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贾母靠在大靠枕上,闭眼不看王夫人。贾政一脸怒气的瞪着王夫人,这个傻女人,真是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贾赦自然是置身事外的,这个时候也不干坐着了,起身走到贾易身边抱住闺女,又揉了一把老儿子,“妮儿困了?还是乏了?这些事不是你们小孩子可以听得,带着弟弟出去玩吧。”

     贾易伸手抱住贾赦,亲亲老爹油光水滑的脸蛋,“好吧。”

     甜滋滋的声音带着小孩子的娇俏,伸手握住贾琮伸过来的小手,带着一群丫鬟和嬷嬷出门了。贾琮在临出门的时候,伸手扒住了门框,无声的盯着贾易抗议。

     贾易疑惑的眨眨眼,忽然抬手拍拍脑门,扬起笑脸看向被自己遗忘的贾琏,“哥,你要不要一起呀?”贾琏满血复活,起身就要走,却被贾宝玉拉住了。

     “二哥哥,你去哪里?我也去。”贾母这个时候正思索着贾元春的事情呢,听到贾宝玉的话,自然也乐得叫贾宝玉和贾琏出去玩耍。

     “琏儿,你带着宝玉出去玩吧。花园里新栽的桂花开的不错,你们去看看。”

     贾琏无奈,只好带着贾宝玉一起去了花园。林黛玉也正和迎春三个玩的高兴,瞧见贾易一行人过来了,嘴角一翘,“你们可是说了什么悄悄话?别瞒着我,有什么好事儿也要带上我。”

     贾易牵着贾琮走在贾琏身边,贾宝玉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路上硬是要贾琏抱着。

     这会儿见了喜欢的姐姐妹妹们,笑的脸都开了花,却是昂着头看着贾琏,大眼带着讨好,“二哥哥,咱们去找姐姐玩好吗?”

     贾琏真想撬开贾宝玉的脑袋看看,这小子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就粘着自己不放了?贾琮嘟着嘴,肉乎乎的小手互相捏着手指,低着头不语,但是一双眼睛却时不时瞟一眼贾琏,然后又失落的收回去。

     贾易在一边瞧着三个小男子汉之间的战争,耳边响着贾宝玉的心声:“二哥哥长得真好卡,比二姐姐还好看!我要和二哥哥一起玩!”

     贾易听得一脑门黑线,这孩子难不成以后还男女通吃了?林黛玉走到贾易身边,手上的团扇轻轻扇着,“你们怎么都不说话?琮儿是中暑了?还是肚子饿了?”

     贾琮垂着脑袋,靠在贾易身边继续玩手指,自己现在可是被抢了哥哥的忧郁少年,谁也不要理!贾易弯起嘴角,伸手摸摸贾琮的后脑勺,“阿弟,你要是再不上,哥哥就要被那个花心的贾宝玉抢走了。”

     贾琮气呼呼的抬头,果然瞧见贾宝玉腻在贾琏身边,紧紧牵着贾琏的手往人堆儿里凑!这还了得!哥哥可是自己的!

     贾琮小朋友小宇宙爆发,快跑过去,一颗小炮弹撞进贾琏的怀里,伸手圈住贾琏的细腰,“我的!”这声音可是大的很,一群的人都震了一下,呆呆看着贾琮,没想到琮三爷还有这样的大嗓门!

     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贾琏惊愕之后心里欢喜,自己的弟弟和妹妹果然是重视自己的!瞧瞧,这都有忧患意识了!

     这样看来,贾宝玉这个傻小子留着,时不时逗弄一下,逗逗小弟也不错。

     贾琏坏心眼的想着贾宝玉以后的出路,弯腰蹲下,紧紧抱住香软的贾琮,眯起来的桃花眼,遮住了里面的流光溢彩,“好!哥哥永远都是你们的哥哥!不会是别人的!”

     贾琮得意的抬高下巴,冲着一边憋着嘴儿的贾宝玉挑眉,还宣示主权的要求贾琏响亮的么么自己一下。

     贾琮用胖嘟嘟的食指,敲着自己白嫩的脸蛋,“要响亮哦!特别响亮的那种!”

     贾琏和贾易失笑,这孩子明明都看到贾宝玉双眼含泪,马上就要水漫金山了,还在这里挑衅,真是傲娇呀!贾琏低头亲亲贾琮的脸蛋,同时大声的“嘛!”了一声,抱起贾琮去够一边开的正盛的桂花。

     贾宝玉看到贾琏和贾琮和谐的氛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泪包自此诞生!在贾宝玉,贾石头,贾凤凰短短四年的生命中,竟然没人知道这孩子还是个能哭的!

     李嬷嬷一边哄着贾宝玉,一边用帕子给宝玉擦泪,可是上好的真丝帕子,却是一沾水就湿,哪有棉布吸水又耐用?没一会儿贾宝玉的上衣就被泪水打湿了一片,瞧得林黛玉都傻眼了!

     “易儿,你说宝玉是不是也是水做的?我原以为我最是容易落泪,没想到宝玉的泪水比我还多?”

     迎春三个这个时候也凑在贾宝玉跟前哄着,生怕贾宝玉这个模样被贾母瞧见,到时候她们可不会逃的了干系。

     贾琏和贾琮倒是不在意,不过就是小孩子新喜欢的人,不喜欢他罢了,这世上的事情哪能事事顺心如意。

     贾母那边刚刚斥责了一顿王夫人,叫人递了自己的牌子进去,请求见见贾元春。这边刚刚坐下歇口气,小丫鬟就来报贾宝玉哭了!

