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迎春淡淡的回道:“小妹这会子睡午觉呢,还有一会儿才醒!咱们先去花园逛逛,今日就留下用了晚膳再回吧。”

     史湘云马上拍手说好,李纨自然也不会拒绝!一群人说说笑笑去了花园,一院子的美景确实好看!虽然是冬天,但是一场大雪,银装素裹,坐在暖阁里看着窗外的美景,心神都是安定的。

     贾易过来的时候,她们正凑在一起说起诗社的事儿!探春瞧见贾易的时候,马上说道:“这诗社可不能少了我们县主!娘娘省亲哪会儿县主做的诗作可是甚好!”

     贾易睡醒了,精神好得很,心情也好,扬着笑脸说道:“我不喜欢做诗,姐姐们玩吧。若是起个菜社,我绝对乐意。”

     众人疑惑,黛玉抿嘴儿一乐,“你呀!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吃!你那个做菜如何能和做诗相提并论?”

     众人这才明白什么是菜社,史湘云撇嘴,“原来是这样的菜社啊!做菜那样粗鄙的事,如何能和做诗相比?别再玷污了我们的清雅之气!”

     贾易面色一黑,李纨也知道史湘云口不遮掩,马上岔开话题,说起了这几日的趣闻!至于诗社的事,因着迎春和黛玉都喜欢,贾易自然没有阻止,却也没有参加!

     诗社开始的第一天,迎春和黛玉去了大观园,贾易呆在家里练琴!忽然白果禀报,说薛宝钗带着莺儿过来了!贾易一愣,随即叫人请进来!

     薛宝钗一身绸缎衣裙,围着红披风,白玉的脸蛋好看的紧!“不知道姐姐此来是为什么?”

     薛宝钗面带尴尬的看着贾易,最终咬牙拿出一个锦盒说道:“我是来求县主帮忙的。”

     贾易疑惑的看着锦盒里一沓的大额银票,“你是有什么事儿?”

     薛宝钗微微启齿,“我此次进京原是为了小选,不想打点了许多银子进去,却因为哥哥打死人的案底而被免了去。”

     贾易轻轻嗯了一声,“原来如此!你想叫我帮你哥哥销了案底,再把你送进宫去?”

     薛宝钗双眼闪亮,紧紧盯着贾易说道:“不知道县主能不能帮忙?就是能递个话也好,我们是不会吝啬银子的。”

     贾易唇角微翘,“想来你也是求过了二婶和宫里的娘娘了吧?怎的贤德妃娘娘现在圣眷恩宠,这样的小事岂不是手到擒来?”

     薛宝钗面色一白,尴尬的笑笑,“娘娘事情繁忙,又要照顾龙胎,自然是不敢打扰的。”

     贾易似笑非笑的看着薛宝钗,“所以呢?那边走不通,就想到这边了?你倒是打的好算盘,可知进宫是多少女子的愿望,你觉得你有资格进宫吗?”

     薛宝钗震惊于贾易说话如此直白,“县主这是何意?我家世代皇商,我的舅舅是九省检点,如何没有资格?”

     贾易轻轻吹着茶水,看也不看薛宝钗一眼,“既然薛姑娘这样有自信,只管送银子就是了!何必求我?送客!”

     贾易悠闲的说完话,起身去了后院,徒留下薛宝钗在白果安静的注视下,浑身颤抖的拿着锦盒出了门!柳和抱着自家的娇闺女,一边给闺女递果子,一边说道:“你这样说是不是伤人家的心了?”

     贾易吃着果子,舒服的眯眼,“进宫岂是一般人能去的?那吃人的地方,没有手段是断断不行的!薛宝钗要是能像刘备三顾茅庐一样三次相求,我倒是会帮上一把!要是连这样丢掉面子的事情都做不到,如何在那样的宫里生存下去?免得糟蹋了一个好好的姑娘!”

     柳和失笑,“原先我以为你最喜欢林姑娘,现在看来,我家的闺女竟然最看重这位薛姑娘。”

     贾易嗤笑,“可不!林姐姐身子娇弱,心思又细腻,和人相处的话,我自然喜欢能说好听话又会办事的!薛宝钗商人之女,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好了,也是咱们家的助力!至于林姐姐,也只能是供起来的角色!咱们家照顾好她,再找个好婆家就是了!母亲可觉得我势力,凉薄?”

     贾易紧紧盯着柳和,柳和一怔,手上轻柔的摸着贾易的发顶,“我的闺女,小小年纪就这样考虑周全,辛苦你了!咱们这一家子,都辛苦你了!母亲如何还会怪你?”

     贾易一笑,这个母亲真心疼爱自己,说的不是谎话!

