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贾琏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股子的老气横秋,还像模像样的叹口气,逗得周舟双肩颤抖,却不能大声笑出来。

     “是是,琏儿最是乖巧,这件事还要琏儿担待小王爷。”

     贾琏认真的点头接了,贾琮也举着小手呼应。贾赦瞧外面天色不早了,起身告辞。周舟不舍得把贾易交给贾赦,又说了太后近些日子心情很好,就是宫里没什么趣事。

     这次贾易三个进宫,还是先想想都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到时候讲给太后听也是好的。还说了太后前得了一套羊脂玉的首饰,全身上下的一整套,到时候贾易一定要得到手。

     那可是上好的羊脂玉,还是暖玉,冬日里带着养身子。这事儿周舟是悄声给贾赦说的,但是回到宫里的时候,还是被皇上夏侯渊笑骂了几句。

     “母后那里得点什么好的,你们就上赶着说出去,就怕没人要似的。这次朕倒是要瞧瞧,悠然怎么得了母后的暖玉去。”戴笠和周舟只管傻兮兮的冲着皇帝笑,得了皇帝的白眼一枚。

     贾易这会子还不知道皇帝已经惦记上自己了,正高兴的拉着林黛玉的小手,布置闺房呢。

     站在软榻上的贾易,胖嘟嘟的小手指挥着一群人,“那里,摆上长颈的白瓷瓶,带着小浣熊的那个。那个东南角,摆上兰花,要最好的,姐姐喜欢兰花。”

     林黛玉抿嘴儿笑着坐在一边,只管吃茶,这个妹妹可是对自己上心的很。这边热闹着,贾母那边正眼巴巴的等着林黛玉过去呢。

     “你打发人去去瞧了没有?黛玉怎么还没有过来?”

     王夫人心里不乐意,但是面上还要恭敬。“打发两拨人了,都说林丫头舟车劳顿,这会子正在收拾屋子呢。想是等收拾好了,换了衣服就来给您请安。”

     贾母心里急躁,再看看乖乖坐在一边的三个孙女,“你们别在这等着呢,小孩子家家的,一点子活泼气儿也没有。只管去找黛玉玩去,她新来,人生地不熟的,心里紧张,你们去陪陪。”

     迎春三人赶紧起身,告辞离去。坐在去东小院的路上,探春好奇的看着外面的风景。

     “也不知道林姐姐长得什么样?听说可漂亮了,难怪易妹妹会喜欢。”

     迎春淡然不动,惜春自是玩着手上的络子。探春转了转眼珠儿,亦是不在多说。马车到达门口的时候,贾高正好带着人捧着新出窑的瓷器过来。

     瞧见下车的迎春三人,恭敬地弯腰请安。迎春慌乱中无声走了进去,探春和惜春却是仗着年纪小,不避讳,大眼盯着一溜人手上的盒子说道:“这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手上拿的倒是多。”

     贾高沉声回话,“这是新瓷器,小姐送给林姑娘的。”

     探春微微嗤鼻,“打开来瞧瞧。”

     贾高顺从的叫人打开,阳光下一溜的各色白瓷,山水画、人物画和卡通画样样俱全,每一个的造型都很是新颖,瞧得探春眼热。

     “哟,倒真是难得,易妹妹对林姐姐可是好得很。”

     贾高不语,这样编排主子的事,作为奴才可不能插嘴。迎春在里边打发司棋叫探春和惜春进去,探春不再多言,只是眼里带着嫉妒。

     贾易捧着冰碗吃的香甜,边上贾琮和贾琏偷偷咽口水,却是不敢说自己也想要尝一口。林黛玉脾胃弱,自然吃不得这个,只是瞧着贾琮胖嘟嘟的娃子,巴巴的看着贾易,馋的流口水,心里不忍。

     “琮儿来吃我的。”

     贾琮瞬间扭过脑袋,惊喜的看着黛玉,只是没一会儿,头上的呆毛就下垂了。可怜巴巴,依依不舍的挪动着屁屁,背对着黛玉,手上拿着玩具,使劲的□□。

     黛玉不解,“这是怎么了?不是想吃冰碗吗?”

     贾易在一边轻轻哼了一声,“还算是听话,昨晚上吃了许多的冰沙,一早儿就闹了肚子。要是还有胆子吃冰碗,以后就什么都甭想吃了。”

     贾琮和贾琏浑身一震,马上乖巧低头,做自己手上的事。自家的姐姐(妹妹)最瞧不得的就是家人生病,自己偏偏嘴馋犯了忌讳,唉!都是贪吃惹得祸啊。

     林黛玉正笑着这件事,迎春带着人来了。贾易笑眯眯的给迎春打招呼,又介绍了黛玉。几人互相见了礼,才依次坐下,乐呵呵的说着话。

     惜春年纪小,坐不住,一双眼只看着屋内的摆设,只觉得又温馨又精致,叫人打心里喜欢。贾易却是不理她们眼中的羡慕,只安静的听着她们说话。

     因着黛玉讲了路上的见闻,迎春很是喜欢,不觉说话就到了晚上。贾琏从书房过来,伸手抱起贾易说道:“时辰不早了,祖母那边已经叫了人过来,咱们赶紧的去吧。”

