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十二月份的时候,林如海带着一家子风光回京,谁也不明白,刚到京城的林如海在把林黛玉接回京城的府邸的第二日,就离奇的生病了!还是一群太医谁也瞧不出来的病症!尊王爷抱着肥了一圈的棉花糖,肩膀上站着豌豆黄亲自来探望林如海,瞧见林如海面色淡金的模样,“没有办法吗?”

     一屋子御医摇头,他们使尽全力,还是救不了林如海!尊王爷摸着油光水滑的棉花糖,“贾大人来过了吗?”

     御医点头,“贾大人每日都要来问一次,贾家的少爷和小姐这会子就在东厢房照顾林家小少爷呢!”尊王爷点头,转身去了东厢房。“明玉怎么样了?”

     贾琏抱着明玉,小家伙眼神灵动,黑黝黝的可爱极了。“哟!明玉真可爱,来,王爷抱抱。”

     明玉和尊王爷相处的时间很长,这会子乐呵呵的冲着王爷张手,奶乎乎的叫着叔叔。林黛玉眼睛通红的坐在一边,担忧的看着林如海的房间。

     贾易和迎春陪在一边,“林如海的病情我会叫人尽全力,但是林姑娘也要做好打算!以后的路怎么走,还要看你自己。你要想想明玉,他才只有四岁,林姑娘就是明玉唯一的亲人了。”

     林黛玉浑身一怔,抬头看看明玉,悲切的说道:“明玉我会养大的。”

     尊王爷不在多言,只逗着小明玉,这孩子自然知道林如海生病了,但是又贾琏等人哄着,当真以为林如海很快就会好起来。贾易不是没有用灵泉救治林如海,但是林如海的身体就像是无底洞,喂了多少灵泉水都毫无起色。

     这样的场景,贾易不得不想是不是警幻仙姑在后边捣鬼!但是自己不会法力,如何能见得到警幻!生活充满了酸甜苦辣,林黛玉的命运究竟会如何,自己也不能左右。

     贾易只觉得无力得紧,晚上都要抱着贾琮才能入睡,还常常被噩梦惊醒,光着脚去找贾琏和迎春。这样的贾易叫贾琏心惊,兄妹四人挤在一间屋子休息,时刻关注贾易的情况!贾琮自然是明白贾易的心思的,这个姐姐对自己掏心掏肺,小家伙感动的不得了。

     贾易的异样叫林黛玉更加心惊,每日里守在林如海身边,对于明玉也无暇照顾了。尊王爷把明玉接到了自己身边,贾赦因为贾易也回家居住,每日里照看林如海!即使如此,一个月后林如海还是去世了!

     好在最后关头清醒了过来,立了遗嘱,拜托贾赦一家照顾林黛玉。但是一个月来只来了两次的贾母不同意,哭着说林黛玉和明玉年纪小,怎么能交给贾赦一个大老爷们照顾!还是待在自己身边最好!

     林如海无法,加上气力不足,最后还是说把明玉交给贾赦抚养,并且认了尊王爷做干爹,林黛玉在成人之前由贾母照顾,但是林黛玉的婚事,不能全由贾母决定,贾赦也要有决定权每个孩子留了十万两银子,各自给了贾母和贾赦。

     这样的安排已经算是周全了,林家在京城的宅子是留给林黛玉和明玉的,以后黛玉出嫁也是从这所宅子!至于江南那边的宅子,就托了尊王爷代为处置,得得银子也存在王爷处,以备不时之需。

     林如海的丧事办的很快,这样一个肱骨之臣的趋势,夏侯渊也伤心不已!太后自然叫了林黛玉和明玉进宫觐见,黛玉身子娇弱,明玉倒是养的胖乎乎的,太后喜欢健康的孩子,自然是对明玉更加亲近!

     林黛玉虽然有些羡慕,但是不会嫉妒!林明玉养在贾赦身边,每日里功课由贾琏教导,武功则由贾琮小家伙亲自指导,喜得小家伙这些日子走路都带着风。黛玉每日都会在大房待上半日,看着明玉灿烂的笑容,心里的抑郁少了许多。

     兴许是因为林如海的去世,黛玉忽然之间明悟了!人家是为母则刚,黛玉现在只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活的好好的,自家的弟弟又要如何自处?

