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所以龙凤胎的抓周传到太后的耳朵里,可就是难得的稀奇事,所以叫夏侯渊带了人看看。太后端坐在慈宁宫看着一步步扭搭着小屁股,艰难迈过门槛,抱着拳头给自己请安的奶娃,在看到奶娃身上那奇怪而可爱的衣裳,当即笑了出来。

     “这是哪里来的熊猫?这样可爱,留下来和哀家作伴好不好?”

     贾赦在一边安静跪着,一听到这话就傻眼了,蹬腿就要起来,被戴笠一把按了下去。笑眯眯看着太后的言诺和贾琮相视一眼,“娘娘喜欢我们,我们喜欢爹爹。”

     贾赦开心了,太后不解了。“快起来,这话儿是怎么说的?怎的我喜欢你们,却扯上了贾赦?”

     贾赦看着自家的孩子被太后一左一右的抱着,乐颠颠的说:“回太后的话,他们的意思是太后喜欢他们,他们很开心。可他们也喜欢我,不舍得离开我,所以他们左右为难了。”

     贾赦骄傲的挺起胸脯,自己的孩子可是福星,只有自己这个做爹的听得懂孩子的话。太后哑然失笑,合着还有这样一说,难为孩子说的出来,不过是一岁多的娃子。

     所以太后看着身边的孩子更加疼爱了,“这身儿衣裳很是别致,这熊猫只有南边才有,你们怎么想起来做衣裳了?”

     言诺伸手拍拍小肚子,眯起大眼乐呵,“猫猫可爱,给娘娘看。娘娘,猫猫,胖胖。”难为言诺一个正常人装一个一岁的孩子,尤其是在天下最尊贵的太后面前,那叫一个难受。

     但是来的时候爷三个就说好了,不能像在家里那样聪慧,又不能愚钝,这个度要把握好。太后再次看向贾赦,就是坐在一边的皇帝和戴笠等人也眼睛晶亮的看着贾赦,这个时候贾赦就是高级翻译官。

     贾赦自信极了,“回太后话,我家妮儿的意思是,熊猫可爱憨厚纯真,她瞧着好看才想着给您看看。又觉得熊猫一身都平平安安,想着穿熊猫衣裳,您见了也能一身平安。”

     说到这贾赦都有些嫉妒了,自家的闺女可没有这样关心自己。贾赦的小眼神儿自然躲不过太后的眼睛,太后也打消了这话是提前交好的。

     荣国府的事情皇帝是知道的,这个龙凤胎什么性子太后自然清楚,没想到真人比听来的还好。太后很满意,贾琮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小手一会儿递块儿点心给太后,一会儿又拿着小扇子给太后扇风,端的孝顺有礼。

     所以太后满意了,抱着言诺笑道:“听说孩子还没有名字?”

     这话虽然是问句,但是贾赦也不傻,太后想知道自家的事还不是简单的!马上高兴的说了,“原是没想起来,后来又想着正好进宫见太后,所以求您给孩子起个名字,让他们也沾沾太后的福气。”

     太后打量了贾赦一脸得意的模样,又看看含笑的皇帝,想着左右不过是个名字,贾赦打的主意自己也清楚,一个世袭的爵位自己就是捧着写也碍不着皇帝的事儿。最关键的,还是两个孩子难得的乖巧懂事,这样孝顺的孩子少见,自己疼些也没什么。

     “你倒是好算盘。不过姐儿和哥儿是孝顺的,哀家就给赐个名儿吧。女娃就叫贾易,贾悠然。男娃就叫贾琮,贾南山。古人有云悠然见南山,却也是乐事,愿他们姐弟以后也是一生顺遂喜乐。”

     贾赦赶紧跪下谢了,改名叫贾悠然的女娃和贾琮也拍着小手,濡目的看着太后,“谢谢娘娘,好听,喜欢。”说完两人还一人一口亲在了太后的脸颊上,虽然得了一嘴的脂粉,但是太后很高兴。

     然后,爷三留在了宫里吃了午膳,太后又说小孩子长身子骨的时候,午觉不能缺,所以又睡了午觉,玩了一会儿又留了晚膳。皇帝无奈,只好在贾赦恳求的眼神下,委婉的表达了天色已晚,该休息了。

     太后才不乐意的牵着孩子给了贾赦,“回去后好生待着,不能因为是女娃就不心疼,女娃最是不易。琮儿聪慧,不能一味的宠溺,要好好读书的。等天气凉快了,再带着进宫给哀家看看。”

     贾赦连连应了,贾易和贾琮又分别泪眼汪汪的给太后一个甜吻,被贾赦抱着走了。当晚,大房的正院热闹了,一拨拨送赏赐的太监过来了,贾母也不得不出门迎接,虽然那些赏赐里边没有自己的,但是孙子孙女争气,自己也高兴。

     这个时候最不高兴的就是王氏,贾元春开年的时候进了宫,却成了女史,至今还没有见到天颜。贾宝玉四岁的孩子了,一天天就喜欢胡闹,被老太太养在身边,自己这个亲娘是一句话也说不得。

     现在见到大房的庶子庶女这样得势,自己又怎么咽得下这口气!田氏今天很高兴,只是晚上带着贾琮睡觉的时候不高兴了。

     贾琮说什么都要和贾易一起睡在正院,贾赦很高兴孩子喜欢自己,只是田氏就不高兴了。这出去一趟,儿子怎么越加不喜欢自己了呢?难道是?

