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贾赦看着贾琏安静的在一边蹲马步,一边伸手拍拍闺女的脑袋,“你姑姑上次生了孩子身子就不好,这才两年又生了一个,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信上说哥儿的身子有些瘦弱,太医看了只说叫好生养着,这话也就是骗骗外行人,咱们家可是听惯了这种话。唉,”

     贾赦叹口气,看看拿着玩具玩耍的儿子,那样胖嘟嘟的模样,叫人心里欢喜。“要是敏儿的儿子有琮儿一半的健康就不会有这话了,现在送再多的东西过去,还不如找些个名医和药材过去的好。”

     贾易自然知道原著中这个早夭的孩子,也正是这个孩子的早夭,贾敏才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的。

     “爹爹,你真的不去看看姑姑吗?”贾琏有些担忧的看着贾赦,对于这个几乎没什么印象的姑姑,贾琏还是有些不忍的。

     贾赦捏着胖儿子肉嘟嘟的小手玩着,“这事儿我原是不想去的。这些年咱们两家过年过节一直有往来,但都是派下人送些节礼过去。上次敏儿生了个女儿,虽然老太太也高兴,终归还是不甘心的。这次有了儿子,虽然身子骨不好,但是老太太这是觉得敏儿在夫家真的站稳脚跟了,想着叫我们过去耀武扬威呢。”

     贾琏不解,拉住妹妹又想吃点心的小手,惹得贾易嘟嘟粉嫩的小嘴儿,扭头去玩自己的玩具了。“爹爹,姑父家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祖母似乎有些看不起姑父?”

     贾赦闻言嗤之以鼻,“哼!老太太是脑子糊涂了,还以为咱们家是原来的荣国府呢!现在我只是个袭爵的一等将军,说出去好听,实际上没有一点子权力。再说你二叔,一个工部员外郎不过是个五品官,整整坐了十二年,动都不动,哪能和你们姑父家比?”

     贾易竖着耳朵说道:“爹,姑父家是做什么的?”

     贾赦说起这件事,脸上都带着濡目和向往,“你姑父家世代都是书香世家,祖上那是历代都是做官的。你姑父还自己考上了探花郎,这可是自己的真本事,这些年又一直简在帝心,巡盐御史那可是皇上的心腹才能做的。偏偏老太太不自知,妄想通过敏儿控制林如海,给她的宝贝宝玉以后铺路呢。”

     贾易点头,“爹,姑父能做到巡盐御史,心眼指定不少。还能叫老太太算计了?说起来,姑姑这些年无所出,姑父就没有纳妾?”

     贾琏和贾琮也对这件事感兴趣,这个时代可没有哪个男人会守身如玉,三妻四妾可是最正常的。贾赦看着儿女亮晶晶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脸红,自己可是一直风流得很,“咳咳,小孩子家家的打听这些做什么,赶紧的睡觉。”

     贾易睁着圆溜溜和贾赦一样的大眼,“爹,不会是你觉得和姑父守身如玉的君子行径比起来,觉得自惭形愧,不好意思说了吧?”贾赦恨恨的看着这个总是给自己拆台的闺女,偏偏还是自己的小心肝,一点子重话都舍不得说。

     “唉,还是闺女聪慧。你都猜到了,还要爹说什么?这不是揭自己的短儿吗?”贾琏给了爹爹一个鄙视的眼神儿,贾琮也嫌弃的从爹爹手中把小手抽出来,伸到姐姐面前要求擦干净,惹得贾赦气的头顶冒烟。

     在睡前故事情节,小羊看着贾赦说道:“爹,我想着要不咱们还是去看看姑姑吧?咱们家以后只怕是离不开姑父的帮助,借着这个机会和姑父加深感情也好。”

     贾赦拍着姑娘身上的小被子哄着,“乖,你要是喜欢去江南看看,咱们就去玩玩。你的心思爹还不知道?小心想得多长不高。”

     小羊嘟嘴,翻身给了贾赦一个后脑勺,伸手抱住弟弟肉嘟嘟的小身子,呼呼地睡着了。贾赦熄灭灯,转身去了外间。贾琏坐在床上看着贾赦,“爹,这次去江南,我们都跟去吗?”

     贾赦点头,“都去,咱们一家子出去踏青。这鬼天气,还是江南好一些。”

     贾琏兴奋了,应了一声躺下,叫贾赦看的直摇头,这个最乖巧的儿子也被闺女带的跳脱了。次日一早,贾赦就进宫请假去了。

     皇帝看到贾赦的折子一笑,对身后的戴笠说道:“你瞧瞧咱们的贾恩候,真是心疼闺女。小丫头嫌弃天气热,想去江南纳凉。贾恩候就赶紧狗腿儿的上折子,要求请假。还一请就是三个月,说什么乘船大不易,不知路上耽误几许,多请几天以防万一。”

     戴笠听得好笑,只是想到贾易那个丫头,“皇上待贾恩候很是宽容。”夏侯渊抬眼看着戴笠直笑,“那个丫头你是真的喜欢?”

