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贾元春亲热的拉着贾易的小手一番嘘寒问暖,端的是一个疼爱妹妹的姐姐。

     红玉嬷嬷笑眯眯的瞧着作秀的贾元春,“原来是贾女史,既然是小姐的姐姐,那就就去说话吧。小姐身子骨弱,禁不住这么站着。”

     贾元春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拉着贾易站在太阳底下说话,不好意思的红着脸蛋,牵着贾易跟着红玉嬷嬷进门。

     红玉嬷嬷倒是有些为难,平日里都是贾易走在前面,现在加上贾元春,红玉嬷嬷只好端着架子在前面引路。太后瞧见贾易被一个宫装女子牵着手进来,脸上的笑容就淡了。

     “悠然来了,过来哀家这里。”

     贾易笑眯眯的就要上前,贾元春暗地里用劲儿没有撒手。贾易心里暗笑,自己在这个大姐心里还真是香饽饽,瞧瞧这,在太后面前都舍不得松手。

     太后自然瞧见了贾易胖乎乎的小手被霸占着的状况,微微皱眉,“你是哪一宫的宫女?强拉着悠然作甚?”

     一边笑语嫣然的德妃脸色灰白,这个小狐狸精真是不让人省心。“回太后话,这是臣妾宫里的女史,说起来,还和悠然姑娘是近亲。”

     德妃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让贾元春这个蠢货牵扯到自己,麻溜的出说了贾元春和贾易的关系。太后眼睛一闪,原来这就是贾元春。

     太后虽然一直都有让人注意贾元春,其实自己一次也没有见过,不过就是个女史,还劳动不了太后。在座的贤妃和甄贵妃相视一笑,这下有乐子看了。

     贾易笑眯眯的点头,“娘娘,今早儿用膳合心意吗?悠悠想出了个新点心,中午请御膳房做好了,给您尝尝。”

     太后皱起的眉头舒缓开,冲着贾易招手,“过来说话,你这小个子站在下边,哀家和你说话还要低头,这可不舒服。”贾易微笑着看着贾元春,贾元春手心一紧,缓缓放开。

     “妹妹年纪小,姐姐扶你过去。”贾易无奈,这个贾元春也真是拼了。太后摸摸坐在身边的贾易,“脖子酸了吧?看你还矫情不,小人一个,还愣是装大人。”

     贾易腻在太后怀里不接话,倒是下座的妃子们纷纷夸奖贾易天真可爱,聪慧异常。

     太后听了自然高兴,摸着贾易的后脑勺,低头说道:“贾女史既然来了,哀家也不拦着你们说话。只是悠然年纪小,经不得久站。你和悠然去偏殿说话吧,悠然可要老实坐着,一会子牛奶热好了也要喝完。”

     贾易欢乐地点头,笑眯眯的被红莲嬷嬷抱着去了偏殿,贾云春自然意气风发的跟了去。所以,一屋子的妃子纷纷竖着耳朵,斜着眼睛打量偏殿只看到一双脚的贾元春,心里思量万千。

     贾元春一脸欣喜的拉着贾易的手,“妹妹真是得太后的欢心,姐姐也跟着沾了光。不知祖母可好?姐妹们可好?”

     贾易一手捧着杯子喝牛奶,一边眨着大眼说道:“祖母很好,时常挂念大姐。姐姐们都很好,尤其是三姐姐探春,端的是出众,二婶很是喜欢。”

     贾元春一愣,唇角的笑容微微掩去,“探春妹妹自然是出众的,二妹妹如何?对我们悠然必是十分好的。”

     贾易点头,“二姐姐很好的,姐姐们都很好。”

     这个时候的悠然可没有在太后面前的机灵了,端的是一个纯真的孩子,一句话也不多说。贾元春虽然知道贾易聪慧,但是也不知其智多近妖。

     “妹妹既然得了太后的欢心,祖母自然是欢喜的。姐姐自从来了宫里,一直在德妃娘娘处伺候,妹妹要是有时间了,只管来找姐姐玩。姐姐手上有些小玩意,都给妹妹留着。”

     贾易欢喜的点头,那边红莲嬷嬷走过来抱了贾易出去。众位娘娘自然给了贾易许多的赏赐,太后也给了贾元春几件首饰。

     待一群人走光了,太后才笑着说道:“瞧瞧我们的悠然,这么招人喜欢!她们平日里可不是这么大方的,这次也是出了血本了。倒是贾元春,话说的好听,却是拿着好东西引着你去找她,平日里的大方劲儿怎的没了?”