     田氏晦暗不明的眼神儿看着正坐在一堆首饰和玩具中间,双眼发亮的贾易,这个女儿当真古怪得紧。田氏慢吞吞的回了自己的小院,悄声叫身边的小丫鬟会娘家把自家亲娘叫来。

     贾易不知道田氏准备找高人看看自己是不是中邪了,现在正和贾琮一起拆礼物呢。贾赦喝着茶坐在一边看着,太后赏的都是好东西,那些个玩具都是玉做的,打磨的很圆润,自己倒是不担心。

     “行了,天晚了,明天再看。太后赏的这两匹翠烟纱给你们做几身外衣怎么样?夏天穿这个最是凉爽,还透气。”

     贾易和贾琮自然愿意,爷三高兴的睡觉了,没有人理会田氏的心焦。次日,贾易带着整理好的礼物准备给田氏送去,那日田氏的心思贾易是知道的。自己确实在田氏面前表现得太过妖孽,又没有小孩子的姿态,叫田氏觉得自己和她不亲近。

     只是自己对贾赦都是如此,加上田氏对自己也不如贾赦疼爱,自己又是大人,怎么也不会冲着田氏撒娇。所以为了以后母女之间的和谐,贾易特意选了两套赤金镶宝石的头面给田氏送去,却不想听到了最不想听的话。

     田氏竟然要找人收了自己,原因竟然是怀疑自己撞了邪。当真是不可理喻。贾易气呼呼的带着人又回了正院,把准备好的礼物给了张氏。

     “我倒是要看看她能怎么收了我?”贾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正安静的坐在竹榻上玩玩具呢。

     当天晚上,田氏带着田老太笑容满面的过来了,“哎哟,我的哥儿几日不见竟是长大了这许多,越发好看了。”

     说着话田老太就上前要抱贾琮,被贾琮黑黝黝的眸子盯着,讪讪的住了手。但是又转脸看着一边拿着绣花样子看的贾易说道:“姐儿还记得姥姥吗?姥姥给姐儿做了一身衣裳,姐儿穿上试试?”

     那边田氏赶紧打开一个小包袱,一身明艳的红色缎子小衣,“姑娘穿上试试?”

     田氏笑的有些畏惧,有些不忍,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但是能够看透人心的贾易和贾琮却听了个一清二楚。贾琮当即变了脸色,却被贾易止住了。

     “母亲这身一身很好看,可是有什么寓意?”这话一听就不会是一个一岁的娃子说的,田老太只听见女儿说贾易如何妖孽,这次猛然听见贾易说话,唬的两股战战。

     “姐儿这是问的什么,不过是老婆子的一点心意,什么寓意不寓意的。姐儿说话总是叫人难懂。”

     贾易笑眯眯的看着田老太,又转头看向田氏,“母亲可有什么说的?”

     田氏面色煞白,捏着衣服的手都冒出了青筋,“能,能有什么!你想的多了,快些穿上吧。”

     说着就上手给贾易穿衣,贾易仍然含笑,任田氏和田老太手忙脚乱的穿衣服。“母亲,姥姥,你们觉得可好?”

     田氏和田老太看贾易完好无损的站在榻上,脸上更加惊惧,“好好。”

     干巴巴的说了几句就忙不迭的出去了。贾易安静的坐在榻上摩挲着上好的布料,“难为她们这么舍得,这霓虹缎子还是前几天爹赏给她的,倒是用在我身上了。”

     贾琮拿着手上的玉质九连环走过来,挨着贾易坐了,“姐姐生气了?”

     贾易抬头一笑,“是我一开始没有对她说清楚,总想着不过是几年的寿命,心里也没有把她当作亲母,才让她多想。只是,我只是伤心,就算我没有把她当作亲娘,但是我总归是她亲生的。就是在不和她亲近,她怎么会舍得伤害自己的亲女儿?”

     贾琮小嘴儿叹口气,“唉!你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理想化了,你想要的那种父母无底线的溺爱,概率很小的。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贾赦也是因为咱们制造的假象才相信我们,至于田氏,本来应该是不存在的人,你不必挂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