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游廊水榭,点仓木翠,夏日初的第一缕阳光射进了安静的小院,新生儿的啼哭响彻了东小院。

     三四个小丫鬟穿红着绿的端着水盆从掀起的竹帘子里出来,一个个面上带着欢喜,叽叽喳喳的说:“可打发人给大老爷送信儿去了?咱们姨奶奶也是得了一对儿龙凤胎,这可是大喜事。赶紧给大老爷报喜,老太太那边可得了信儿?”

     一身红衣的大丫鬟春梅脆生生的嗓音指使着几个小丫鬟麻溜的去报信儿,又端了热在小炉子上的热粥给刚刚生产完的姨奶奶送去。屋子里燃着檀香,隐隐的血腥气被压了下去。

     春梅笑呵呵的扶着面色苍白的姨奶奶靠在靠枕上,“奶奶,您吃些东西,养好了身子才能照顾好哥儿和姐儿。您不知道哥儿和姐儿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奴婢就没见过那样好看的娃子。”

     床上的女子消瘦的脸蛋带着高兴的红晕,一勺勺吃着红糖小米粥,“把孩子抱过来我看看,老爷那里可知道了?还有太太,不知道身子可好了些。”

     春梅脸色一暗,“奶奶还是顾好自己吧,大太太那里自有人照顾着。”

     外边两个新生儿被裹在红缎的襁褓里,被一脸风霜的老太太抱了进来。老太太牙口不好,正当门的两颗大门牙已经没有了,说话的时候漏风,呲呲咧咧的说道:“哎哟,我的姑娘,咱们家可是积了德了,这两个孩子身子骨好着呢。”

     老太太一双三角眼乐的都眯了起来,抱着手上的娃子箭步如飞的走到姨奶奶面前,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放床上,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吹着泡泡睡的香甜。姨奶奶姓田,老太太是田姨娘的娘家老娘,女儿生产这样的大事,自己个求了大太太进来陪着生产。

     田姨娘轻轻拍着怀里的孩子,脸上的笑容止也止不住。“娘,您老辛苦了,哥哥和弟弟可得了信儿?这次您回去带些银子回去,在家里也摆上几桌,咱们都乐上一乐。”

     老太太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花,“哎!这事不用你操心,咱们家还有些银子,用不着你的。给我的乖乖外孙和外孙女留着,你们娘三个过得好就成。”

     正说着话外边传来丫鬟的叫声,“老爷来了!”

     随着竹帘子掀起的光影交错,一个一米八多的瘦削男子走了进来。“可真是得了龙凤胎?孩子呢?给爷看看。”

     老太太赶紧请安,田姨娘挪动着身子就要起来,被男子拦住了。“别在那装样子了,这个时候你还能起来?赶紧的躺着,把我儿子给我看看。”

     说着话就上前,探头一看,哎哟!两个胖娃子正香甜的睡在床上呢,那白嫩的模样,粉嘟嘟的嘴唇,叫贾赦,贾恩候软了心思,乐颠颠的上前抱起一个娃子,不管不顾的咧着大嘴亲亲,睡梦中的娃子细细的眉毛皱起,胖乎乎的小手“啪”打在了正亲香自己的老爹脸上,那叫一个响亮。

     田姨娘吓傻了,还是老太太反应快,“看看这孩子,这小手就是有力气!不愧是一等将军的女儿,这身子骨可不是别人比得上的。”

     贾赦其实没有生气,只是被打傻了,这个时候一听见老太太的话,一双出彩的杏核眼乐眯了起来,“对对,不愧是我的孩子!这个手劲就是大啊!您老这些天辛苦了,先不要回去,等田姨娘好些了再走不迟。”

     老太太自然愿意留在荣国府享福,即使女儿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那也比家里强多了。贾赦看着怀里的孩子,再看看床上那个,心里得意!这下自己可比那个就会讨好老娘的二弟强多了,龙凤胎啊,自己知道的人家里就没有出现过!

     “行了,我抱着孩子给老太太看看去!你接着休息,原先不是说给你提姨娘吗?”田姨娘眼里带着亮光,希冀的看着贾赦。贾赦正准备接着说,忽然觉得一道更加炽热的光芒射向自己,低头一看,哎哟!

     这个灿烂若星辰的眸子,这就是自己的闺女!看着机灵的模样,谁家的孩子第一天就睁眼的?关键是这双眼睁开和自己个一模一样!

