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贾易看了一眼,没有吱声。贾赦叫人拿进来,看封面上的名字是自己的,顺手打开一看,面色就不好了。

     林黛玉紧紧盯着贾赦,“舅舅,爹爹可是有什么事?”要说林黛玉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只收到林如海一封家书,不过是安慰之语。现在见贾赦脸色凝重,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琏儿,你看看。”

     贾赦把信递给贾琏,又看着黛玉说道:“玉儿去收拾些带回去的礼物,咱们今天就会扬州。”

     黛玉一颤,被身后的王嬷嬷扶住,快步去了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问,赶紧的收拾好上路要紧。贾易身后的白果自然是已经去了,贾琮和贾琏并排坐在一起,瞧得清清楚楚。

     “父亲,看来江南的水深得很,姑父一家子情况可不妙。”

     贾赦点头,“妮儿,爹一会儿子进宫见皇上,求两个太医带上。你可要去见见太后?”

     贾易点头,半夏上前给贾易穿上外衣和披风,当归去备礼物。一家子都动了起来,贾琏自然和贾琮带着人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再就是此次去扬州的一应物品。

     临近年关,这些天又是大雪,宫里的宫学放了假,夏侯昂带着弟弟们正窝在自己的小窝里看书,小太监夏天颠颠的蹦跳着,搓着冻的通红的耳朵说贾易进宫了。

     夏天是夏侯昂身边的四个贴身太监之一,性子跳脱,但是规矩极好,只有在没人的时候,才会这样活泼。撅着小屁屁,趴在熏得香喷喷的杯子上的夏侯景,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

     “赶紧的,给小爷穿衣裳!咱们去祖母那里用膳。”

     夏侯昂失笑,自己这个弟弟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读书习字都要有好吃的!每次贾易过来,更是比平时有精神。

     夏侯琛放下毛笔,伴着小脸看着夏天,“琏儿来了吗?”

     一本正经的模样,配上婴儿肥的脸蛋,无端地叫人手痒。这个二皇子事事都要求完美,平日里很少有笑脸,却最喜欢和大自己好几岁的贾琏玩!这样的忘年交也是极少的。

     夏天笑眯眯的摇头,“没有!这次只有小姐一个人来了,来的很是匆忙,贾大人也去见了皇上,只怕是待不长。”

     夏侯琛提起来的心气儿卸了,“大哥,你带着弟弟去吧。我还是等着琏儿来了再去。”

     夏侯昂伸手抱住已经被裹成毛球的三弟,伸手拍拍三弟的屁股蛋,“行!我们早去早回,去晚了,没准儿易儿就回去了。”

     说着话一行人就去了慈宁宫,夏侯琛安静的坐在书桌旁练字,只是手下的一团墨汁要哭泣了!小主人,您到底要写什么呀?人家真的很想成为一个漂亮的汉字好吗?

     夏侯景人未到声先到,“悠悠,你在不在?瞧我给你带什么了?”

     贾易脑门黑线,这个熊孩子怎么这么快就到了?明明自己打算一会子就回去的,还是躲不掉。“带什么了?莫不是又是快要生产的白兔子?还是奄奄一息的小青蛇?”

     夏侯昂失笑,自己的三弟和悠然那是绝配!一个小大人似的,内芯里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一个每日里装嫩,只有自家人知道是个人精!这演技,真真是绝了!

     太后含笑接过夏侯景,拉了夏侯昂坐在身边,指着小木盒里的桃花酿说道:“这是易儿带来的桃花酿,比前些日子送来的那些还要好!

     这是专门给你们的,最是适合小孩子喝。哀家尝了尝,味道极好。哀家想着你们年纪小,喝酒终归是不好的。为了你们着想,哀家就留下了。”

     夏侯昂不淡定了,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桃花酿,尤其是荣国府大房出产的,简直是自己的神圣领域,绝对要捍卫到底!夏侯景倒是不在意这个,伸手握住贾易的小手,入手的温软叫夏侯景笑了。

     “果然听话,穿的衣服还算保暖。”

     贾易黑线,自己都要穿成球了,要是再不保暖,还要怎样?两个毛球对视,一个笑呵呵,一个怒咻咻,好玩的紧!太后最喜欢贾易和夏侯景说话,这个婚事皇上和太后私下里已经通了气的!只要贾易的性子不变,他们可是乐见其成!

     “娘娘,我们这次去江南,您可有什么想要的?”

     太后摸摸贾易的头发,“哀家没什么要的,你去玩吧。只是江南事情多,你们只是去看看林大人,探望一笑林明玉,对吗?”

     贾易落齿一笑,端的精致漂亮,夏侯景快去探头过去亲了一口,得意的翘起嘴角!贾易已经习惯了这孩子的偷袭,再说太后想要撮合自己和夏侯景的事情,贾易和贾琮都知道,所以只要不超出小孩子的范围,贾易都不会生气。

     再说夏侯景实在是可爱的很,贾琮和贾琏都很满意,坚决不让贾易伤害这个可怜的,未来的妹夫!说了会子话,周舟过来接人了。

     顶着风雪行进在紫禁城中,红墙,黄瓦和白雪,再有一枝枝盛开的腊梅,美景只有天上有。周舟把贾易探出暖轿的小脑袋按回去,“小祖宗,这样的大雪,有什么好看的?快进去坐好,着凉了可不好。”

     贾易嘟嘴,却是乖巧,“公公不知道,这样的大雪最是漂亮了,银装素裹的世界!”

