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6
    陈欢是真的累了……不得不承认,顾顏在某些方面,很具有狼性,和平时众人眼里的温文尔雅截然不同,有时情绪上来了,近似疯狂,没人知道配合顾顏需要耗费多大的精力和体力。

     这一睡,再睁开眼时恍如隔世,眼前一片漆黑,打开窗帘,外边已是灯火阑珊,天边一弯上玄月。

     走出卧室,暖暖的灯色叫人心里也一暖,陈欢耸了耸鼻子,好香,土豆炖牛肉啊!

     顾顏端着出锅的香菇菜心一转身刚要迈出厨房,就被身后的陈欢吓了一跳,陈欢跟只小猫似的扒在厨房门口,探着半张脸贼兮兮地望着自己,还很热情地打了个招呼:“嗨……”

     “赶紧去洗洗,吃饭了。”陈欢挡在门口接过顾顏手里的盘子,凑在鼻子上闻了闻,顿时眉开眼笑,顾顏催促着:“快去洗洗,你看你这脸花的跟猫似的。”

     陈欢嘟囔着,脸花又不是自己一个人整的,下了飞机就没休息……一看餐桌上,还有一盘海米冬瓜,清盈剔透的……肚子咕噜噜一阵响。

     洗澡的时候,摸了摸身上几块血色的瘀斑,有点痛,陈欢叹了口气,将毛巾盖在脸上,蒸汽缭绕,毛巾下的脸莫名所以的又笑了。

     要说顾顏的手艺还真是没得说……饿了一整天的陈欢从来吃饭没这么香过,呼噜呼噜地,炖牛肉整块整块丢进嘴里,香的要吞掉舌头。顾顏慢条斯理地吃着,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陈欢不抬头地往嘴里扒拉吃食,刚才还是只小猫,这会变成了小猪。

     忙里偷闲的陈欢一边塞一边喷着饭粒说:“找你这样的过日子简直了,这手艺,能骗到一群不会做饭的单身狗。”

     顾顏淡淡地:“什么话……”顿了顿又说:“喜欢吃我以后常给你做。”

     陈欢不假思索地:“那一起住啊,我就能天天吃了。”

     顾顏微微一怔,见陈欢专注地挑着锅里最肥的牛肉吃,于是轻声说:“别逗了。”

     陈欢似乎也没留意,打了个饱嗝,看向顾顏忽然问:“你骗过我没有?”

     瞟了眼陈欢,顾顏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无聊。”

     陈欢眯了眯眼,不禁笑道:“诶,回避不是办法,再说,骗就骗过,哪有人不说假话的?”

     顾顏不咸不淡地问:“那你都骗过我什么?”

     呃,陈欢眨巴眨巴眼:“我没骗过你啊。”

     顾顏不抬眼皮地说:“那我也没骗过你。”

     陈欢哼了一声:“报名建筑师设计大赛,是你干的吧?”

     放下筷子,顾颜甩了个相当不屑回答的表情:“对,是我替你报名的,但我也没骗你什么,只是懒得跟你扯这件事,因为压根不是我让你参赛的。”

     陈欢愣了,不是顾顏推荐的,这倒出乎意料……

     “那是谁?”

     “是我爸。”

     陈欢又愣了:“你爸?为什么?”

     顾颜反而道:“我怎么知道,你应该去问他。”

     陈欢幽幽道:“你们父子俩跟我这玩什么哑谜呢?”

     顾颜叹了口气:“没骗你,我是真不知道,就是他突然问起你怎么没参赛,我说你好像不太喜欢参加这种比赛,他说叫我加上你……”

     静静地听着,可顾颜却没下文了,陈欢忍不住道:“那你至少要跟我说一声啊,为什么不问问我呢?”

     避开陈欢直视的目光,顾顏有些不耐:“我就纳了闷了,你又不愿意参赛,我完全也是听我爸的意思,压根没觉得这是个事,后来一忙给忘了,你总那么认真干嘛?”

