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传说我是倒霉灵媒6
    “3.致命楼梯--励德楼中有无数条楼梯,唯独有一条被封了起来,那就是东侧二楼到三楼的那段。传说只要你踏上这段楼梯,那么半只脚就踏进了鬼门关……”

     乔木穿着一身运动服,额头上还有晨跑时泛起的薄汗,他站在楼梯下,看着站在楼梯上微光中的人影,谨慎问道:“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人影没动,仍旧昂首看着楼梯尽头的那扇窗,并不明亮的晨光透过那扇沉重的窗散了进来,愈发显得他形似一缕青烟。

     “我就要消失了……”良久沉默后,人影悠悠回过身来,一双极淡的眸子凝在乔木身上,“为什么他还不来……”

     “谁?”乔木有些疑惑。

     人影想了想,迟钝地摇头道:“我忘了。”

     乔木:“……”

     这天早上他按照习惯晨跑,结果在路过励德楼的时候听见有人喊他,犹豫一会儿,他还是揣着画好的符纸走了进来,然后便看见了楼梯中的人影。

     或说,不是人,是一只极其虚弱的鬼。

     他困在被围起来的楼梯之中,身形已经接近透明,即使在阳气不盛的角落里,也无法凝实身体。

     他的装扮也很古怪,是一身半古不古的长袍,长发未束,散在背后,第一眼看去,乔木都误以为他是一只女鬼。

     想到女鬼,乔木不禁腹诽起每日深夜找他聊天的鬼学长。

     姿态气质比女人还要妩媚什么的,简直不科学!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找‘他’?”扯回心思,乔木认真朝着楼梯口的人影问道。

     人影顿了一会儿,然后迟缓地点点头。

     “你叫什么?总不应该也忘了吧?”

     人影歪着头想了会,垂落的青丝滑下半个肩头,有几分天然的呆萌,“好像也不记得了……”

     乔木转身就走。

     “等等!”人影踱下楼梯喊住他。

     乔木扭头,看着围栏后的人影,问:“想起来了?”

     鬼皱了皱鼻子,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蛋有几分秀气的焦躁,“他叫我‘季同’。”

     “季同?”乔木回身,仔细打量了他一番。

     “四季的季,天下大同的同。”季同讲完,又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乔木“唔”了一声,把这个名字记下,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死的?”

     季同又被问住了,他揪住自己的长发,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才犹豫道:“或许是几百年前?”

     乔木:“……”

     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了该怎么破?

     下午的时候,乔木带着工具去了一趟医院。

     他是去兑现诺言的,上次说好要帮那些游魂解脱执念,却因为没有技术傍身,折腾了一下午都没完成,所幸这些天他钻研了一下,觉得可行,便挑着今天下午来了一趟。

     在医院后花园挑了一处少有人来往的地方,乔木便开坛做法。

     布好符纸,祭了天地,握着从网上淘来的桃木剑,乔木开始跳起大神。

     咳,认真施法。

     左一右二,三举剑,左手掐起如意法诀,乔木嘴里认真念起书上所记的超度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困,由汝自召,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后花园里突起狂风,风声似众多游魂哀嚎呜咽。

     乔木边舞剑边关注着坛上动静,果然在风中窥得了无数透明人形,他们或喜或悲,或站或跪,有些甚至向他伸出手似有执念,可当乔木最后一句“急急超生”落地之时,又都面露解脱,身形在狂风中散去。

     乔木舞完剑,喉头涌上一股腥甜,他喷在桃木剑上,然后拿法坛上的符纸镇住,便是超度结束。

     “你是道士?”一个有些耳熟的女声在乔木背后响起。

     乔木回头,三个女生站在离他不远处如见救星般地注视着他。

     而领头说话的正是他上次惩罚任务时遇到的女生。

     “额……”乔木有些尴尬。

     “是你!”领头的女生见了他的模样,一下气得脸红起来,“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乔木一脸无辜,“我只是恰巧在这。”

     再说,又不是他凑上来见面的。

     女生气得想冲过来打他,又被身后戴眼镜的女生拉住,安抚了几句,然后朝乔木道:“你就是上次欺负我们朵朵的人?”

