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7
    阳光很温柔,特别是在雪后放晴时,剥开那层灰蒙蒙的纱,自有一种清亮的柔媚,露出新年里第一抹欢颜。

     陈欢醒了,只是意识上的。

     瘫软着不能动,睫毛撩开的一瞬间,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习惯了一个人醒来,习惯了阳光投在空枕上的斑驳,习惯了在摸不到边沿的床上舒展四肢,也习惯了醒后望着屋里的某个角落发呆……然而,第一眼,世界就改变了,另一个还在酣睡的人莫名其妙地将一切填满。

     陈欢怔怔的,目光渐渐聚焦,细细打量起顾颜来。

     难怪都要找颜值高的,谁愿意一早醒来就想闭上眼死回昨晚呢?据冯宇说,女人漂不漂亮不看她浓妆艳抹跟你夜里嗨的时候,而是在清晨的枕头上,还能激发你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这才是真的美女。

     顾颜不是美女,但是真理是永不改变的,男人颜值高,同样可以诠释对美好的所有感受,就连轻微的呼吸声都均匀得别有情致,皮肤光滑得叫人很想摸一摸……顾颜躺在那里,眉心轻轻蹙着,两片唇相互微抵,嘴角下牵,即便睡着,也是一副高冷、傲慢的样子,露出的肩头在晨光下泛着一抹清冷的光。

     陈欢向上拽了拽被子,这才发现顾颜的左前~胸上,几道红色的细痕,像是结了疤的伤口,昨晚没留意,白日里倒有些醒目,陈欢下意识地向前凑近,定睛细看,那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划破的……

     与此同时,似有感应,顾颜的眼皮抖了抖,猛然睁开了眼,双眸带着睡醒后的红丝,警觉地投向陈欢,待看清是陈欢后,锋利的光芒瞬间柔和,顾颜惺忪地问:“你在看什么?”

     陈欢没有回答,望着对面熟悉的陌生人。

     顾颜也不理会此时陈欢的无声,自顾活动了下筋骨,翻身抓起不远处的手表,看了看,又倒回枕头上,顺手揽过陈欢,又闭上了眼睛,手指轻轻摩~挲着陈欢的肩头,惬意而又绵长。

     顾颜的身体温暖光滑,隆~起的肌肉粗~壮有力,倒不似陈欢的略显清瘦,身上深深浅浅有些浅色的疤痕,不仔细看倒也不明显。

     陈欢偏过头去,不错眼珠地望着已经醒来却闭目不语的顾颜,胸口被顾颜的胳膊压得沉甸甸的,也很想没所谓地和顾颜说几句开场白,只可惜,却没有半点说话的欲~望。

     顾颜闭着眼,声音懒懒得响起:“再看收费。”

     噗嗤,陈欢笑了,反驳道:“那要这么说,你该给我钱啊。”

     顾颜睁开眼,望着陈欢逆光中细若凝脂的脸,然后道:“好,你要多少?”

     陈欢思考了一下:“一个明华够了吧?喂,你身价到底有多少?”

     顾颜低低地笑道:“不要脸。”

     陈欢轻声回道:“你才不要脸。”

     赖床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功夫,有些人醒了绝对不肯赖在床上,可有些人,可以在床上完成一天的使命,陈欢佩服自己的同时也难免仰视了一把顾颜,俩人从昨晚上一直到太阳快下山了,还都在床上各自奋战呢。

     陈欢瘸了一条腿,索性在床上看起美剧来,一集接着一集的,途中上个厕所不得不亲力亲为外,其他时间,顾颜就成了小崔吧,写字楼毕竟不如家里暖和,光溜溜地吸着凉气按着陈欢的指示一会倒水,一会找零食,呲牙咧嘴地钻回被窝,挤在陈欢身上迅速找暖,嘴上嫌弃陈欢麻烦,脸上却笑笑地。

     啃着牛肉干的陈欢不由自主地也笑了,明明剧情里一个有良心的特工刚被干掉好不好?

     顾颜只看书,偶尔接打几个电话,老板就是老板,放假也不得闲。

     直到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顾颜才合上了书,看了看身边还在津津有味沉浸在枪战中的陈欢,

     不由得问:“小厮,你不饿啊?”

     “早特么饿晕过好几回了。”

     “那你还看?”

     陈欢不假思索地说:“舍不得起床。”

     顾颜楞了一下,旋即一笑,也不再说什么,推了推陈欢:“别看了,我带你出去吃饭。”

     陈欢嗯了一声,一抬头,目光落在了顾颜身上,忍不住问道:“怎么会有疤的?”

     “什么?”

     “身上的疤痕。”

     “小时候打架打的。”

     “哟,真看不出来,这么淘气?那胸口这块谁给你抓的?”