     贾赦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一双杏核眼,闺女就是会长,继承了自己的优点。这个贾恩候无时无刻不在给自己找闪光点,现在又在闺女身上找到了闪光点。“咳咳,那是原先的话,现在不做数了。”

     贾赦拿着食指逗着闺女,闺女细嫩的小手握着贾赦的食指,冲着傻笑的老爹漏了个无齿的微笑,那个甜哟!再次让脑袋一根筋的贾恩候浑身都带着圣光,丝毫没有注意到一脸失望的老太太和田姨娘。

     贾赦冲着春梅说道:“你抱着哥儿,一块去老太太的荣庆堂。”

     春梅赶紧跟着,贾赦一脚迈出门槛的时候说道:“哦,忘说了!既然得了龙凤胎,爷一会儿给老太太说提你做侧室,那个劳什子的姨娘就算了,没得你个当娘的身份上给我的乖女抹黑。”

     说完就迈着四方步冲着荣庆堂去了,后边乐坏的老太太和田姨娘抱在一起,喜极而泣,“娘,这都是孩子的功劳,我总算是熬出来了。”

     老太太过山车一样的心情大起大落,老泪纵横的拍着闺女瘦削的脊背,“是是,以后会好好的。你这一辈子只靠着这一双儿女,也不会受罪了。要不是当年咱们家穷,也不会卖了你给人做通房,好在都过去了,过去了。你要感恩,好好对大老爷。”

     田姨娘流着泪点头,被自家老娘哄着睡下。那边春风得意的贾赦一溜烟的走到荣庆堂,乐呵呵的冲着上面坐着的老太太说道:“老太太,儿子给您请安了。”

     但是身子却是没有弯一下下,怀里还抱着娇弱的闺女呢,要是弯腰再搁着闺女怎么办。

     贾母端坐在上面看着自己不喜的大儿子,“你这是新得的孩子?抱过来我看看。”

     贾赦带着春梅上前,微微伸出手臂给贾母看怀里的孩子,“老太太,这是闺女,那是儿子。您瞧瞧是不是和我像的很?”

     贾母一听见贾赦怀里是女儿,只微微看了一眼,就转头看向了春梅怀里的哥儿。总算是点头说道:“恩,不错,好好养着吧。”

     又转头对身边的一个紫衣丫鬟说道:“去把准备好的长命锁拿过来,再有些首饰给田姨娘送去。”

     贾赦在贾母对自己的闺女一点注意力都没有的时候,眼里的希冀就暗了下去,大手小心翼翼的拍着怀里的肉团子,得了自家闺女一个甜蜜的笑容,才沉声说道:“老太太,我想着把田姨娘抬成侧室,毕竟龙凤胎少见,是个有福气的,给个侧室不过分。”

     贾母眼里精光一闪,“你都想好了?”

     贾赦点头,“既然你想好了,我还能说什么?都是你房里事,我就不说什么了。你看着办。”

     贾赦点头,又说了两句话,看了一眼坐在贾母身边十三岁的贾元春,带着人走了。春梅不满的跟在贾赦的身后,小心地给怀里的哥儿遮阳,“老爷,老太太是不是不喜欢咱们哥儿和姐儿?”

     贾赦大步走着,看着前面走过来的一群人,一个个俏丽的小丫鬟,为首的那个嬷嬷抱着个三四岁的娃子,那一身的打扮像个大红包似的。贾赦微微一笑,无视一群人的请安,带着人上马车去了东院。

     贾赦的正室张氏连日来一直缠绵病榻,唯一的儿子贾琏现在也才八岁,一直在张氏面前侍疾。贾赦抱着孩子进门,张氏已经知道龙凤胎的事情了,即使心里在羡慕,现在也有心无力。“老爷来了,琏儿赶紧给你爹倒杯茶。”

     贾赦看着眼睛通红的儿子,摆摆手,自顾自坐在张氏身边,“让孩子歇会儿,我就和你说几句话。你瞧瞧这孩子,可长得好?”

     张氏抬眼看着正咕噜着大眼看着自己的奶娃,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这孩子长得是真的好。“老爷有福气,这孩子长得很好。”

     贾赦自从闺女打了自己一巴掌没来由的就喜欢这孩子,最喜欢人家夸奖闺女和他长得像。“还是你有眼力,咱们这一房总算是又有了两个孩子,琏儿以后也不怕没有人帮衬。你也放宽心,我不会亏待琏儿的。你的病爷是没有法子了,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了,你还有什么想法就说,爷不会拒绝的。”

     张氏苍白的小脸带着泪珠儿,“老爷,我没什么想的,只要琏儿能平安长大,以后再娶个好媳妇,一辈子吃喝不愁,我就安心了。”

     贾赦伸手握住嫁给自己将近十年的媳妇,“你放心,我的爵位以后就是琏儿的,谁也抢不走。”

     张氏看着坐在一边巴巴看着自己的贾琏,“老爷,田妹妹现在是侧室了,以后琏儿还要田妹妹照顾。”

     贾赦看看怀里的闺女,“你放心,田氏最多就到这一步了,我不会让琏儿受委屈。”

     张氏含着热泪,“多谢老爷,只是以后不知道老爷会娶了哪家的女子,只望老爷事事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