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75
    苏苏望着糖酥排骨,执着地念着陈欢的名字。

     陈欢走到餐桌旁,缓缓地坐了下来。

     饭菜齐全还有酒,加拿大冰酒琥珀色的冰凉液体轻缓地倒入陈欢面前的酒杯,陈欢不喜它每次带来的酸涩之感。顾颜坐在中间,招呼着陈欢:“好久没吃我做的饭了吧,多吃点。”

     看了眼顾颜,陈欢没接话。

     苏苏的餐盘很特别,划分出不同的格子,饭菜区分开来,顾颜先将每一道菜夹好,苏苏这才一口饭一口菜,严格地按着码放的顺序逐一将它们吃净。

     看到陈欢注视的目光,顾颜解释道:“他不习惯像我们那样随心所欲的吃,有他自己的秩序,打乱了会不高兴。”

     “照顾他很辛苦吧?”

     “还好。”

     顾颜不停地给陈欢夹菜,陈欢终于拦阻了那双殷勤的筷子:“吃不下了。”

     苏苏忽然站起身,绕过长长的餐台转到陈欢面前,歪着头看着有些犯楞的陈欢,一指桌上有对兔耳朵的水杯:“兔子渴了,要喝水。”

     陈欢抓起杯子递给他,苏苏不接,望着水杯继续着兔子渴了要喝水的诅咒。

     顾颜道:“放下吧,他要自己拿。”

     陈欢依言又将杯子放回了桌上,苏苏看了看,确定着什么,这才端起了杯子,又远远地绕着餐台回顾颜身边,捧着兔耳杯一口气喝到底,还舔了舔红润的嘴唇,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闪烁如星,似乎心满意足了,看着陈欢,又重复着最开始的练习:“陈欢……吃饭……”

     陈欢有些默默的,老天真会开玩笑,赋予一个人如此完美无缺的外形,却抽取了他部分的灵魂。

     目光一转,撞上顾颜投来的视线,陈欢迅速移开了,顾颜的眼睛永远都带着一股吸食人髓的压迫感。

     顾颜夹起一块排骨轻轻放到陈欢的碗里,排骨的味道香滑浓厚,亦如从前。

     “曾经以为,我们俩可以这样走下去……”顾颜的声音听似平静,却满怀感伤。

     抑住心内涌上的热气,陈欢只是淡淡道:“我以为我不会再和你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餐桌上陷入了更深的沉默。

     吃完饭的苏苏把玩着ipad,听声音看的居然是《名侦探柯南》?

     陈欢有些惊讶:“他看得懂吗?”

     顾颜苦苦一笑:“不知道,他的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他很喜欢看这个,除了画画,就是喜欢看动画片。”

     苏苏似乎对别人的谈论置若罔闻,靠在顾颜身上,盯着ipad,一只手玩着顾颜衣襟上的一颗纽扣,仿佛那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别回酒店了,就住我这里,我可以带你去周边转转,这个时候是加拿大最美的季节。”顾颜忽然提出了新的请求。

     深吸一口气,这真是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死循环,许久,陈欢才道:“顾颜,我要重新开始生活了,懂吗?”

     顾颜懂,面部线条微微僵直,两手握在餐桌上,面对陈欢近乎死刑般的宣判,抿唇无语。

     陈欢撇开目光,怕自己看了会更难过。

     柯南的片尾曲一响,苏苏扣上了ipad,转向两个不说话的人,又无聊地开始玩起顾颜放在桌上的手指,让它们很有顺序地叠落在一起,打开,又叠落,再打开,不厌其烦。

     顾颜任凭他沉浸在这简单的游戏中,默默地看着陈欢,然后轻声说:“我恨自己,恨我自己还想着你……”

     陈欢一摇头,断然道:“别说了,我不想听。”说罢,推开座椅站起身。

     顾颜迅速抓住了陈欢的手:“我知道我已经没资格再跟你说什么,就当是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陈欢,我只想给我们最后的记忆里留下点美好的东西,不都是……那么糟糕的。”

     苏苏并不理会弥漫在空气里的异样气氛,继续玩着手指游戏,不管不顾地将顾颜的手指和陈欢的一起叠加。陈欢尴尬地抽出自己的手,可苏苏固执地拽回来,力气居然也不小,死死地攥着,将陈欢和顾颜的手指缠绕在一起,玩得忘乎所以。

     多伦多的天为何这么的蓝?纯净如洗,流云如画,一抬头就是另一个世界。

     退掉酒店的房,又去超市买了很多出行的东西,陈欢恍恍惚惚的,每当几乎就要逃离了,就抬起头仰望天际,身上就像被钉了无数根看不见的木偶线,顾颜不经意间的牵动,越是要逃越被扯得生疼,却莫名地渴望着它不要停。