     贾易抿嘴儿直笑,抱着太后说道:“大姐也是不易,这些年进宫,好好的花季少女,眼看着成了小黄花了,心里着急的很。”

     太后点点贾易的小鼻尖,“合着见了一面就愿意给人说好话了?也不怕哀家生气,以后不喜欢你了咋办?”

     贾易皱皱鼻子,“太后可是最疼我的,我也最喜欢太后。您要是不理我了,我一餐两碗饭,只怕是只能吃下去一碗了。”

     太后大笑,“小人精,什么时候也不吃亏。行了,带着东西回去吧,贾元春那里哀家会处理的。倒是皇帝说的蛮夷扰乱沿海的事情,你倒是可以和你父亲说说,看看有什么法子。”

     贾易郑重的点头应了,被红莲嬷嬷抱着出宫。在御花园的时候遇到了等在凉亭的五小。贾琏快步上前接了贾易过来,给红莲嬷嬷问安。

     “这是众位娘娘们赏给姑娘的,琏少爷收下吧。”

     贾琏自然恭敬地接了,红莲嬷嬷才放心离去。夏侯景扒拉着一盘盘的东西,咂舌不已。“这些个东西可都是上好的,娘娘们手上也没有几件,倒是这样就给了你。一定收好了啊!”

     贾易翻白眼,拍拍贾琏的肩膀说道:“那是当然的,我可是最会敛财的。进了我的小金库,再没有往外出的理。”

     夏侯昂和夏侯琛看着这未来的准夫妻两守财奴的模样,顿感十分丢人。贾琏苦笑,贾琮在夏侯昂怀里说道:“姐姐,这些以后是不是你的嫁妆啊?”

     夏侯昂手一颤,赶紧收紧,看着贾琮的眼睛都带着无语。夏侯景高兴的拍拍贾琮的小手,“好弟弟,你说的没错!现在送出去了,等悠悠嫁给我,就又回来了!这生意好!稳赚不赔!”

     几人说了几句话,那边周舟赶了过来,行了礼,才抱着贾琮带着一群人出了宫。荣国府这个时候正门大开,门口的奴才交头接耳的瞅着紫禁城的方向。

     他们可知道今日宫里的人会送大房的三位少爷和小姐回来,听说赏赐很多,他们都想着讨喜得赏银呢。贾母自然也焦急万分,上次进宫见贾元春,贾元春就说了自己和戴权总管交情甚好,一定会为自己搏一个锦绣前程。

     贾易回到府中的时候,周舟得到了极其周到的款待。贾赦眯缝着大眼坐在一边看着贾母和周舟说话,心里可是明镜似的。周舟走后没多久,大将军夏辽派人请贾赦过去说话,荣国府又热闹了!

     “好好,今天可是咱们府上的好日子,老大你快去吧。琏儿他们今晚住在我这里,你只管放心。”

     贾赦点头去了,一夜未归,回来的时候却是意气风发。

     贾易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被贾赦抱着抛高高,“哈哈!爹爹要去战场了,这一身的功夫总算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表现出来了!”

     贾易愣住,“爹,你说你要去战场?什么时候决定的事儿?”

     贾赦一脸笑容的说道:“昨晚决定的,还是大将军亲口答应的!”

     贾易扭头去看在桃花树下打拳的贾琏和贾琮,两人摸摸脑门上的汗珠说道:“只怕是咱们练兵的法子,大将军十分满意。咱们年纪小去不了,但是爹爹年纪正合适!所以就给叫去了,应该不会放在前线,顶多是做个副官。”

     贾赦瞪眼,“你小子,瞧不起爹是不是?爹现在可是绝顶高手,以一敌百不在话下!”

     贾琏看贾赦抬着下巴,身后的孔雀尾巴都开屏的模样苦笑。“爹,您老武功是好,但是没有经验!战场那可是真刀真枪杀人的,您连个鸡都没杀过,上了战场还不傻眼了?”