     戴笠收了笑容,恭敬地跪下说道:“奴才就是看那个丫头乖巧纯真,难得的好孩子。”皇帝摆手,“起来说话,什么大不了的事,你喜欢认了干亲就是了。贾恩候一准儿高兴,那丫头朕瞧着也是真心喜欢你。这事儿宜早不宜晚,你不去和贾恩候说说?”

     戴笠带笑起来,“嘿嘿,奴才年纪也不小了,也没有什么后人。周舟是奴才一手带大的,但是那孩子一辈子也要呆在宫里,奴才晚年不免凄凉。难得遇见一个合眼缘的好孩子,奴才逾越了。”

     夏侯渊在贾赦的折子上批了准字,“这有什么,这宫里多少人想着巴结你都不成,贾恩候倒是幸运。上次出门小昂他们很高兴,回来还说贾恩候有多疼爱贾易,看着朕的眼睛都带着羡慕。”

     戴笠回道:“小皇子和小丫头说了许多平日做的事,三皇子很是羡慕,还说要去丫头家住上几日呢。”

     夏侯渊想起小儿子娇憨的模样,忽然一笑,“你说,若是朕把贾易许给小三怎么样?”戴笠一愣,“皇上的意思?”

     夏侯渊神秘的眨眨眼,晃悠着食指,“不可说哦,不可说!以后的事还早着呢。”

     戴笠也笑着上前端茶,今日上书房的一番话也只在主仆两人心中。贾赦悠闲的晃悠着走在四九城的大街上,怀里揣着皇上批准的折子,大眼溜溜的看着四周的铺子,想着带些什么玩意回去给闺女。后边一个彪悍的声音,传了整整一条街喊过来:“贾恩候留步!”

     贾赦惊得脚下一歪,差点摔了,怒气冲冲的扭头看过去,好嘛!那个虎背熊腰的镇国公牛辅,正一马当先的在街道的另一头跑过来呢。

     身后抬着轿子的下人累的满头大汗,牛辅睁着牛眼看着贾赦,大手狠狠拍着贾赦的肩膀,“恩侯这些日子都没有找我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贾赦现在觉得自己每天锻炼,神清气爽,镜子里的自己都年轻了几岁,比这个大老粗漂亮多了。骄傲的抬起脑袋,像个展翅的孔雀看着牛辅,“我这是上进呢,哪还能像以前不知道轻重。我闺女还小着呢,等着我给置办嫁妆呢。”

     牛辅一脸震惊的看着贾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贾恩候吗?这样上进,叫我情何以堪?”

     贾赦背手晃悠着朝前走,“没什么事儿您老就回吧,我还要回去看闺女呢。”

     牛辅跟在贾赦身后,时不时看看路边的小摊子,“听说你要去江南?”

     贾赦点头,“是啊,京城太热了,我闺女不喜欢。”牛辅伸手把买来的珠钗递给贾赦,“这是给侄女买的,你倒是成了二十四孝的老爹了。侄女这些日子长大了不少?上次我进宫面圣的时候,远远看了一眼,侄女越长越好了。”

     贾赦得意的笑道:“那是,我闺女自然像我。太后时不时就把人接进去说话,很长脸的。”

     牛辅羡慕的看着贾赦,“也不知道你这个老小子哪来的运气,老了老了得了这么一个好闺女。你那个老儿子也乖巧,我家的臭小子天天就知道调皮,你要不要把他们凑一块玩玩?”

     贾赦护崽子的扭头瞪一眼牛辅,“就你家那个邋遢儿子?我才不乐意,我家闺女可是有洁癖的。”

     牛辅不乐意,“我儿子也没有那么邋遢,你这是嫌弃他了。”

     贾赦诚实的点头,“我就是嫌弃他,要是你儿子上进了,我在考虑。现在我要回家了,您老回见!啊,不是,是等我回来再见。”

     贾赦大摇大摆的走远了,留下一个牛辅发誓回去一定好好教养儿子,务必打败贾赦的胖儿子。江南巡盐御史府邸,秀丽的少妇斜倚在小榻上,脸上带着疲惫的看着身边的儿子,语气平淡的说道:“你是说我大哥带着孩子过来了?”

     地上的仆妇点头,“是的,贾大爷带着府上的三位姑娘和少爷一起来了,现在应该还在路上,再有三四日就到了。”

     贾敏给儿子擦擦额角的细汗,“宝玉可来了?”

     仆妇回道:“没有,信上说来的都是贾大爷的孩子,就是琏二爷,琮三爷和易小姐。”贾敏精致的眉毛微微皱起,“琮三爷?易小姐?”

     贾敏身后的奶嬷嬷有眼色的上前回话,“就是贾大爷的侧室田姨娘生的那一对龙凤胎。”

     贾敏起身坐好,接了丫鬟端来的酸梅汤吃了,“一个姨娘生的孩子,大哥倒是带着出来见客。还是那样的荒唐不羁,叫人收拾好客房,按照一等宾得规格就是了。”

     地上的仆妇有些为难的说道:“贾大爷叫人传话说他们打算在江南买一处宅子,不用打扰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