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不辞而别
    普通的小女孩柳禾都不会哄,何况是这妖孽一般菁菁,柳禾装作没看到,自己顾自己的走路。

     “哎,说话啊!”

     “……”

     “你要去哪里?我很好奇那老爷爷是什么修为?话说,为什么你修为这么低,那老人却喊你主人,不觉得很奇怪吗?你为什么走这么快?你一个炼气层的小子难道还想跑赢本小姐这个筑基大神?”

     “……”柳禾觉得自己要疯了,有只蜜蜂在耳边嗡翁嗡的叫个不停,“我说菁菁,你是唐僧吗?能不能歇会?”

     “唐僧是谁?很厉害吗?……你别跑啊!你们店收不收人啊?喂,我做事麻利,还会卖萌,杀人放火也很擅长哦!喂,别跑……”

     ………………

     柳禾加速跑了一段路,回头看了看,终于甩掉了,不由抹了一把汗,这菁菁究竟是什么人,太奇葩了。

     “武馆怎么回事?没开门了?”

     柳禾来到肖家武馆,大门开了一条缝,探头进去瞧了瞧,安静至极,没有一个人。

     “肖韵,韵姐,有人吗?”柳禾喊了一下,没人答。

     “都出去了么?”摸了摸头,正准备往回走时,前院房门吱的一声开了,肖石天走了出来。

     看见是柳禾,脸色一沉,“你过来做什么?”

     这肖石天一向不待见自己,柳禾也不在意他的态度,“肖韵姐呢?”

     肖石天轻蔑的笑了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女儿已经被传授他功法的师父接走了,去大门派修仙了,你还是别痴心妄想了。”一脸自豪神色,正当武馆没有王家支持,无力支撑下去时,五年前赠予肖韵功法的游方道人竟然恰好此时前来接她,肖石天便不在犹豫,放手让女儿去了。

     柳禾脸色一变,肖韵怎么可能走之前不跟自己说一声。

     肖石天冷笑一声,“别自作多情了,注定是云泥之别。”看到柳禾这种样子,肖石天反而越加高兴,连离愁别绪都淡了许多。

     柳禾心里空落落的,不相信肖韵会这样不告而别,望了望灰灰的天空,声音沙哑,“走了多久了。”

     肖石天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懒懒得道,“大概两刻钟吧,你的修为是追不上的了,哈哈,回去好好开你的杂货铺吧,别想那么多了。”

     虽然穿越到现在时间并不久,但与肖韵之间却毫无生疏之感,已经习惯了偶尔调戏一下她的日子了,没想到却告别都没有,就走了。

     柳禾还不死心,“什么门派。”

     肖石天骄傲的说了一句,“天霄宗。”一听就不是什么小宗小派,名字都这么大气。

     “天霄宗……”柳禾默默的念了一下,回去打听一下,有机会一定要去问问她为什么不辞而别。

     “天霄宗?你确定是天霄宗?”不知何时,菁菁晃着两只雪白的小脚丫坐在墙头上,手上拿着几个翠绿的青枣,一个咬一口就扔了。

     肖石天看了一眼这个不请自来,不懂规矩的小丫头,喝道,“你是谁,跑到我家墙头做什么?”

     菁菁轻轻一跃,没有一点风声的便从墙头跃了下来,“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刚才你确定是天霄宗带走了你女儿?”

     从怀中拿了一个青枣给柳禾,“大哥哥,我们又见面了,好巧啊!”

     …………柳禾现在没有心情跟她开玩笑,默不作声。

     “哼,没错,就是天霄宗。”

     “咯咯咯。”菁菁突然笑了起来,“确实有天霄宗这个宗门,只是这个小宗门半年前被仇家灭了满门,怎么可能还有人来接引弟子。”

     这话一出,肖石宗大惊,“你……你……满足胡言,那高人亲口说的。”

     柳禾也有点紧张,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菁菁。

     菁菁转了转眼睛,“姐姐是不是十二三岁左右被人看中,然后赐予功法,之后修为就跟坐了飞剑一样快,一身蛮力,但最近几年修为增长突然慢了下来。经常脾气暴躁,喜欢打架……嗯,这个倒跟我师姐有点像……还有火灵力外泄,好像在身体内乱窜,无处释放?”

     菁菁说着还在自己身上比划着灵力乱窜的样子。

     好几处与肖韵情况相同,让柳禾也是吓了一跳。

     殊不知正真吓一跳的是肖石天,火灵力外泄这事应该只有他知道,女儿前两年对此事苦恼至极,经常来请教他,只是自己修为低下,没办法提供帮助。

     随着时间的推移,火灵力外泄这件事好像对肖韵也没什么影响,就是有时比较好战而已,外人看来她是脾气不好,所以也没太在意。

     没想到却被菁菁一言道破,“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这些,我还知道是什么人带走了她呢,咯咯。”

     “谁。”肖石天和柳禾异口同声问道,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两人心头升起。

     “红鸠宗余孽杜绝,这个色大叔从八年前开始就在偏远地到处散发红鸠火灵法辅功,对象大都是颇具天赋的贫家小妹妹,咯咯,现在应该都是大姐姐了。

     直到五年前,有些大宗门招收女孩子时发现她们身上残存这种已覆灭的红鸠宗炉鼎功法,大惊之下询问后才知道这件事。后来有些成熟……咯咯,也不算很成熟啦,就跟这些青枣一样,还有点瑟瑟的,是不是啊,大哥哥。”

     柳禾听了一半心急如焚,哪有心思跟她开这些玩笑,“然后呢?快说。”

     菁菁嘟起可爱的小嘴,“说就说嘛,别凶人家,我怕怕……”

     柳禾眼睛一瞪,对方还是乖乖的继续说道,“简单的来说嘛,就是这个杜绝色大叔没有了宗门,只能到处骗小姑娘习练这个炉鼎专修的辅功,成熟之后就骗走采摘,然后毁尸灭迹,就是那种用完就杀的意思,比我还狠毒哦!因为当年散播的范围很广,所以正道也没办法彻查,让这杜绝逍遥在外……”

     柳禾双眼通红,心里已是信了八分,对着肖石天大声吼道,“哪个方向走了。”

     肖石天面对这种惊变,已是呆若木鸡,木木然指着西城门,“那……那边……”说完瘫软在地,心死如灰……

     柳禾不再理他,心急火燎的向指着的方向跑去,口中直念,“肖韵,你可千万别出事。”

     菁菁在房屋顶一蹦一跳的跟在后边,“大哥哥,这个杜绝用了那么多鼎炉,估计已经金丹后期了哦,你打不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