     再说自家姐弟一应花费俱都安排好了,不会少了,只会多了,自己何必在意那些小人嚼舌根子的言语?

     只要一心把弟弟养大,出人头地,自己又行为端正,自是要活的逍遥自在。因着黛自觉身上担子沉重,每日里只一心想着如何教养明玉,为以后打算,以前伤春悲秋的心思被压了下去,身子骨倒是好了不少!

     迎春和贾易自然是瞧见林黛玉的改变的,对于现在的黛玉,她们是打心眼里高兴。三个小姑娘凑在一起,跟着刘嬷嬷学习管家、驭人和规矩,下午一起看书、习字或是逛街,因着有贾易这个街头一霸带领,即使迎春和黛玉带着围帽,街上的小摊贩也会恭敬地叫一声姑娘。

     林明玉早就被贾琏兄弟带歪了,每日里疯跑,见了黛玉也黏糊的很。贾母瞧着这样的一幕,心里可是不高兴!黛玉即使知道自己不高兴,还是会远着贾宝玉,每日里圣贤文章说着,贾宝玉是想靠近又心烦,纠结的不行。

     冬去春来,一日贾政生辰,贾赦也特意请了假陪着,后宅的女人也凑在一处,忽有门吏来报,“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特来降旨。”

     这一声吓坏了贾赦贾政等人,忙止了戏文,撤了酒席,摆香案,启中门跪接。早见都太监夏秉忠乘马而至,又有许多的随从太监。

     那夏太监也不曾负召捧敕,直至正厅下马,满面笑容,走至正厅,南面而立,口内说道:“奉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在临敬殿陛见。”

     说罢,也不吃茶,乘马离去。贾政不知所以,赶忙换了衣裳入朝,贾母等人惶惶不定的等在中门,不住使人飞马探信。两个时辰后,赖大带着三四个管家气喘吁吁的进仪门报喜,“奉老爷命:就请老太太率领太太等进宫谢恩呢。”

     却是贾元春被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又因为贾家递了省亲折子,这次允许贾元春归家省亲呢。贾母等人大喜,俱都按品大妆起来。

     贾赦自然也在其列,贾迎春等姑娘在家等候,薛宝钗尚未参加小选,这会儿自然也想着见见贤德妃,一脸笑容的和迎春站在一起。贾易见一家子大人都出门了,遂冲着白果伸手,“果儿,来,给我搬张椅子过来,我在这阴凉里等着。也不知道祖母什么时候回来,站了这许久,我的腿都酸了。”

     贾易大喇喇的吩咐人收拾,探春羡慕的看着贾易的作风,自己却是不敢的。没瞧见大嫂子李纨都站着呢嘛,自己怎么敢坐。李纨虽然沉闷,但是心里盘算的很是清楚!对于贾易这个特殊的存在,平日里供着绝对不会有错。

     当下笑着说道:“妹妹累了就坐着,年纪小最是累不得。众位妹妹也坐吧,咱们且都在这等等,我叫人上些吃食。大家凑合着用些吧。”

     李纨说完,迎春等人自然是应了,贾易有些困倦的看着迎春,“姐姐,大姐姐省亲,咱们在哪里盖园子啊?”

     黛玉抿嘴一乐,“你操心什么,只管照顾好你自己个就行。又不需要你家出钱。”

     探春却接了话,“这话说的,大姐姐现在可是贤德妃,一家子的荣耀!大姐姐省亲,自然是全家出力了!怎的单单撇了大伯一家?”

     黛玉风流婉转的看着探春,团扇微微掩住嘴角,“三姑娘这话说的不对!娘娘是二舅舅家的,就是省亲也是在二舅舅家。如何和大舅舅有关?”

