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8
    晨曦微露,陈欢一睁眼就被吓了一跳,床前坐着一个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顾颜!你能不老这么神出鬼没的吗?真的要吓死了。”

     顾颜笑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陈欢。

     陈欢醒过味来:“诶,你怎么进来的?”

     顾颜晃了晃手里小东西,居然是抽屉里的一把备用钥匙。

     陈欢脸埋膝盖,闷声道:“你这样真的好吗?我没同意。”

     顾颜站起身:“那我走了?”

     陈欢一把拽住顾颜,顾颜也猛地回身来扑上来,俩人结结实实地都摔在了床上,唔……一场久违的战役打响了,彼此的迫不及待更叫人莫名的兴奋,简直到了撕扯乱咬的地步。

     陈欢只觉得昏天黑地中最美妙的事不过如此,此时就算是和顾颜一起死了,也心甘情愿,在灵魂颠出窍的一刹那,不由得想,就算他真是我亲哥,又怎样……

     恍恍惚惚地,陈欢渐渐看清了房里的光景,一派寂寥,哪里有什么顾颜,只听见自己微微的喘息犹似还在梦中,腿间又是一片湿冷,紧接着眼睛也湿了,心里疼的慌,也空的难受。

     摸出枕边的手机,一看之下,这才真的醒了,顾颜终于回复了:我会抱着你一起跳海!

     伦敦桥下,男人收起手机来,眼望薄雾中缓缓而流的泰晤士河,神情凝重。一个声音在男人身后柔声问道:“想家了?”

     男人回身一笑:“已经在家了,又有什么可想的。”

     拢了拢身上的披肩,女人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顾颜,你有心事?”

     “公司的事很多,有点放心不下而已。”

     女人的眼波含了几分宠溺:“你看你,人在曹营心在汉,好不容易回家休息几天,却还要惦记这些,不如我劝劝你爸爸,那边的事干脆交给薛恒好了,你在这边监管也是一样的。”

     顾颜叹道:“爸爸是不会同意的,再说,那也是我的一番心血。”

     “你也不小了,不要什么都对他惟命是从,也要顾及顾及我。”女人声音里有着淡淡地小情绪。

     “我知道。”顾颜微微垂下了眼帘,彼此都沉默了,现实总是不能遂人心愿。

     女人幽幽道:“听说,你们找到她的墓地了?”

     看了眼女人,顾颜点了点头。

     女人叹道:“也好,了却他一桩心事。”

     见顾颜不说话,女人又问:“你呢,也去了?”

     顾颜道:“原本是想和他一起去的,临时有了事,他自己去的。”

     “不去也罢,免得伤心。”

     顾颜轻轻道:“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有什么可伤心的。”

     女人不禁恻然:“她是你爸爸真正深爱过的女人。”顿了顿,唇边一缕讥讽:“也是你爸爸这辈子唯一怨恨的女人。”

     “妈——提这些干什么——”

     女人自嘲地:“我们只不过都是那只蝴蝶的影子罢了。”

     顾颜垂下了眼帘,面无表情地望着地上女人微微晃动的身影。

     女人忽然笑了,笑得忧伤:“她也是唯一一个背弃你爸爸的女人,也许,正因为如此,你爸爸才会恨她吧,她伤了他男人的骄傲和尊严,这是你爸爸最不能接受的。”

     顾颜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不会的……”

     女人淡淡地一笑:“你还是不够了解你爸爸,越是外表完美的男人,往往内在都有一定的残缺,只是他们掩藏的好罢了。这么多儿女,唯独就你不在他身边,什么叫眼不见心为净?你总能叫他想起她来。”

     “妈——”顾颜克制地叫了一声,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

     摸上顾颜的脸颊,女人也有些不忍:“你不用担心,你是我儿子,有我在,将来你也不必和弟弟妹妹争他的家产,随你爸爸怎么处置,做人不制于人,也不受制于人,你我相依为命,将来我的自然也就是你的,你听懂了吗?”

     彼此望着,好像都能从眼里读懂一些什么,顾颜点了点头。

     女人优雅地重新挽起儿子的手臂,沿着泰晤士河,缓缓地走着,享受着难得的一刻,沉吟着说:“我老了,身体大不如从前,总想着你早点回到我身边来,娶妻生子,免得我膝下荒凉。”

     “妈,你不老,依然很漂亮。”

     女人笑了,不管什么样的女人总是爱听这几句的,虽然都不过是哄人的话,可也当真心话来待。

     “过几天我就回去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药要按时吃,吃完了我再给你寄。”

     女人黯然神伤,良久方道:“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再见面?”

     “他多少还能陪陪你,只要工作闲了,我就回来。”

     女人只是笑笑:“虽然在你爸爸身边,可毕竟也没了什么名分,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期望。”

     “我知道。”搂过女人,顾颜的目光融融淡淡地飘向远方,泰晤士河水缓缓流动,万吨巨轮的低鸣好像是谁的呜咽,深远悠长,荡人心腑……

     仲夏夜的梦总是短暂而美好的,街边的吉他声断断续续地唱着经久不衰的小夜曲,陈欢听着许莫生好像永远也讲不完似的笑话,直到笑得肚子有点痛,方向盘几乎脱了手,许莫生才住了口,微笑地看着陈欢喘着气擦去眼角的湿润。

     前边就是酒店了,许莫生说自己要走走,车子停在树荫下,他却没有离去的意思。

     看着陈欢,许莫生目光闪动:“你看,我又熬你到这么晚,怎么办?”