     顾颜低头一看,然后抬起头看着陈欢不以为然地说:“你抓的啊。”

     陈欢的脸红了红:“瞎说,我有吗?再说,你这都结疤了,不像昨晚弄的。”

     “好了,好了,快饿死了,赶紧起床,说,吃什么?”顾颜率先跳下床,穿着衣服,望了望窗外,已经华灯初上了。

     陈欢的目光也飘到窗外,一片银装素裹,低声道:“火锅。”

     “好,火锅,哪儿吃?”

     “家吃。”

     “麻烦,还得去买,你不是饿了吗?”

     “你今天不用回家陪你爸吗?”

     “哦,不回,他另有安排。”

     “那我想在家待着,脚不方便,不想出门。”

     “行,听你的。”

     在陈欢一再坚持下,顾颜只好带着陈欢一起去超市。

     顾颜貌似很会买东西,日常用品买打折、促销的,食物专挑最新保质期的,什么东西买什么牌子,各自的优劣、性价比张嘴就来……购物车很快就堆成了小山……

     so,顾颜不管问陈欢什么,陈欢一律回答:都行,随便。

     顾颜举着肥牛和羊肉片看向陈欢,陈欢点点头,顾颜无奈:“喜欢吃哪种?”

     “都吃。”

     顾颜吸了口气,耐心地告诉这个毫无生活常识的某少爷:“这两样东西不能混着吃,有些元素相克,不利于健康。”

     陈欢茫然,每次跟别人一起吃火锅,大家都吃这两样,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个讲究,那两个字

     “事妈”被陈欢很有爱心和智慧地憋回了肚里。

     走到生活区,顾颜又买了不少洗漱用品,一股脑全放进购物车里,陈欢道:“我不用这些牌子的。”

     顾颜头也不回道:“我用不惯你家的牌子,你人生座右铭‘但求最贵不求最好’是吧?”

     陈欢的大脑迅速飞转了几圈,然后问:“我用什么牌子,跟你毛关系?”

     顾颜转过身来,俩人互看着,然后顾颜笑了笑,把刚刚丢进购物车里的货品又摆回货架上,陈欢抿着唇,又都一一放回了车里。

     顾颜淡淡地说:“可别后悔,我这人没谱。”

     陈欢头也不抬地说:“我只是想试试你推荐的这些牌子。”

     ……

     结账的时候,陈欢看见顾颜顺手从货架上拿了两盒套套丢进了车里,一声没吭跟着出了超市,因为脚不方便,远远地落在顾颜身后。

     顾颜两手拎满了大袋小包,戴着个墨镜气宇轩昂地走在停车场里,四下里一片白茫茫,脚下的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煞是好听。

     陈欢不知怎么就想起第一次在飞机上见到顾颜时,他夺过手机对着李妙然说“别问我是谁,我是他男朋友,”细算算,不知不觉地,他和他相识居然也快一年了。

     顾颜把东西都放进车里,突然背后被什么击中了,回头一看,陈欢手上都是雪渣,一脸坏笑,正急忙制作新的“弹药”。

     砰的关好后备箱,几步走过来,陈欢慌忙将“弹药”又丢了过来,顾颜不躲不避,任凭“弹药”在胸口开花。陈欢躲闪着张开双臂步步紧逼的顾颜,举起拐毫无威胁地一阵乱戳,却被顾颜一把从地上抄起,撂在肩头,像抗麻袋一样抗着陈欢向路虎走去。

     陈欢瞬间红了脸,又不敢大声叫嚷,只能极力挣脱:“哎哟我操,我错了,快放我下来。”

     顾颜拍拍手脚乱动的陈欢,无视肩上的残疾人各种挣扎,大踏步地走回了车旁。

     陈欢从脑顶窘到后脚跟,极力忽视周边不明情况的群观表情,晃晃荡荡地被顾颜抗到了车里,垂着头,只希望顾颜赶紧他妈的快开车走人。

     羹残箸冷,只有桌上的火锅兀自凝固着一层厚厚的红油……幽暗的房间隔绝了最美的晨光、一切对外的视野,分不清白天、黑夜,紧闭的卧室门传来别样的响动,华丽、颓~靡,克制也放纵。

     彼此的脸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贴合与碰撞带来无尽的迷失,汗水浸湿了所有,陈欢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受控制地低喊顾颜的名字,想停却停不下来。

     直到顾颜忽然停了下来,摸出了一个小盒子,陈欢抹去眼上的汗水,看清那是昨晚从超市买来的所谓的超薄中的极薄款。陈欢一把拽住了欲开包装的顾颜,一双迷~润如泉的眼睛看向顾颜,摇了摇头。

     顾颜附身吻过来:“怎么了?不喜欢?”

     陈欢又摇了摇头。

     顾颜腾出一只手来,放到嘴边用牙去撕那包装,陈欢又拉住他,勉强道:“别用这个。”

     顾颜有点安哄的意味:“用这个开始可能有些不适,但是会更安全,听话。”

     陈欢有了些松动,但依然拽着顾颜的胳膊,轻声问:“就我们俩……怎么会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