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76
    正如顾颜所说,这个季节的加拿大是最美的,叶落知秋,无论走到哪里,满眼的枫叶红,枫叶国的秋韵之美的确令人目眩神迷。

     起初陈欢暗自担心苏苏会带来一些麻烦,听老陈说过像他们这样的人当情绪失控时,会伤人或者自伤,还好,苏苏属于那种比较安静的,总是抱着本子画,画累了就躺在后座上沉沉地睡一觉,也会望着窗外迷人的景色发呆,偶尔自言自语的碎念着,不需要谁来倾听,也无需有人应和。

     这样的安静只是在尼亚加拉大瀑布前稍有打破,隆隆的水声,熙攘的人群,小孩子们的尖叫,苏苏很快不肯再往前行,紧扯着顾颜的衣角,惶惶地叫着小哥哥。

     匆忙地告别了大瀑布,顾颜有些抱歉,陈欢说世上的美景很多,穷尽一生也看不完,来过了就是缘分,多看一眼少看一眼没甚分别。

     顾颜深深地看了眼陈欢,忽然道:“我觉得你有些变了。”

     陈欢问怎么变了?

     顾颜沉吟了片刻,却终究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要游历省国家公园,晚上便在附近的一家度假酒店住了下来,这是顾颜提前预定好的,一栋栋木屋隐在树林里,几步外便是一座湖,幽谧静寂,隔绝所有。

     木屋虽旧却很干净,三间卧室一个起居室,隔着老式的木框窗向外望去,一片烟波浩渺,岸边的枫树红、松柏绿,各样植被彼此渲染交织,美如仙境。

     苏苏一直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理会一旁做饭的顾颜和陈欢,既不画画,也不看柯南,格外安静,就像窗前的另一道风景,镶嵌在夕阳的余晖里。

     “苏苏,你在想什么?”陈欢将一杯果汁放在他的面前,苏苏不为所动。

     顾颜走过来,将果汁倒入兔耳杯里,苏苏这才抓过来,就着吸管喝了起来,直勾勾地看着顾颜。

     “他是不是有点不高兴啊,干嘛一直这么待着?”陈欢不时地看着苏苏,问一旁熬汤的顾颜。

     “我说,你老关注他干嘛?叫你把黄瓜切成片,怎么全都成块了?”

     “片太难了,反正都是丢进嘴里,有什么所谓?”

     “那我还煎什么牛排,直接给你牵头牛过来不就行了?”

     想都没想,陈欢举起手里剩下的半根黄瓜敲了一下顾颜的手背,顾颜反手去夺黄瓜,正闹着,忽听身后桄榔一声响,回头一看,餐桌上那杯果汁就碎在陈欢的脚下,果汁溅到陈欢的裤脚上。

     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苏苏又将餐桌上的餐盘抓在了手里。

     顾颜喝止:“苏苏,放下。”

     嗖,餐盘向陈欢飞来,力道不够,眼看要中途摔落,顾颜、陈欢齐身冲过去,餐盘在落地的一刹那被陈欢及时接住了。

     顾颜冲到苏苏跟前,一把拎起他,苏苏啊了一声,任凭顾颜像丢个布偶一样把他摔在沙发上。

     “顾颜,你干什么?”陈欢下意识地挡在了苏苏和顾颜中间。

     苏苏坐起身,不慌不忙地绕过顾颜和陈欢,走回餐桌,还好,这次只是拿回自己的速写本,紧紧地抱在怀里,摇晃着身躯,喃喃地叫着:小哥哥,小哥哥……

     陈欢有些无措,他不懂苏苏的世界,貌似顾颜也不是每时每刻都懂。

     顾颜的脸色变幻不定,望着苏苏,终于缓和语气商量着:“苏苏,回房间休息一下好不好?”

