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心理阴影
    第二天。

     早上六点,林峰不得不迷迷糊糊的起床,因为老张头过来换班了。

     这一宿,他满脑子想着都是赚钱的事情,直到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才睡着,又这么早起来,眼睛通红通红的,看着有些吓人。

     老张头看着林峰布满血丝的双眼,道:“昨晚上没睡好?”

     “嗯!”林峰打了个哈欠,道:“冷不丁的换张床,睡着不习惯。”

     “那你赶紧回宿舍补补觉,别耽误上课。”

     “好嘞,那我先撤了啊!”林峰摆摆手,出门往宿舍走去。

     本来以为今天去教室露个面呢!但现在这情况,还是算了吧!太困了,回宿舍指不定什么时候能睡醒呢!

     大学跟高中不一样,管的比较宽松,没人逼着你干这干那的,学习基本上全是靠自律。

     只要你逃得课别太多,别被老师点到名,逃了也没事,最后考试别挂科就行啦!

     林峰这两天太缺觉了,前天晚上想着那两万块钱就没睡好,昨天晚上又想了一晚上赚钱的事情。

     也幸亏他前两天成功引气入体,不然搁他以前的身子骨,这么熬的话,不说出啥大问题,最起码也得发个烧。

     回到宿舍中,林峰连衣服都没脱,蒙上被子就呼呼大睡起来,打定主意今天必须把觉都不回来。

     但是老天往往不遂人愿,他刚睡到九点多的时候,宿舍的房门便被敲响了。

     林峰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声,道:“谁啊!”

     “是我。”门外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听着还挺文静的。

     林峰听到这个声音,已经知道是谁了,有些不耐烦,道:“我睡觉呢!有事明天再说吧!”

     “咚咚咚……”

     门外的人,好像没有听见林峰后来说的这句话似的,还在继续敲门。

     林峰噌的坐起来,怒气冲冲的道:“我说你有毛病吧!都告诉你明天再说了,敲什么敲。”

     他的声音很大,几乎是吼出来的,但门外的女子还跟没听见似的,咚咚咚的继续敲门。

     “真是服了。”林峰心情烦闷的搓了把脸,下床穿上拖鞋,走过去将们打开,看着文静的女子道:“我说你又过来干什么啊?”

     从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可以看出,他对这个女子有很大的怨念。

     “那天我不是故意要跟你抢生意的。”文静女子小声道。

     林峰知道她说的是那天做家教时候,那个中年男子没选择自己的事情,摆了摆手,道:“行了,这事我根本没往心里去,你可以走了。”

     “等等。”文静女子组织他把门关上,从随身斜跨的小包里,掏出鼓鼓囊囊的信封,递过来道:“这个给你。”

     林峰不用打开信封,也知道里面装的是钱,立时脸色一变,冷道:“不用。”

     “那你打架,赔人家的钱怎么办?”文静女子脸色也有些不好看,“难道要跟小姑那拿吗?你都多……”

     “够了。”林峰打断,怒道:“少在那小姑长,小姑短的,我跟我妈跟你们韩家没关系。”

     “血浓于水,怎么可……”

     “我说韩佳琪。”林峰再次打断她的话,不屑的嗤笑道:“你少跟我说什么血浓于水的话,当初我和我妈上门求你们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血浓于水呢?”

     不等她接话,林峰又道:“现在跑过来惺惺作态,还有意思吗?”

     “当初的事情,大伯他们是在气头上,也没有想到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的。”

     “行了,行了。”林峰不想听她说下去,摆了摆手道:“没事的话你忙着吧!我得睡觉了。”

     “你……”韩佳琪还想说点什么,但林峰已经把门关上了。

     听这门外的脚步声走远,林峰大呼出一口气,他自从十岁那年,跟母亲去过韩家之后,对这家人便一点好感都没有,看到就感觉心里堵的慌。

     再次躺到床上,林峰却怎么也没有了睡意,脑子里总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

     “必须得赚钱。”林峰咬着牙给自己打气,刚刚韩佳琪拿出那个信封,确实刺痛了他的内心。

     咚咚咚……咚咚咚……

     宿舍的房门又被敲响了。

     林峰怒道:“你又回来干嘛?”

     辛悦被他吼的一愣,而后砰的踹了一脚房门,道:“你吃枪药了啊!”

     林峰听到是辛悦的声音,楞了一下,他刚才还以为是韩佳琪回来了呢!

     “开门。”辛悦语气生硬。

     门外并非辛悦一个人,还有副班长马延新在。

     林峰好奇的看着两人道:“干嘛?”

     “你说干嘛?”辛悦摆了一眼,道:“就那么一点皮外伤,还装病到什么时候啊!没事了就赶紧上课去吧。”

     “是啊!差不多得啦!”马延新呵呵笑道:“你是不知道,你这些天没去上课,咱们班长大人可让辅导员训惨了。”

     “不行啊!浑身酸疼,提不起劲。”林峰拿捏一把,心里那叫个解恨,“该,真该,让你踩我。”

     当初多重的脚,辛悦自己清清楚楚,都不用想就知道林峰现在是装的,捏了捏拳头道:“听你这意思,是还想在歇两天?”

     见辛悦有动手的趋势,林峰突然打个激灵,心里有些发虚,没缘由的感觉身上一阵酸痛。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引气入体成功,也算是个高手,没必要怕辛悦啊!

     当下稍微有了点底气,道:“我就不去,怎么着吧!”

     “吆喝,还挺硬气啊!”

     被辛悦的大眼睛一瞪,林峰刚提起来的底气,瞬间消失的全无,估计是上次被猜的,有心里有点阴影了。

     辛悦见他躲闪的眼神,呵呵一笑,挥着小拳头阴阳怪气的道:“你要是实在不想去的话,我可以帮帮你。”

     “呃!”

     林峰有种发毛的感觉。

     他小时候,被蛇吓到过,留下了心里阴影不小,张大之后也一直认为蛇是最可怕的动物,但他现在发现,与辛悦相比,蛇好像不是特别让人感到害怕啊!

     要说最能理解林峰现在心情的,那么非马延新莫属了,他是这所学校,第一个被辛悦揍过的人,只不过知道的人很少而已。

     说实话,他现在对辛悦那脚力也有很大的阴影呢!

     看着林峰,马延新有种同病相怜的感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别较劲了,不然吃亏的还是你。”

     他对辛悦还是比较了解的,一般不怎么对人动手,但对动过手的人,可就没啥顾忌了。

     “不行啊!我这还没恢复好呢!再养一天,明天去。”林峰为了面子,硬着头皮说了一句。

     “切,死要面子。”辛悦嗤笑一声,扬了扬拳头,道:“明天点名的时候,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在,可别怪我不客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