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老爷,咱们府上嫡庶不分满京城都是知道的,这些年老爷为了孝道受尽了委屈。我知道老爷的心思,这个荣国府早晚都是老爷的,现在老太太偏心二叔他们,老爷也不好说什么。再加上元春要进宫,宝玉又是有来历的,以后指不定会有天大的福分。可是老爷,您想没想过,这样的福分咱们可沾得上?老太太拿着孝道压着老爷,要真是百年留下句话,叫宝玉袭爵,咱们的孩子怎么办?琏儿是个没出息的,可是小哥儿不一样,老爷忍心他们以后被二叔一房压着?咱们的瑚儿怎么没得,老爷忘了吗?”

     这话简直是说到了贾赦的心里,贾瑚是贾赦第一个儿子,当年溺水而死,里面就有二房的影子。现在龙凤胎又是贾赦的心肝,顺着张氏的话就会多想。

     张氏自然知道贾赦的心思,所以说话的出发点都是为了龙凤胎着想,自己的琏儿沾光也是好的。

     贾赦黑脸儿说道:“你的意思我都知道,只是现在的场面你要我怎么做?”

     张氏也知道贾赦不容易,“老爷,我没有难为老爷的意思。咱们大房本就比不上二房,府上也让二弟妹管事,多少油水都进了二房。我们手上的银子不多,以后元春进了宫,那要多少银子往里面填?咱们只要做到大房的本分,以后元春是不是有造化咱们都不指望,也别把自己的家底都给了元春,要想想您还有个闺女等着风光出嫁呢!咱们府上这些年有多少家底老爷也清楚,到时候能不能给姐儿丰厚的嫁妆,可都是老爷提早打算。”

     贾赦猛然惊醒,可不是,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不关注这些个,可是现在张氏不管事,以后自家闺女出嫁嫁妆的多少都要贾母说了算。那个偏心的老娘又怎么会给闺女多少嫁妆!

     “你说的对,是我疏忽了。以后咱们就远着二房,元春和宝玉到底如何我都不插嘴。咱们一心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成,还是你想的周到。”

     张氏满意的点头,自家这个老爷以前最是听不得别人说老太太不好,现在竟然因为龙凤胎连那些个愚孝都丢了,可见没有傻到实心眼。

     不说贾赦这里和张氏商量以后的安排,那边贾琮拉着自己的姐姐说着自己安排好的家族事业发展规划。“姐,你看看这个,咱们要趁早发展新的财路,以后抄家了还能有安身之处。”

     上一世叫言诺的姑娘,拿着手上薄薄一张纸的规划皱眉,“阿弟,这就是你憋了三天想出来的财路?”

     皮卡丘昂起小胸脯,“可不是?天才吧。”

     言诺一拳敲在贾琮的脑袋上,“你的毛蛋蛋!什么规划这么少?一,制造棒棒糖,各种口味各一。二,包包高档计划,剽窃所有知名的包包。顺带发展服饰,坚决形成垄断行业。三,儿童产品必须有,我承担试验员。至于餐馆之类的,请自行斟酌,务必做到衣食住行都是龙头老大!”

     言诺眼角抽抽,“还垄断?咱们家要是有这样的产业,不用等到十几年后抄家,现在就来根面条上吊自尽吧。”

     最后两只再次商量了一番,决定就做棒棒糖等糖果业和服装业,满足自己口欲的同时还要打扮得漂亮。两人暗搓搓的商量完,互相看着“嘿嘿嘿”的傻笑。

     走进来的田氏扭头看看外面明晃晃的太阳,再看看两孩子桃花朵朵开的模样,简直是灿烂得很。“你们商量什么呢?和娘说说好不好?”

     暗搓搓傻笑的姑娘马上扭过头冲着自家亲娘甜笑。“乖,老爷说明天带着你们进宫,娘过来给你们找找衣裳。来看看,喜欢穿哪个?”

     冷酷小帅哥贾琮咕噜着大眼等着姐姐选好给自己穿上,这样的事情自己才不会上手!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弟弟可是自己这一世的目标!怎么说自己也是王子不是?

     至于言诺小姑娘,那是对一切萌哒哒又乖巧的小动物没有免疫力,有个真实的乖巧精致的弟弟简直不能更加激起小姑娘保护的*。所以,姐弟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配合的亲密无间,田氏就是在无语,也只能遂两个倒霉孩子的愿。

     这不,娘两个坐在榻上一件件比划着衣裳,春梅还带着几个小丫鬟各自捧着几身衣裳进来。等贾赦过来的时候,小贾琮已经被埋在衣服堆里了,只剩个小脑袋还在左右晃悠着,小嘴儿像个小鸭子似的张着,呼哧呼哧喘气呢。

     贾赦心疼的拔萝卜一样把儿子□□,伸手摸摸有没有尿床。“儿子,选好了没有?你姐给你选了什么?”