     贾琮赞同的点头,“大哥说得对,爹爹要不现在就试试?咱们先攒点经验,到时候也不丢人。”

     贾赦被两人说的心虚,“那就试试,男人嘛!总要有点血气才是。”

     贾易摊手,带着白果等人去给这三个老少爷们准备好吃的。夏辽则拿着一大叠的图纸和手稿,双眼放光的去找怡亲王说话去了。

     三天后,贾赦穿上了老国公留下的战甲,斗志昂扬的给贾母请安告别。贾母瞧着面前顶天立地的男儿,眼圈通红,这个孩子,当年也是真心疼过的,虽然多少有算计,但是还有情分。

     尤其是今日的贾赦像极了老国公当年的样子,贾母含着热泪嘱咐贾赦一路小心,贾琏三个她也会照顾好。贾赦点头,又拉着贾政亲热的说话。

     平日里再多的不满,这个时候似乎也消失了。贾政一本正经的答应会好好照顾贾琏兄妹,贾赦安心了!这个弟弟虽然迂腐,但是说出去的话还是办得到的。

     贾易和贾琮掉着金豆子,窝在贾赦怀里不撒手!镇国公牛辅骑着大马过来的时候,就瞧见贾赦身上挂着的两个树懒。

     “行了,大侄子,大侄女,有伯伯在呢,一准儿把你爹安全的送回来。再说了,你爹都不上战场,能有什么事儿?来,伯伯抱抱,乖啊!”

     牛辅趁机会把眼馋的龙凤胎抱怀里,满足的大笑。“瞧你的出息,孩子们哭就算了,你哭个什么劲儿?”

     贾赦赶紧抬头望天,把眼里的泪珠憋回去。“咱们走吧。”

     说话间利落的上马,背对着贾琏三人,不语。牛辅知道这人是真的舍不得孩子,可是这次沿海的事情还真是伤脑筋!再说贾易的身份给皇子做正妃,到底是差了点。

     趁着这次捞点军功,给贾赦涨涨身份才是正经。贾赦也知道这次是皇上给自己的好处,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军功,自己倒是被皇上挂心操持着,哪儿还能不去?

     贾易自然也明白,就是明白才舍不得贾赦。“爹,我们等你平安回来。”

     贾赦坐在马背上狠狠点头,牛辅放下怀里的孩子,自己翻身上马,马鞭直指蓝天,“出发!”

     贾赦催马而行,眼看人影消失在街口,贾赦却又回来了。贾易瞪大眼睛瞧着,贾赦坐在马上,背着阳光说道:“琏儿,迎春,照顾好易儿和琮儿。也照顾好自己,等着爹回来。”

     这样的贾赦,睥睨四方,豪气万丈,又不失侠骨柔情,贾迎春从贾母身后走出来,站在贾琏身边坚定的说道:“女儿明白,爹爹放心。”

     贾赦点头,最后看了一眼贾母,微微颔首,才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拐角处的牛辅吹口哨,“还以为你小子不回来了?舍不得?”

     贾赦得得骑马前行,不搭理这个老小子,就知道看自己的笑话。“哎,你还没说舍不舍得呢?要不要求求皇上,你别去了?家里多好啊,上战场作甚?”

     贾赦挥手就给了牛辅一鞭子,被牛辅利索的躲了过去。“哎哟嘿,好小子!大将军还说你功夫了得,我原先不信!没想到真是如此!你可真是深藏不露,怎么样,教我两招?”

     贾赦大声回道:“行啊!只要你能赢得了我!”

     牛辅哈哈大笑,绝尘而去!荣国府在贾赦走之后,安静的下来!贾母原先想着叫贾琏兄妹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可是贾琏以男女七岁不同席为理由拒绝了!

     只有贾易和贾琮也被贾琏留了下来,只是白天的时候经常去贾母处请安。变化最大的是贾迎春,这孩子似乎一下子就开了窍!

     贾赦临走的那番话叫贾迎春思绪澎湃,当天就请示了贾母,带着司棋等人搬着东西回了大房,和贾易住在一起。贾易欢喜极了,晚上巴拉巴拉的拉着迎春说了许多自己的人生理想!

     贾迎春性子安静,又喜欢逆来顺受,但是在真正知道了谁才是自己的亲人之后,一腔的热情都给了贾易三人。

     每日里不厌其烦的叮嘱司棋等人要知礼,要细心伺候贾易三人,司棋火烈的性子实在是受不住,劝了好几次迎春,才耳根子清净了不少。

     在贾赦离去半年,眼看十月的天就要到底的时候,荣国府有了喜事!宫里的贾元春被皇上封为了贵人,明日就可以递牌子请安了。来传话的竟然是皇上身边最得意的太监戴权,贾母欢喜不尽,当天晚上荣国府就开了夜宴!