     探春骄傲的抬起下巴,“我们荣国府可没有分家,大姐姐的事自然是大伯的事,这修建园子的银子自然是从公中出的。再说,大姐姐现在做了娘娘,提携大伯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黛玉微微转头看看安静的迎春和贾易,只见贾易冲自己眨眨眼,随即笑道:“我听说娘娘进宫的时候,顶着的是荣国府嫡长女的身份,可是按照辈分,荣国府现在还没有嫡长女呢!嫡长女可是大舅舅的亲女,娘娘如何是大舅舅的女儿了?再说刚刚传旨也是叫的二舅舅去,和大舅舅不相干!娘娘是宫里人,前朝的事如何能插得上手?大舅舅一身的军功都是自己个打下来的,那个时候可有靠的上娘娘?这人啊,想要过得好还是要靠自己个。”

     说完这话,黛玉也不待探春在说什么,转头和迎春商量想要绣个大屏风,不知道用什么花样好。李纨坐在一边不言语,但是黛玉和探春的话却听得清楚!

     心里暗自思量,黛玉的态度很明显,到时候只怕不会出一分钱!黛玉和明玉虽然父母不在,名义上说是养在贾母身边,实际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黛玉姐弟和大房亲近!以后的婚事可是大房做主的!

     再想想贾赦的婚事,那可是太后娘娘在后边撑腰,黛玉以后只怕也是如此!既然黛玉不出银子那么大房只怕也是这样的意思!这样算来,李纨心惊!

     合着都叫自家出,自家的婆婆就是私房钱再多,也架不住修建园子流水似的花钱!倒时候自己的银子能不能保得住都是另一回事!李纨越想越心惊,暗自决定一定不能把银子给王夫人!

     果然,贾母等人晚上回来就召开了家庭会议,就是几位姑娘和薛姨妈等人也参加了!核心的意思就是合伙出银子修建大观园,到时候娘娘不会忘记他们今日出的力气。

     贾赦出人意料的拒绝了,贾母原本十拿九稳的心思也吓了一跳!“老大,你怎么了?”

     贾赦笑嘻嘻的说道:“老太太,你也知道我没有银子,就喜欢什么古玩!这些个东西这些年也被王爷搜罗去不少,家里库房里现在大多是我闺女得得赏!那些个东西谁也不敢卖,除了给闺女用,谁也不能动。娘娘现在过得好了,我这个做大伯的也高兴!但是出银子的事,我是没有的。”

     王夫人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你不出钱,那是要我们自己出!不过想到公中的银子,心里一喜,就是自家出,也花费不了多少。

     没想到王夫人在暗暗自喜的时候,贾赦又说道:“再有,我们大房是没有私房钱的,公中的银子也是大家伙的。我是正经的侯爷,公中的银子也可以用,但是不能动我们的那一份!”

     贾赦说的掷地有声,险些把贾母气晕倒!

     “老大,你这是要反了天了!”

     贾赦不在乎的笑道:“是我的银子,自然由我处置!老太太自己的私房钱愿意贴补谁,我是不管的。”贾政一向君子形象,自然是不会拉下面子和贾赦争论!

     王夫人就不同了,“大哥这话说的不对,元春现在是娘娘了,以后对大哥的提拔很重要!再说娘娘现在花费的银子,以后还会赚回来的。”

     王夫人这话说的隐晦,直白了说就是,有了娘娘撑腰,你害怕没有人孝敬你!贾赦桃花眼撇了王夫人一眼,“二弟妹胆子大,我可是胆小的很!这事就一句话,要银子没有,公中的银子除了我们那份,你们随便用!至于以后的提拔,我这个大伯还用不上娘娘插手!”

     贾赦豪气万丈的模样,逗得一边的贾易差点笑出来!贾母面皮酱紫,浑身颤抖的指着贾赦说道:“你这个逆子!”贾赦喝茶,“我是不是逆子,老太太自己清楚!”

     贾母震惊,本来欢喜的一家子仿佛也消散了。贾赦没事人一样抱着贾易回家,路上贾易抱着贾赦的脖子问道:“爹爹今日不高兴。”

     贾赦挑眉,看看身后跟着的儿子,女儿,“是不高兴。省亲不是什么好事,偏偏他们当成天大的荣耀。我好心提醒,却遭了训斥!这样的家,我是一日也呆不下去了。好在娘娘现在熬出来了,有娘娘在后边,也不会有人欺负二弟一家。”

     贾易眼神深邃,应声不语。被忽视和厌恶的爹爹总是有一颗柔软的内心,叫自己这个薄情的人看的脸热呢!果不其然,贾母思前想后,还是要接贾元春省亲!这样一来,双方的矛盾不可协调,最终贾母答应了分家!