     苏苏只有一个字:“不。”

     顾颜一连劝说了几遍,苏苏就是不妥协。

     顾颜也有点束手无策,尴尬地看看陈欢,陈欢道:“算了,就让他待在这里吧,桌上的东西我先收起来。”

     “环境一变他有些闹情绪。刚开始来加拿大的时候,他几乎天天发脾气,连画也不画了。”

     正说着,苏苏忽然靠了过来,头枕在顾颜的胸前,叫了声小哥哥。

     顾颜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苏苏似乎比之刚才安静了许多,顺从地跟着顾颜回房间去了。

     陈欢找来了垃圾桶,清理着地上的玻璃碴、果汁,顾颜从屋里走出来,急忙蹲下身:“我来吧。”

     “没关系,你去煎牛排,这里我来弄。”

     “对不起,有点扫你的兴了。”

     “怎么会,我挺喜欢苏苏的。”

     “也许……我一辈子都要带着他过日子了……“顾颜低着头一下一下擦着地板。

     看着顾颜,陈欢默然无语,在曾经他们相处的那些日子里,顾颜莫名的失联,飘忽的行踪,眼前不搭后语的谎言,从不提同居到一起买房……苏苏的存在看来是顾颜心里最大的顾虑。

     “他是你弟弟,又是你找回来的,你要是不管,他岂不是更可怜了?”

     “我曾经想过要摆脱他。”顾颜抬起头,直视着陈欢。

     陈欢楞了下,脱口道:“幸好你没有那么做。”

     顾颜一扯嘴角,扯出一抹难言的复杂。

     陈欢迟疑地开口:“我觉得,苏苏刚才好像在生我的气?”

     顾颜立马道:“怎么会,是你想多了。”

     陈欢随口笑道:“我要是有苏苏这么个弟弟就好了,看谁还敢欺负我。”

     话音一落,屋里顿时陷入一片沉寂,锥心的伤痛,无言的尴尬,侵袭而至。

     陈欢起身拉开房门向屋外走去,那些记忆就像偷跑出来的恶魔,在繁华喧闹的街头,在香气四溢的餐桌上,在孤枕难眠的深夜里,在清晨猛然睁开的眼眸内,它们从地狱的缝隙里钻出来,毫无防备地袭击着,就像此时此刻,陈欢再度窒息在只有顾颜的空间里,逃无可逃。

     寻着黑暗中一点点微弱的明灭不定的光,顾颜找到了站在湖边木栈上的陈欢,抽着烟,朦胧月色中,男孩的身影显得孤单寂寥。

     身后传来男人沉重的脚步声,陈欢没有回头。

     咚地一声,陈欢转过身来,黑暗中,顾颜跪在了自己的脚前,谁都没有说话,不管说什么,也不会比树叶飘落在水面上的声音更为悦耳动听。

     顾颜缓缓抱住了陈欢,起初无声无息,继而阵阵抽泣,低不可闻却震动着陈欢的双腿。

     陈欢拔腿想走,可顾颜抱得死死的,就像生命中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

     平如镜面的湖水死一般静寂,偶尔不知名的小鱼吐出一个水泡来,瞬间无影无踪。不知过去了多久,含着泪水的顾颜被陈欢一把拽了起来,还没等站稳,陈欢抽身而退,却被顾颜再次抱住了,顾颜的气息顿时包裹了陈欢,陈欢没有再动,痛苦而贪恋地呼吸着空气里顾颜的味道。

     耳边的话语令人震惊:“我发誓,如果我再伤害你,我就去死。”

     顾颜的唇,既在意料中又毫无防备地碾压过来,冰冷的唇,火热的舌,带着数不清也不想再数算的复杂辗转、缠绵。

     一瞬间,陈欢听见有个声音在告诫自己:你完了。

     完了就完了……如果灵魂可以高贵的话,那么*注定是下贱的。

     火热、深沉,痛苦的吻,越勒越紧,几乎窒息,毫无客气地将彼此的空间全部占满,也毫无保留地任凭对方占满自己。

     那一刻,都满了苦楚,陈欢第一次尝到了顾颜的眼泪,温润,酸涩……

     顾颜说:我不配爱你,也不值得你爱,可我却不能没有你。

     陈欢却说:如果我不能重新开始生活,我和你也回到不到过去了。

     不管不顾的吻犹如末日狂欢在静寂的湖边无声放纵,栈桥上的枫叶随风而落,打在肩上,又跌落脚下,杂乱的喘息回响在浓浓的暗色中,陈欢想要阻止什么,却失去了力道,任凭顾颜蹲下去,双唇抵在那里,含泪亲吻着。

     当温润感将自己彻底包裹时,陈欢只觉得阵阵虚脱,由起初的挣扎到最后的释放,一个疑问闪念而过:究竟是谁臣服了谁?