     宁国府的贾珍也带着夫人和儿子贾蓉过来了。这可是贾家的大事,贾珍作为族长自然是高兴的,大手笔的给了贾母三万两银子,说是给娘娘日常花销用。

     王夫人眼睛都直了,但是对于这三万两银子却也不敢说话!只能眼睁睁看着银子进了贾母自己的库房!

     慈宁宫里,太后微闭着眼睛让宫女敲腿,耳边听到丝竹的声音,“贾元春可是得偿所愿了,明日易儿进宫的时候,你去瞧瞧,要是贾元春做得好就罢了,要是不好,你就把易儿带过来!”

     红玉嬷嬷一笑,“娘娘放心,咱们姑娘还能被人小瞧了去?贾贵人现在只怕是恨不得扒着姑娘不放呢!这次要不是娘娘您给她说了几句话,她还能有这个位子?”

     太后一笑,“有些人就是贪心不足,又忘恩负义,指不定觉得是她自己风华绝代,得了皇上和哀家的喜欢呢!再说贾赦去了南边,易儿她们小孩子家在府里不容易,你去接了来,咱们在一起说说话。”

     红玉嬷嬷笑着应了,轻轻给太后揉着太阳穴,“三皇子这些日子也忧心呢。别看三皇子年纪小,但是小大人似的,现在可是以姑娘的小夫婿自居呢!”

     太后展颜,“都是闹腾的主!一日不见就不高兴,这次接了来多住些日子,叫他们好好玩玩。”

     贾元春这个时候正一脸娇羞的伺候夏侯渊沐浴呢,刚刚承恩的小脸红光满面,娇羞不已。夏侯渊冷着脸也不说话,却在离去的时候问了一句:“琏儿兄妹明日可进宫?”

     贾元春一愣,“递上来的牌子,臣妾还没有看,并不知道。”

     夏侯渊若有似无的瞧了一眼贾元春,“嗯?”

     说完就带着一群人走了,贾元春呆愣在原处无语。次日一早儿,荣国府门前就排满了轿子!一家子的奴才欢喜不尽的抬着主子们,趾高气昂的去了紫禁城,贾易兄妹自然也在。

     贾迎春和贾探春和贾惜春坐着马车,怀里抱着贾易,手里的团扇轻轻给贾易扇着。这个十月末的天气,最是寒暑不定,贾易的体质最是怕热,这会子马车里四处封着,闷热得很。

     迎春一手拿着棉帕给贾易擦汗,一手扇着团扇,让贾易的小脑瓜冲着车窗,“乖,一会儿就到了。今日祖母说要重礼仪,不能让人瞧见了。不然前面的车门打开倒是凉爽。”

     贾易点头,乖巧的抬着脑袋冲着车窗,感受那一丝丝的凉气。贾探春在一边嗤笑,“易儿倒是有福的很,有这样疼你入骨的姐姐。”

     贾易热的很是烦躁,自然脾气不好,也不愿搭理贾探春。迎春这半年下来已经是合格的妹控姐姐,听见探春酸酸的语气,心里不高兴,“三妹妹要是喜欢,等到了宫里,叫大姐姐给你扇扇子可好?左右你们也是亲姐妹。”

     贾探春俏脸一白,却是不敢和贾迎春争嘴。探春最是会审时度势,半年的时间,迎春已经被大房纳入了保护范围,轻易不能招惹了。

     惜春自顾自看书,这样的姐妹争嘴,在心性淡然的惜春眼里,都是不值当得。到达宫门口的时候,守门的侍卫瞧了牌子,才笑眯眯的放行,还顺嘴和赖大问候了一声贾琏兄妹。赖大心惊不已,暗自记下,一行人顺利的到达后宫。

     戴权笑呵呵的说道:“太后娘娘和各宫的娘娘们都说了,贾贵人新喜,你们一家子乐呵就是了,不用来请安了。”

     贾母带头谢了恩,才跟着宫女去了贾元春住的“凤藻宫”。贾元春一早儿望穿秋水的等着,听到各宫的娘娘们都没有叫家人去请安,心里得意!要不是得宠,她们指不定怎么折腾自己的家人呢!

