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季尘封原来是只狗
    站在镜子前,苏悦悦有些痴呆的看着镜子里的人,一身白色的落地婚纱,上面点缀着闪闪发光的珠子,头顶是纯白的轻纱,弯弯柳叶眉下是一双明亮的眼睛,囧囧发光,脸上画了淡雅的清妆,唇瓣涂上了粉红色的唇彩,转了个圈,婚纱随之飘舞,整个人就像一只落入凡间的精灵。

     “门内的可是苏小姐?”就在苏悦悦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孤芳自赏时,门外传来苍老的声音,快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脸严肃的老人,这个老人苏悦悦认识,苏立声给她见过照片,似乎是季家管家陈伯,微微欠了欠身,道:“陈伯你好。”

     陈伯显然被苏悦悦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苏家小姐会这般有礼貌,这可跟资料上调查的不一样啊,当下严肃的脸变得柔和很多,嘴角勾勒出亲切的笑容,道:“苏小姐客气了,少爷让我来接你去礼堂。”

     听着陈伯的话,苏悦悦眉头微皱起弧度,有些奇怪的开口“怎么是陈伯来接,不应该是季尘封他来接的吗?”记得入宫时皇帝亲自来接驾的,这里应该也是新郎官来接新娘才对。

     对于苏悦悦提出的问题,陈伯只是笑了笑,没开口说话,躬下身来做了个邀请的动作。

     见陈伯这态度,苏悦悦就知道不能从他口中问出什么,识趣的闭了口,乖乖的跟在陈伯后面坐上了婚车,快速的开往礼堂。

     到达礼堂时,现场的气氛很诡异,没有众人齐聚,没有欢愉的拍掌声,没有鲜花彩礼飘落,只有一片的寂静,不像是办喜事,倒像是丧事。

     苏立声看着眼前的场景,面上闪过几分恼怒,却被他死死的压了下来,强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搀扶着苏悦悦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如果说礼堂外的气氛是诡异的话,礼堂内只能用惊悚来形容,苏悦悦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穿着新郎服的小狗,一张脸上顿时红白交错,就在苏立声认为她会当场发飙欲阻止时,她却没有这般做,只见她的嘴角咧出个大大的笑容,道:“陈伯,你怎么没告诉过我,季尘封原来是一只狗啊。”

     “嘎嘎”一群乌鸦飞过,婚礼主持人手上的册子掉到了地上,陈伯,苏立声及在场寥寥(liaoliao)可数的几个人下巴都快着地了。

     苏悦悦看着他们因自己所说之话,那神情不一的面部表情,心里早已乐开了花,面上却不动声色,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这里是我结婚的礼堂,如果新郎官不是狗的话,又怎会穿着喜服呢。”

     “咳……”陈伯尴尬的咳了几声,眼珠不停的转着,张嘴想要替自家少爷解释些什么,但目前这情况,似乎什么解释都行不通,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巴,静静的站在原地。

     “没关系的,既然决定嫁给季尘封,就不会介意什么,正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现在不就是拜个堂吗?”

     苏悦悦大度的说道,随即松开苏立声的手,走上前抱起小狗,对着那一脸呆滞的主持人跪了下去,头缓缓的往下低,眼看着就要着地,不料却被人强硬的拉了起来。

     苏立声在把苏悦悦拉起来之后,脸凑到她耳边,准备跟她说结婚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却被礼堂外传出的声音所打断。

     “苏家莫不是还存在那些古代的封建思想,要求子女拜个堂需按照所谓的三拜九叩实行。”

     礼堂大厅内突然传出的声音,人们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过去,苏悦悦也不例外,目光从脚到头的打量着来人,身穿黑色西服,脚踏黑色皮鞋,胸前插着一朵玫瑰,亚麻色头发下,桃花眼微微上挑,一脸的春风得意。

     鉴定完毕,蛮符合新郎官的所有特征,想到这苏悦悦踩着磨脚的高跟鞋,蹬蹬的几步走上前“先生弄错了,苏家自然不会有你说的封建思想,方才不过是我个人想法才有的举动,以此来评定苏家的整体风格似乎有些过了吧。”

     虽说被林千墨的话吓得不知道怎么接口,但常人的思维逻辑总是有的,即便是听不懂他那个封建的古代思想指的是什么,也能根据只言片语总结出适合的说法。

     话毕后在林千墨身边走了一圈,苏悦悦继续道“看先生这般装束,莫非就是传说中我的夫君季尘封,刚拜堂时我还以为是一只狗,没想到却是个俊俏的小公子,失敬。”抱了抱拳头。

     林千墨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僵了一下,一脸古怪的看着苏悦悦好一会,敛下心中所有情绪,接着那春风得意的面容又跑了回来。

     “苏小姐怕是弄混了,我叫林千墨,封的好朋友,此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不用举行仪式了,封他在民政局等着你。”

     ……

     车子一路上行驶到民政局,穿着婚纱的苏悦悦无疑是其中的亮点,不少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言辞议论间无非就是第一次见到穿婚纱来民政局领证的新娘之类的。

     “芊墨少爷,季总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请问林先生,所谓的你朋友我丈夫的季尘封到底在哪?”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什么身影都没有看见,苏立声,苏悦悦同时问出口,苏悦悦此时心中隐隐有了怒火。

     “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苏悦悦带着指控的话语让林千墨的面上有些不好过,毕竟人是他带过来的。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您稍后再拨,嘟嘟嘟……”

     杀人般的目光直视过来,林千墨不由得冒出了冷汗,不敢抬头看苏悦悦,心中却在骂着季尘封,该死的季尘封,被你害死了。

     “那个……”“时光时光,我来了……”就在林千墨被苏悦悦目光看着不自在想转开话题时,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另一头蓝焰偷笑的声音传了过来“千墨,封刚刚打电话给我,叫你跟那位苏家小姐说,证改天在领,现在先回蓝天别墅。”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千墨的脸色陡然变黑。

     “怎么说,季总什么时候来?”见林千墨面上的神色不对劲,苏立声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

     “嘿嘿……”阴雨转晴,林千墨干笑了几声,把刚才通话的内容说了出来。

     于是,当天民政局发生了破坏事件,一名穿着婚纱的女子把名叫宝马的汽车踢成了废铁,警车赶来时已不见人影。

     夜色醉人,窗外的风嗖嗖的刮,水晶灯照耀的房间内,穿着婚纱的苏悦悦就这么坐在床上,手中紧紧握着剪刀,鼓起耳膜听着门外的动静。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酒味的季尘封摇摇晃晃的进了房间,呢喃的呼唤像是最深情的问候“雪儿……”

     苏悦悦在听见这道声音时身子狠狠的颤了一下,猛的抬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哗啦啦的起身,剪刀哐当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嘴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季尘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