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吓尿了
    四分钟,仅仅四分钟,凯迪年华的保安和服务生总共四十来人,有一多半都躺在地上哀嚎。

     还有十多人虽然站着,但也都或多或少的受点轻伤,每个人都战战兢兢,不敢上前。

     “我的天,这人难道是特种兵吗?”所有人都非常骇然,被林峰的实力惊呆了。

     任何人都不会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少年,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林峰冷冷的看了一眼,被人挡在身后的王静,冷道:“告诉我,炮哥在哪?”

     王静双腿发颤,她现在可以十分肯定,对面这个小子,绝对是个武者,而且还是个强大的武者。

     她曾在吴兆辉身边见过这种人,表面看似与常人无异,但动起手来,绝对让所有人胆寒。

     “还不说吗?”林峰哼了一声,抬步向前迈去。

     “唰!”

     站在王静身前的人脸色煞白,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他,有些胆颤。

     林峰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一根钢管,扫视着众人道::“还有谁想动手吗?”

     没有人说话。

     所有人都紧张的摒住了呼吸,眼神不自己的看向王静。

     如果有可能,他们真的不想与林峰动手。

     不止是凯迪年华的人,连周围向这边观望的客人,也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都被林峰惊人的战斗力吓傻了。

     王静咬了咬牙道:“在……在武烈河边的三号仓库。”

     她看似平静,但心里非常惊惧。

     “三号仓库吗?”林峰盯着王静,道:“如果是在骗我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后悔。”

     说着,他猛地甩出手中的钢管。

     “啊!”

     王静忍不住惊叫一声,看着那深深没入墙壁的钢管,吓的整个人都瘫坐下去。

     这可是钢筋和混凝土浇筑而成的墙面,就算是拿着电钻,想要钻进这么深,也很费劲。

     而此时,那根钢管竟然扎进去大半截,这得多大的力量?

     王静有些后怕,刚才那根钢管,就在她的脸颊边飞过,距离都不到一厘米,她甚至都感受到了上面的冰冷。

     如果歪那么一点,扎到自己脑袋上的话,那后果……

     王静头一次感到,死亡距离她如此之近,吓得脸色苍白,小腹有些发热,一股尿液,不受控制的喷薄而出,直接吓尿了。

     她怕了,真的怕了。

     林峰看到王静身下那滩液体,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确定是三号仓库吗?”

     王静吞咽了口唾沫,颤道:“我……我确定。”

     “希望你没有骗我。”林峰冷哼一声,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林峰走后,大厅中传出一阵松气的声音,继而神色怪异的看着王静这个强势的女人。

     她虽然是在经营娱乐场所,有时言语间虽然客气,但却没有把人放在眼里。

     而今,竟然被吓尿了,而且是当众吓尿了。

     “静……静姐……你没事吧!”

     “滚,都给我滚。”王静恼羞成怒。

     武烈河,被誉为承水市的母亲河,市里的经济与税收,几乎有一半与这条河有关。

     周边有很多工厂,和仓库,林峰对这里还算熟悉,他死去的父亲,曾经的公司就在这里,小时候来过好多次。

     三号仓库,虽然名头靠前,但位置,却在最偏僻的位置之一。

     林峰下了出租车,眼神望向灯火通明的三号仓库。

     三号仓库外面的墙不高,也就两米多点,上面围着一圈防盗网,还挂着高压危险的牌子。

     林峰打量一圈,放弃冒险翻墙的年头,转身来到正门的位置,上前砸响了铁门。

     “咚咚咚……”

     “什么人?”巡逻的保安,警惕的跑过来。

     当看到赤手空拳的林峰,他松了口气,皱着眉头问道:“干什么的?”

     林峰笑道:“我找一下炮哥。”

     “什么炮哥枪哥的?没听说过。”保安摇了摇头,他非常警惕。

     “嗯?”林峰蹙了下眉,道:“是静姐让我过来的。”

     “静姐?”保安这次没有否认,仔细打量下林峰。

     知道三号仓库与凯迪年华有关系的人不多,静姐就是其中之一。

     “什么事情?”

     林峰淡淡的看了一眼,笑道:“不好意思,你的级别还不配知道。”

     保安听他这么说,完全放松了警惕。

     他就是个巡逻的,确实没有资格参与炮哥和静姐的事情,如果林峰真的把事情告诉他,才奇怪了呢!

     “进来吧!”保安打开了大门。

     林峰扫视一圈,道:“炮哥在哪?”

     保安指着东面的一间房子,道:“在那个小厂房。”

     “谢谢!”林峰笑眯眯的看着保安,道了声谢。

     “不客……”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林峰手脚麻利的将保安拖到角落里,拽下他腰上的胶皮棍和钥匙,快速向小厂房走去。

     虽然说是小厂房,但占地面积却不小,最少得有好几百平米。

     林峰来到门口,见大门虚掩着,小心的上前,趴在门缝往里观察。

     厂房里面很空旷,里面只有五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男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明晃晃的刀子,正是炮哥。

     他对面有个被困在椅子上的人,侧对着门口,一看那体形,就知道是张胖子无疑。

     “才这么几个人啊!”林峰松了口气,毫不犹豫的推动房门。

     “咯吱,咯吱。”

     年久失修的大门,传出刺耳的声音。

     “什么人?”几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齐刷刷的转过头来。

     林峰猛力一推,冷冷的道:“你们不该惹的人。”

     当看到门口的身影,炮哥旁边的板寸男子,面露狰狞之色。

     他的要害位置,虽然接受了处理,但是,医生说很有可能失去作用了。

     “二兴。”炮哥抬手拍了拍板寸男子的肩膀,饶有兴致的看着林峰。

     他头上的伤势,是张胖子造成的,此时见到林峰,恨意不是特别大,反而还有些好奇,这小子怎么找到这来的。

     林峰看了几人一眼,旁若无人的向张胖子走去。

     “炮哥……”二兴叫了一声。

     炮哥摇了摇头道:“不用。”

     他没有让人阻拦,想看看林峰能耍出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