     贾母一行人见到贾元春的时候,自然是热泪盈眶。好不容易止住泪,才坐下来说话,无外乎都是一些家常,叫贾元春保重身体之类的。

     贾元春因着昨晚夏侯渊的话,对于贾易更是亲热上几分。贾宝玉和贾琏等外男自然是去拜见了夏侯渊,周舟远远瞧见贾琏的时候,笑的见牙不见眼。“琏儿来了,三位皇子都在宫学上课呢。说是等琏儿来了,只管去宫学找他们。”

     贾琏笑了,“谢谢公公提醒,等请了安再去。”

     周舟笑着应了,这才似乎才看见贾政和贾珍,“哎哟,这不是贾大人吗。瞧咱家这个眼神,可是不好了。”

     贾政和贾珍赶紧恭敬地请安,“拜见公公。劳烦公公进去通报一声。”

     周舟点头,“好好,大人稍等。”过了一会儿,周舟出来说道:“皇上说今日事情多,两位大人只管去给贾贵人请安。”

     又扭头对贾琏说道:“琏儿和咱家进去,皇上有话交代。”

     贾琏笑着应了,在贾政、贾珍以及贾蓉羡慕的眼神儿中进了门,贾宝玉一边走,一边拉着贾蓉说悄悄话。“蓉哥哥,为什么琏二哥可以进去啊?”

     贾政在前面心里一气,扭头瞪了一眼贾宝玉,“不要多话,小心家法伺候。”

     贾宝玉反射性的捂住屁股,闭紧嘴巴不语。等到了凤藻宫,贾元春隔着帘子见了贾政等人,后又宣了贾琏和贾宝玉近前说话。

     贾琏对于贾元春可是没什么好性儿,倒是贾宝玉喜欢。腻在香喷喷的贾元春怀里说着话,童真憨厚的模样可爱的很,贾元春对于这个唯一的弟弟自然是喜欢的紧!

     恰好这个时候,王夫人的娘家,王子腾的夫人带着女眷进来请安。王夫人的娘家很是显赫,贾元春一直引以为傲!

     这次王子腾的夫人陈夫人来了,贾元春一边暗自得意自己总算是成了主子,一边高兴陈夫人这个时候也得来巴结自己!

     以前舅舅家的姐妹们,现在见了自己也要行礼!陈夫人带着家里的三个女儿进来,笑的慈和。贾元春坐在上位打量了一眼曾经的闺中密友,现在的兵部侍郎的夫人,王子希,乐呵呵的叫了起。

     “咱们多年的好友,没得这么多礼。快请坐,咱们说说话。舅母一向安好?”

     陈夫人冲着贾元春一笑,“一切都好!娘娘现如今成了贵人,处处都需要打点。这是我家老爷一早儿准备好的,希望娘娘不要嫌弃。”

     贾元春示意身边的抱琴接了陈夫人手里的锦盒,“舅舅有心了。几位姐妹出落得越发出众,只这位妹妹从未见过,不知?”

     陈夫人一笑,指着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七八岁的姑娘说道:“这是我的侄女,现养在我们府上,闺名唤作王熙凤。”

     王熙凤一身锦华锻做的精致衣裙,脚步轻盈的上前一步请安,“王熙凤拜见娘娘,祝娘娘青春永驻,万福金安。”

     王熙凤声音清脆,口齿伶俐,笑语嫣然,端的是大家闺秀。再配上一张精致的小脸,很是讨喜。

     贾元春被王熙凤与众不同的请安愉悦了,“好孩子,快起来,近前说话。”

     王熙凤端庄的上前,贾元春拉住王熙凤细细看了,笑着说道:“祖母看看,这孩子倒是英姿飒爽得紧!只怕是胸中自有丘壑,端的是个好的。”

     贾母一愣,再看向王熙凤的眼神儿就带上了打量。“好好,娘娘说的不错。陈夫人很是会教养孩子。”

     陈夫人微微一笑,这个王熙凤不过是因为小叔子一家早逝,自家接了过来教养就是了!平日里就是个会掐尖的,这个场合推出去正好!