     “没想到我能拿奖对不对?”陈欢冷哼:“你和你爸真是奇怪的人……”陈欢思忖着,顾思明何故对自己这般上心?八成又是大梁玉蝶和安启华在背后搞的鬼,保不齐跟上次顾思明与老陈喝茶也有关系。

     看着陈欢阴晴不定的神情,顾顏似乎猜到了什么,很无奈地说:“你又来了,你能拿奖我当然高兴了,最后获奖真的是凭实力,我爸压根没跟任何评委提及你,故宫的设计方案早就在网上成了经典案例,是真的。”

     陈欢也很无奈,即便顾顏这么说,一想到那些“贺喜”电话,自己恐怕这辈子都得背负着“寄人篱下”的二世祖的恶名了。

     “你怎知我不愿意参赛?”陈欢闷闷地问。

     顾顏愣了愣,随即反问:“你不是拒绝了罗可的推荐吗?”

     陈欢瞪大双眼:“他推荐的我当然不能去啊……”

     顾顏哑然,一时间,餐桌上无声。半晌,顾顏才道:“好吧,算我误会了。”

     总觉得哪里不甘心,可陈欢也不想再问下去,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弄得清楚、明白的,顾顏如此说,那就如此信好了……如果这样彼此都可以好好的话……

     陈欢抬起头,看向顾颜,恰逢顾顏也看过来,俩人相视一笑,菜肴很香,灯光很暖,彼此的笑容很是融融恰恰,顾顏的声音听上去也很温柔:“吃饱了吗?”

     陈欢满意地摸摸肚子,都特么撑着了!

     两颊猛然一痛,嘴巴被顾顏的几根手指牢牢地捏住了,捏的很用力,陈欢再度失去了自由,像只扁嘴鸭,撅着两片柔嫩的唇瓣,只剩瞪大眼睛看着顾颜,顾颜笑了笑,陈欢只觉背后有点冷。

     顾顏缓缓地开口:“听着,是该给你立点规矩了,第一,以后没我的批准不得无故脱岗,更别提什么辞职。”

     陈欢黑亮的眸子忽闪忽闪地很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顾颜不管:“听懂了就眨眨眼皮。”

     陈欢眨眨眼。

     “第二,除我以外,不许你和别的人一起去旅行。”

     陈欢面露难色,摆了摆手,他舍不得那些驴友们,顾颜一把按下去:“至少目前不行。”

     脸上的痛加重了,陈欢只好不情愿地眨眨眼。

     “第三,换回原来的手机号,新号码只限你我使用。”

     陈欢迅速眨了几下,这个还是蛮乐意的。

     “第四,退掉你现在的健身房,换到我这家来。”

     陈欢的瞳孔放大了,又摆了摆手。

     顾颜板起面孔:“那好,你在教练和我之间做个选择吧,我不难为你。”

     陈欢愤愤地指了指顾顏,眨眨眼,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第五,以后别再叫我看见你带着女孩子见家长,再有这样的事,我就给她们看你的裸~照。”

     裸~照?陈欢有点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把柄在顾顏手里,顾顏露出一丝邪祟:“所以,睡的太香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陈欢信了,狠狠地眨了下眼,眼白差点飞出去,满脸地鄙视版的“佩服”。

     “第六……”

     使劲一挣,终于自由了,摸了摸酸痛的脸颊,陈欢不干了:“你还没完了?”

     顾颜看着陈欢,继续道:“第六,不许跟任何人提咱俩的事。”

     夜色沉沉,橘黄色的灯光笼在顾颜俊朗的面容上,恍惚不定,陈欢楞了半晌,忽然道:“你就是为了这个缘故才不推荐我比赛的吧?”

     顾顏一愣,然后道:“你又想哪儿去了?怎么老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我们这样的关系,你希望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吗?”

     陈欢当然不希望,只是怔怔地,半晌才轻声道:“认识你那么久了,还不知道你住哪儿呢?”

     顾顏笑了,带着几分揶揄:“干什么?怕我跑了?”

     陈欢嗤了一声,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有一天我把心丢了,好知道去哪里找回来。”

     顾顏扬了扬那两道好看的浓眉,望向陈欢,张了张嘴却也没说出话来,只是妥协般的点点头:“行,等我从加拿大回来,把房子收拾收拾的再带你去。

     陈欢微诧:“加拿大?什么时候?”

