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9
    明华设计公司不知道为什么在付完前期的10%首款后,在项目验收完毕后,却以审核结果待定为由,迟迟不给未来结清剩余款项。

     罗可毕竟是小公司,资金周转至关重要,明华这边不结账,牵扯到后几个项目启动困难,仗着今年势头好,罗可一连签了好几个大项目的合约,故宫的景观设计原本为名不为利,未来设计已经代垫了不少,一环套一环,这么一来,资金上难免压力更大。

     找了好几次顾颜,要么说老板出差了,要么说忙着开会,罗可恨得牙根痒痒,这孙子不是特么故意躲我呢吗?

     没听说明华在结账方面有什么不良口碑啊?怎么回事?自己是哪里得罪了顾颜吗?

     那个财务总监薛恒更是可恶,一副没有老板最后的签署,一分钱都不能给的无辜模样。

     业内拖款那是家常便饭,欠个几年甚至最后拉稀的都有,这不是故意整未来设计吗!

     幸好还有陈欢!

     虽然上次竞标陈欢和顾颜并无过多交集,但是隐隐约约觉得事情并没有看到的那么简单!听说陈欢上次被关故宫,顾颜亲自领人去找,看似怕出点什么事不好交代,可也犯不上亲自出马找一个小设计师吧?

     顾颜、陈欢,这两人到底在玩什么猫腻?

     望着半天不说话的陈欢,罗可头疼,这小子无欲无求,全凭心情做事,真特么难弄。

     陈欢终于开口了:“好吧,我去催款,但是,答应我一件事。”

     罗可心下恼怒,可面上很温和:“你说。”

     陈欢道:“等我把款催回来了,我就辞职不干了。”

     罗可脸色微沉,未来终究留不住像陈欢这样的人。理由他也不想深究,但是给了陈欢那么多机会,还推荐他参加设计大赛,这小子怎么就养不大,喂不熟?跟冯宇一比,陈欢着实令人讨厌!

     “你先催款吧,其他的事,以后再说。”罗可也不再勉强。

     陈欢起身离去,忽又回过头冲罗可说:“推荐冯宇参加设计师大赛吧,他比我更需要。”

     望着陈欢背后合上的门,罗可扯了扯嘴角,这年头还有这么感人的友情呢,妈的,真幼稚,冯宇那小子没事偷着乐去吧。

     薛恒的眼睛很大,脸却很小,造就了男版赵薇的效果,外加唇红齿白、一脸喜兴,居然也有一番甜美之感。

     陈欢坐在薛恒对面,要不是陈友介绍说这是明华的财务总监,还以为薛恒是哪个富婆包养的小鲜肉呢。

     就在陈欢打量薛恒的同时,发现薛恒那双大贼眼也没闲着,很不客气地也在打量着自己,这人还真是……脸皮够厚的。

     毕竟是来要钱的,陈欢没像上两次见面那样冷若冰霜,但也不卑不亢充分表达了此行目的。

     薛恒手里的签字笔玩出了花式,上下翻飞在手指间,嘴上也很忙,中间都不带卡壳的,(以下省略薛总不能付款嘚啵嘚啵千字文),简明扼要一句话:没顾总签字,什么款都结不了。

     陈欢都不带一句废话的,起身告辞,薛恒似乎意犹未尽地送客:“能帮的我一定帮,有事尽管来找我。”

     陈欢丢下一句话:“找你也没啥用!”扬长而去。

     薛恒的签字笔啪地脱手而出,弹在了自己脑门上。

     陈欢直奔顾颜的办公室,秘书拦住了:“不好意思,顾总不在。”

     去哪儿了?

     欧洲考察。

     啥时候回来?

     昨天刚走。

     陈欢走出明华公司,站在街上,太阳*辣地烤着,晃得人两眼发花,走进路边的咖啡店,要了杯可乐,大口大口地喝着,陈欢的脑细胞奋力奔跑,跑了几公里后,陈欢拿出了手机,直接拨打顾颜。

     响了很久对方才接,顾颜的声音不疾不徐地:“喂?”

     “是我,陈欢。”

     “我知道。”

     “你在欧洲?”

     “嗯……啊,是。”

     “欧洲哪儿?”

     “法国。”

     “法国哪儿?”

     “问这个干嘛?”

     “我好订机票。”

     “什么机票?”

     “有些事电话里解决不了,想面谈。”

     “什么大不了的事还非得见面谈?”顾颜笑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现在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去那边找你散散心,顺便把字签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吃拧着了?”

     “法国哪个城市?”

     “好了,别闹了,我要开会了。”

     “听着顾颜,我没心情和你闹,故宫这活干的怎么样,大家心里都有数,我也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给未来结款,就想现在换回我的自由身,明华不给钱,罗可就不肯放我走。”

     “你在未来不是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走?”

     “不喜欢啊,故宫完事了,我没必要还留在那里。”

     “工作对于你来说,就这么无所谓?想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是我自己的事,貌似你管不着吧?”

     “那至于给不给未来结款,也是我的事,貌似和你也没关系吧?”

     “……”陈欢语结,怎么自己老不长记性?又跟顾颜玩舌战!