     但是老太太以孝道压制贾赦,“老大,你二弟一家分出去,日子艰难,你是不是谦让一些?”贾赦斜眼看向淡然自处的贾政,这个伪君子这个时候还在那装呢!

     “这怎么分都是祖上定下的规矩,不该我的我一分没有拿!倒是二弟妹这些年长家,到底私藏了多少银子,我就不说了!就是二弟这些年每月的份例加上他的俸禄,只怕也养不起他的那些个清客。宝玉这些年过的什么日子,我们都知道!老太太你一样样算算,这些年我吃了多少亏!老二一家私藏了多少?这个时候我不要回来就不错了,您老还叫我谦让?再谦让,我家的孩子喝西北风啊?”

     贾赦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随意的说着这些年的账本,每一样都叫贾母无言以对。“你,你!好,好啊!你这是分家了,翅膀硬了,想要气死我!好,好!既然如此,我这个老太婆就搬过去和老二一家住,再也不占你分毫。”

     贾母作势叫人收拾东西,现在就搬去贾政的住处!贾政夫妻二人自然孝顺的扶着,一家子演戏倒是自然,贾赦起身指指门口,“老太太一向疼爱二弟,既然觉得二弟受了委屈,老太太只管带着体积搬过去,也好贴补一下老二!至于我们大房,就是饿死也不会沾二弟,老太太,娘娘的光。慢走不送!最后也叫儿子尽尽孝心。”

     贾赦一脸恭敬地说完话,马上吩咐手下的小厮帮着把老太太的东西送走,可不能耽搁人家母子共享天伦。

     贾母脸色铁青的看着贾赦,这是一早就想好的,“你就不怕天下人戳你的脊梁骨吗?我可是你的老子娘!”

     贾赦淘淘耳朵,“没事儿!我这人脸皮厚,这些年听得话还少吗?再说了,我这是孝顺老太太,您自己个说的要和老二住,做儿子的当然要孝顺了!至于别人么,只管说去,我自逍遥自在。”

     贾政也被贾赦的无赖打倒了,这个时候还真是没法反驳!贾母沉吟半晌,冷笑着叫人收拾东西,“好!我年纪大了,荣庆堂是我住惯的地方,老大不会把我赶出去吧?”

     贾赦笑笑,“哪儿能呢!这家是先祖打下来的,自然是您住的舒心就得!荣国府这栋园子我不要,且容我三日,我们一家就搬出去。这也算是我这个做大伯的给娘娘的一份厚礼吧!也好给你们腾地方建园子不是?”

     贾赦说完这话,利索的抱起贾易和贾琮,出门离开了!这一日,荣国府的下人炸开了锅!分家啦!自己到底要跟着哪一家?赖大作为贾赦的总管,自然是跟着贾赦的!但是赖大家的却是和王夫人交情好,这些年在王夫人手下做事,得心应手,再加上他们的闺女小红在贾宝玉身边,贾元春又做了娘娘,实在是不想跟着宅子都没有定的贾赦一家。

     这样两难的局面,荣国府的下人们几乎家家如此!宁国府的贾珍当天就得到了消息,心急火燎的来见贾赦和贾政,两人却义正言辞的要求贾珍开族会,立契约,坚决分家!

     这样的场面,贾珍还真是不能多说了,只好安排人通知族里的长老们准备这次的会议。三日后,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至于荣国府早些年借的户部欠银,贾赦在会议上也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契约书写的明明白白,以后贾母一切事宜都交由贾政一家负责,与贾赦一家再不相干。户部欠银,因为贾赦作为嫡子,所以和贾政□□分家产,所欠银两一百二十万两,也□□分成。

     贾赦一家毫不留恋的走了,明玉自然是跟着贾赦的,但是林黛玉却不能!好在贾母是真心疼爱林黛玉,倒不会叫她受委屈。

     贾赦一家搬去了墨梨街,十字路口第一户就是贾赦的府邸。这宅子贾赦一早就准备了,里面的布置都是按照一家子的喜好来的,贾易和贾琮共同推开大门的那一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宅子!每一处的亭台楼阁,曲苑回廊都恰到好处。

     贾易一家欢喜不尽,明玉更是和贾琮手拉手倒在院子中的吊床上,你戳我一下,我戳你一下的欢笑!荣国府分家的事情当天就传遍了四九城,因着贾母在后边散播谣言,说贾赦不孝,不奉养老母,京城里议论纷纷。

     夏侯渊和夏侯玄看着朝臣上的折子,相视一笑,“哥,你说这些个言官是不是吃饱的撑的?人家的家事,又没有闹出人命,他们瞎蹦哒什么?”