     垂眸而望,身下的男人正以一种虔诚的、前所未有的姿态半跪在自己的脚前,卖力而又情~色,他的头发又软又密,扫得人腹部痒痒的,跳动的舌尖宛若暗昧中的精灵,在每一条经络上旋转、舞动,柔软的唇瓣将灵魂一同吸走,大脑顿时空白一片……密林深处,一只加拿大鹅忽然腾空飞起,高叫着,留下一声悲怆……

     灶台上汤锅兀自冒着热气,牛排也很冷清地躺在煎锅旁,屋里静悄悄的,吻了吻神情依然有些恍惚的陈欢,顾颜柔声道:“叫苏苏出来吃饭,我煎牛排。”

     推开苏苏的房门,床上空荡荡的,其他几间房也没有。

     陈欢慌了,苏苏不见了。

     顾颜提起手电就冲了出去,刚迈出几步就被陈欢一把抓住了,凝神细听,茫茫夜色中,一声声尖叫划破了特有的宁静,

     这里的度假小屋都相隔不远,顺着声音的方向跑去,苏苏的尖叫声伴随着嘈杂的英语陡然放大了,在不远处的另一间木屋前,几个人影晃动着,苏苏正被一个金发男人抓在手里,欲要挣脱出来,双手抱头,发出令人心惊的啊啊的喊叫,其他几个外国人也都一脸的茫然不安,有人手里还攥着球棒时刻警备着。

     顾颜急忙高喊:“放开他,他是个病人。”

     陈欢已然冲过去,一把推开那个金发男人:“撒手,你吓着他了。”

     苏苏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喊叫,像只被围困的小兽,捂着自己的头,向着这个他从未看懂过的世界呐喊,尖锐的声音仿佛要将这片树林、湖泊都震碎。

     顾颜一把抱住了他,不停地喊着苏苏的名字,可这也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受到惊吓的苏苏在顾颜的怀里依然不肯安静下来,嗓子哑哑地呜咽着。

     酒店的管理员闻声赶来,手里端着一杆□□,金发男人愤然地一阵叽里呱啦,几个老外也都你一嘴我一嘴的抗议着。

     原来金发男人正在外间看电视,忽听浴室洗澡的女友大声呼叫,急忙跑过去一看,女友裹着浴巾满脸惊慌地指着窗户,窗外就是密林,而此时一张中国男人的脸孔贴着玻璃,瞪着一双眼睛肆无忌惮的偷窥着。

     金发男人气急了,抄起家伙就去冲出了屋,在抓捕苏苏的过程中,苏苏又冲进了另一家正在烧烤的营地,打翻了东西,几个老外合伙将苏苏围猎了,只是没想到,这个中国男人忽然发起狂来。

     当所有人听到苏苏是个自闭症患者时,惊讶中表示谅解,在管理员的安抚下也都散了。

     管理员无奈地劝诫顾颜,要照看好自己的弟弟,不要让他再到处乱跑,免得惊扰了其他客人。

     苏苏已经停止了喊叫,漂亮的脸上依然惊惶不已,紧紧地抱着顾颜不撒手,陈欢想要帮他站稳,刚碰到他,苏苏突然又叫了起来,吓得陈欢急忙缩回了手,一阵心慌意乱,这个时候,苏苏已经彻底不肯接纳任何人了。

     回到木屋,灯光下,陈欢失声叫道:“顾颜,苏苏受伤了。”

     苏苏美玉无瑕的脸上、脖子甚至短袖外露出的手臂上,几道抓痕,虽然不算太严重,却也令人着实不安。

     顾颜看了看:“没事,这是他自己抓的,过于的紧张,他会伤害自己,一会我给他擦些药,你帮忙做点热水,我要检查一下他还有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

     望着嘶嘶作响的水壶,静静地听着屋里顾颜柔声细语的安哄,间或夹杂着苏苏一两声不知所云的话语。

     薛恒一次失言说顾颜也摆脱了束缚,那之后,顾颜终于邀请自己去他家,没有苏苏的生活里,顾颜究竟是不是真的得到了所谓的解脱?

     仅仅一个疏忽,苏苏便迷失在加拿大的丛林里,在没有顾颜的日子里,他会失控,会发疯般的叫喊,会伤害自己。

     一声轻轻的咔哒,苏苏卧室的门关了,隔绝了所有,呆呆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陈欢什么也听不到了。

     餐台上微微变色的牛扒,打蔫的黄瓜,半启的红酒,流泪的誓言,火热的吻,湖边的激情,这一切都凌乱的叫人心情沉重。

     这一夜,那间卧室的门再也没有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