     迎春这才注意到天色,赶紧起身牵着黛玉去荣庆堂。黛玉一身淡蓝衣衫衬得肤白胜雪,小小年纪规矩却是好得很。

     贾母喜欢的什么似的,抱着黛玉就不撒手。黛玉也很喜欢这个疼爱自己的外祖母,一顿晚膳用的倒是开心。

     晚膳后,黛玉带着礼物去拜见了贾政和王夫人,贾政这次倒是出面见了,对黛玉这样小就能熟读《论语》,很是欣赏,难得露了个笑脸,夸赞了几句,惹得王夫人暗暗□□帕子。

     贾宝玉这一天恰好去了东府贾珍处,和贾蓉、贾蔷玩得高兴,要过两天才回来,倒是没有见到。

     贾赦应酬了一番京城的故交,一身酒气的回来,蹑手蹑脚的蹭过屋门,想要去洗漱,却被突如其来的“咳咳”止住了。

     随之而来的是屋门打开,笑眯眯坐在中间小榻上的贾琏兄妹三人,俱都忽闪着如出一辙的大眼睛瞧着晚回家的孩子,贾赦大爷。

     贾赦尴尬的摸摸头,抬脚进了门,“妮儿还没睡?这么晚了,可是饿了?爹让人给妮儿准备宵夜。”

     贾易冲着贾赦招招手,“爹,快过来歇歇,瞧这一头的汗,都进了九月了,咋还这样热呢?”

     贾赦搓搓手,就是不往前走。自己一身的酒气,离得远点,自家的闺女也许还闻不见。走进了就露馅了,指不定怎么折腾自己呢。

     贾琏弯着嘴角起身绕着贾赦走了一圈,抽抽鼻子,“爹今天玩的高兴?”

     贾赦瞪了儿子一眼,却是不敢训斥,“恩,那个,差不多吧。”

     贾琮放下手里的点心,“是吗?”

     贾赦一哆嗦,偷偷瞧一眼贾易,只见小家伙在明亮的烛光下,粉脸都带着灿烂的微笑,小米牙都露出来了。

     贾赦赶紧垮下脸,“闺女,爹没有多喝,就喝了两杯。浅浅的两杯,真的。”

     贾赦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下酒杯的深浅,一脸的讨好。

     贾琏无声的坐在贾易身边,暗自点头。贾易笑的更开心,“您是我亲爹爹,您说的话我还能不信不成?快,白果,傻愣着做什么,赶紧给老爷搬个椅子坐下。”

     贾赦暗自摸一把脑门的冷汗,心想可算是对付过去了。又看着贾易一叠声的吩咐人给自己上醒酒茶,上吃食,越发觉得闺女就是贴心,瞧那两个臭小子,才不会这么关心老子呢。

     贾赦美滋滋的享受闺女的关心,哧溜哧溜的吃着热乎乎的汤面。

     贾易见贾赦吃的欢快,拿起一个小小的绣棚边绣花边柔声说道:“爹慢慢吃,这些东西都不金贵,多得是。这人呐,再金贵的东西,也总得有命吃才是真理。酒是好东西,可是过犹不及。咱们一家子,我最关心的就是爹爹。爹爹冷了,热了,渴了,饿了,我都恨不得感同身受。社交应酬,在所难免,我不能阻止爹爹,却是时时刻刻都在担心着。我们兄妹三人,只有爹爹可以依靠了,我怎能不忧心?”

     贾易软乎乎的说这话,倒叫贾赦心里一酸,抬头看着闺女小小的身影,这个年纪的孩子都应该天真无邪才是,哪像自家的闺女,每日里有操不完的心。自己是不是太不懂事了?

     贾赦心里嘀咕,贾琏接口说道:“爹爹每日里有忙不完的公务,我们年纪小,却也日日想着能帮上爹爹一把。即使是再小的事情,只要爹爹高兴我们也是乐意做的,只怕爹爹不体谅我们的用心。”

     贾琏悠悠的叹口气,吹的一边的烛火都晃动了两下。贾赦心里更加不是滋味,面前香气扑鼻的汤面似乎也失去了吸引力。

     贾琮是个乖孩子,更是个惜字如金的好孩子。这会子见自家爹爹不吃面了,马上挪动着小屁股,爬下小榻扑到贾赦怀里。

     小手轻轻拍着贾赦的后背,“爹爹,你是不是难受了?姐姐说喝多了酒,胃里不舒服,这样拍拍就好了,琮儿给爹爹拍背,爹爹要长命百岁,做个好孩子。”

     软糯的童音带着期盼,亮晶晶的眼睛瞧得贾赦心里暖洋洋的又带着酸涩。贾赦伸手抱住小儿子,轻轻拍拍小脑袋,“爹错了,以后一定做个像琮儿一样的乖孩子。”

     贾易和贾琏相视一笑,自家爹爹果然是个顺毛驴,什么事儿都要顺毛捋,不然一定适得其反。父子四人温馨合乐,田姨娘那里却是冰雪两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