     “那是!母亲可要对我好点,不然我会伤心的!这世上人与人之间,只靠着血缘亲情是靠不住的!最重要的还是利益!即使亲兄弟,要是一家逢年过节都会送节礼,另一家只管收着,却不回送!再亲厚的感情也会在这样不平等的交往中消失!亲情是加深交往的一个前提,但是要长久的维持下去,还是要靠我们的经营!林姐姐是如此,薛宝钗也是如此!若不是看在薛宝钗和咱们家有些亲缘的关系,她就是再好的资质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咱们家现在已经很好了,我只求无人敢欺,合家安乐。”

     柳和眼圈通红,只轻轻拍着贾易的后边,不再多话!这个孩子想的太多,柳和想起母亲说的,慧极必伤,这孩子福缘深厚,希望能平安长大!却不想这几日薛宝钗没有来,王熙凤却来的勤快!

     “哎哟!我的小姑姑,你可看看这个红鹦鹉可好看?这可是我叫人寻遍了四九城找来了,比姑姑的豌豆黄如何?”

     贾易看着拿着红鹦鹉的王熙凤,笑眯眯的逗逗红鹦鹉,“这孩子说话倒是伶俐!我们家的豌豆黄还不会说话呢!”

     王熙凤瞧瞧站在白玉架子上的豌豆黄,小家伙这会子正歪着脑袋看着红鹦鹉挑眉呢!

     “姑姑家的豌豆黄可是皇上都夸奖伶俐的!这个红鹦鹉如何比得上?不过是寻来给姑姑解闷的。平日里还能给豌豆黄做个伴。”

     王熙凤话说的漂亮,就是豌豆黄也对这个漂亮的女人有几分好感!“今日来是有何事?”

     王熙凤脸色一红,居然扭捏的说道:“我,那个,我是想求着姑姑能不能问问太后娘娘身边的嬷嬷,有什么生子的良方没有?”

     贾易一愣,忽然就笑了,“你竟然如此着急!你才嫁过来多久,着急什么。”

     王熙凤赶紧摆手,“如何不着急!我们府上人丁稀少,大爷又没有什么子嗣,我嫁过来半年多了,还是没有动静,如何不着急?”

     贾易见王熙凤真心求子,也不再逗她。“得了,我就给你跑趟腿儿,但是行与不行都看你自己啊。”

     王熙凤赶紧点头,巴巴的谢了贾易,亲眼看着贾易上了马车,才给柳和告辞!当天晚上,王熙凤就得到了贾易叫人送来的方子,每一个都细致的很。王熙凤看着手上的方子,心里又暖又得意,“大爷,瞧见没有?这都是我宝压的对!”

     贾蓉抱着王熙凤夸奖,“是是,大奶奶说得对,咱们家很快就会有大胖小子了。”

     夫妻两个凑在一起看着方子,商量着该准备什么。到开春的时候,贾元春的孩子竟然没有了!这可叫贾母和王夫人吓坏了,两人拿着药材进宫看贾元春,贾易在家里也得到了消息。

     “怎的好好的孩子就没了?这样大的月份,眼看着就要生了,可不要伤了娘娘的身子才好。”

     贾易放下手里的画笔,“哪能儿不伤了身子?要是早几个月就算了,现在这样不仅人伤心,身子更是受不住。”

     迎春扼腕叹息,却也无可奈何。不想晚上的时候,宫里来人给贾易递话,说是太后娘娘身子不好,叫贾易进宫瞧瞧呢。迎春慌张的收拾好一应事物,看着贾易上了马车,才转头对身边的贾琏说道:“可是宫里真出了什么事?怎的娘娘这样晚了还叫小妹过去?”

     贾琏暗自沉思不语,那边却也派了人去给贾赦传信儿。贾易不知道太后到底如何,一路上心急火燎,到了慈宁宫才瞧见太后斜靠在枕上,正喝着粥呢。

     “娘娘到底如何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怎的之前也没有和我说一声,御医怎么说的?”

     太后招手叫贾易过去,“你呀!哀家要真有什么,怎么会不告诉你?叫你来是因为贾嫔的事,贾嫔的孩子丢的奇怪,哀家叫人去查了!今个儿哀家还见了见你祖母,想着把你接进来,避避风头,省的她们着急了,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贾易点头,靠着太后说悄悄话。十日后,贾易回家,就看到明玉和贾琮手拉手控诉的看着贾易,“姐姐进宫住着,都不去宫学瞧瞧我们!我们不喜欢姐姐了。”

     两个萌娃,粉嘟嘟的脸蛋,上挑的眉毛,嘟起的小嘴儿,整齐划一的动作,喜得一群人笑个不停。贾易上手抱住两人,“好好!姐姐错了,姐姐给你们做好吃的好不好?”

     吃货小朋友马上决定再尝了好吃的之后,再决定原不原谅不可爱的姐姐!好不容易哄的小家伙们开心的带着一种宠物出门玩耍了,贾易坐在椅子上,闲闲的看书。外面却通报,说是薛宝钗求见!

     贾易弯唇一笑,“叫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