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8
    陈欢没有去上班,三言两语把老板罗可给打发了,也不管罗可那端又陷入了谁是老板的纠结中。

     从昨天夜里回来到现在,躺在,哦,不对,应该是趴在自己梦寐以求的床上,陈欢反而睡不着了,被丢在故宫虽然挺没面子的,但是人生难免糗与囧,何况别人还没他故宫夜奔这段传奇经历呢。

     抱着枕头,静静地望着窗外草长莺飞,陈欢有点难过,这世界原本就是这样,不喜不悲,反正它就以它那样的姿态存在着,不管谁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影响四季轮回,朝夕更替。

     譬如那些离他而去的女孩子们,她们的伤心,恨意,眼泪,陈欢只是觉得自己有些无辜,然后替她们微微尴尬,可这一切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她们来,一起开心,她们走,也不难过。冯宇那次无意中的玩笑,也没让陈欢觉得自己有多悲哀,既然没有可以那样做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去做那样的事?这世上有很多可以开心的方式,哪怕无所谓的喝多一次,吼一宿ktv,打几圈麻将,看它几部精彩的美片,都可以消耗掉许多生命,何况自己喜欢做又能做的事远不止这些……

     人若不贪心,很多时候就不会伤心!陈欢咀嚼着自己刚刚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轻轻地叹了口气,为普天下的人,也为自己,或许还为那点可笑的生~理需求。

     从懂得这些事开始,就觉得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偶尔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抚~慰一下不知何故一时不肯安分下来的身体,来得莫名其妙,去的也爽快利落。

     陈欢不为此烦恼,因为它在众多的事情中,渺小得沧海一粟,毫无存在感。

     记得冯宇从前不知从哪个狐朋狗友那里弄了个国外网址,非要给陈欢的电脑也来一个,有了那个链接,可以下载很多令冯宇这样的男人夜登极乐的东西。

     折腾了大半天,终于可以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了,望着冯宇像挖到宝库般的兴奋和迷~幻神情,陈欢微微觉得他可怜,那些画面陈欢看了几眼便走开了,再次被冯宇鄙视到底算不算个男人?

     用老陈的话来分析人的很多难解的行为模式,那只不过是脑神经心理学范畴要研究的事,陈欢不甚了了,兴趣索然!

     一个骨碌下了床,屁股丝丝拉拉的痛,陈欢咧咧嘴,慢慢挪到书房,打开电脑,寻着记忆,费劲巴拉找到了当初冯宇苦心隐藏的文件夹,随手点了一个进去,猛然响起的呃~啊~呃~啊声,吓了陈欢一跳,一下关闭了音量,真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

     几分钟之后,陈欢终于打了一个久违的哈欠,并且决定删除这些冯宇隐藏起来的文件夹,其实从艺术角度上看,这些视频做得算是高水准的,画面精美,制作精良,难怪冯宇用心良苦的下载安装……删到最后一个,陈欢手欠,又点了进去……

     望着最后这个“国际水准”,陈欢发沉的脑袋抬了起来……有些东西,知道是一回事,亲眼所见又是另一回事,要是……亲身经历呢?

     身边不乏这样的朋友,好几个驴友,瑞森他们不都是吗?可那些离自己很遥远,跟自己也没半毛钱关系,即便瑞森跟自己有过这样那样的暗示,甚至毛手毛脚的,只当是逢场作戏罢了。

     眼前的画面,真刀实枪,这与先前那些男~欢~女~爱迥然有别,在汗水与力量的抗衡中夹杂着微妙的特属于男人之间的爱~抚与缠~绵,原来,是这样的……

     忽然想起那一日在健身房,顾颜下了飞机匆匆赶来送鸭脖子,站在不远处面色阴沉地看着瑞森为自己的肩伤擦药水……后来也不知怎么喝水就烫了舌头,自己还坐在顾颜的腿上点酱油……发烧的时候,像只寻暖的猫睡在顾颜的身边顶着他的肋骨……

     轰地一声,陈欢觉得自己脑中有什么庞然大物应声而倒,坍塌一片,硝烟弥漫,看不清所有,只觉得两耳嗡嗡直响,瞬间茫然。

     一张木然的脸地望着电脑上无声的画面,渐渐地,连呼吸都失去了平稳……借着窗外透来的一丝微薄的曙光,陈欢缓缓地低下了头,便看见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迷失了它的方向……

     一条微信发到了顾颜的手机上:

