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影响
    领主府。

     鹿城端坐在木椅上,让一旁的管亥做着汇报。

     “主公,此次马相赵袛已经授首,共得了七十八级首级,另计有黄巾力士二十七人。”

     “尸体都带来了吗?”鹿城问着。

     “带来了,全部放在了营地里。”

     鹿城听完点点头,命令道:“普通黄巾贼的尸体找个地方埋了,将马相赵袛和黄巾力士的尸体留下,我有大用。”

     这些尸体都是气运值的主要来源,尤其是马相,得了张角的传承,其尸体所含的气运值一定十分惊人。

     更为重要的是,杀了马相之后,“系统”解锁了一个特殊建筑,黄巾营。

     【名称】:黄巾营(丙等)

     【类型】:特殊建筑

     【功能】:每次训练提高士兵10%的生物属性。

     【训练时间】:48小时

     【属性上限】:18点(生物属性高于18点将不再提升)

     【特殊技能】:狂化(技能发动可降低30%的痛觉,提高30%的精神力,并提高3点力量,持续时间30分钟)

     【限制次数】:500次

     【消耗气运值】:5万点

     和普通的丙等兵营相比,黄巾营的训练效果提升了5%,属性上限也提高了3点,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狂化技能。

     先不说增加的那3点力量,单单是降低30%的痛觉以及提高30%的的精神力这两项,就足以碾压同属性同装备的普通兵种。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黄巾军想要晋级很不容易,除非是解锁丁等的黄巾营。

     要说起来,倘若不是马相这么早就死掉,按照其前世的影响力,杀掉他,至少能得到丁等甚至是乙等的黄巾营。

     收敛心神,将纷杂的思绪抛开,鹿城接着说:“这七十八级首级,都是功劳,怎么分配,你自己拿个章程,上报给我,我会参考行政司以及农业司的意见酌情考量。”

     “至于战死的那八名军卒,也要尽快通知家属,以后,这些家属的待遇要翻倍,这很重要,执行起来一定不能有折扣。”

     管亥听完郑重的点头,说着:“是!”

     这时,又有一阵雷雨,雨下的很大,即使是坐在房间内,也能听见雨点打在窗上的沙沙声,鹿城看了眼窗外,面露担忧之色。

     即使是不懂农业,也知道这么密集地阴雨天对农田的影响,尤其是那三十亩的棉田。

     起身在房间来回踱步,鹿城沉吟许久,才说着:“你退下吧,招吕义进来。”

     管亥诺着退下,不一会,吕义就赶了过来。

     由于走得急,来到领主府时,吕义身上已被雨水淋湿了一大片。

     示意其坐下,鹿城开口道:“这次攻打马相赵袛你可有什么收获,那些家族有什么说法。”

     “回主公,臣这次跟着管将军一路劝降,这些家族还算识时务,大多愿意接受主公的条件,也有一些家族还在观望中,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问题,相信随着主公大破黄巾贼的消息传开,这些家族会改变主意的。”

     “嗯,这事就交给你去办,我只有两点要求,其一,这些家族必须将家中长子送到领地,其二,这些家族的护院人数不得超过二十人,这两点没有商量的余地。”

     “请主公放心,臣定会办妥此事。”吕义沉声说着。

     “另外,对于家族子弟的出仕问题,你也要抓紧。”

     “臣晓得!”

     ..............................

     天彭镇,小河之畔,一男子正悠闲地垂钓,旁边的木桶内,已有数条鲤鱼在里面挣扎着。

     在其旁边,站立着一位面色发黄的魁梧汉子。

     “是时候要回去了。”抬头看着天色,男子自言自语道,随即哂笑一声,转身对着一旁的魁梧汉子说道:“这几日多谢杨兄了,要不是兄长,我亦不敢一个人出来垂钓,家中妻儿也就没这口福了。”

     “我也是闲着无事,运青不必挂怀。”魁梧汉子看了眼木桶里的鱼,满不在乎地说道。

     “杨兄武艺精湛,又与那管将军相识,何不趁此投之。”表字运青的男子提起木桶,接着说:“我从兄长口中得知,那鹿大人亦是不凡,劝农桑,练强兵,不久之前更是大破黄巾军,阵斩马相、赵袛首级,已有鲸吞天彭镇的气象,算得上是明主,不投可惜了。”

     “运青莫要笑话我,我连自家主公都保护不了,有何颜面投之。”魁梧汉子,也就是杨雄,面带苦涩地说着。

     “非战之罪啊!杨兄魔怔了。”男子面上带着一抹浅到几不可见你的无谓神情,一双狭长的眼睛眯着,随意地摇摇头。

     杨雄听完不置可否,没有接话。

     见杨雄不愿多说,男子也就不再劝。

     两人沿着小路走了不到半里路,便看见了一处木宅。

     到了宅前,杨雄告了声辞便独自离开了。

     男子对此颇为无奈,走上前叩开门扉,这时,两个孩童迎了上来。

     “爹爹!爹爹!又有鱼吃了对吗!”口中喊着爹爹,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木桶,等瞧见木桶里真有鱼,竟又欢快地蹦跳起来。

     听到声响,里屋的门被打开,一个年轻妇人走了出来,妇人年约三十许,姿色中等,身上带着一股书卷气,令其人显得格外的淑婉。

     “夫君回来了。”

     妇人笑眯眯地打声招呼,提着木桶走开了。

     晚饭照例还是蒸鱼,吃完之后,又将幼儿哄睡,屋内就只剩下夫妻二人。

     “今日我劝杨兄出仕,兄长还是不应,心魔难消啊!”说道这里,男子歉然一笑:“这段日子可是苦了你了,要不是我执拗......”

     “夫君不必如此说,夫妻本应同理,这次可是夫君魔怔了。”妇人握着男子的手,温婉地笑着。

     见夫人如此,男子的眼睛有些发涩,嘴角却忍不住上扬:“说来还要感谢杨兄,没有他,我也不知有明主在此,我欲再劝劝杨兄,和其一起出仕。”

     “夫君做决定就好。”妇人听完温和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