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较量,谁输谁赢
    短短的三个字,透露出的信息让季尘封不自觉的眯了眯眼,拖着摇晃的身体来到苏悦悦面前,一手抬起她的下巴,深深的望进她眼底。

     黑色的眼珠像是一个无尽的漩涡,不停的旋转着,在那最深处,充满了茫然,不可置信,甚至是……恨意。

     恨意?突兀而至的念头让他的眉头皱了皱,抬着她下巴的手越发的高,嘴中热气吐出,带着些微红酒的气味,在配上那因酒意而起的猩红目光,像是一只随时会扑上来的野狼。

     季尘封冷笑的开口:“苏悦雪,你这般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怎么?恨我……恨我在你有对象的前提下,还要用这种逼迫的手段强娶过门?”

     从季尘封嘴里听到强娶二字,苏悦悦心颤了一下,过往的记忆纷涌而至,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视线模糊间面前的这张脸仿佛跨越时空与利国皇宫的那张脸重叠在一起,一把挥开他的手,顺势站到了床上,俯视的看着他。

     傲慢的说道:“你还算是有自知之明,既然知道是强娶,就应该做好因你这霸道的举动,所产生的一切后果,不管是恨意还是其他。”

     似是不满意这女高男低的角度,季尘封脚踏上去,瞬间功夫画风就变了,单手搂住她的腰,“咚”的一声压在了床上,分出一只腿压住她抵抗的双腿,一只手紧紧的捆住她伸过来的拳头,脸离她的面孔只有一公分。

     “是吗?其他是指什么,比如说我现在强占你的身子,你捡起地上那把剪刀把我杀之而后快。”

     苏悦悦双眸惊恐的睁大,他……他怎么知道我想做些什么?

     “呵呵,不用那么惊讶,说说而已,放心,不干净的女人我还不屑于碰,娶你不过是为了户口本上多一个名字而已,不要太过高看自己。”

     “你,你没醉?”成堆的话说出口,醉酒的人怎还会有这般清醒的意识,苏悦悦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面前这人压根就是在羞辱自己。

     “真是个白痴。”季尘封松开抱着苏悦悦腰的手,翻身下床,往门口走去。

     “站住……”整了整凌乱的婚纱,苏悦悦冲了上去。

     “怎么,你还想要我碰你不成,虽然不是处女……”邪肆的目光扫视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嘴角勾勒出痞痞的笑容“但……你要真这么渴望的话,我可以随便找个男人伺候你啊!就当我这个做老公的大度。”

     我可以随便找个男人伺候你啊!

     姐姐,封怕你寂寞难耐,特地叫我找几个男人来伺候你呢。

     季尘封说的最后一句话苏悦悦没听到,她只听到前面的一句,这声音像魔咒一样回荡在耳边,脑海中突然呈现出那几个恶心的乞丐进入自己身体时的情景,脸色蓦然变得苍白起来,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他的脸上,英俊的脸蛋瞬间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你……很好,这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女人的动作彻底惹火了季尘封,这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本不打算碰的身子,现在……既然她敢在老虎身上拔毛,这就怪不得谁了。

     愤怒的把苏悦悦拦腰扛起,粗鲁的丢到床上,随手解开身上的纽子,露出健壮的胸膛,欺身压了上去,疯狂的撕扯着她的婚裙“今晚我就强要你身子,坐实这夫妻关系。”

     “季尘封,你要是敢碰我身子,我苏悦……雪发誓,杀你至死方休。”望着这发疯般把自己压在身下的人,苏悦悦不在像之前那样做任何抵抗,只这么定定的看着他,眼底没有任何情绪。

     “好,我等你来杀我。”

     没在理会苏悦悦的威胁,身体被贯穿的那一刻,季尘封愣住了,垂头看着身下那张因突然的撕裂,痛苦却强忍着不出声的面孔,猩红的目光稍显柔和一些“想不到你竟还是处女,对不起,我不应该这般对你。”

     冷汗顺着苏悦悦的额头两侧滑落,嘴唇被这极致痛苦压抑的咬出了血丝,偏着的眼角瞄见床底的剪刀,趁着季尘封为刚才那残忍的行为失神时,一把抱住他的身子,使力滚到了床底,捡起剪刀刺进了他的胸口。

     鲜血喷涌而出,苏悦悦不领情的哈哈大笑起来“季尘封,想不到吧,就算你猜到我的动作,我也有办法杀了你。”

     “那又如何?”季尘封挑了挑眉头,拔出剪刀,在身上点了几个穴位后,喷涌的血立马止住,身下却做起了运动,享受般的开口“你伤不了我。”

     震惊再次涌上了眼眶“点穴法,你一个现代人怎么会古代的功夫。”

     “你话太多了。”性感的嘴唇封了上去,堵住了她所有的话。

     第二天一早,季尘封看着躺在其身旁那因累极了陷入沉睡的苏悦悦,眉毛拢起,想到了她昨晚所说之话。

     点穴法在古代是一种很常见的功夫,只要是学武之人几乎都会,但在这现代却很少会有人知道,这个只知道花钱买衣服的大小姐是怎么知道的,难道……

     心思流转间,季尘封替她盖好了被子,下床走到客厅,打开其中的一个柜,里面放着一大堆符咒,翻了一会,找出一张现魂咒,嘴里絮絮叨叨的念了几句,符咒自动贴到了苏悦悦额头上,拿出一面铜镜,掏出打火机往上面烧了一圈,镜面如湖水般波动起来,隐隐约约呈现出女子的影像,那映出的女子竟是与现躯体完全不符合的灵魂。

     “果真如此,那么……这个与我共度良宵的女子,她……是谁?”

     理不清思绪的季尘封看了看手腕的石英表,微微叹了一口气,算了,以后有时间在慢慢的去探索吧。

     差不多12点左右,苏悦悦是被肚子的呼唤声给叫起的,猛的睁开眼睛,看见身旁空着的位置,昨晚发生的一切走马观花般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鲤鱼打挺般跳了起来,接着又腿软的做到了床上,裤裆里还有着撕裂般的痛苦。

     缓慢的爬下床,颠簸着脚步往浴缸走去,待那热水与冷水配合成一定的温度时,苏悦悦泡在浴缸里,身上青紫的吻痕与这清澈的水形成了鲜丽的对比。

     取过香皂,使劲的搓着身上的吻痕,直到把皮搓掉一层方才停止,起身穿上浴袍,楼下陈伯的声音传了上来“少夫人,少爷吩咐我时间一到就叫你下来吃饭,请问现在方便吗?”

     对于这老人苏悦悦没办法用很凶的语气跟他说话,当下面上扯出了一丝笑容,大声的向楼下吼道:“不用上来啦陈伯,我换了衣服马上下去。”

     当苏悦悦整理好自己跑到客厅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坐在餐桌上的人,随后惊喜的跑了过去,握住她的手“椰汁,好久不见,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