     陈欢:谢谢你那天来找我,非常感谢。

     顾颜:没事,应该的。

     陈欢没有再说什么,顾颜亦如此。

     刚进办公室的顾颜,就收到某品牌送来的东西。打开一看,哦,这是在江城被陈欢吐得那件同款的风衣,穿在身上,大小正合适,一摸兜,里边有张卡片,上面一句留言:我没食言。

     故宫的景观施工已近尾声,作为一名景观设计师,陈欢第一次从头到尾跟完了一个项目,并且取得了良好的口碑。

     没多久,不知业内哪个多事之人,将故宫的景观设计方案上传到一些专业网站,很多业内人士纷纷转载,成为景观设计经典案例之一,供人学习参考。

     罗可又连续接了好几个项目的合约,新的项目带来更为可观的利润,于是召开了公司全体会议,宣布由冯宇担任主设计师一并负责这几个项目的运作,陈欢从旁协助。

     几个月接触下来,陈欢的实力毋庸置疑,但冯宇也是元老级设计,倒也无可厚非,只是大家仍略感有些意外,以为陈欢颇得罗可欢心,风头正劲,当委以重任。

     紧接着罗可又宣布了另一个决定,推荐陈欢代表未来设计参加此次全国建筑设计师大赛,大家的视线纷纷投向两位设计师,一时倒也揣摩不透老板究竟心意所属,负责项目其实更重要,那是关乎公司利润的根本;而参加那种大赛,却对设计师个人从业生涯有着不同意义上的影响,就像一名演员,都渴望能参与到一部大制作的影片,与大腕级导演、明星合作一把,如果再获得某些瞩目的奖项,真可谓水涨船高,身价自高了。

     冯宇始终不发一言,面无表情地听着会上这些决定,而陈欢倒是一愣,他从来没想过代表未来去参加什么大赛,罗可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自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想拒绝都没给机会。

     会后陈欢进了罗可的办公室,阐明自己的心意,拒绝公司为自己做出这样的安排,自己根本无心去参加什么设计师大赛,干好本职工作已是能力的上线。

     罗可笑笑的说,参加就好,至于拿不拿奖那倒并不重要,他看好陈欢的潜力,愿意培养新进人才,为了让陈欢能安心预备参赛,特批一个星期的大假,说得陈欢头大三斗。

     直接去找冯宇。冯宇劝陈欢只管参加比赛,其他工作由他来安排,尽人事就好。

     “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这样的话,我宁可辞职。”陈欢皱着眉,有点讨厌此时冯宇公事公办的说话语气。

     冯宇顺手点了支烟:“自己考虑好了就行。”

     陈欢望着冯宇:“你是怎么了?”

     回望陈欢,冯宇良久才道:“你啊,真的,从小到大都是个挺有主意的人,别问我,我只干好罗可让我做的事,其他的,管不了,也不想管。”

     有时候,再好的朋友也有不想说话的一刻,陈欢望着继续低头工作的冯宇,转身离去。

     既然放假那就索性让自己放松一下,也别辜负了罗可的一番“好意”。

     每天睡到自然醒,坐在清晨的阳光里,喝杯咖啡,听听久违了的威尔第,将房间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得一尘不染,连心里都洁净起来。

     回了趟老陈那里,结果老陈忙得又不见人影,通了个电话才知道那个被陈欢称之为智障研究所终于启动了,据说国际上很多医学组织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也算填补了我国医学界、心理学界在此方面研究的一项空白?老陈还上了电视,陈欢也只能在电视上看看自家老陈的风采了,也算尽了一份孝道。

     陈欢泡在了健身房,参加瑞森的慢跑训练,虽然国际长跑赛还要再过几个月,但是必须得从现在开始恢复最佳的状态了。

     跟那个建筑设计大赛相比,陈欢更向往自由自在地奔跑,而不是任人摆布,成为人家棋盘上一颗棋子,未来设计,不是他陈欢真正的未来。

     假期的第三天,罗可就打来了电话,毫不客气宣布陈欢的假期结束,马上回趟公司有要事相商。

     陈欢从跑步机上下来,轻轻地擦着额上的汗水,一旦一只脚陷入了泥潭里再想拔~出来时,搞不好另一只脚也会踩进去。

     一旁的瑞森叹了口气:“我说你们公司就你一个员工吗?”

     陈欢道:“各有各的利用价值吧。”

     坐在罗可的办公室里,陈欢听完自己的新任务,好半天没说话,作为故宫项目的主设计师,他好像没有资格拒绝罗可的这个要求,果然,泥潭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