     顾顏道:“嗯,我跟那边有个合作的项目,过去谈谈,后天飞。”

     “去多久?”

     “十来天吧,很快,你赶紧回公司上班去,收收心。”

     瞅着顾顏收拾碗筷,陈欢抱着腿坐在椅子上,自己刚刚回来,顾顏倒要飞了,这心怎么老不能落地呢?

     顾顏回来一看,陈欢还坐在餐桌旁发呆,叹了口气道:“我说陈大少,劳动最光荣,能不能把碗刷了?你还真把我当小时工了?”

     陈欢一撩衣襟,指着身上的瘀斑:“光荣个鬼,有见过这么狼的小时工吗?”

     陈欢又回明华上班了,手底下的几个人压根也没觉得这里会来什么新人取代陈欢,自然一番欢欣鼓舞,原本一团乱糟糟的,一个会议下来,被陈欢安排得妥妥的,大家终于松了口气,有娘管和没娘管,压力大小果然不一样。

     原以为顾顏去了加拿大,那边肯定挺忙,又有时差,估计一去又没了音信,没想到这次顾顏常有微信,不管是谁的三更半夜俩人都会贫几句,陈欢觉得自从泰国回来之后,顾顏也有点变了,变得……怎么说呢,好像心里有自己了,这么一来,等待也生出几分心甘情愿的滋味,俩个人即便不在一起,那颗心却也不觉得太孤单。

     算计着顾顏回国的日子,日子过得倒也简单,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只是这一等快一个月了,说好的十来天呢?顾顏说那边的事比预想中的复杂,所以推迟些,陈欢也不再多问,相处下来,彷佛约定俗成,顾顏的事,他要自己不说,陈欢也不上赶着打听。日子怎么过都是过,认真过和得过且过不都是过吗?说真的,陈欢也有点怕了,至于怕什么,又说不清。

     拿着组委会颁发的奖金,陈欢请了好几拨客,给冯宇发了微信一起吃饭,冯宇就一个字:忙!陈欢知道俩人之间有些东西是永远的回不去了。

     陈友拉帮结派地拽着一帮明华的主管,联合陈欢一起做东,这样既替自己省了银子,陈欢也就不用再单请了,俩人一拍即合。忙里抽闲地回家看了趟老陈,还是陈大夫打电话叫回来的,看着老爸两鬓又添了些许的斑白,陈欢心里一阵愧疚,研究所的工作看来着实地叫人不省心。

     陈大夫望着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儿子,踌躇了半天也不知怎么开这个口。陈欢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些日子“杜丽娘”总是打电话来,自己都没接,于是,一边啃着菊花做的红烧排骨一边问老陈:“你有啥话,说吧。”

     陈大夫倒有点诧异儿子的主动,这么多年了,有些话题在彼此都是个禁忌,要不是大梁玉蝶昨日的一个电话,自己也实在不愿跟儿子面对面去提这些。

     “那个……你怎么不接她电话?”陈大夫觉得写一本医学著作都没跟儿子交流那么叫人伤脑筋。

     陈欢吐出一块骨头,头也不抬地说:“忙。”

     陈大夫又给儿子夹了一箸菜,然后道:“这两天再忙也……”话没说完,陈欢的手机叮咚一响,儿子迅速抓起,嘴角微翘,顾顏的信息永远都那么简单明了:“明晚回,你家见。”

     陈欢:那你见不着了。

     顾顏:怎么了?

     陈欢:你这个老板当的,底下人都跑路了,居然不知道?

     顾顏:……

     说是和陈友联袂请客,没想到陈友这家伙玩了个大手笔,包了个海边的别墅,沙滩、泳池、美酒,卡拉ok,小麻将……应有尽有,就定在明晚,估计也没人知会这个在外出差的老板。

     咚咚咚,餐桌那端传来不满的敲击,外加一张臭脸,陈欢只好将目光重新定睛在老爸身上,刚才聊到哪儿了?

     陈大夫无奈,只好再度开口:“你妈病了,这两天有空你去看看她……”

     果不其然,陈欢的表情叫陈大夫不由自主地止住了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