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死性不改的刘妮儿
    晚餐没有等来,倒是等来了刘妮儿,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个女人柳禾就觉得心生厌烦。

     “不好意思,已经打烊了,不做生意了。”

     刘妮儿看到柳禾一副悠闲的样子也是怒由心生,这种小贱民不去为生活四处奔波,竟然活得比自己还自然,在她的世界里,这是不允许的。

     听到柳禾说打烊了轻蔑的一笑,配合细长的眉眼,倒真是将鄙薄之意演绎的十分显眼,“生意,什么时候骗也是一门生意了。”

     “这位大娘,你想怎么说都随便你,但麻烦别站在这儿挡我道。”柳禾根本不想理她,绕过去将木板收了起来,算着时辰,聂震天也快出来了,准备关门。

     女人最怕别人说她老,怒道,“你,你说谁是大娘。“

     柳禾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意思就是,这不很明显吗?这里还有其她女人?

     刘妮儿被气得娇躯直颤,恨不得将柳禾碎尸万段。

     身后的李洪冷哼一声,伸出手就将柳禾的手死死钳住,“臭小子,想死是吧!”

     一股巨力传来,柳禾感觉被钢钳咬住,骨头都要断裂开来,不禁痛哼一声。

     “敢得罪我的女人,今天我便要把你废了。”李洪见对方果然一点修为都没,已经起了杀意。作为黑炎宗的长老之一,平时在黑炎城就是横着走的,一般修仙者他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这种毫无修为的贱民,杀死一个跟踩死蚂蚁一样。

     看着柳禾痛苦的神情,刘妮儿心中一阵愉悦,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人让她吃亏,所以,在她心中,柳禾必死不可。

     这两人倒是般配,世界观异常同步,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柳禾虽然生痛,但丝毫不惧,“大娘你忘了上次的教训了吗?”

     刘妮儿下意识往门口的忘了一眼,回想起阿福那种铺天的气势,心有余悸,“哼,李长老是金丹修为,那老头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回忆起那天的耻辱让她更是恼怒。

     金丹期已经是黑炎城顶级人物了,这给了她十足的信心。

     傍上李洪之后,还真没把谁放在眼里过。她下一个目标是少主聂云,总有一天,她要成为黑炎宗宗主夫人,爬上顶峰,至于柳禾这样的小爬虫,想怎么捏死就怎么捏死。在她心中,权利才是一切。

     柳禾淡淡一笑,“你确定,可要想清楚了。”

     刘妮儿冷哼一声,”死鸭子嘴硬。“

     只是李洪望着柳禾淡定的眼神,不知为何内心生出一种惧怕之感,随即觉得自己竟然被一个蚂蚁恐吓到了,恼羞成怒,“口舌之利,谁来了又怎样,我见一个废一个。”

     黑炎城本身就没有什么修为高超的人,自己在黑炎城还真没怕过谁。

     正当他使劲时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灵力凝固在筋脉里,一种被洪荒巨兽窥视的感觉从后背升起。

     “你说要把谁废了。”冷冷的一道声音传来,李洪如落入极寒领域,一股寒意由心中升起,双手不住的颤抖起来。前一句还说着见一个废一个,下一刻他就后悔了,这人绝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这刘妮儿坑自己坑大了,这种人物也敢惹,真是愚蠢至极。

     而在一旁的刘妮儿则是满脸惊惧,本来她还以为是自己修为低下,才害怕那老人,没想到金丹期的李洪,也是如此不堪,尚未见到老人的面,已是吓得魂都没了。

     修为越深,对力量的感知度便越高,李洪从未遇见过有如此气势的人,手上的力是再也用不出来了,颤颤巍巍的转过头,颤声道,“误会,误会。”对上老人冷漠的眼神,眼泪都快吓出来了,他预知,这个老人不用费一根手指头就能让自己毁灭。

     赶紧松开柳禾的手,还细心的抚平了他的衣袖,这反应也是没谁了,不愧是能爬到长老位子的人。

     原先嚣张的气势瞬间化为乌有,仿佛从没存在过。

     “哼。”老人似乎并不满意,身上散发出更强大的如深渊般彻骨的冷意,在气势的压迫下,李洪直接跪倒在地上,“前辈饶命,再也不敢了….”

