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夜战
    柳禾凝神细听,那男子仿佛在自言自语,“我的好徒弟,别急,师父等下就来好好伺候你,让你尝尝做女人的滋味,保证爽翻天。”

     “哎哟,脾气很暴躁啊,嘿嘿嘿,也对,脾气都很爆,不过啊,还是先封住你修为好,小心驶得万年船,嘿嘿嘿……我的好徒弟,你是我众多弟子中身材也是最火爆的一个,把我都迷住了,哎呀呀,为师快忍不住了,不行不行,得先快快运功一番,才能充分吸收你,我的好徒弟,别急啊,别急。”

     絮絮叨叨的,话痨可比菁菁。

     看来肖韵还没遇害。

     柳禾拿着剑蹑手蹑脚的前行,一回头,差点不合时宜的笑出来,这菁菁垫着脚,双手缩在胸前,弓腰缩头缩脑如同鹌鹑一样,小脸严肃的东张希望……还有心搞怪,看来根本没有紧张的感觉。

     柳禾可没有她那么轻松,抓着剑的右手轻微冒汗,毕竟面对的是金丹后期,只希望能趁他运功不注意先发制人,让菁菁带走走肖韵。

     菁菁也就筑基八层的样子,他筑基六层,可没有打赢杜绝的觉悟。

     这杜绝干干瘦瘦,长得贼眉鼠眼,正坐在火篝旁打坐,好像没有发现柳禾两人靠近。

     韵瘫软的靠在一颗半米宽的树下,离杜绝两步左右,并没有束缚,只是无法动弹,直直的盯着火焰,两行泪痕在火光之下清晰可见。

     柳禾看着肖韵这无助的神态心里一痛,做了个手势让菁菁藏起来趁乱寻机带走肖韵,而他自己却拿着剑慢慢靠近杜绝。

     心中杀意渐起,以前面对这么多挑衅柳禾都没什么杀意,还以为自己还是个很平和的人。

     只是此次他发现错了,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杀人感觉,死死盯着杜绝,恨不得在他身上砍个十万八千刀。

     杀意之下,连紧张之感都没有了,头脑一片清晰,外放的神识如同蛛网一般,空气中的一点波动都能一清二楚的感觉到。这种久违的感觉,只在当初躲过叶家护卫时产生过,没想到今日能再次进入这种状态。

     柳禾距离杜绝只有五步之远,对方仍然闭着眼运功打坐,仿佛已经入定了,柳禾举起剑,对准杜绝。

     出人意料的是,柳禾并没有向前刺,而是如惊兔一般迅速往旁边蹬去。

     恰在柳禾脚后,一团火球爆开,轰的一声,一个一米宽的焦黑大坑。

     “咦?”杜绝缓缓睁开了眼,左手结着一个火球之印,“这都能躲过去,小子,不错啊,可惜啊,可惜今天你还是要死在我手下,谁让你跟我抢姑娘……嘿嘿嘿,这美人我都还忍住没尝过,摸都还没摸一下,毕竟太久没玩过了,怕把持不住啊……嘿嘿嘿,你想劫走她,要不你跪下认我为师,或许我享用完可以留给你尝尝,你看看,美人身材是不是很火爆,销魂蚀骨啊!刚刚长成的美人最美味了,哈……”

     “还有你,小姑娘,出来。”

     “轰”又是一个火球,原来藏在树后的菁菁被轰了出来。

     柳禾也是进入这奇妙境界后才察觉到杜绝鼻翼呼出的空气突然有一丝波动,心中警惕大生,没有丝毫犹豫之下才堪堪躲了过去。

     看来今天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了,没有退路之下,柳禾向菁菁使了个眼色。

     菁菁倒是看懂了柳禾的意思,不过并没有照办,而是举起跟她身高接近的剑,“我师父老人家总是说,要想出名,越阶斩金丹,看来今天我也要出名咯,哈哈哈哈。”

     柳禾气恼不已,说好的我缠住杜绝,你带走肖韵呢?小孩子果然还是不可靠。心里也有点感动,毕竟只是刚刚相识,她却肯留下来战斗。

     杜绝见两人只是筑基层,没放在心上,也不知道他本来就是话痨还是整日躲躲藏藏,没人说话,憋疯了,喋喋不休,“这位小妹妹,看你年纪也就十岁左右,不如叔叔交你厉害的功法好不好,练了未来会长得很漂亮,跟我那位美人一样,怎么样?成不?”

     话痨遇到话痨,菁菁这个话痨貌似突然变得不话痨了,小琼鼻一哼,“不练。”话音未落,主动迎了上去。

     脚步一点,诡异的缓缓飘上天空,而后道袍无风自动,带起幻影,极速向杜绝斩去。

     “这是什么功法,好……”杜绝没有防范之下差点被斩中了,好在是金丹七层,,修为相差了整整一个大阶层,有惊无险的闪了过去。

     只是话还没说完,柳禾见菁菁先动了,当即也是举剑向杜绝刺去,硬生生把杜绝的后半段话刺了回去。

     柳禾凌厉快速的剑法,菁菁时快时慢的诡异功法,让金丹期后期的杜绝一时也是忙于闪躲。

     “柳禾哥哥,你这剑法是学大罩子里面那位道家爷爷的吗?”

     “嗯。”柳禾心中有些着急,虽然杜绝看上去是疲于闪躲,无法反击,只是他脸容轻淡,慌而不乱。

     菁菁突然顿住在空中,笑道,“哥哥很厉害呢!只是有型而没神,要加油哟。”说完这句话,如略空而过的鸿雁,突然划空刺去,这一系列的变招杜绝也没躲过去,可惜没伤到皮肉,衣袖被割断了。

     柳禾在菁菁变招时已经感应到了,鼓荡灵力,剑上附上火焰和闪电,连发几剑,一剑比一剑快。

     杜绝被菁菁剑法逼迫下,终于还是被柳禾刺了一剑,肩膀处一片焦黑,还有丝丝真雷残余。

     柳禾心里却没有任何喜悦,反而皱起眉头,因为他清晰的可以感觉到,那一剑并没有刺进去,只是伤到了皮肉。

     杜绝原本痞子般的猥琐笑容突然不见,恼羞成怒,竟然被两个筑基层弟子伤了,“找死。”

     也不话痨了,脸色阴沉。看来刚才话那么多真的只是整日躲躲藏藏,性格扭曲了。

     取出背后一把三尺铁钩,黑溜溜的毫不起眼。

     柳禾却不敢大意,金丹境,随便拿出来的都是灵器。

     连一向随意的菁菁也是紧紧握着手中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