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装死毙命
    哪知就在毛亦飞话音刚落的片刻,本来背部被数根钉针射中倒地的壮汉,忽地骤然跳了起来,竟然速度不减分毫,反而以更快地速度朝前奔去。

     “咦,没死?”

     马若翔与毛亦飞吃了一惊。

     显然那壮汉突如其来的表现,令得在场多人都惊讶了番,被风雷万里弩给射中了却不死,还能装死麻痹令人大意的瞬息,抓住这个机会向前奔去,可委实难得。

     电光石火,根本不予人继续思考的时间,眼看那人就要奔至校场的对面墙下,“轰隆”一声巨响,壮汉奔跑落地的脚下,火光与碎石轰然炸裂,顷刻就把人给在巨响与火光中撕成了碎肉。

     “督主,大楚第六势,天崩地裂弹,比以前威力增添数成,想来对付普通高手绝无问题了。”

     马若翔呵呵笑道,尽管刚刚有点吃惊于那壮汉装死,却也没有想过那壮汉会真的逃离到校场对面,只因就在那一条线上,密布埋下了大楚第六势——天崩地裂弹!

     一经受力踩中,当即触发机簧,内中埋藏的火药与钢钉在猝不及防之下,一般的武道高手都得栽进阴沟。

     眼看着壮汉遭此噩运,那些死囚再次崩溃了,先前所抱有的丁点希望被毫不留情给抹杀,才知道缉查司青龙卫根本就没有给予过一点希望,所谓逃至对面的承诺,不过便是谎骗他们尽力被屠杀的谎话罢了。

     逆沧海心中也很是不适应,他前两世为人,其间也经历过不少凶险恶毒之事,却也没有第三世这般凶残,难怪青龙卫在天下凶威赫赫,还真不是白来的。

     但心中再怎么不适,逆沧海也没有说话。

     他是知道自己坐的位置的,初来乍到,他对青龙卫许多事情都不熟悉,见到的人都要仔细想想才能获取记忆,何况另外一想,假如一个邪派门主忽然弃恶从善,怎么想都会让人感到不解。尤其是“逆沧海”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占据夺舍了这具身体的,一个无漏真身的金丹圆满,无声无息被夺舍了身体,光是一想,现在的“逆沧海”也心中一凛,绝然乐观不起来。

     不论怎样,他既然坐在了这个位置上,也许很多事情就必须得重新适应。

     他上一世手中沾染的鲜血也不少,手中要说没有一条无辜人的性命,那也是说假话,很多时候为了活下去,迫不得已的情况他也遇到了许多次,是以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周伏回转刃!”

     大楚第七势,周伏回转刃,一个弧形的弯刀被缉卫给扔了出去,不管再怎么崩溃的死囚,在被又示威杀了几个同伴后,也不得不勉强逃离。可惜这一把弧形的弯刀没有刀柄,却在扔出去后化作流星,连续割断了四个死囚的喉咙,竟然在空中绕了一圈过后,回到了的缉卫的手中。

     天工司从属于缉查司之下,专从事锻造兵刃利器,以及制造新的杀人兵器,这大楚第七势就连逆沧海都不禁多看了几眼,可惜以他的眼力也能看得出来,固然“周伏回转刃”奇巧刁钻,但一般人怕是很难用得这么精准老练,非得耗费大量时间练习不可。

     怕是比弓箭习练还要多耗精力。

     平常而言,弓兵习练两年,射箭十二,六箭中垛,方算小成。而这“周伏回转刃”却要比弓箭复杂,只能是选择一些缉卫精锐用以习练,无法大规模推广开来。

     当然也无此必要,在战场上本来就无这种兵器的用武之地。

     倒是接下来的大楚第八势与第九势,让人不由更是大开眼界。

     其中第八势“曲矩机旋钩”,由机匣中弹射飞出几根钩绳,竟然能让武道低下的普通缉卫,以不亚于轻功好手的速度,攀屋越顶不在话下。

     逆沧海顿时看到了其中巨大的价值。

     这若是用在翻越城墙上面,岂不是价值巨大?

     寻常城池的城墙高度两丈到三丈,应付不了一般的武道高手,随意就能攀登翻过,然则州府重城的城池,其城墙高度可达五丈,更有刺枪立于城垛之间,别说普通的缉卫,就算是武道江湖高手,要想一口气直接翻越这五丈高的城墙,也不是轻而易举能做到的。

     到了京师,城墙外有十丈宽、五丈深度的护城河,城墙以青砖包砌,厚重坚实,利剑难伤,最低也有七丈,最高城楼可达九丈,闸楼、箭楼无一不缺,巍峨凌空,气势宏伟!面对这天下有名的重城,哪怕武道修为堪至练窍,也别想一口气掠过十丈之宽的护城河,再翻上七八丈高度的城墙。

     但若有了这“曲矩机旋钩”,纵然普通兵士训练过后,也能翻过京师重城,足以令人大为重视。

     不过等到逆沧海询问过后,才叹息不已。

     “曲矩机旋钩”诚然厉害,然则制作工艺非常繁复,不说内部的机簧零件,纵然是那钩绳,也是多股纱线,以特殊方法搓就编制,再侵泡油水,晾晒多日方成。而内部的机簧弹片,更必须要以百炼精钢而制,普通的生铁根本不成。

     别说制造复杂,单单这成本就断定“曲矩机旋钩”无法大量配备。

     “可惜了……”

     逆沧海微微点头,转头对着马若翔说道:“不过此物虽然工艺繁复,成本奇高,但不妨配备两百把,如有关键战事,此物当可大用。”

     “是,督主。”

     马若翔领命应是,两百把“曲矩机旋钩”还不至于让天工司拿不出来,反正有逆沧海的命令,钱财当可不虑,无非需要多耗点时间罢了。

     而那大楚第九势“云罗天成网”,则以多支木筒发射,网上还诸多密集的倒钩,一旦被抓中挣扎,那么当即就能勾出一大块血肉下来,打都不用打,越是挣扎,死得越快。

     到了十势与十一势,一个是充作遁走的迷药“迷迭幻影香”,一个则是能追人万里的“金尾嗅钱鼠”。这两样虽说精巧,也没有过多吸引逆沧海的注意力。

     反而是第十三势,名为“金铸玄磁剑”让逆沧海注意力停留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