     望着这个男人,早早地起来预备早餐,驱车去酒店退房,一改往日习惯性的沉默,兴致盎然地规划着出行,几乎扫荡了整个超市,好像不是游览加拿大而是周游全世界,陈欢几次把不想退房、不能同游、不要再见面了的话生生又咽回了肚里。

     静静地听着他说,默默地望着他完美的侧面,坚毅的下巴在多伦多亮得晃眼的太阳照耀下,发出淡青色的光芒。

     苏苏就像顾颜的小尾巴,如影随形,不吵不闹,陈欢常常看着眼前晃动的美人,好奇他的一言一行,也微微调适着他像个孩子般缠腻于自己的哥哥。很多次顾颜驾轻就熟般地轻轻推开苏苏过分的搂抱和亲密。

     顾颜解释着:“别介意,他就是个孩子,总是这样……”

     陈欢微微一笑,他为什么要介意?

     初来乍到的陈欢对加拿大一无所知,原本要费一番心思的出游攻略,顾颜都包揽过去,还笑陈欢的英语很有美国乡村的味道。

     听着顾颜打趣自己,陈欢随之笑笑。灶台上冒着蘑菇汤的香气,顾颜捧着一个大碗拌着沙拉,肩膀上夹着电话,正在预定酒店的客房,一口纯正的伦敦音很费力地和当地人交涉着。

     陈欢也给凯文打了电话,询问了一下可玩的地方,凯文给了一些建议,还推荐了几个不错的住宿地。

     顾颜想请凯文吃顿饭,主要是谢谢那天晚上的帮助,陈欢把瑞森的死告诉了他,顾颜听了楞了半晌,继续搅拌着手里的沙拉,然后说:“他终于解脱了……”

     想起小梁玉蝶,陈欢不喜顾颜话里的悲凉,于是道:“不,还是活着好,还要好好活着,薛恒说的对,经常想想非洲饥民、伊拉克,其他就都不算事。”

     顾颜笑了下,轻轻拨净勺子上的沙拉酱,淡淡地说:“每个人的痛苦都不一样,是活是死自己也说了不算,唯一的机会就是活着的时候可以选择怎么死最好。像薛恒那样的人,即便真到了要饿死的那一天,也会因为自己比别人更骨干而含笑谢世的。

     陈欢想了想,忽然道:“我觉得宋晓也会的,临死前还会问薛恒,自己脸上的浮肿漂不漂亮……”

     俩人安静了片刻,脑补那画面,不由得都笑了。

     “你干什么,人家才有了儿子就这么咒?”

     “是你先说的好吗?”

     苏苏茫然地抬起头,忽然道:“大眼睛。”

     陈欢又惊讶了,顾颜笑问苏苏:“嗯,大眼睛哥哥,你想不想他?”

     苏苏不会表达想不想,却很清晰地喊着:大眼睛!

     陈欢笑了,故意去指顾颜:“他是谁?”

     苏苏道:“小哥哥。”

     陈欢一指自己:“我是谁?”

     “陈欢!”

     “你又是谁?”

     苏苏顿了顿,然后望向顾颜,顾颜鼓励地:“告诉他,你是谁?”

     “我是宝贝。”苏苏说完就笑了,很开心地看着顾颜:“我是你的宝贝……”

     另外的两个人都是一愣,顾颜马上道:“苏苏,又从哪里学来的?好了,你该上楼去睡午觉了。”

     苏苏眼都不眨一下:“苏苏是小哥哥的宝贝,不睡午觉。”

     顾颜放下手里的东西,有些不悦:“去上楼睡觉。”

     苏苏畏缩着,可嘴里还很坚持:“不睡午觉。”

     “快点上去,听见没有?”顾颜原本就透着威严,苏苏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漂亮的手指抠着桌子的边缘。看得陈欢于心不忍,于是对顾颜说:“他不想去就算了。”

     顾颜缓声道:“得保证他的作息,现在不午睡,晚上会受影响,有时候常常半夜起来折腾,搞得人都睡不踏实。”

     陈欢也不再多言,看着苏苏在顾颜严厉的监视下,抱着自己的兔耳杯噘着嘴上楼去了。

     临近晚饭的时候,苏苏才晃晃悠悠地回到楼下,虽然多半不太理会别人的忙碌,似乎也能察觉到家里的气氛与以往不同,多了一个陈欢走来走去的不说,小哥哥也只顾对着电脑,打着电话。

     当顾颜正和陈欢商量着某条路线怎么走最佳时,苏苏开始围着餐厅的吧台转起圈来,每次经过顾颜时,便用身体撞击一下顾颜的后背,发出呜的一声。

     陈欢偶尔看看他,不知是不是受下午的事情影响,苏苏明显情绪不佳,甚至还有些烦躁,顾颜只顾看着电脑,任凭苏苏间隔的骚扰。

     “那个,我说,他好像不怎么高兴?”陈欢提醒着顾颜。

     “不用理他。”顾颜指着网页上的一座湖问陈欢:“我们去这里看看如何?加拿大很多艺术家和富豪隐居的地方,比较有特色,说实话,我都没怎么正经地逛逛加拿大。”

