右手一只蜂蜜甜枣粽,一边一口两不误,吃的欢畅。林黛玉放松心情坐在贾易身边,给贾赦请了安,贾赦一笑,“小孩子家家的,好好吃饭。”

     说完就带着贾琏离开了,这个时候还是叫女儿家凑在一起的好。贾宝玉在灯光下看着一桌子的美人,眼睛闪着亮光,不害臊的往这里凑。白果和白芷自然是拦着的,贾宝玉着急的指着吃粽子的小包子说道:“为何琮儿可以在这里?”

     白果一笑,晃花了贾宝玉的眼。“宝二爷说笑了。小少爷是小姐一手带大的,又是小姐的亲弟弟,自然是可以的。再说,小少爷今年堪堪五岁,敢问宝二爷今年贵庚啊?”

     贾宝玉脸上一红,水汪汪的眼睛委屈的瞧着林黛玉,林黛玉心软,见大家都瞧向这里,尤其是贾母的眼光,实在是让林黛玉为难。只好起身告辞,贾易自是不会拦着。

     贾母幽深的眼光掠过贾易和贾琮,再次笑了。迎春摇着团扇,语气清幽的说道:“祖母这是铁了心思撮合这门婚事,这件事还要林姑父那里自己拿主意。”

     贾易喝口果汁,“是啊!姑姑临去世的时候,一定是求着姑父应了这门婚事,现在可不好改口。只希望林姐姐不要因为婚事的原因,就放任贾宝玉亲近。要知道,在没有真正出嫁之前,女子的闺誉可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

     迎春心里一惊,看向贾易的眼神儿带着诧异,“怎的说这话?可是林妹妹做了什么事?”贾易端着杯子看着一池子的荷花,“没有!只是未雨绸缪罢了。”

     迎春自是知道贾易心思细腻,这样的考虑不无道理,准备哪日有空了,和林黛玉说说。其实,贾易是想起原著中林黛玉和贾宝玉的相处。林黛玉自小被林如海教导四书五经,因为贾母不喜女子读书,加之贾宝玉最是讨厌别人说什么圣贤道理。

     为了讨贾母欢喜,不让贾宝玉厌恶,原著中也就不再说林黛玉如何读圣贤文章了。这样无奈的林黛玉叫人叹息,但是长大的林黛玉却叫贾易伤心。

     男女七岁不同席,这放在现代也是适用的。林黛玉自然是知道贾宝玉对她的心思,也知道贾母的心思,以为她和贾宝玉的婚事是注定的,所以面对贾宝玉不经通报就闯进她的闺房,甚至两人同睡一床,这些行为,都让贾易为林黛玉的闺誉操心。

     贾府的奴才最是嘴碎,这样的事情怎么会瞒得住?唉!贾易每每想起都有些厌烦,想要和林黛玉说说,又怕林黛玉想多了,觉得自己质疑她的人品,只好不说。

     贾琮和贾易最是心意相通,握着姐姐的手无声的地上一个拨开的粽子,里面金黄色的咸蛋黄透着清香。贾易一下就乐了,自家的弟弟就是贴心。

     眼看着酷夏来临,荣国府的冰库用冰紧张。午睡的贾易被热醒,睁眼看向另一张凉榻上的贾琮,小家伙脸蛋红扑扑的睡的香甜,但是也热的不轻。

     “怎么回事?”

     贾易午睡醒来,起床气最是严重,模糊的语气带着满满的不耐烦,身边掌扇的鹿茸噗通就跪倒在地,“回小姐话,府上冰库吃紧,今个的份例送来晚了,白果姐姐已经去拿了。”

     贾易皱眉,起身走到贾琮身边,从掌扇的小丫头手里拿了团扇,悄声说道:“去,把冰块拿两块放到水盆里,打些水进去,拿个棉帕子过来。再把琮儿的小肚兜拿过来。”

     小丫鬟赶紧去了,贾易一手打扇,一手给贾琮解扣子。小家伙虽然热,但是睡的倒是香。鹿茸带着人过来,贾易叫鹿茸轻轻抱起来贾琮,一边轻声哄着被打扰到贾琮,一边指挥人把凉席擦干净,凉枕也换了,再给贾琮脱光光,擦干净穿上一个红肚兜。

     贾琮因着睡梦中听到姐姐哄自己的声音,倒是没有闹腾,尤其是一下子凉快了许多,小家伙睡的更好了。

     贾易叫人一前一后给贾琮打扇,又叫一个用冰水时不时擦擦贾琮的手脚和脑门。折腾了一会子的贾易,身后跟着鹿茸出门,外面一股热浪冲面而来。

     贾易眯着眼睛看着打蔫的树叶,“白果去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