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拳揍到他鼻子上
    亚麻色头发,桃花眼微微上挑,在配上那痞里痞气的笑容,这不就是自己打死不相往来的林千墨吗?真是到哪都摆脱不开他,冤家路窄。

     如果说林千墨的出现,是季尘封自然收回手,打破粉红暧昧泡泡气氛的踏脚石,那他的出现在季叶紫心里,就是打断哥跟嫂嫂“好事”,恨不得一脚踹上命根子,让他不能人道的发泄石。

     气呼呼的走到他鞋前,怒目相视“哎……林千墨,你给我说说,是不是找人跟踪我来着,不然的话怎会这般巧,时常都能遇见你!”

     时常,遇见,这四个字的音调被她咬的很重很重,不难听出字语间隐藏不了的磨牙声。

     “这次我没……”跟踪你!

     “叶紫,你这回可冤枉千墨了,此次纯属巧合!恩,巧合中的巧合!”

     林千墨被季叶紫指责着,要开口反驳时,从他身后窜出来一个脑袋,手自然的搂上他的肩,对着季叶紫扬起了眉毛辩解着,完后视线看向苏悦悦。

     眸中快速闪过一缕微光。

     是她?那个夜雨中孤独无望的身影主人,尤记得她那道看通世间一切乱世凡尘,我自清浊于天地的高洁目光。

     灼伤了眼,有着那般耀眼目光的人,又怎会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

     看来苏立声是来了招浑水摸鱼呐……嗯,以后可有的玩了,不过事实与否,还需要验证一番。

     “呦呵,老季,这就是传说中的你妻子,苏家苏悦雪?想不到她长得还挺标志的!”

     松开搂在林千墨肩上的手臂,蓝焰邪笑的走到苏悦悦面前,双手慢慢伸前,想要抚摸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睛,是否和之前的感觉一样。

     只是他这个举动注定要变成炮灰,面前的人确实是他最初遇到的女孩,灵魂却早已更换,冒然前进,往往只会取到相反的效果,比如说现在……

     眼见着蓝焰越靠越近,苏悦悦后退一步,一拳头很自然的揍在他鼻子上,鲜红的鼻血流淌出来。

     蓝焰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上唇一片冰凉,手试探的摸了上去,鲜红的血液像是在嘲笑他的无知。

     “苏悦雪,你……该死!”现在先找纸止血,等会再跟她算账!

     苏悦悦目不转睛的瞧着他到处找卫生纸的模样,心中很是想笑,面上却保持着一脸正色。

     说出来的话条条在理,找不到任何的语病“古人有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定打的落花流水。”

     “在这里先说好了,如果因刚才的动作太大,你留下什么后遗症的话,不能怪我,只能怪你倒霉!我只是在遇见危险时,做了一次正当防卫罢了。”

     说完这些话,苏悦悦心中小小的得瑟了一下,嗯哼,打了你又怎么样!我这个理由用的很恰当,有本事反驳就来呀!

     呃……这就叫自作自受,苦不堪言么,蓝焰还是第一次尝受到这样的滋味,难免有些不爽。

     不爽的同时在看见那三个损友想笑却强忍着的“痛苦”模样,当下脸黑的跟黑炭没有两样“想笑就笑,没必要藏着噎着。”

     “哈哈,蓝焰,知道我嫂嫂不好招惹了吧,让你去占便宜。”季叶紫很不给面子的捧腹大笑。

     “你对我黑脸无用,我也不知道苏悦雪会突然动手,时间上来不及阻止。”林千墨委屈的摊手。

     “嗯,受受教训也好,免得你这性子将来会吃大亏。”季尘封认真的教育。

     损友啊损友,当着这罪魁祸首的人面前,你们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蓝焰有些抓狂“靠,老子要跟你们三个绝交!”

     ……

     萍梦端着咖啡进来时,只见蓝焰面色发黑的把头仰靠在由千丝万缕的丹顶鹤羽毛做成的躺椅上,鼻孔塞了两坨纸,上面有着些许未干的血迹。

     当下手有些不稳,匆匆把手中的咖啡托盘放在茶几上,从兜里拿出手帕去接了水弄湿,走到蓝焰面前,抽出塞住他鼻孔的纸,确定没鼻血流出时,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那些干了的血迹。

     有些心疼的开口“蓝少,最近天气比较炎热,饮食上要注意一些,尽量吃的清淡点,不然的话就会像现在一样,很容易上火流鼻血。”担心则乱,她显然没注意到蓝焰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及周围看热闹般的视线。

     “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趁我还没有发火,端着你的咖啡给我滚出去!”扬起手臂甩开萍梦,蓝焰阴沉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蓝少……”被重力甩开,萍梦的头撞到了茶几的一个脚,头上破了一个小洞,鲜血一股股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啧啧,真是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美人对你这般好!你却对她这般残忍!”见到这一幕,林千墨不赞同的咂了咂嘴。

     “你怜香惜玉?要不要我送你个顺水人情,英雄救美的机会,送这个美人去趟医院啊!”蓝焰笑的好不灿烂。

     “……”

     “我就算了吧,一会还有要事商谈,封,这是你公司员工,要不你先送她去看医生,回来再谈?”

     “林家小姐前几天正好问到你,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她你的住址呢?”

     “啊!小悦雪,我想你特别愿意帮这个忙对不对,我把萍梦交给你了,一定要安全送到医院啊……”

     “不用劳烦夫人了,我去买个OK蹦贴贴就行,对不起,或许我就不应该这时候端咖啡进来。”落魄的从地上爬起,萍梦强忍着泪意说完了这句话,端着托盘退了出去。

     “萍梦,等一下……”季叶紫叫住走到门口的萍梦,回头怒气腾腾的看着还坐在躺椅上的蓝焰“蓝焰,你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萍梦还不是因为心疼你才会碰到你身子!你怎能这般对她!”

     “叶紫!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你不是不知道我的规矩,要不是看她是熟人,就凭她今天的所作所为,你觉得我会这般轻易放火她吗?”蓝焰冷冷反问。

     “那又怎么样!你的规矩?你先前还不是自己打破了,口口声声说讨厌除我之外的女人碰到你身子,那你敢说会流鼻血是因为你想碰嫂嫂脸蛋,被她一拳揍了一拳才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