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56
    第二天一早,松哥便带着狼头等在了酒店大堂,买了不少江城的特产叫顾颜带回去。四个人一起吃了顿早餐,说起昨晚抢女人事件,因为生意的缘故顾颜与那高官有过几面之缘,提早离场避嫌是对的,只是扫了大家的兴致,松哥过意不去,特一早赶来,亲自送送自家的兄弟……

     迅速瞟了眼面色淡淡的顾颜,陈欢默默无语地咬着松软的面包,一堵墙,横在你我之间,我在这边凿,你在那边砌,没完没了,筋疲力尽。

     昨晚顾颜还是留在了房间里,躺在沙发上抽了一宿的烟,陈欢躺在床上望着那片云雾也望了一宿,说实话,有点后悔和顾颜吵架,还吵得那么凶,虽然顾颜什么都不说,但也能感到这架吵的全都不在正题上,自己烦的和顾颜烦的似乎也不在一个频道上,自己还在计较那些风流的场面,可顾颜从紫金宫出来,明显不对劲,又不太像和高官抢女人有关……直到现在俩人都懒得和对方说话,幸好松哥、狼头他们来送行,否则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彼此间这样的沉默和对峙。

     到了机场,不再往前送了,松哥拍了拍顾颜肩头:“以后到了江城别光顾着忙,抽空也来看看哥。”

     顾颜点点头说知道了。

     松哥看向一路上都有些蔫不拉几的陈欢,忽然笑道:“陈欢,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到江城来找我,我给你出气!”

     陈欢茫然地抬起头:“啊?”

     顾颜胳膊肘轻轻一捅松哥,低声道:“说什么呢你!”

     松哥一把拽过顾颜,附耳道:“行了吧,那么骚的娘们坐你身上,你那儿连个反应都没有,跟哥这就别装了。”

     陈欢看着两个人嘀嘀咕咕,不知松哥跟顾颜说了什么,顾颜的脸色微微一变,又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捶了松哥一拳,松哥笑着说一路平安,狼头也有点舍不得陈欢,给了陈欢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顾颜扬了扬手,和陈欢一起向机场大厅走去,忽听身后松哥喊:“小华……”

     叫得人心里一震,俩人又都回身望去,松哥的声音依旧平稳有力:“要是有了什么难处,别自己一个人扛着,记住,江城还有你一哥。”

     摘下墨镜,目光沉沉,凝视着松哥,顾颜却什么也没有说,重新戴上墨镜,转身而去。

     躺在机舱柔软的皮椅里,顾颜微垂双目,似乎睡了,昨夜谁都没有睡好。陈欢轻轻地将毯子搭在顾颜的身上,呆呆地望着眼前这张略显憔悴的面容,江城之行就这么结束了,冯宇没了20万得了个小青梅,而自己呢?开始还以为江城就是福地,现在看来,简直是战场。

     伴随着一个明显的震动,顾颜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声轻呼:“陈欢?”

     “顾颜,怎么了?”陈欢急忙答应着,顾颜一双布满血丝的两眼此时有点骇人,流露出一抹惊恐。

     “做噩梦了?”紧盯着顾颜,陈欢很想唤回什么。

     惊恐渐消,茫茫地看了眼周边,头等舱里的灯光微弱,安静得使人昏昏欲睡,也看清了眼前的陈欢,顾颜似乎游离天外的魂魄才回了本体,倦怠不堪地靠回椅背,苍白的脸色看了叫人心疼。

     “想喝点什么?”

     顾颜不说话,只是摇摇头,将脸埋在又软又厚的沙发褶皱里,一向飞扬跋扈的男人此时显得有些脆弱、颓唐。

     陈欢的手轻轻地搭在了顾颜的手背上,又握了握。顾颜依旧微闭着双眼,任凭陈欢缓缓摩挲着自己冰凉的指尖。

     “对不起,不该跟你吵。”陈欢幽幽地说出心存的悔意。此时的顾颜看着叫人心里疼得慌。

     温暖的掌心下有种不安的悸动,顾颜的声音里也透出几分疲惫,一缕忧伤:“为了你,我已经做了很多……”

     陈欢动了动唇,想问,却又不知该问什么?他依旧看不懂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他相信顾颜所说的,一定都是真的,他为了他,做了很多,只是他领悟不到而已,这样的笨拙这叫人惶然无措。

     陈欢松开了手,顾颜只觉手背上陡然一凉,下意识地又抓了回去,这次,陈欢的手被顾颜握住了。

     “陈欢?”顾颜轻声叫道。

     “嗯?”

     “别离开我好吗?”

     陈欢半天没反应过来,顾颜从来没有说过这样叫人心颤的话,他一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分手也好,和好如初也罢,顾颜都淡然的有点冷酷。

     “嗯。”陈欢点点头,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要离开过顾颜,即便他们真的有血缘关系,他宁可麻醉自己也不要过没有顾颜的日子。

     “以后也别跟我说对不起,都不关你的事。”顾颜淡淡地说着,神情莫名地飘忽、萧索。

     陈欢知道这句话也是真的,对不起这三个字,在爱情的字典里,很难分清谁对谁错,说出口的未必错了,没说的,也不代表就是对的。

     似乎又想明白了什么,陈欢习惯性的选择了默认模式,顾颜的心里有很多扇门,都落了锁,蒙了灰,这些和现在的陈欢都无关,顾颜只希望陈欢能在他已经打扫干净、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地方驻扎下来,而不是四处闯荡、随意探险。

     “还有……”顾颜略带幽怨地看了眼陈欢:“以后也别摔我箱子了。”

     陈欢故作听不懂的样子:“我?有吗?”