     夏侯渊拿着折子拍拍弟弟,“你这出去一趟,说话越发随意了。贾赦这是想着摆脱贾政一家,对于贾母也没有什么感情!说到底,贾赦的亲娘是叫贾母害死的!能不报仇就不错了!”

     夏侯玄不满,“贾赦那个老小子,现在可是忠心的很!再说了,哥你要是不管管,贾赦的名声毁了,我们的悠悠怎么办?咱们的小三儿可是日日都想着长大,好和悠悠成亲呢!”

     夏侯渊想想这几天闷闷不乐的儿子,再多的美食都不高兴,自己也心疼。“得了,这事我会叫人管的!你去玩吧,带着老大他们三个。”

     夏侯玄高兴的点头走了,不过一天的工夫,京城里的风向就变了!说是贾赦幼年丧母,又不得贾母欢心,但是这些年依然孝顺,即使被贾政占了荣喜堂也没有不满!

     这次分家,还照顾弟弟,把半数家产和贾母的私房都给了贾政,甚至把诺大的荣国府都拱手相让,就是想要贾母晚年安乐!这样的孝顺,简直是楷模!

     百姓最是容易被舆论引导,现下对于贾赦那是满心满眼的佩服。贾易悠哉的和贾琮呆在家里看书,明玉挨着贾琮指着贾易手下出版社新出版的漫画书说着什么,迎春端庄的坐在一旁刺绣,这可是给贾赦的护袖,一定要细致。

     白果带着一串的丫鬟捧着漆盒过来,“小姐,少爷,这是准备好的新太太的礼物,您看看还有什么缺的。”

     迎春起身一一看过去,一盒盒的珍珠,玛瑙,首饰和古玩,“小妹倒是大方,也不知道咱们的新太太喜不喜欢。”

     贾易摆手,“我早叫人打听了,新太太喜欢古玩和珍珠,他们家不富裕,哪会儿得了这样的好东西?现下这些都是精挑细选的,既不会太珍贵叫新太太觉得咱们欺辱她,也不会太随便,叫人觉得咱们不尊重。”

     迎春点头,伸手捏捏贾易的脸蛋,“咱们家有你这个小管家在,姐姐和哥哥可真是幸福啊。”

     贾易得意,拍拍明玉圆乎乎的脑袋,“这有什么,你们只要过得好,我害怕什么!以后我们明玉成亲的时候,姐姐我照样一把抓!绝对叫我们明玉一辈子都幸福安乐。”

     林明玉和贾易甚是亲近,就是比贾琮都不差分毫!当下红着小脸扑到贾易怀里,“姐姐不能抛下我!”

     贾易板着脸,“明玉啊!姐姐可不是媳妇,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但是姐姐一定会给你选一个最最好的媳妇!”

     明玉忽闪着大眼点头,“明玉听姐姐的。”

     迎春失笑,叫白果收起来东西,就等着新太太进门了!贾赦的婚事并没有大办,不过是亲近的人凑在一起摆了几桌,吃了顿饭!即使是这样,柳中庸也感激不尽!

     因为这些来的人,里面不仅有尊王爷,还有大将军夏辽,侯爷牛辅,太监总管戴笠甚至太后娘娘身边的嬷嬷红莲,每一个都是大人物,就是柳中庸坐上首辅的位置,也不一定像现在这样笑脸相对的大人物!

     柳中庸再次叫夫人去嘱咐女儿,一定要老老实实的,把镇国侯府打点清楚,绝对不要生什么心思。柳和是个老实的,这些年顶着不详之人的名声,一直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绣花。

     热闹的洞房花烛夜过去,柳和穿着走金丝,描金线,绣满牡丹花的正红衣裙稳坐在大厅,时不时拽拽衣角,担忧的看着身边的嬷嬷,“嬷嬷,你看我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我怎么觉得这身衣裳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