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总有人想作死
    “放手。”柳禾纹丝不动,一脸冷漠。

     猴瘦少年扯了两下没扯动,感觉有点丢脸,准备使出全力。

     “哈哈,阿猴你也是废物,连个废物都制服不了。”

     “没错,没错,哈哈哈。”

     ……

     柳禾见衣服都快被扯烂了,捏住阿猴的手,直接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

     人群里爆发出更大的嘲笑声。

     “这阿猴真是没用。”

     “被废材踢到在地,阿猴你是不是昨晚去做坏事,脚软了。”

     一群人唯恐天下不乱,一个劲的起哄。

     武馆这群人最高修为也就肖石天有筑基实力,神识弱小,只能内视,无法离体,剩下的都只是内视都还无法做到的炼气层或炼体层弟子,柳禾也不是个没事把修为气势挂在身上的人,所以没人有能力直接探查柳禾的修为。

     阿猴脸色涨红的爬起来,怒气冲脑的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与柳禾实力的差距,只当是自己大意了。举起拳头就往柳禾头上砸去,愤怒之下已经是使出了武技厚土拳。

     “阿猴,别。”石开天大惊,柳禾毫无修为,若真受了这一拳,不得躺上几个月。自己却也是没动,不知道是反应不过来,还是抱着让自己的学员出出气的心理。

     王落冷冷一笑,“干得好,弄死他,有什么事我给你托着。”

     “嘭。”一声拳头碰撞的声音响起,众人预料的情况没有发生,反而是阿猴倒退了六七步,捂住弯曲的手臂痛呼不已。

     “这……”众人懵了,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有石开天留意到在拳头相碰那一刻,柳禾身上爆发出了炼气三层的修为。内心惊骇不已,赶紧上去搀扶住阿猴,检查了一下,好在只是骨折,并没有断裂,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王落指着柳禾道,“这人下手好重,当真狠毒,敢当着我们的脸大伤兄弟,大家一起上去弄死他。”

     “大家不要再闹了,阿猴没什么事,柳禾你还不赶紧跪下道歉。”石开天慌忙阻止这帮跃跃欲试的人。

     王落振臂大呼,“兄弟被人当面欺负,大家觉得能算了吗?”

     “不能。”

     “弄死他。”

     石开天望着一群根本不听他话的学员,心里一阵悲凉。其实他也清楚大多数学员都是农家弟子,纯粹是看在学费便宜的份上来糊弄几年,还经常拖欠学费,有些直到学期满了都没交过,否则谁会跟一个五十多岁了还只是筑基层的人学武。

     石开天是有私心的,他不想祖传武馆败在自己手中。自己害怕什么便憎恨什么,所以他对败了祖传家业的柳家特别厌恶。好在她有个天才女儿,能撑起门面。她偶尔讲两节课,就能让学员流连忘返了。至于耽误了女儿的仙途,一直没能去大仙门修炼,也只是深夜时内疚几刻,因为在他心中,能维持祖传武馆的经营,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不能败在自己手中...

     只是此刻,他却感到心灰意冷,一切假象都被撕得粉碎,哪有什么老师,哪有什么弟子,不过都是一些破罐子破摔的人聚在一起胡闹而已。

     柳禾见到石开天呆在一旁丝毫没有上前阻止的样子,冷哼道,“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将灵气聚集在拳头上,丝丝紫电带着红色的火焰覆盖整个手臂,咧嘴一笑,一拳将冲在最前头的一个胖子撂倒在地,第二拳直接将一个人轰飞砸倒在人群,连续几个人都是被柳禾毫无招式的拳脚打飞了。

     这群人脚步一顿,不知是谁惊叫道,“他有修为,炼气三层。”

     “这….这不可能。“

     众人窃窃私语,都是一副无法置信的样子,原以为柳禾只是一个毫无修为废物,供大家找优越感的存在,一眨眼之间,这个绿叶才是真正的花,反倒自己这群人成了绿叶了,这是无法接受的一件事,很多人都情愿自己看错了。

     望着两个同伴被一拳一个干倒,都开始犹豫起来,没人敢上前。

     废物,如果这也算是废物,那我们这群人算什么…..

     一旁的石开天张大了嘴巴,有点难以置信。几个月前,柳禾父亲死时还见过柳禾,当时他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一点修为都没的人,现在真的已经炼气三层了?

     这炼气三层也不是普通的炼气层,竟然能将一个炼气一层,一个炼体二层的人一拳一个打倒了,这,要不就功法高级,要不就是天赋异禀。

     高级功法柳家是绝不可能拥有的,而肖韵的功法是高人所传,不可能私传给柳禾的,那只有天赋这一个理由。

     难道柳禾的天赋一直都被忽视了,想起自己以前自己还拒绝过他的学武要求,不禁心生懊悔,要是能自己培养出一个天才弟子,那武馆的名声绝对会再次震惊黑炎城。

     王落站在人群后边,嫉恨的看着如同战神般无惧的站在众人前边的柳禾,咬牙怂恿道,“怕什么,别被一个废物吓到了,谁弄死他,我赏一颗灵石。”

     听到灵石,众人双眼发红,重新鼓起勇气,很多人长那么大还没摸过灵石呢?

     柳禾活动了下身子,咧嘴一下,准备大干一场时。

     “住手,都给我停手。”肖韵听到吵闹声赶了过来,筑基六层的实力在一群人中鹤立鸡群。

     在一声震喝下没人再敢动手,柳禾也是撇了撇嘴收起拳脚。

     肖韵大步走到柳禾面前,打量了两下,内心大震,怎么已经炼气,只是当下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压住内心强烈的好奇,关心地问道,“没事吧!”

     “没事,正准备活动下筋骨呢。”柳禾很招仇恨的松了松肩膀,一副好战的样子。对面都是一群炼体,炼气层的,现在他对自己的实力自信心爆棚,还真没怕过。

     王落看见自己的女神第一时刻关心的是柳禾,鬼也知道在她心中孰重孰轻,醋意大发,冷喝到,“肖师妹,这人打伤我们三个人,绝不能饶了他。”

     “就是,就是,要为我们做主。”

     “打断他的狗腿。”

     ……

     肖韵转过头一瞪,顿时鸦雀无声,比石开天有威严得多,“一群人还被一个人打伤三个,丢我们武馆的脸还不够吗?”

     “是他偷袭我们的”王落咬咬牙道,简直是非颠倒。

     有些人准备附和,只是在肖韵的逼视下,诺诺了几下还是没说出来,在美女面前,毕竟还要脸。

     “偷袭?那行,那个傻驴,出来,我们练练。”柳禾往前一步,望着王落淡淡的笑道。

     “你……”王落被气得条件反射下踏出去一步,后来又想到自己只有炼体九层,比猴子还差,又缩了回去。上去不就找死么,内心憋屈不已,口口声声说别人是废物,自己却被废物震慑住了。

     肖韵侧头对着柳禾轻喝道,“你也闭嘴。”见原本倒在地上的三人已经站起来了,没什么大碍,柳禾下手还是有分寸的,要顾及肖家的处境,不禁心里松了一口气,大声道,“大家继续练习,明天我传授大家一个高级武技。”

     今天的事不给点甜头,明天就有人要退学了。

     “你跟我来。”与柳禾便往后门去了。

     有人心里虽然还不满,但听到明天有新武技学,还是没再闹腾了。倒是有一些没学过武技的人在窃窃私语,期待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