     周舟不能理解现代人对大雪的喜欢,只觉得小孩子的世界不是自己这个成人能够理解的!夏侯渊看见贾易的时候就笑了,“这是有多喜欢雪,就几步路,手上就拿了一个雪团?”

     贾易恭敬地行了礼,才走到夏侯渊身边指着外面的大雪说道:“瑞雪兆丰年,咱们今年一定会有个好年景,再也没有人饿肚子了,皇帝伯伯也有钱买好吃的了。”

     夏侯渊心里一动,这孩子的事情,贾赦最终还是没能瞒得了夏侯渊,观音大士送子的事情,夏侯渊是真的从贾易身上相信了。

     这会子听到贾易的话,心里对今年的国库充盈,百姓安康充满了信心。“好丫头,倒是个良善的,这时候还想着别人饿不饿呢!可见是没有白辜负你的身世。去吧,去看看林如海,再瞧瞧你王爷叔叔。有新的瓷器也给他带几个,给朕的信里,每次都要提起这件事,朕真是不堪其扰。”

     贾易笑着应了,告辞后和贾赦坐着软轿回去。周舟则在当天晚上和戴笠凑在锅子边上喝酒,“哎呀!易儿做的桃花酿果然好喝,怪不得皇上看的那么紧,大皇子也没有得了一瓶。”

     戴笠美滋滋的喝着贾易孝敬自己的桃花酿,周舟在一边涮羊肉。“师傅,这次江南之行只怕是不简单,太医都请了去,可是要变天了?”

     戴笠摇头,“不用那么紧张,有王爷在,这些事儿都不会逃出皇上的掌控。就是林大人那里,只怕是凶多吉少。不过有了太医,应该能化险为夷。”

     周舟点头,啃着卤鸡爪,“师傅,咱们什么时候把姐儿认下来?您老一直这么吊着可不好,姐儿现在还叫我公公呢!可是我想听姐儿叫我哥哥,哥哥!您听听,这该有多好听?”

     戴笠叹口气,“你以为这么简单?皇上和太后的心思你也看出来了,要是姐儿认了我这门干亲,只怕是对姐儿的名声不好。咱们这些伺候人的,虽然没有前朝那么不堪,到底是身份不高。三皇子以后会是王爷,姐儿就是正经的王妃,不能因为咱们给姐儿抹黑。我想着这件事,还是算了吧。”

     周舟急眼了,“师傅!怎么就算了呢?我也不是想要靠着姐儿荣华富贵,就是我和师傅都没有亲人,姐儿又是那样孝顺,我就想着以后等着我干不动了,能有个家人接我出宫,看看外面的世界,走走外面的名山大川。能有个家人陪着说说话,吃吃饭。我不想老了,还住在那个冰冷的荣华所里,那里虽然很舒适,但是我想要住在自己家里。”

     周舟眼睛通红,泪眼模糊,声音哽咽,白皙的手背擦拭着眼角。戴笠伸手拍拍周舟的肩膀,少年的肩膀因着是太监,并不厚实,但是却让人觉得安心。

     “师傅知道,荣华所都是年老的太监,即使有惯例按照以前的份例来,终归不是自己家。咱们这些没有家人的,捞钱也是为了晚年的时候顺心如意些。荣华所终归也是需要打点的,可是咱们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就害了对咱们好的贾易!”

     这是戴笠第一次连名带姓的称呼贾易,可见戴笠的决心!

     周舟哭了,扑在戴笠不厚实,不宽阔的怀里,就着衣裳放声大哭。戴笠摸着少年的发顶,心里酸楚,自己一个手心里沾满鲜血的人,最不想沾染的的就是像贾易那样纯真干净的孩子。

     这件认亲的事情就在周舟的大哭中落下了帷幕,但是贾易那里却不容乐观。一家人紧赶慢赶的在年关前出现在林府的门口,林府的下人一脸惊愕和惊喜的迎了进去。

     黛玉看着卧床不起,脸色蜡黄,身形瘦削的林如海,再看看一边同样猫崽子似的弟弟,眼泪止不住的流!

     贾赦红着眼眶怒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的去瞧瞧能不能治?治不好,我叫皇上杀你们全家!”

     又看着傻呆呆站着的林家下人,“你们傻站着做什么?贾敏呢?怎么不见?不是说身子好多了吗?这个时候干什么去了?”

     贾敏屋里的小丫鬟战兢兢的上前跪下,“夫人去寒山寺求菩萨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贾赦怒极,“这时候还有空闲工夫去寒山寺?把菩萨请到家里,每日里供着就是了,只要诚心,在哪里都一样。有这个工夫,赶紧的请几个好郎中,照顾好如海和明玉才是要紧!这个脑子拎不清的!”

     正在这个时候,夏侯玄身边的管家爷爷飞人一般的飞了进来,悠忽间到了贾赦面前,“王爷病重,姐儿和哥儿我先带走了。”

     木着脸的管家说完话抄起奶娃再次飞走了!飞走了!飞走了!贾赦颤抖着手指,指着天空,看着贾琏,瞠目结舌的问道:“他飞走了是不是?”

     贾琏真是头痛,一边给安静睡着的明玉喂灵泉水,这是贾易一早儿准备好的,一边给抓不住重点的父亲普及,“爹!您现在要关心的是,王爷也病危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