     吸一口气,重来,陈欢剑走偏锋:“行吧,不结就不结,反正也不是我的钱。法国哪儿?巴黎吗?”陈欢执着到底。

     顾颜:“……”

     “就算是巴黎,你来又能有什么用?”

     “都说了,散心啊。”

     “那您散心着,我要开会了。”

     “好,我先订机票,你住哪个酒店?”

     “陈欢!我没时间陪你玩。”

     “大老远飞过去,吃个饭总可以吧。”

     陈欢听见顾颜那端深吸了一口气。

     “你找我来算怎么回事!反正我不会给你签任何字!”

     “谁说我要签字了?”

     “那你抽什么疯?”

     “嗯……就当是……我想你了。”

     “……”

     “好了,我要订机票了,到了巴黎再给你打电话,拜!”

     陈欢果断地挂上了电话。喝尽最后一滴可乐,举着电话,心里默数着,数到32时,顾颜的号码再次打来,陈欢也等了很久,方才接起:“又怎么了?”

     “你不会真订机票了吧?”

     “正查航班呢。”

     “行了,取消你的巴黎之行。”

     “我拿定主意的事,谁也别想拦着,我要用这笔钱,换回我的自由身!!!”

     顾颜那端有点咬牙切齿地:“我特么在798看画展呢!”

     陈欢本来还想再揶揄几句,哟,798什么时候在巴黎也开分厂了?转念一想作罢了,真给顾颜惹毛了,反倒没意思了。

     奥迪小跑一路欢快地奔向了798艺术工厂,艺术家们的真正沙龙。

     俩人坐在一个由火车头改装的冰激凌店里,顾颜眯着眼抽着烟,看着陈欢不抬头地干掉了眼前好大一碗红豆冰山,即便在这么热的天气里,从里到外都那么清清爽爽,眉挺瞳黑,分外醒目,微翘的嘴唇很有节奏地蠕动着,冰到透了心时微张着哈哈地冒出阵阵凉气,粉红的舌头偶尔舔舔勺上的甜汁,吃得不亦乐乎。

     “诶?你怎么不上班啊?”吃得差不多了,陈欢仿佛有心情搭理顾颜了。

     顾颜冷冷道:“我没老板!”

     陈欢向后仰着身,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肚子,懒懒地说:“我也马上就没老板了。”

     顾颜扬了扬眉:“所以呢?”

     陈欢沉吟片刻:“所以……再找个新老板喽!”

     顾颜的眼底划过一丝狡黠,悠悠道:“罗可不是对你挺好?”

     “所以啊,我也得对得起他不是?把款要回来再走人。”

     顾颜轻笑了一下:“你都被人玩成这样了,还想着精忠报国那?”

     陈欢也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甘心被他玩?”

     顾颜楞了楞,然后有些不自然地笑了。

     陈欢继续道:“罗可之所以聘用我,就是为了拿下故宫这个项目,就连我最好的朋友关键时刻都出卖了我,否则那天提案,你不会见到我。”

     顾颜不禁道:“原来你都知道?”

     在陈欢的直视下,顾颜堪堪地移开了目光。

     陈欢点点头:“我都知道,我想,你肯定也猜对了大概。”

     顾颜不得已点了点头,从一开始,当陈欢一身笔挺的小西装拎着电脑出现在提案现场时,顾颜就明白了罗可的良苦用心,这其中不乏陈欢那位要好的朋友给老板出谋划策。

     “顾颜?”陈欢忽然很认真地唤着这个名字。

     “嗯?”顾颜期待地迎视着陈欢,对面的男孩一身阳光色,闪闪亮亮的惹人欢喜。

     “我还想吃个巧克力香蕉船。”陈欢郑重地请求着。

     顾颜重新调整好坐姿,赶紧点头:“哦,行,吃吧。”

     陈欢笑了,没心没肺地就跟占了多大便宜似的,顾颜不禁一缕尴尬,这小子有时候玩起人来还真是出其不意!

     巧克力香蕉船威武地摆在了桌上,这次顾颜也不客气地抓起了叉子,两个人你一勺我一叉地边吃边含混不清地说开来:

     “愿不愿意给我当新老板?”

     “擦!你还能再牛点吗?”

     “我很抢手的,痛快点,一句话,愿意还是不愿意?

     “ido!”

     “你不给未来结账,就为了这个?”

     “别那么天真!也是为了给你一个教训,别那么轻而易举地以为谁都能驾驭。”

     “明个能结账了吗?”

     “嗯!”

     “顾颜……”

     “请叫我顾总!”

     “顾总!”

     “说!”

     “风衣收到了吗?”

     “嗯,挺合身,也讲信用。”

     “那是我好几个月的工资。”

     “到了明华待遇翻三倍,年底还有奖金。”

     “顾总!”

     “说。”

     “你是我男朋友吗?”

     “……”顾颜抬起头,一嘴的巧克力色,定定地看着陈欢。

     陈欢笑笑:“开个玩笑而已,干嘛吓成这样?”

     顾颜拽过一张纸巾,狠狠地擦去唇上的甜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