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爸,苏悦悦怎么还不醒,后天那个季家管家就要来接人,我不要嫁。”

     曙天医院里,VIP病房内,一名身穿粉红色蕾丝裙,面容俏丽的女孩怒色冲冲的看着对面。

     对面站着的是个略胖的中年人,五官放在人海中是很平常的那种,额头流出很多汗,打湿了西装,不知道是天气的缘故还是因为被俏丽女孩吓出的冷汗。

     苏立声打开病房门往外看了看,确定四周无人后才放心的走了过来,对着俏丽女孩做了个安静的表情“爸爸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隔墙有耳,说话的声音小一点,你怎么不听呢。”

     “你让我怎么小声,苏悦悦从楼上滚下来到现在还没醒,后天那个季家管家就要来接人,到时候难道要我嫁过去吗?如果事情演变到这个程度,那我还不如现在就去跳楼。”

     见苏立声没安慰反倒责怪起来,苏悦雪气的冲到窗子前,拉开窗户,正准备跳下去。

     “我的小祖宗哎,你别吓爸爸好不好,先下来。”

     几秒的时间苏悦雪就站到了窗户上,这可把苏立声吓了个半死,脚步焦急的跑到窗户那,声音软下来劝道。

     “那你快点把苏悦悦弄醒。”

     “你这不是为难爸爸嘛。”

     “我现在立马就跳下去。”

     “哎哎哎,等一下,我想办法,想办法,你先下来好不好。”

     “好,你要是还不把她弄醒,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

     “爸爸一定会想办法的,你快下来吧。”生怕宝贝女儿真的跳下去,苏立声慢慢靠近窗户边,点头称是。

     苏悦雪嘴角挂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从窗户边跳了下来,投进苏立声的怀抱“谢谢爸爸。”

     ……

     “悦悦,你醒来好不好,就当爸爸求你了,只要你醒来,爸爸绝不强迫你做任何事,随你的愿还不行吗?”

     苏悦悦讨厌苏悦雪,苏立声怕她睡醒后受到刺激,不愿再起来,就叫苏悦雪先出去外面等着,自己返回病房坐在苏悦悦病床旁,双眼复杂的看着病床上的人,语气有些无奈。

     “好痛……”

     头好痛!

     怎么会这么痛!

     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痛!

     痛的是心,难道心痛还会牵扯到头痛吗?

     这是顾微琳清醒后的第一个感受,眼皮动了动,悠悠转醒,一道强烈的有点像闪电一样的光芒射了过来,刚睁开的眼睛适应不了这个光芒,再次闭上。

     “悦悦,你醒了!头还痛不痛。”

     “小雪,叫医生。”

     苏立声在听到苏悦悦声音时有些难以置信,目光迅速移到其脸上,待确定苏悦悦已经清醒,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对着门外的苏悦雪喊到,随后凑到苏悦悦面前,面带紧张的说道。

     悦悦是谁?是在跟我说话吗?

     耳边传来的声音很陌生,顾微琳下意识的拒绝去听,渐渐地适应了那道光芒,睫毛微颤,试着睁开了眼睛,看东西有些朦胧,不由得用手揉了一下,视野慢慢的开阔起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白皙的藕臂,手背上有着一根类似于针的东西插在血管里,上面还粘着黏黏的东西。

     顾微琳楞楞的看着这双手,疑窦暗生,这似乎不是我的手,刚清醒的脑袋有些蒙蒙的,便没有想太多,手放在床侧,视线往周围看过去。

     那个又绿又圆又长的是桶吗?桶有这么长吗?那个四四方方的是什么东西,还会发光,眼睛往上看,挂着的那是什么,像水一样的东西一滴一滴的往下流,顺着它流的方向往下看,吓得脑袋顿时清醒。

     慌乱的把那颗针扯出,爬下床,没穿鞋子的脚踩在冰凉的地上,瑟瑟发抖,顾微琳心中有些发慌,现在不是冬天啊,地上怎会这般凉。

     眼睛往脚上看去,小巧白皙的脚赤裸着,脚底踩着的……

     做了个下蹲动作,手指小心的触摸着地下,滑滑的,亮亮的,吓得猛然收回手,站起来头晕目眩的转着,砰的一声碰到了硬硬的东西,闭着眼睛摸了上去,如惊弓之鸟般突然跳开。

     顾微琳无助的蹲了下去,双手抱着头把脸蛋埋在膝盖的位置。

     陌生,好陌生,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都是些我没见过的东西,难道我不在那个世界了吗,哦,对了,我好像死了,难道这里是在天上?

     抬起头来看着上面,圆圆的,带着孔,猛的摇起了头,不对不对,都不对,这里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找不到一丝丝熟悉的感觉。

     眼泪瞬间涌出眼眶,顺着脸庞流了下来,想到天上的父亲,无助而绝望“爹,该怎么办?现在我该怎么办?”

     “悦悦,你……你没事吧。”

     苏悦悦醒来后的这一系列的怪异举动,苏立声看的是目瞪口呆,有些不明白她好好的突然抽什么风,担心她撞傻了,开口问道。

     左耳进右耳出,顾微琳眼眶含着泪水就这么静静的发呆,直到前方传出吱呀的声响,脑袋比意识先做出反应,视线逐步转移,定格在脚底。

     黑色的,穿在脚上,是步履?往上移,白色的,是衣袍?在往上移,头发好短,向上扬起,不是长发束起,再往那个人旁边看去,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惊悚,惊得不能在悚了,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顾微琳飞快的跑过去,紧紧的抱住女子身体“顾微情,我好害怕。”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自己,此时有个熟悉面孔出现在眼前,自然是顾不得面前的她,是不是自己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仇人,只能紧紧的抱着,寻求那所谓的安全感。

     苏悦悦突然就冲上来抱住自己,这是苏悦雪怎么都不会想得到的事,身子变得僵硬起来,一把推开她,讽刺的开口“苏悦悦,谁给你的资格来抱我,你以为抱着我就不用嫁给季尘封了吗?做梦。”

     季尘封……

     跨越时空的名字,再次从顾微情口中所传出,唤醒了顾微琳混沌的意识,松开抱着她的手,往后退了几步,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跟顾微情有着一样的面容,穿的却是自己从没见过的衣服样式。

     眼皮覆盖住眼眶,自嘲的勾起唇角,果然,这里不是熟悉的那个世界,眼前的人也不是那个世界的顾微情,而是与她相同面貌的陌生人。

     身体后退到可以支撑人的铁栏上,嘴角上勾,勉强的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声音似喃喃自语,又似小心询问“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是顾微琳?还是苏悦悦?你能告诉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