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劝进
    八月中旬,三伏天,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

     一片辽阔的田野,夏风带着泥土散发出的芳香,把一大片新长出的秧苗吹得荡漾,农夫点点布满其中,辛勤的劳作着。

     天空中有飞鸟欢快的飞过,远处,一个高六米的大水车竖立在河边,宛若一个巨大的车轮在缓慢地转动着。

     而在河岸边,鹿城正端坐在木椅上,夏风闷热,也只有在河边才能感受到一丝凉意。

     在其周边,还坐着吕义、管亥、吕辰、吕雅、赵存孝等人。

     在木桌上,三盘菜已经送上,酒也温好端上。

     鹿城环顾四周,举杯相贺,说着:“此次流民招收如此顺利,全赖诸位努力,这几日着实辛苦,我先贺诸位一杯!”

     这话说的让人舒服,吕义听完一笑,放下手中酒杯,说着:“主公严重,这本是属下分内之事,再者,如若没有主公开渠田,兴水利,保粮食丰收,招收流民也就无从谈起,此为根也。”

     “吕大人说得对!领地能有如此格局,全赖主公英明,诸位何不敬主公一杯。”此时却是管亥在旁边起哄,在场众人也只有管亥能说这种玩笑话。

     “我看你是自己想喝酒,何必要拉我一把。”鹿城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之后,接着说:“招收流民只是开始,此后还要修建民居、扩建领地、编造户籍,诸事繁多,切不可怠慢。”。

     “臣晓得!”听鹿城说的认真,众人不禁正色道。

     “待到明日再招收500人,领地将满千户,规模已然不小,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欲组建行政司,统筹管理领地内政事物。”

     一口气说完,场面一时间有些安静,鹿城示意站在旁边的林薇将酒满上,独自抿着,良久,才抬头看了眼吕义,微笑道:“吕大人。”

     “臣在!”吕义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躬身道。

     “从今往后,就由你来执掌行政司!”鹿城说着。

     “主公如此赏识,臣必将鞠躬尽瘁,为主公效力。”

     三两句之间,事情就这么定了,在场众人心知肚明,此番做派,怕是演戏居多,再说,行政司除了吕义之外,也无人可担此任。

     一个小插曲过去之后,场面再次热闹起来,众人纷纷找吕义喝酒,鹿城也乐得清闲。

     而在此时,又有一批流民被军卒领了进来。

     鹿城抬头去看,这群流民约莫着有50余人,身穿各异,男女老少都有,大多衣不蔽体,进入领地之后,畏畏缩缩的站在角落里。

     这时,有两名小吏走上前登记,等登记完成以后,一群人又被径直带到了公共澡堂。

     清洗污垢,一是出于卫生的考虑,二也是安流民之心,有告别过去之意。

     等清洗完成,又有一锅香喷喷的薯粥在等着他们,到了这时,这群流民才放开了顾虑,一个个略带兴奋的小声交谈着。

     关于招收流民,鹿城曾特意嘱托过,凡是队伍里没有老弱妇幼的一概不收,凡是落单的青壮也不收。

     这两种情况都不正常,即使可能是误解,鹿城也不想冒这个险。

     ....................................................................

     正想的出神,就看见吕义端着酒杯朝自己走来,几轮敬酒下来,吕义也有些微醺,但还是保持了良好的形象。

     “主公厚爱,属下有些话却不吐不快。”

     “哦?”鹿城闻言一怔,随即哂笑一声,接着道:“吕先生大才,还请有教于我。”

     “我来此已有一月有余,观大人行事,劝农桑,练强兵,的确是不凡气象,不过,我见这格局,却也止步于此了。”

     “怎么说?”鹿城心中有些不快,但也想听听吕义接下来的怎么说,观吕义平时行事,并不是口出狂言的狂生,定有所依据。

     吕义思考一会,接着说道:“主公拥千户之民,已有置县之格局,开垦万亩良田绰绰有余,粮食已有保障,此为一。”

     “主公练有强兵近百,具是以一当十之精兵,已有扩张之实力,此为二。”

     “臣这几日招收流民,从流民及犬子吕雅口中得知,整个天彭镇势力虽多,却并无足以威胁主公的势力,主公占有天时,此为三。”

     “主公得人望,拥强兵,占天时,何不趁早取之。”吕义最后总结说着。

     鹿城听完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躬身低头的吕义,摇了摇杯中酒,随后一饮而尽,开口道:“我也有三疑问,望吕大人解惑。”

     称呼从先生变为了大人,足见鹿城心中地不满,内政和军事分家,是鹿城的底线,此时的吕义已经有些过线了。

     但这点容人之量鹿城还是有的,所以心中仅仅只是有些不满,并没有过多苛责。

     “领地虽有良田,却并没到收获之时,此时用兵,如何安置流民?”

     “主公心怀慈悲,臣惭愧,不过自古便无十全之事,主公占据天彭镇为大义,一可尽早解决此地纷乱之局势,二可推行主公之政策,待到来年,此地便无流民一说。”

     鹿城将酒杯放下,接着说:“好一个自古便无十全之事,我且再问你,天彭镇多是家族聚集之势力,我若取之,遇到的阻力定然不小,区区百余兵力,如何成事?”

     吕义对此微微一笑:“主公过虑,大凡集族而居,多为自保,并无进取之心,主公当以安抚为主,如有拂虎须者,可杀一儆百。”

     等吕义说完,鹿城陷入了沉思,其实这是一个思维盲区,在二十一世纪,普遍的看法是,治民治军都要打乱了重编,这种方式更容易管理,也少了很多的掣肘,但吕义的说法却给鹿城提了个醒。

     在古代,宗族宗亲这类意识很强,这也是鹿城一直担忧的。

     “此事再议!”

     鹿城一挥手,大步向领主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