     乔木干咳了一声,“那是意外。”

     刚好他见到的第一个女生就是她,你说巧不巧。

     “好,既然这样,你就得帮我们做件事道歉。”女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叫付思,这是云朵朵、李青。如果你不想让上次的事情闹大的话,最好答应我们。”

     乔木看着气势逼人的付思,无奈点头,“……好。”

     接着,付思就大致把事情跟乔木讲了讲,原来她们是大四文学系的学生,住在西区f栋的宿舍,从几天前起,她们宿舍开始莫名其妙地遇到了一些很古怪的事情。

     “这件事是朵朵最早发现不对的,她那天被你,咳,骚扰之后,就一直心惊胆颤的,回来洗澡的时候也总说好像有人在偷看她。我们一直不当回事,可是宿舍里的东西开始莫名其妙地失踪,一个人呆在宿舍的时候也老觉得好像有人窥视。张玲玲的反应是最大的,老说看到有眼睛在门缝里盯着她。我们没办法,跟宿管反应,她又说确定没有陌生人进出过。直到今天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玲玲一个人晕倒在宿舍。”

     付思说完老长一串,暗地里也关注着乔木的脸色。

     “我们把她送来医院,医生又说没什么问题,可直到现在,她还是没醒。”付思说完,也不由叹息了一声。

     “已经两天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青眼底泛起水光,“求你救救她!也救救我们。”

     云朵朵抱住李青,安抚地拍着她的后背,看向乔木的眼神里有些无助。

     乔木又想起今上午的鬼魂,一下觉得亚历山大。

     一天之内出现两个委托,真的不是要累死他吗?

     可最后,他还是应承下来。

     “好,我帮你们。”乔木看向云朵朵,有些不好意思,“就当弥补我上次的错误。”

     抱着李青的云朵朵对上乔木的眼睛,心跳蓦地漏跳一拍。

     可到了要进女生宿舍的时候,又出了点问题。

     “我们宿舍不让男生进,你得变变装!”

     “变装?”

     “对,穿女孩衣服!”

     “……我现在拒绝可以吗?”

     “不行!”三个女生齐声道。

     云朵朵玩cos,假发裙装什么的多的不得了,没几下就在教室帮乔木换好了,当她看到乔木耳朵上的红宝石耳钉时,不禁有些好奇地摸了上去,“没想到你还戴耳钉啊!?”

     乔木忍不住一抖,从她手下挣了开。

     李青还拿着自己的粉扑想着给乔木打点柔光,结果刚凑过来,忍不住“哎”了一声,一只手掐上乔木的脸颊,“你说你皮肤怎么突然变得比女生还好了呢!?”

     “真的假的?”云朵朵也有些奇怪,然后低下头仔细看了看乔木,越看眼睛睁得越大。

     “难不成……”付思推了推眼镜,提出一个推测,“乔木穿女装好看一些?”

     乔木:“……”

     那是因为你开启了魅力值增幅耳钉啊喂!

     捯饬完,乔木心如死灰地跟在嬉笑打闹的女生身后走出了教室。

     他正想着走哪条路人比较少的时候,垂着的脑袋突然撞上一个温热坚硬的东西。

     “哎哟,疼死我了。”刘齐捂着额头疼得眼泪都出来,他借着身边新交女朋友的力站了起来,刚想骂撞过来的人不长眼,结果刚看过去,眼睛就瞪圆了。

     这腿,这腰,这身段,极品啊!

     可惜的是,个高了点,服装也有点不合身,但是架不住人家腿长啊!哎哎,脸呢?

     刘齐假惺惺地凑了过去,语气十分温柔:“你没事吧?”

     刘齐女朋友在旁边响亮地哼了一声,都没能分他一个眼神。

     乔木没说话,只低着头用手捂住自己鼻口,仿佛在嫌弃刘齐的口气。

     “刘齐!”女朋友终于发怒了。

     刘齐摆摆手,道:“你先走吧,我有事。”

     他眼珠子凝在乔木身上,仿佛一刻都舍不得离开。

     “混蛋!”女朋友一跺脚,便呜呜哭着跑开了。

     乔木偏过头,朝一旁正笑着的女生使了几个眼色,让她们把这傻逼拉开,结果她们都兀自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完全没有过来帮忙的意思。

     他真是信了女装的邪!

     晚上偷偷翻进去就行了,干什么光天化日穿着女装在校园里逛,脑子呢!!!

     还有刘齐这个傻逼,眼神能不能不要那么恶心!

     乔木心底一阵草泥马刷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头上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

     “ihurtbefore

     thissore

     perthanaknife

     life

     ilicantbreathe,shaking

     s

     ilicantbreathe,sha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