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季尘封,认识新世界
    喧嚣的城市,灯红酒绿的慢摇吧内,男男女女们在这震耳欲聋的空间里拥抱、热吻,舞台上身材火辣的美女们热情的跳着舞,时不时的往下抛着媚眼,引得在场的男士欲望膨胀,恨不得上去把他们就地正法,但又不得不控制这种冲动,只因酒吧的老板,那个富得只剩下钱跟权势的男人——季尘封。

     传闻他今年不过23岁,便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方法垄断了甘霖城大大小小的商场,赌场,妓院等等。

     但他的目的显然不会限制在甘霖城这么个小地方,两年的时间,他的产业插手到世界各国,不管在哪里要提起季尘封这个名字怕无人不知,在其手下分管的公司更是多的数不胜数,是一个神人般的存在,唯一让他跟正常人扯得上的关系,怕只有——绯闻。

     提起总裁,无非是花心,狠辣,冷酷,神秘的代名词,但季尘封却是个例外,他有一个外界不为人知的特殊能力,灵魂可以随意的穿梭在古代及现代,也就是俗称的交界人。

     “封,今天怎么没看见你那些莺莺燕燕啊!”安静的角落里,肤色白皙,桃花眼微微上挑的男子一边左拥右抱的抱着美女,一边扬着眉毛看向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穿着黑色卫衣,搭配着蓝色牛仔,双**叠在一起,闪烁的小灯泡映照在他的脸上,冷冽的眉毛竖起,瑞凤眼鄙夷的看着林千墨,性感的嘴唇微微的往上勾“你以为谁都像你吗?”

     目光随意的扫了扫那两个女人“这样的货色给我提鞋都不配,也亏你能瞧上,是有多缺女人,这般饥不择食。”口中吐出的话丝毫不留情面。

     被称为货色的两女脸蛋瞬间变成了青紫色,其中一个定力算差的人立马炸锅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般说我。”

     “我算个什么东西?”季尘封眉毛微挑,高深莫测的看着她“一会你就知道了。”说着打了个响指,立马就有人往这边过来,一脸恭敬的说道“老板,有何吩咐?”

     “老板?经理你是说他……他是晨猎的老板季尘封!”听到经理这般称呼面前这人,茵茵脸变得苍白起来,手指颤抖的指着季尘封惊恐的叫道。

     “老板……”经理没理会这白痴女人的话,恭敬的等待季尘封的吩咐。

     “把这两个女人拖出去,查清身份背景,封死令。”干脆利落,不给对方一丝辩解的机会,这是季尘封处理事情的方式。

     “等等,跟我有什么关系,墨……”无辜受牵连的恋恋死死拽着林千墨,求救般的看着他,不肯松手。

     “唐经理……”

     季尘封说话时尾音拉长,唐经理冒了一身冷汗,扯出全身的力气扒开恋恋的手,顺带拖着吓得腿脚瘫软的茵茵出了酒吧,一边走一边念叨着“你们这是自找罪受,谁不好惹惹老板。”

     “这两个麻烦终于处理了,我正愁怎么甩掉他们呢,封,谢啦。”林千墨像是松了一口气,笑着拍了拍季尘封肩膀。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乐不思蜀,怪我打断了什么好事。”季尘封阴阳怪气的看着林千墨。

     “……不开玩笑了,我听蓝焰说你要娶那个苏悦雪?”林千墨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转移了话题。

     “嗯。”季尘封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

     “决定了?看不出来啊季尘封,花花公子变成了妻管严。”林千墨咻的一声坐到季尘封身边,一手搭在他肩上,一副好哥俩模样。

     “不过是用来对付苏立声的棋子。”季尘封扒开林千墨的手,淡淡的说道。

     听言林千墨叹了一口气,双手搭上季尘封双肩,直视着他“封,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在这里提醒你一句,切莫对手中的棋子动情。”那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你想太多,不会有那一天。”季尘封身子微微僵了一下,站起身来“叫我来就是为了确认这事的话,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没事就不多说。”话语说完季尘封转身出了慢摇吧。

     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背影,林千墨的目光有些复杂,封,希望如此吧,不知为何,总感觉你这次会动了真情。

     医院,VIP病房

     苏立声坐在床上静静的听着苏悦悦述说她的经历,时不时的插上几句,听到最后看向她的目光有些怜惜,不过也没开口说什么可怜之类的话,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女孩不需要任何人以同情的角度去对她,尽管认识的时间不长。

     苏悦悦再次抬起头时,正好看见苏立声那来不及收回的怜惜眼神,心中微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都吞到了肚子里。

     淡淡的开口“现在我已经把身上所发生的事情通通告诉了你,你也应该履行承诺告诉我,关于你们这个世界的一切,你的家庭……对了,还有那个即将嫁过去的,跟季尘封同名同姓的人。”

     苏悦悦说到后面着重的提了这个名字,既然有跟顾微情样貌一样的苏悦雪,那就一定有跟季尘封长的一样的人,不知道将要嫁的这个同名人,样貌是否同样,如果同样的话……牙关紧紧的扣在一起,双手不直觉的握起,眼睛微闭,那真是纠缠不清的孽缘。

     苏立声并不是没看到苏悦悦此刻的样子,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这异世来的女子,还是不要问的太多。

     嗯的一声后,苏立声手背到后面,娓娓道来:“这里是21世纪,相当于你们那的千年后,一切人,事物,环境等经过时间的迁移,不断的变化着,完全找不到过去的影子……”(此处省略了很多字。)

     就在苏立声滔滔不绝的讲解时,苏悦悦叫停“等等,你光用说的太复杂,我也不知道那些长什么样,要不这样,你找个像画师那样的人,你叫他把这些画出来,然后你在跟我讲……”

     额头留下了一滴冷汗,苏立声随手擦了擦,道:“不用这么麻烦,你先听着,出院到家后在翻一翻那些相册。”感觉到不对劲的苏立声侧头一看,果然是苏悦悦那茫然的神情,头疼的抚了抚太阳穴,道:“那东西相当于画,只是比画更清晰,到了你就知道了。”

     “至于季尘封……”苏立声抱歉的目光看着苏悦悦“我了解的并不多,等你嫁过去自然就知道了。”

     ******

     做在车子上,苏悦悦神情有些恍惚,这个世界可真奇妙,最初接触的那东西叫手机,这个四四方方的有轱辘的东西叫汽车,虽然比马车好坐多了。

     视线瞄向方向盘,脸好奇的凑上去,用手随意的摆弄了一下,正要问什么就看到苏悦雪那探究的神情,不由得打消了念头。

     坐稳之后,随着一声尖叫声车子扬长而去。

     车子开到一个叫别墅的房子里,进去以后苏悦悦的眼睛就没有闲过,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想象着苏立声说的那些形状,对应着这里面的一些东西,模糊间有了概念。

     苏悦雪突然打开了电视,吓得苏悦悦跳到了一边,电视里正在放死神,被那像皮影又不用人操控的东西吸引了目光,就在电视面前蹲了下来,看的津津有味。

     直到苏悦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苏悦悦,你给我让开!”

     “我不让你能怎么样?”眼睛还在盯着电视,头也没回。

     “苏悦悦……”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要砸过去。

     眼看一场世界大战要开打,苏立声眼疾手快的把苏悦悦拖到了房间,翻出相册为她讲解着。

     就这样,对现代完全是个白痴的顾微琳终于知道自己是生活在怎样的奇异世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