     陈欢却说:“看你说的,我好久都没这么痛快地笑过了。”继而又问:“下次打算去哪儿玩?”

     这一问,许莫生倒先楞了下,很快又笑道:“你来定好了,免得你枯燥。”

     陈欢不禁道:“哪里枯燥了?今天看了那么多古玩,长了很多见识。”

     许莫生道:“陪我这个老人家出来散心,难道不枯燥吗?”

     陈欢忙道:“不老,别总这么说。”

     许莫生一笑:“是吗?不老吗?”许莫生的注视总叫人缺乏一种直视的勇气。

     微微将目光投向别处,陈欢尽量表达着自己的真诚:“真的不老,你看你,总不信。”

     “陈欢?”魔幻性的一声唤,陈欢忍不住向他看去,黑暗中,许莫生的眼睛闪闪发亮:“我想去趟江城。”

     心里有个地方还是莫名的紧了紧,陈欢哦了一声:“去吃鸭脖纸……”

     “我想邀请你一起去。”

     陈欢楞了楞,半晌没吭声。

     望着这个有名的大画家,陈欢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从什么时候他和他要好的一起同游的地步了?从泰国的天堂到现在,也不过才几次面而已。爬了长城,还是陈欢提议的,虽说上了年纪,却相当的有活力,脚力一点不逊于陈欢,站在巍峨的长城上,看着许莫生拿着速写本专注地画着,陈欢歆羡之余不禁有些手痒;逛了逛故宫,特意去看了福华宫的景观设计,许莫生眼里的惊讶和赞许,令人一阵欢喜。

     参观过博物馆,讲什么都信手捏来,一个画家倒真是博古通今。站在圆明园的遗址前,正当陈欢神游的时候,许莫生笑笑地递过速写本,陈欢低头一看,那是自己抚摸着残垣断壁的一幅侧身小像,在许莫生的笔下跃然而出,眉眼间,连那抹淡淡的忧郁都活灵活现。

     陈欢忽然开起了玩笑:“你这幅不知能买到几文钱?”许莫生笑道:“给多少都不卖,但可以送你。”

     陈欢再一次避开了许莫生的目光,那双眼睛很会蛊惑人心。

     陈欢终于开口:“恐怕不成,我还要上班的。”

     许莫生笑了笑:“噢,还要上班……”

     陈欢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一丝歉意:“是啊,最近不忙才……马上就要上项目了,不能老请假……”

     望着许莫生脸上闪过的失望,陈欢一时失神,忽然有张脸无缘无故地就跳了出来,那张脸常常淡漠的几乎没有表情,不喜不悲,冷冷地看着一切,冷冷地传达着指令……。

     “你在想什么?”许莫生饶有兴味地看着陈欢。

     “哦,没什么。”收拢神思,看看时间,夜已经很深了,可许莫生还没有离去的意思,却也不再说话,促狭的空间里,安静得叫人越发的不安。

     陈欢——许莫生一声轻唤,陈欢扭过脸来,心怦怦地跳,就在许莫生俯身过来的一瞬间,陈欢迅速地说:“我有男朋友了。”

     嗤——一声轻笑,许莫生继续转身去拿后座上的书包和画板,边笑边说:“我知道。”

     陈欢的脸红得像烂熟的柿子,又听许莫生说知道,不觉得更添羞恼:“你怎么知道?”

     许莫生坐稳,面色温和地看着陈欢:“我还知道,你非常爱他,可他却总叫你失望。”

     车里一片安静,连彼此的呼吸都听得见,良久,陈欢轻声道:“我也叫他失望过。”

     “陈欢,无论做什么,和谁在一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世人都说得出来,陈欢也无例外:“开心……”

     “聪明!”

     “可是……”

     许莫生伸出一只手来,抵住陈欢的唇:“相信爱情吗?”

     陈欢楞了一下,同样的问题他也问过顾颜,可顾颜说不知道。

     陈欢点了点头,看着似笑非笑的许莫生,不禁问:“应该相信吗?”

     望着陈欢很认真的表情,许莫生忽然失笑:“那你相信上帝吗?”

     陈欢点点头又摇摇头,茫茫地也笑了。

     许莫生拍了拍书包:“好啦,我得走了,明天就不住这酒店了,为了方便,我在北京租了个临时画室,就在798(某个著名艺术厂区)里,欢迎你来,哦,顺便帮帮忙,当然,周末喽。”

     “我一定来,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你的画室的。”陈欢欣然答应下来。

     别了许莫生,回到家夜已更深,忽然想起什么,走到书柜前拉开一个抽屉,摸了摸,摸出一把备用的钥匙,陈欢失笑,一个梦而已,还能指望着它成真?

     一首《欢颜》缓缓响起:啦啦啦,啦啦啦……飘落着淡淡愁,一丝丝的回忆……

     手指轻按,歌曲发送了出去。

     眼皮渐渐发沉,关上手机,耳边兀自不断萦绕着齐豫的声音:只要你轻轻一笑,我的心就迷醉……只要你的欢颜笑语,伴我在漫漫长途有所依……

     陈欢拿起手机,看了看,音乐已经关上了……可《欢颜》还再若隐若无地飘荡在寂静的夜里……

     嗯?陈欢起身,寻着《欢颜》,慢慢地走到了门口,声音越来越清晰,盯着门板,陈欢的呼吸停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