     贾琮小手指指最上面的一身黑白相间的棉布衣服,大眼带着得意。

     贾赦知道自家儿子惜字如金,这些天早就能从儿子的表情中知道儿子的意思。“怎么是棉布的?上次的翠华锻不是给你们做了一身衣裳吗?怎么不穿那个?”

     田氏端着莲子粥进来,听见贾赦的话就笑了。“老爷还说呢,这两孩子就喜欢棉布的衣裳。这身还不是最终的样式,没看见姐儿正在画样子吗?两孩子就想要一身那样的。”

     贾赦低头一看,藏在衣服堆后边的闺女还真的拿着眉笔在画画呢。当即贾赦的心情那叫一个舒畅,看看,自家的闺女真是天下无双,这么小就会画画了。

     “妮儿,这是画什么呢?给爹看看。”言诺姑娘傲娇的拿胖乎乎的小手顾三不顾四的遮住画纸,“爹,您老有这个时间还是出去打趟拳,或者跑几圈,怎么的也比在我这闹腾强。”

     要是一般的人家,只冲着孩子这几句话那蒲扇似的大巴掌就下来了。可是贾赦不是,人家心里高兴着呢,这是姑娘和自己亲近,关心自己的身体呢!

     贾赦笑呵呵的捏捏闺女的脸蛋,“爹就是好奇,再说进宫的事爹还要和你们说说。那可是皇上住的地方,要是失礼了,咱们爷三个就出不来了。”

     言诺圆乎的脑袋点点,“爹,你只管说给阿弟听,回头弟弟再告诉我就成。您现在还是带着阿弟去外边晒晒太阳,阿弟都有两个小肚子了,这可不是好事!我还想着有个漂亮的阿弟和帅气的爹爹带出去威风呢!您可不能带头掉链子!”

     贾赦一听见闺女夸奖自己个英俊,马上就高兴了,抄起榻上的贾琮,一溜烟的出去溜圈了。

     田氏看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老爷,再看看淡定的画画的闺女,心里叹气,“你们爷三个真是闹腾,也不知道老爷是喜欢你们哪里?我们家的闺女都要被宠上天了,衬得你迎春姐姐可怜巴巴的,老太太那边可是不高兴。”

     因着张氏病危,大房现在都是田氏在管家,每日里都去贾母那里请个安,难免见到养在贾母处的迎春姐妹。

     言诺画画的手一顿,杏核眼含笑的看着田氏,“娘是可怜二姐姐?”

     田氏被言诺盯得心慌,自己这些天管家把心思都管大了,现在面对姑娘似笑非笑的眼睛竟然会忍不住脸热。

     掩饰的拿帕子遮住嘴角,“姑娘说什么,我不过是想着姑娘的闺誉,老爷一心宠着姑娘,府里的人说话可不好听。”

     田氏说完自己个就吓了一跳,自己这是在和谁说话?这是自己的亲闺女!才只有一岁,自己这是昏了头了,对着个孩子说这些有的没的。

     言诺见田氏讪笑着拿着布料做针线,才悠悠的说:“二姐姐养在老太太面前,所有的东西都是顶好的。咱们府上什么好东西不是给老太太,母亲有时间就对阿弟尽尽心,他还小需要照顾。手底下的奴才在好,也抵不上母亲的关心。”

     田氏面上通红,诺诺的点头应了,这个时候又忘了言诺只是个一岁的姑娘,这样早慧的姑娘不是妖孽是什么?

     只是言诺和贾琮一早儿就知道不能被人当作妖孽,但是也不能再贾赦面前藏拙,不然怎么□□贾赦呢!

     言诺手上的空间现在种满了药材和稀有的花木,这可是以后的挣钱的资本,大海碗一样的泉眼每天都冒着一股喷泉,却也只有那么大。

     贾赦目前一个月才有一滴的饮用量,整个人都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是一个白皙的美男子。

     就在言诺姐弟两个抓周的当晚,贾琮就运转仅剩的灵力扮作了观音大士,把言诺和贾琮说成了是灵童转世,乃是大富大贵,旺父旺家之人,要贾赦以后无论什么都要听言诺的话。

     贾赦在梦中亲眼喜笑颜开,心里一直疑惑自家的娃子是不是太妖孽的心思也转成了骄傲!自己可是他们的爹,亲爹!菩萨都说了自家的娃子是旺父旺家的,瞧瞧,别人都是旺夫旺子,都说闺女是养给别人的,可是自家的闺女娇养却是对自己有好处!这是怎样的福分!

     所以,那天一早儿起来的贾赦几乎是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精气神好的出奇,但是对两个孩子,尤其是新生的姐儿更是疼宠到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