     苏苏再次撞向顾颜,这次撞得重了,顾颜前倾,差点弄撒手里的咖啡,顾颜命令着苏苏:“停止,你给我停止。”

     苏苏置若罔闻,继续围着餐桌转圈。

     顾颜站起来,提高音量:“苏苏,站住。”

     苏苏不管,按着自定的轨迹又转了过来,陈欢揉了揉眼睛,只觉得有点头晕。

     顾颜等他走到近前,苏苏并没有因为顾颜站了起来而改变要撞一下的意愿,绕到顾颜背后,依旧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力度撞过去,顾颜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个套路,转过身来,一把揪住了他,严声道:“站住,别动了。”

     苏苏终于站住了,望了望天花板,又看向脚底下的地板,嘴里嘟囔着:“兔子渴了要喝水,兔子渴了要喝水。”

     “那你就喝啊。”顾颜示意陈欢将桌上的兔耳杯递过来,放在桌面上,苏苏一把抓了过来,可并没有喝,抱在怀里继续要走,顾颜拦住了他的去路:“喂,你今天怎么回事,安静点。”

     “讨厌,小哥哥讨厌,陈欢讨厌,讨厌,讨厌……”

     陈欢忽然笑了,插嘴道:“关我毛事?”

     苏苏突然转向陈欢,声量陡然提高:“陈欢讨厌,陈欢讨厌!”

     “好了好了,我们都讨厌,安静点,去画画好不好?”顾颜冲陈欢使了个眼色,小声道:“想不想看他画画?”

     陈欢很有兴致地点点头。

     “陈欢讨厌,讨厌……”苏苏一路碎念着,被顾颜哄到画室,陈欢跟过去,别说,进了画室的苏苏安静了,自觉地坐在画板前,顾颜将几只画笔泡在清水里,又替他打开颜料盒。

     苏苏顺手抓过画笔,开始在那幅谁也看不懂的画布上胡乱涂抹着,不再理会任何人,一下一下,专注无声。

     顾颜对陈欢报以歉然一笑:“他就是这样,只有画画才能让他彻底的安静下来。

     神奇!陈欢看着苏苏熟练地几乎不用刻意寻找,就能准确无误地拿起各种颜料,挤在盒子里,又丝毫不会错的放回固有的位置,熟悉的就像自己的手指。看似随意乱调的几种颜色,混合出另一种熟色,一气呵成。

     顺手捡起一旁的速写本,翻开第一页陈欢怔住了,那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格外的传神,顾颜的眼睛原本就深邃动人,在娴熟的笔法下越发的跃然纸上,呼之欲出。老实说,苏苏比很多专业画家都画的好。

     接连翻看下去,全都是顾颜的,站着、躺着、坐着,形态各异,顾颜、顾颜、顾颜,苏苏的速写本仿佛记录下顾颜所有的瞬间……

     刚要继续往后翻,本子从手中被顾颜轻轻一抽,拿走了。顾颜道:“我们走吧,别打扰他了。”

     “他的世界,都是你。”陈欢忽然道。

     重新坐回电脑前,顾颜头也不抬地说:“可我的世界该有谁呢?”

     陈欢不说话了,如果只谈其他,这两天和顾颜相处还不算太艰难。

     顾颜也意识到话一出口的违和,淡淡道:“抱歉,我不是有意的。”

     陈欢瞟了眼灶台:“貌似你的汤快要熬干了。”

     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餐,陈欢帮着顾颜收拾东西,大包小包堆满了后备箱,吃的,玩的,用的,光是给苏苏预备的就占了一大半。

     苏苏坐在屋前的台阶上,穿着顾颜为他搭配的深蓝色运动衫,抱着那本速写本,撑在两条修长的腿上,一直涂涂画画,陈欢好奇地走过去,画面上的男人抱着一袋食物走向一辆车,高尔夫球帽下只露着半个脸,犀利的眼神,坚毅的下巴,很是顾颜,四周的房屋、树木寥寥数笔,也很生动。

     虽然知道苏苏具有很高的绘画天分,但每一次看他神来之笔,陈欢未免还是暗暗感叹。

     “怎么没有我?”陈欢笑问。

     “小哥哥……”苏苏继续画着,也不看陈欢。

     陈欢逗着他:“画上陈欢啊,我也搬了很多东西。”

     “小哥哥……”苏苏兀自说着,只顾画自己的。

     顾颜笑道:“你啊,别费劲了,他那本上没别人。”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画你的?”

     “没太注意,有些年了吧,已经画了很多本。”

     枫树下的陈欢白色t恤,深色的仔裤,湛蓝的天,火红的叶,还是那个清清爽爽的样子,一旁的苏苏抬起脸来,也呆呆地看着陈欢,两张脸在一片澄明中交相呼应。

     收回目光,顾颜将最后几件钓鱼用具塞进了后备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