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分田
    辞别了王琦,鹿城带着吕义、管亥、吕辰三人漫步田间,看着农田和水渠,许久才说着:“民无地不安,只有安了田,才有民心,我打算分田,吕大人,你可有章程?”

     “主公,我就地考察,领地外尽是沃土,到年底,足以开垦近万亩,可留五千亩作为军田,以供应军事,余五千亩可如是分给领地百姓。”

     “臣以为,就算是百姓,也要分个前后,原先三百口,建城开垦,都下了死力,可分田5亩,后来的一百口,一同开垦,可分田3亩,若日后招收流民,了无寸功,可每口分田一亩。”

     鹿城想了想,说道:“分前后,以功劳分田地,此法甚好。”

     “但领地以青壮居多,大多与父母妻儿失散,亦或没有娶妻,不成户,则民心轻佻,行事没有顾忌,对领地总不是好事。”

     “此次带来了不少女子,虽不是完璧之身,但都是苦难人,能寻得良配更好,不能寻得,也不可轻辱。”

     “臣晓得。”吕义点头应是。

     一路走走停停,来到一棵柳树旁,鹿城停下休息片刻。

     接着说道:“月底,领地里第一批粮食将丰收,此次预计会收获粮食3万斤,而招收流民也会在下个月初进行,如果诸事顺利,将招收三千口,等分了田地,编制成户,这基业就定了。”

     鹿城此时有些感慨,收了粮,分了田,民心就彻底稳固了,领地建设,向来是走正道,堂堂正正,光明磊落,集万民之气傍之。

     在前世,强敌环伺,焦躁不安之下,对于气运虽有感知,却也一知半解,今世埋头发展,又机缘巧合之下,却也初窥门径。

     气运之道,如同这个世界的一条主线,气运之妙用不仅在于兑换特殊建筑,还在于集人气。

     气运深厚,则民心安定,将士用命,气运浅薄,则民心浮动,众叛亲离。

     ...................

     说话间,众人又在田间停留片刻,直到傍晚才各自返回住所。

     来到领主府,鹿城首先查看领地的繁荣度,在经过近半个月的发展,以及招收了吕义父子三人,繁荣度已经来到了291.25

     细分下来。

     势力范围:50(10平方公里*5)。

     领地人口:38(380人*0.1)。

     军事力量:24(精英级士兵30人*0.6=18、兵器制造即铁匠铺3,城墙3)

     商业发展:0

     粮食保障:16.25(种植面积15亩*0.5=7.5,存粮1256公斤*0.01=12.56)

     安居指数:37(简易民居58座*0.5=29,医馆一座*2=2,公众厕所4座*0.5=2,公共澡堂两座*0.5=1,棉麻种植面积30亩*0.5=15)

     特殊建筑:65(甲等兵营65)

     武将30:管亥(三流武将)20,吕雅(不入流武将)10

     文臣30:吕义(三流文臣)20,吕辰(不入流文臣)10

     从中可以看到,领地范围扩大了,士兵也从普通级变成了精英级,至于兵营,由于消耗掉了不少的训练次数,评分降到了65。

     此外还有大批的土地正在开垦,等种植了粮食,繁荣度还会来一次大的跃升。

     正想着,就听伺候在旁林薇开口提醒自己用餐,抬头看了眼窗外,月亮昏晕,星光稀疏,的确是不早了。

     鹿城念及,起身向客厅走去。

     一旁的林薇小心地跟上,心里却有些别样的心思,随着鹿城身上的威严日盛,领地的发展也是日益兴隆,听说不久还将对外兴兵,到时如能统一天彭镇,将辖800里之地,掌十数万领民,俨然是一方诸侯。

     这几日总是听家里长辈有意无意地暗示,似乎是想让自己和姐姐尽早诞下子嗣,以摆脱丫鬟的身份,免得被后来人钻了空子。

     心有所想,此时再抬头看着前方的身影,又感到了一丝不同。

     昂藏七尺,沉稳有度,举手投足意态自若,隐含着渊渟岳峙的气度,令人折服。

     一时间福灵心至,身心竟有些颤抖,自己这算是得道了吧。

     随及又想到昨晚在其身下承欢的场景,身子就是一阵发热。

     ............................

     时间推移,在天彭镇东北角,却是聚集了密密麻麻一群人,这群人身着乱七八糟,什么都有,身背着猎弓,手持着刀、剑、棍棒等物,一个个或立或坐,小声地交谈着。

     “兄弟们,这次来到此地,咱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将“肥羊”给杀了绑走,上次的“肥羊”逃了,已让大帅很是不喜,这次若再让其逃了,休怪我不讲情面。”一个壮汉冷冷地说着。

     众人不语,都眼巴巴地看着壮汉,等待着命令。

     壮汉便又接着说道:“此地防御薄弱,除了那杨雄之外,其余的全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此次我先缠住这杨雄,你们再伺机潜入,将“肥羊”杀了绑走,听明白了吗?”

     “明白!头领!”这群人齐声回道。

     他们的实力都不错,事先似乎摸过底,在领头人下了命令之后,一行人目标一致的朝南方奔去。

     “停!”不一会,一众人在据离目标500米左右的地方停住,此地被一个篱笆围墙围住,高约三米,围墙上稀稀拉拉站了七八个人,大门紧闭着。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那领头的人对左右说道:“都动作麻利点,速战速决!”

     ..................

     黑夜中,杨雄正在围墙上照例巡查着,吩咐着属下不要偷懒,忽然看见从远方行来一道道黑影,心头不由一紧,刚想出口喝阻,就见一道亮光极快的闪过,一把锋利的长剑从右侧刺来,杨雄赶紧侧开身子。

     躲过了第一击,杨雄大吼一声,手里握着砍刀往斜侧横扫,这时,一阵惨叫声响起,杨雄心中不由大急,拿出搏命的态度,大开大合,想要以伤换伤,速战速决。

     那头领本就不是杨雄的对手,在杨雄不要命的打法下,顿感吃力,身体往右侧翻滚躲过致命一击,心中暗骂,这群狗娘养的,速度这么慢,想害死我吗?

     又与杨雄纠缠了十余回合,就听夜空中划过一阵尖锐的口哨声,那头领顿时大喜,右手猛地刺出两剑,将其逼退。

     “撤!”拉了几个属下垫背,那头领扛着肥羊的尸体,快速脱离,借着夜色往北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