     嗤,顾颜不屑一笑,恢复了几分不要脸的风采:“你要再敢摔我东西,我就真揍你。”

     “我饿了。”陈欢大咧咧地将脑袋靠在顾颜的肩头,嘴上说饿,手却摸着顾颜的肚子,反正这里是头等舱,隐秘性相对来讲比较好。

     还好,顾颜倒也不介意这样亲密的小举动,在外人看来,弟弟和哥哥撒个娇也是常有的事。

     “饿了叫空姐。”顾颜顺手摸出一本奢侈品杂志,打算转移一下注意力,陈欢发丝弄得自己脖子痒痒的,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他从伦敦带给陈欢的秘制香水,据说这款香水可以诱发一点点荷尔蒙的……

     “喝杯咖啡吧?”陈欢试探地问。

     “不喝,你叫的咖啡太难喝。”

     相视一笑,云淡风轻,往事历历在目,原来芳邻的肩膀靠上去是这么滴舒服。

     “那你帮我叫。”陈欢不依不饶继续纠缠着芳邻。

     顾颜板着脸不搭理懒在自己身上的陈欢,又深深吸了口气,啧,这香水,回头再多带回几瓶。

     “喂,你不是我男朋友吗?”

     一句话,一道符,顾颜认命!

     陈欢回来没多久,冯宇尚未痊愈也带着小青梅回来了,一起吃了个饭,冯宇非要叫上顾颜一起,顾颜婉转地推却了,陈欢知道,冯宇这是上了顾颜交往范畴的黑名单,且还是永久性的。

     冯宇明白,倒也不强求,若不是陈欢,顾颜恐怕才懒得管自己这破事呢,心里谢过就好,面上的事都是扯淡。

     提到了罗可,冯宇还没说什么,小青梅先愤愤不平起来,罗可嫌冯宇请假太多,扣了不少工资,一点情面都不讲。小青梅离婚是净身出户,冯宇几乎也是倾家荡产,这几个月工资被罗可扣了七七八八,冯宇的伤还没好,眼看着小青梅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连买营养品的钱都不够。

     冯宇呵斥小青梅闭嘴,闷闷地喝了一大口酒。小青梅的眼泪在眼里打了个转,又生生地忍了回去,陈欢已经帮了他们太多,这个时候说这些,自己都脸红。

     第二天,冯宇的账上转进一万元钱,陈欢只留了一句话:“冯工,借你的,得还,否则父债子偿!”

     噗嗤,冯宇先是笑了,后来不知怎的又哭了,哭的时候居然想起了姥姥、姥爷,他们曾经嘱咐过自己,别叫人欺负了陈欢。

     夏天的傍晚也是一天里最美的时候,天色尚蓝,暑气渐消,偶有一丝微风吹过,凉丝丝的,还伴着一抹花香。说好去许莫生的画室看看,陈欢直到今天才得出空来,虽说许莫生过完秋天才回法国,可最不禁过的就是日子,一忙好几个星期都泡在图纸、工地里,每到夏季,也是景观最繁忙的几个月。

     刚把手上的东西收拾完,顾颜就打来电话,陈欢一听顾颜要来,有点犯难,已经答应许莫生了……可又想顾颜……能不想么?俩人各忙各的快一个星期没见着面了。

     顾颜不知道这边磨叽什么呢,以为陈欢还惦记着几天前自己承诺过的话,于是笑了:“要不,今晚您来我家?”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振奋的提议啊,等这一天,陈欢似乎等得太久了。

     “好,你告诉我地址,晚上我直接过去。”

     “晚上想吃什么?”

     “嗯……我先去找个朋友办点事,就不吃饭了。”

     “噢?”顾颜有点意外。

     怕某人临时变卦,陈欢马上道:“不会太晚的,明天是周末,可以一起睡个懒觉。”

     一起睡个懒觉,这个提议听上去也很叫人舒畅,虽然顾颜压根不像陈欢那么钟情于周末的懒觉,可背后附着的意境更令人遐迩。

     “好吧,我等你。”顾颜爽快的答应了。

     挂了电话,陈欢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这才叫真正的周末愉快呢。再过几天就是顾颜的生日了,准备生日礼物还得花些心思,怎么人一忙起来就停不下来了?要做的事情这么多,可每件事情又都带着点期盼。

     叮咚,短信来了,打开一看,陈欢上扬的嘴角又抿回一条直线。□□上又按时到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金额。想了想,陈欢编辑了一条短信:“哪天有时间?我请你吃饭。”看了看,删除,重新写道:“有时间出来一下,有事说。”按下发送,不带任何感□□彩的短信飞到了大梁玉蝶的手机上。

     不到十几秒,大梁玉蝶的短信就发了回来:“哪天都行,看你时间方便,要不周日来我这儿吃个饭吧?就你和我,好吗?”

     轻蹙眉宇,望着满是商量语气的短信,陈欢叹了口气,只回复了一个字:“好。”

     赶上周末最拥堵的晚高峰,帝都798艺术厂区更加的人满为患,陈欢找了半天,在许莫生一路电话的指引下七拐八拐地才在比较偏僻的角落找到了画室。那是一栋由旧仓库改建而成的复式小楼,在各类艺术家汇集的798厂,这里显然别出心裁地自成一隅,显得更加清净、无扰。

     许莫生早已等在门口,展开双臂给了陈欢一个热烈的法兰西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