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淡淡阴谋徘徊
    冲动果真是魔鬼。季叶紫算是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面前那一个个如箭般射过来的视线,充分的告诉她,方才到底说错了什么。

     额头冒出些许的冷汗,手不自觉的搓着手心“那个……哥,嫂嫂,还有蓝焰,对,对不起,你们知道的,我想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刚才可能是脑袋有些不清醒,才会说出那些话,请你们原谅。”头缓缓的低了下来,明确自己认真道歉的态度。

     就在她低着头等着回话时,蓝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逼近“叶紫,你并没有说错什么,我确实是打破了自己的规矩,可那又如何?规矩能定自然能破,就好像一张银行卡,你不可能存进多少就要一次性取出。对吧?”

     “更何况,我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你不可能强留一个驱壳对她好,这样对她对我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与其让事情演变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还不如就此打破她所有的幻想。你觉得呢?”

     “强词夺理。”季叶紫动了动嘴皮,才说出了这么一句牵强的话。不然还能怎么样,就连她心中也是这般认为的,又有什么立场说别人。

     “事实如此。”蓝焰冷漠的说道。

     端着托盘的手有些颤抖,这些话像巨石般压在萍梦心底,喘不过气。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齿死死的咬住下唇。

     蓝少,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讨厌到你连一丝丝伪装都不肯给我,为什么?因为苏悦雪,你喜欢她,可她已经是总裁妻子,难道你要夺妻吗?不,我不允许。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在一切来得及之前。

     压下内心产生的恶毒想法,萍梦大声吼了出来“你们都别说了!我懂,我什么都懂,从第一次见到蓝少时我就明白,这一切只能是场梦。”端着托盘转身,面上是释然的微笑“现在梦该醒了。总裁,能批准三天的假给我吗?”

     很平静的一句话,平静的有些异常,不知为何,季尘封却在里面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是针对谁?眼珠不着痕迹的看了周围的几人,一一否定。刹那间一个念头闪过,结合着叶紫的话及喜欢蓝焰的事。她针对的是苏悦雪!这个结论不难推断。

     眸光闪了闪“嗯,想来你也累了,这三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回来后认真工作。”

     萍梦很明显的呆了一下,半响回过神,微微一躬“谢总裁体谅,蓝少,千墨少爷,二小姐,你们慢聊。”

     待门关上的声音传进耳膜,季叶紫方才纳闷的说出口“哥,萍梦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你怎么就放她走了啊!还有,啥时候你这个工作狂会说出你也累了这几个字,你不是号称事情没做完,谁也不能休息的吗?”

     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暗地里在算计着什么,嗯?”没有了萍梦这个初始人,季叶紫跟蓝焰之间仿佛没发生过争吵似的,很快就缓解了先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看啊!封可能是刚娶了新婚老婆,心情爽歪歪,再加上蓝焰你刚才那一出,这才给了很平静的一句话,平静的有些异常,不知为何,季尘封却在里面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是针对谁?眼珠不着痕迹的看了周围的几人,一一否定。刹那间一个念头闪过,结合着叶紫的话及喜欢蓝焰的事。她针对的是苏悦雪!这个结论不难推断。

     眸光闪了闪“嗯,想来你也累了,这三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回来后认真工作。”

     萍梦很明显的呆了一下,半响回过神,微微一躬“谢总裁体谅,蓝少,千墨少爷,二小姐,你们慢聊。”

     待门关上的声音传进耳膜,季叶紫方才纳闷的说出口“哥,萍梦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你怎么就放她走了啊!还有,啥时候你这个工作狂会说出你也累了这几个字,你不是号称事情没做完,谁也不能休息的吗?”

     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暗地里在算计着什么,嗯?”没有了萍梦这个初始人,季叶紫跟蓝焰之间仿佛没发生过争吵似的,很快就缓解了先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看啊!封可能是刚娶了新婚老婆,心情爽歪歪,再加上蓝焰你刚才那一出,这才给了很平静的一句话,平静的有些异常,不知为何,季尘封却在里面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是针对谁?眼珠不着痕迹的看了周围的几人,一一否定。刹那间一个念头闪过,结合着叶紫的话及喜欢蓝焰的事。她针对的是苏悦雪!这个结论不难推断。

     眸光闪了闪“嗯,想来你也累了,这三天就好好放松一下,回来后认真工作。”

     萍梦很明显的呆了一下,半响回过神,微微一躬“谢总裁体谅,蓝少,千墨少爷,二小姐,你们慢聊。”

     待门关上的声音传进耳膜,季叶紫方才纳闷的说出口“哥,萍梦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你怎么就放她走了啊!还有,啥时候你这个工作狂会说出你也累了这几个字,你不是号称事情没做完,谁也不能休息的吗?”

     “封,我也觉得这不像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暗地里在算计着什么,嗯?”没有了萍梦这个初始人,季叶紫跟蓝焰之间仿佛没发生过争吵似的,很快就缓解了先前那剑拔弩张的气氛。

     “我看啊!封可能是刚娶了新婚老婆,心情爽歪歪,再加上蓝焰你刚才那一出,这才给了萍梦休息的机会吧。”林千墨调倪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扫视着。

     季尘封随意的瞟了瞟等待回话的几位损友,悠闲的走到办公桌面前,抱起一大堆文件,笑得恣意安然“千墨,蓝焰,最近工作压力太轻了是吧。正好,我这边文件还有一大堆没处理完,就交给你们了,谢谢帮忙!”

     “不是吧兄弟,开玩笑而已,这么认真做什么。哎,封,你别走啊!要讨论事情不是,你走了,我们找谁讨论去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