     “贾太君过奖了,都是这孩子自己有分寸。”

     贾元春问了王熙凤几句话,王熙凤仔细答了,只是贾元春多年在宫里生活,看人心的本事学了个通透,这个王熙凤的心眼可不少,眼里的精光一闪一闪的!

     这样的人物可不是什么内宅的好人!家世看起来不错,实际上却是个空架子!王子腾夫妇再心疼她,也不会比得上自己的亲生孩子!

     只是,贾元春脑子一闪,这个可不是妥妥的琏二奶奶?贾元春看看坐在一边的王夫人,笑着说道:“这孩子我一见甚是合心意,只是宝玉年纪小了些,却是不适合结亲。”

     王夫人一愣,抬眼去看贾元春,贾元春使眼色,王夫人机灵的笑了。

     “娘娘说的是,咱们本就是亲家,要是再解亲,更是亲上加亲!我看琏儿年纪适当,不知嫂子怎么看?”

     陈夫人微微一笑,“难得娘娘看得起她,我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是琏二爷可是会瞧得上这个丫头?”

     陈夫人虽然如此说,但是心里是不以为然的!荣国府早就落寞了,空有架子能有什么了不起的!王熙凤虽然只是他们家的侄女,但是身份也不是贾琏配得上的!

     贾赦那个老色鬼能有什么能耐!只能说刚刚回京的陈夫人,对于京城的形势并不是很清楚,即使听说了贾易兄妹很得太后的喜欢,却也只以为是捕风捉影,以讹传讹罢了!就像是贾宝玉那块通灵宝玉,还不是荣国府的人自己传出去的?

     贾母也笑了,这个王熙凤家世不错,能亲上加亲自己掌控大房也方便!再说,要真是给贾琏说一个好身份的,可不是给大房长脸?以后贾宝玉的亲事怎么办?

     贾易坐在迎春怀里不语,这帮子人就这样决定了自己大哥的婚事,完全忘了贾赦这个亲爹!个个都是为了自己打算,哪个儿是真心为了自己兄妹的?迎春握着贾易的手紧了又紧,贾易抬头冲着紧张的迎春一笑,“姐姐安心。”

     迎春一愣,随即笑了出来!也是,自己也是傻了,妹妹可是精明的很!有太后和皇上撑腰,谁又能做主哥哥的婚事?几个女人私自达成协议,正一脸欢乐地时候,红玉嬷嬷进来了。

     贾元春听见是红玉嬷嬷,脸上一喜,赶紧起身相迎,贾母等人自然是跟着的。红玉嬷嬷笑眯眯的给贾元春行了礼,才笑着对贾迎春怀里的贾易说道:“姑娘来了这么久也没去太后那里说话,太后可是想念的很!这不,打发奴婢过来请您过去。”

     贾迎春一愣,抱住贾易的手臂紧了紧,心想太后是不是生气了?易儿会不会失宠?还是自己陪着去,也好求情?这样想着的贾迎春,越发抱紧贾易,贾易听到贾迎春的心里话,心里暖暖的!

     贾易的性子不是圣母,可以说很冰冷!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一开始的贾易就是清冷的,也是冷眼旁观的。

     对于田姨娘,贾易问心无愧!田姨娘本来在生贾琮的时候就应该去世,自己穿越红楼世界,并不是只能选择田姨娘这个路子。只是时机巧合,也正是因为如此,自己才让贾琮给了田姨娘几年寿命,让她能有几年的清福可享,也算是报答田姨娘给个肉身的情分!

     要是一般的穿越女,哪会浪费灵力救治一个无什么用的姨娘?有些人可以说贾易无情,可是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贾易,所作出的一切决定都是有目的地!贾易的处事原则就是被动的,别人不先对她好,她自然谨守本分!

     只要对她好一分,自然会回馈三分。现在贾迎春如此对待自己,贾易自然感动不已。

     “谢谢嬷嬷,这是我姐姐,姐姐待我极好,一向仰慕太后娘娘,我可以带着姐姐一起去吗?”

     贾母着急了,这个贾易是怎么回事?太后没有宣贾迎春,怎么可以擅自做主呢?

     “易儿不得无礼,迎春我们自会照顾。”

     贾易嘟嘴儿,红玉嬷嬷准备说出的话也被堵住了,没好气的看着贾母,这个贾母一点颜色也没有,当着自己的面就敢教训易儿!可见易儿平日在家里没少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