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马元利身死
    此时,看到冲下城墙的军卒,马元利心头一喜。

     这赵烨的确是个难啃的骨头,但如今既已放弃了城墙,想要在这平地上决战,这刚好中了自己的下怀。

     目前唯一可虑的变是那杨古利,只要杀了此人,对方的士气必然大降。

     正想要下令,突然之间,远处号角传出,马元利心头一凛,连忙观看,只见在自己的后方,一队近百人的军卒猛地冲入阵中。

     “蹦蹦蹦”

     一阵弓弦声响,就见空中呼啸着飞过一轮箭雨,顿时惊得阵中一阵慌乱。

     由于先前的骑兵已经开始冲锋,目前还在身边护卫的就只有寥寥数名亲卫。

     马元利只觉得心中一阵恶闷,双手死死地捏着。

     就差这一步,只要自己的骑兵一轮冲锋,只要杀了这杨古利,自己可就胜了。

     可是对方这一偷袭,以精击疲,竟选在这个时间点,有意算无心之下,自己瞬间就被动了。

     这是要摘果子啊,自己一方的牺牲,可就白费了。

     一时间,悔恨的滋味涌上心头,暗恨自己大意。

     马元利心里明白,此时偷袭自己的定是那鹿城,自己派出去的探子,想来已经被杀了。

     还是自己大意了,如果不是自己急躁,想着杀完这赵烨就去和大帅会和,放松了警惕,又怎么会让对方得逞。

     如今,他更为担忧的是,这局势一破,就算自己能够逃走,也会折损不少骑兵,到时带着残兵的自己如何跟大帅交代。

     只怕经此一役,这鹿城吞并天彭镇的日子便不远了,而偏偏却是自己给加了一把力!

     “不行!自己决不能就这样走了,只要自己将这赵烨杀了,一切就还有转机。”

     心中想着,马元利拍打着身下的战马,一声声号令发下去,催促着前方的骑兵猛攻。

     得到命令的骑兵如同铁流一般,“轰!”的一声,便已经杀入赵烨的阵中。

     看着不断被砍杀着倒地的敌兵,马元利催的更急,到最后竟是派出了身边的亲卫亲自上前厮杀,显然是抱着一股作气的心思。

     “愚蠢!”

     看到眼前的一幕,管亥一声冷哼,这马元利太过高估自己了,如果此时逃走,倒还有一丝的可能,但现在,却是自断了生路。

     “杨雄、吕雅,随我一起杀了此獠!”

     “是!”

     说完,一直隐藏身影的三人在这一刻猛地爆发,如同三颗炮弹般向前方奔去。

     而在此时,正在指挥作战的马元利只感觉背后发凉,凭着武将的直觉,下意识地抬起手中的长剑抵挡,只听碰的一声,一股巨力袭来,身子竟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在管亥、杨雄的合力之下,即使是同等级的武将也绝难承受,更别说这马元利的武力最多和吕雅等同,远不及管亥、杨雄两人。

     倒在地上的马元利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翻滚,一股淤血从口中流出,挣扎着就要起身。

     但此时的杨雄怎能给他机会,一大步迈过去,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狠劈下来。

     “噗!”

     长刀卷起鲜血,四溅开来,这马元利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砍了脑袋。

     提着脑袋,杨雄高声喊道:“马元利已死,尔等还不速降!”

     杨雄这一声喊,又有人有样学样,高喊着:“马元利已死,还不速降!”

     后方的欢呼声明显影响了前方的骑兵,有几人忍不住回头看,离得老远便看到马元利的首级被高高举起。

     “首领!”

     一声怒吼,看到此景的几人双眼通红,拍打着身下的战马便要冲锋迎敌。

     这些人大都是马元利的亲兵,从一开始便追随左右,后来更是被其推荐进入了流寇营,恩同再造,此时看到首领被杀死,顿时一股热气直冲脑门。

     “李立、钱通,你们要干嘛,送死吗?”

     就在此时,一黑脸汉子急忙拉住领头的李立,怒斥道。

     “可是首领.......”

     “没有可是,首领既已死,我便是你们的首领,你们即刻出发通知大帅,大帅定会为我们报仇,这是军令,不可违抗。”

     “是!”一通训斥,李立几人也冷静下来,知道事不可为,急忙催着战马向北奔去。

     看到几人走远,那黑脸汉子挥手高呼:“兄弟们,为首领报仇!”

     “为首领报仇!”

     “为首领报仇!”

     一声声嘶吼,二十几骑调转方向,朝管亥等人冲去。

     “找死!”

     二十几骑对上近百名全副武装的精卒,虽然借着马势冲锋,但也击不起什么浪花。

     短短几分钟,抵抗的人就越来越少,杀声也逐渐平息。

     “收缴兵器、战马,继续出击,谁敢抵抗,就地格杀。”看了眼地上横躺着的尸体,管亥脸上闪过一丝敬重,虽然敌我有别,但这些人倒也不失为好汉。

     下令之后,管亥接着说:“吕雅!”

     “末将在!”

     “命你潜入人群,射杀赵烨,一定要隐蔽!”

     “末将遵令!”

     趁着乱局,还可神不知鬼不觉地射杀,一旦战火平息,再想如此可就难了。

     管亥之所以如此,还是生了惜才的心思,这赵烨是必须死的,但他的死绝不能被算在自己的头上,至少不能被扬古利这样觉得。

     管亥看得明白,这扬古利武艺不错,更难能可贵的是,此人颇为忠义。

     单单看其负伤杀敌的份上,就值得管亥如此做。

     如果鹿城在此,一定会对管亥的做法大加赞赏,像这种召唤得来的武将,忠诚度自不必说,招收这种武将效力,至少不用担心会被捅刀子。

     “赵大人死了!赵大人死了!”

     前方的骚动,令管亥心头一震,心知此事成了。

     当即翻身骑上战马,向前方奔去。

     “投降免死!”

     “投降免死!”

     一声声呼喊,令原先还在互相厮杀的军卒全都放下了手中的兵器,跪倒在地。

     管亥来到城墙下,眼睛往前一扫,这当真是血火战场,尸山血海,数百个面色狰狞的尸体四散着躺了一地,这其中,就有被一箭射穿脖颈的赵烨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