     这转变的太快了,刘妮儿也是一下子没转变过来,他知道阿福很强大,却不知道强大到这种地步了,一句话就让李洪直接跪倒。

     若是有得选择,她宁愿一切都没发生,现在她才知道惹了怎样一个人物,只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正在此时,聂震天刚好出来,刘妮儿和李洪突然觉得黑暗的世界光亮了起来。

     “宗主,救我。”李洪连声哀求道。

     刘妮儿楚楚可怜地道,“宗主,我们是无心之失。”

     说着双眼已是眼泪汪汪,委屈至极,若是不知道真相的人绝对被欺骗了过去,真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聂震天眉头一皱,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阿福身上的气势让他也是从心底生出恐惧之意,硬着头皮道,“若有什么失礼之处,还请老前辈饶了我的手下。”

     阿福并未说话,而是看向柳禾,”全凭主人吩咐。“

     这句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刘妮儿现在才醒悟过来,柳禾根本不是一只爬虫,而是比黑炎宗更高层的存在,没看到聂震天都对阿福恭敬有加吗?而柳禾又是阿福的主人,可想而知柳禾身份的恐怖。

     心里不禁暗暗后悔,若是勾搭上柳禾,自己就一步登天了,聂震天也要看自己的脸色,可惜错失良机。

     对于自己的魅力与技巧,她从不怀疑,想要的男人还从没失败过,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却被自己浪费了,此时她哪还有一点怨恨之心,全部心思已经在想着如何勾引柳禾了。

     聂震天倒吸了一口气看着柳禾,原以为如此巧夺神功的战神空间的主人应该是这个修为莫测的老头,没想到真正的主人是这个毫无修为的年轻人。这也太离谱了,除非是某个顶级家族的传人。

     一定是这样的,聂震天暗道,他一定是某个家族的传人,压住心中的好奇之意,略显恭敬地拱手问道,“这位小兄弟,不知怎么称呼。“

     “柳禾。“

     “柳兄弟可否放我这下属一马,都是误会,一切损失我们黑炎宗赔偿。这是两颗中品灵石,当做治疗费,还请不要嫌弃。”

     柳禾并没有去接灵石,脸色一冷,“贵宗的人三番两次想杀我,难道也是误会?”

     话音刚落,阿福瞬间出了一掌,好似一直站在原地,可是李洪却是带着一条血线飞落出去。

     聂震天不知前因后果,但单凭战神空间这个逆天的东西也是万万不能和柳禾起争执的,只是着急的看着柳禾。

     李洪硬生生受了阿福一掌躺在地上翻腾不止,想来也不好受,也不敢丝毫抱怨,胸膛不断咳血。

     ”我回去一定严惩他们,还请柳兄大人大量。“

     柳禾见你聂震天姿态放得那么低,勉强点了点头。眼睛瞥了一下刘妮儿,吓得对方如梭子般战栗不已。好在柳禾并未再多说什么,因为他懒得对这样恶心女人动手,简直脏了自己的手。

     ”哼。“阿福冷哼一声,”下不为例。“

     聂震天连声称是,“这两颗灵石请小兄弟收下。”

     “不用了。”柳禾摆了摆手,执意不收这种钱。

     聂震天笑道,“就当做是租借房间的费用提前放在这里,说实话,一颗下品灵石真的太便宜了,小兄弟不知道这种修炼的地方对我们武者有多大的吸引力,尤其是高等阶的人。”

     “哦?一颗下品灵石还算便宜?”柳禾毕竟不太熟悉玄界,这幅身躯的记忆也都是穷人家的思想,定价当然不敢太开放。

     “我觉得小兄弟完全可以按修为等阶定价,譬如炼体层半块灵石,炼气一块,筑基两块,依次增长。”

     柳禾接过灵石,道,“多谢聂宗主提醒,这灵石我先收下了,以后聂宗主就是小店的贵宾客户了,费用从这灵石里面扣,只要这两块灵石还没用完,就算八折。”

     聂震天眼睛一亮,一下子就悟出了这招生意妙计的用心,“哈哈,小兄弟果然是人中龙凤,妙,妙啊。”

     殊不知这些都是柳禾事先想好的策略,只不过提前推出罢了。价格歧视,会员制这些都是地球上早已用烂的招数,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

     “如果柳小兄弟有这样的房间出售,我可以出大价钱。”

     “没有。”

     “那我们黑炎宗可以入股。”

     “这个….”柳禾想了想,,“过两天再说,暂时没规划好。”也没一口回绝,或许要借助黑炎宗的财力。

     刘妮儿在旁边一直不敢说话,好奇心愈加强烈,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一直高高在上的聂震天如此折节,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讨好的笑容她从没在聂宗主脸色看过。刘妮儿此时才发现柳禾长得其实挺英俊的,身材修长,有一种极为吸引人的沉稳之气。

     眼神在柳禾身上寻梭,暗道我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也是可笑,柳禾对她已是厌恶至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却还幻想着勾引柳禾。

     刘妮儿就是这么现实,谁有权利便欣赏谁,至于忠贞节操之类的事情,从不在她考虑范围。一路走到这个位子,有多少个裙下之臣成了她的踏脚石。李洪躺在地上她理都没理过,足够狠心。

     最后还是聂震天将李洪搀扶起来,带去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