     贾母被人一路搀扶过来,就瞧见贾宝玉泪洒相思地的楚楚可怜样!“我的心肝肉呀,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这帮小蹄子是怎么伺候的?”

     李嬷嬷等人跪在地上,一叠声请罪。贾母环视一眼四周,瞧见贾易三人和林黛玉,心里一噎。“李嬷嬷,到底是谁招惹宝玉的?你只管说实话,我自会处理。”

     李嬷嬷低头不语,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时不时看看贾琏。贾母人精似的人物,还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琏儿,你来说!宝玉不是交给你照顾吗?现在宝玉哭成这样,你怎么不哄上一哄?”

     贾琏慢悠悠的上前说道:“我也不知道宝玉是怎么了,不过是转身摘个花的工夫,就哭成这样。”这话刚说完,探春就接口。小姑娘一身水红色的衣裙,国公府小姐一应的首饰那是一件不少的带着,可见王夫人的慈惠名声都应在了这丫头身上。

     “刚刚琏二哥只顾着给琮儿摘花,没有和宝玉玩,宝玉才哭的。是不是呀?宝玉?”贾宝玉泪眼朦胧的倚在贾母怀里,点头如捣蒜。

     贾母眼神一下就犀利了,盯着贾琏和贾琮都带着怒气。贾琏也不恼,贾琮更是小身板挺得直直的,站在贾琏身边,手里还抱着几支桂花。

     “三妹妹说的倒是实情,可是我只有一个,□□乏术。再说,琏儿年纪虽小,读的书少,但是圣贤道理,还是明白几分的。尊老爱幼本就是应该的,宝玉年纪比琮儿大了两岁,我自然要先爱护琮儿。这从里外宗亲上讲,琮儿是我的亲弟弟,我自然不会放着亲弟弟不管,而去管一个外人。祖母,这事儿要是放在您身上,您要怎么做?”

     贾母面皮涨红,手指颤抖,这个贾琏真是和自己不亲了!难为自己还在他小时候照顾些日子!今天的事儿明明是贾琏的错,想要照顾好两个孩子,有的是法子,自己做不了,身边那么多的下人是干什么使得?

     分明是诚心不乐意照看宝玉,这是和自己耍心眼呢!

     “好,好!长大了,翅膀硬了!有太后撑腰了,就可以不把祖母放在眼里了!好得很!”咬牙切齿的贾母,弯腰抱起啼哭的贾宝玉,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走了。

     贾琏在后边弯着嘴角,大声喊道:“祖母,今儿的事都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咱们可不兴告黑状,找家长啊!”贾母脚下一滑,幸亏赖嬷嬷眼明手快的扶了一把。

     贾琏和贾琮贼贼的相视一笑,狐狸尾巴都露了出来!贾易宠溺的看着两只小狐狸,真是越来越调皮了!不过折腾一下身子骨硬朗的贾母也是不错的,生活中总是需要调味品的不是吗?

     林黛玉拿着团扇掩面微笑,一双眼睛微微转着打量站在另一侧的迎春三人。探春一脸的苍白,看着贾琏的眼神儿都带着畏惧,惜春懵懂,却也知道贾母生气了,还是贾琏惹的祸,丝毫不敢看贾琏的一下。

     唯有迎春,脸上带着担忧之色,眼睛柔和的瞧着贾琮,林黛玉暗自点头,这个二姐姐还真像易儿说的,心肠倒是不错。这件事情自然不了了之,贾赦一心扑在武功上,一眨眼三个月就过去了。

     冬季的京城连着下了三场大雪,次次都是雪后初霁,晚间接着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这样的天气,自然是一家子交流感情的时候。围在热乎乎,冒着热气的锅子边上,就着烫好的桃花酿,真真是人间美事。

     贾易身量长了两厘米,这几天高兴得很,吃着锅子的时候,小花接连不断,逗得林黛玉伸手轻轻捶着贾易,“哎哟!你这个伶牙俐齿,可是歇歇吧!让我安生的吃两口饭可以吗?”

     贾易嬉笑,扑到喝桃花酿的贾赦怀里,“爹,桃花酿好喝不?咱家可是有老多呢。”

     贾赦脸蛋红扑扑的,一手扶好贾易,一手稳稳端着酒杯,“人间美味,这样醇香和缓的桃花酿可不多见,我的闺女果然不同凡响。”

     贾易得意了,抬着小下巴冲黛玉示威,黛玉现在可是性子好的紧,心胸也被贾易和贾琮三日一小吵,五日一大闹给折腾的宽阔了不少。

     却见贾易又说道:“我最喜欢的生活应该是这样的: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真是美好呀~~~”伸伸懒腰,贾易舒服的靠在抱枕上。

     林黛玉一愣,看着贾易的眼神都带上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好好好,我就知道易儿是个全才,没想到在诗文上竟然如此出彩!易儿最是厉害了!快过来坐着,叫大舅舅安心用饭。”

     贾易这才扑向美人的怀抱,贾琮放下手里的勺子问道:“过年的节礼,姐姐可送去给姑父了?”

     贾易点头,“前个儿就送走了,你不是说想要给明玉送个平安符吗?我也送去了,过年前就会到姑父手里的。”

     贾琮点头,贾琏却有些忧心。正要说什么,外面贾高禀报说扬州来信了!黛玉手里的杯子落在了桌面上,“咚”的一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