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气运
    一边想着作死的季建东,鹿城就听见管亥接着说。

     “属下在此地停留了两日,期间借着机会结识杨雄,虽接触时日尙短,但还给属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此人不仅武艺精湛,且为人豪爽,当得为烈丈夫,属下惋惜其才能无法施展,试图说服其投奔主公,谁知这厮竟恼羞成怒........”

     说到这里,管亥明显有些尴尬,鹿城对此只是笑笑,不以为意。

     招收人才也是鹿城当初布置的任务之一,只是如今看来实在有些难为他了。

     而且像这种召唤得来的武将,本身的忠诚度就很高,除非是领主作死,一般都不会改弦易张,转投他人。

     示意管亥接着说,鹿城将杨雄的事放在一边,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实在没什么好纠结的。

     管亥会意,继续说道:“属下离开杨雄之后,继续往东走,期间并无异常,只是路上的尸体明显比来时多了一些,直到三天之后,属下发现了一件怪事...”

     “属下在一堆尸体旁发现了一条野狗,本想杀了食用,却发现此狗颇为神...奇,不仅机敏异常,且力量奇大,属下花了好大力气才将其捕杀。”

     “属下觉得此事实在蹊跷,遂将尸体带回了领地。”

     等管亥说完,鹿城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幸好管亥没有贪一时嘴馋,将其吃了,要不然可就亏大了。

     这条狗并不是基因变异了,也不是什么修炼成精了,而是吞食了身怀大气运之人的尸体,身体暂时发生了异常。

     气运无影无形,如同游戏里的隐藏属性。

     其实每个人都有气运,只是多少而已。

     就像是鹿城自己,何尝不是夺了10万人的气运,方才得到了建村令。

     气运是真实存在的。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现代人之所以只能得到普通级建村令,何尝不是气运太少的缘故,而古代的皇帝、诸侯哪个不是千万级的气运傍身,能够得到精英级甚至是超级建村令也就不奇怪了。

     普通级建村令和精英级建村令的差距大到令人绝望,更别说是超级建村令了,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精英级甚至是超级建村令拥有令人艳羡的特殊建筑。

     这些特殊建筑可能是增加粮食产量的先农坛,也可能是增加士兵属性的兵营,更有一些极其变态的特殊建筑,比如吸引人才的招贤馆,逆改气候变化的天坛。

     在前世,鹿城直到3年以后才明白气运的好处。

     气运是“系统”第二次更新的引子,只有得到了一定量的无主气运,系统才会更新。

     而现代领主想要得到这种特殊建筑,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吸收气运,在“系统”里兑换。

     一想到自己能够兑换这些建筑,鹿城就有些激动,不管此野狗吞食了何人的气运,但从其身体上的变化来看,其吞掉的至少是10万级以上的气运值。

     命令管亥去拿野狗的尸体,鹿城将目光投向了李川,李川会意,起身将绘制的势力图呈上。

     接过势力图之后,鹿城双手将其铺开,仔细查看。

     势力图制作的颇为详细,上面标注了密密麻麻不下100个势力,以及详细的金属矿点,鹿城看了一会,小心将其收好。

     这次打探消息虽未踏足天彭镇全境,但窥一斑而知全豹,整个天彭镇的势力也大抵如此了。

     对于鹿城来说,天彭镇势力虽多,但也没到变态的程度,比起前世,自己的外部环境要好得多。

     坐在椅子上消化着刚才的情报,良久,鹿城才回过神来。

     半年!这是鹿城留给自己的时间,半年之后,不论领地发展如何,鹿城都将开启统一天彭镇的计划,鹿城实在是等不起了。

     此时鹿城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三个字,人吃人!

     光是想一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人不是木头,也不是石头,他们有思想、有本能,饿了就要吃,渴了就要喝,当没有食物时,他们就要吃人肉喝人血,当道德的枷锁被打破,他们就会变成活着的野兽。

     他们没有亲情、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他们甚至感觉不到痛苦,一切行动出于本能。

     他们如同一群蝗虫,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这不是鹿城想要看到的,他不想天彭镇成为人间炼狱,所以鹿城不想再等。

     他不想看到这支吃人肉喝人血的队伍再次扩大,鹿城深知,这是一群比黄巾军、流寇更可怕的存在。

     ...................................................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鹿城的思绪,抬头一看,发现管亥拿着野狗的尸体回到了议事厅,鹿城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此时真正看到野狗的尸体,鹿城才感觉到一丝真实感。

     双手触摸着野狗的尸体,鹿城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入了自己的身体。

     一阵机械声在鹿城的脑海里想起,系统再次更新了!

     自己这次居然得到了20万的气运值,真不知这只野狗吞掉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有了这20万的气运值,鹿城统一天彭镇的信心更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