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镇抚司大狱
    这两人到底是谁?

     逆沧海搜寻了下脑海内的记忆,没有从中得到关于“隐”的内容。

     这个在两人口中名为“隐”的门派,难道是才出现的新门派?

     也不对,这两人的武道修为近距离一看,居然隐约与石詹相似,此等修为的绝顶高手,为何会一次性出现两个?

     还同时聚集于京师重地?

     其中必有蹊跷,何况两人口中还涉及到了镇抚司的大狱,要从中救出名为“苍狮”的囚犯?

     “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辰”问道。

     猎猎寒风吹拂的两人黑袍作响,伫立于屋檐攒尖处,身体宛如山体不动。

     “明日阳生之初,里面会有人接应我们。”

     “宿”沉闷答道。

     子者乃阳生之初,是说的明日子时吗?

     逆沧海心中一动,当即放弃了抓捕这两人的想法。

     他有另外的想法,依照两人的说法,镇抚司大狱内竟然有人接应两人,岂不是说镇抚司内有奸细?

     阴神幽幽不动,远处的两人却身影一闪即逝,从楼阁的攒尖上消失无踪。

     以这两人的武道修为,其轻功身法已达到了寻常武人无及想象的层次,魅若鬼影绝非玩笑,以逆沧海此刻阴神的感应力,只是稍有迟疑,就再难把握到两人的踪影。

     不过当阴神归壳,元神合一过后,逆沧海心思略动,心神中隐有所属。

     金丹之境乃无漏真身之圆满,除了修满这具渡海之舟外,其对精气神中的神也有所涉及。逆沧海此刻的境界虽还未抵达深明造化,洞晓阴阳的“天境”,然而已超过心血来潮的层次,逐渐有点祸福相倚的感觉,特别是见过的人后,哪怕是远隔千里也隐有所感。

     若是修为高强者,一旦对他心生恶感,他也能心生感应。

     刚刚阴神把那两人的特征看过后,此刻心神一动,隐隐约约就感应到了那两人所处的方位。

     “暂且离城出去了么?”

     逆沧海闭眼暗作打算,作为一个附身夺舍者,虽不知是何原因抹去了逆沧海的神智,但逆沧海本人作为绝顶大高手,其第八识阿赖耶识储存的记忆与因果浩瀚如海,很多浅层的记忆还能被他扫描到,但更多的深层记忆却必须他耗费心神,全力深入查看。

     只是一个恍惚之间,等他再睁开眼睛,外面的天色已然亮了。

     “丑牛,备好马车,今日去镇抚司大狱看下。”

     逆沧海一声吩咐下去,自然有人备好马车。

     镇抚司的大狱位于京师西侧,据闻以前乃是一片乱葬岗,本就人烟稀少少有生人敢来,后来镇抚司把大狱搬入此地,别说平民百姓了,就连百官也不敢无事至此。

     当逆沧海的马车缓缓驶入镇抚司校场时,早有镇抚司镇抚延嗣扬协同司内大小官员恭候在外,一看到逆沧海的马车来到跟前,大小官员立即跪倒在地。

     本来以大楚国策,有功名与官职在身者,可面圣不跪而以古礼以示恭敬,何况是正三品的逆沧海。然而青龙卫威名远扬,逆沧海更是凶名赫赫,权威极重,镇抚司镇抚延嗣扬本就是逆沧海属下,面见圣上他敢站立不跪,但面对逆沧海却止不住膝盖发软,比跪叩天地父母还要恭敬。

     “起来吧。”

     逆沧海已逐步有点适应自己的身份了,压抑住内心的兴奋,饶有兴趣地打量了番让天下人闻之色变的镇抚司大狱。

     原本镇抚司所辖的大狱,正式名称该是“诏狱”才对,意指乃当今圣上亲自下诏书定罪九卿等大官,由圣上亲自掌管的监狱。不过后面随着缉查司青龙卫职责扩大,缉捕的范围不再局限于百官之内,而是扩展到整个天下,再称呼为“诏狱”已然不合理,是以暗地里早被称呼为大狱。

     “是,督主。”

     听闻逆沧海随意一声,延嗣扬等校官才恭敬站起来。

     作为让人色变的大狱,镇抚司校场的大门就足有两边排开,十二名身着飞鹰服,反手持拿腰间狭长略弯的“千刈刀”,一个个身形高大,狼顾虎视般的凶狠恶煞。

     这样的人站在门口,哪里还敢有人过于靠近?

     “不知督主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延嗣扬紧紧跟在逆沧海的身边,略微落后一步,恭恭敬敬地问道。

     “例行过来看下。”

     逆沧海漫不经心地说道。

     “何必如此麻烦督主,只要督主吩咐一声,下官立即就把名册送去。”

     “有些东西是能简单从名册上看到的吗?”

     逆沧海这话一出不要紧,倒是把跟在后面的延嗣扬给吓得身体一抖,差点没当即瘫软跪下,还好后面的校官拉了他一把。

     “是,是,督主说的对。”

     哪里敢反驳逆沧海的话,延嗣扬连忙赞同道。

     镇抚司的校场极大,分东南西北四个校场,有的是作为镇抚司校官、士兵磨练武功的地方,有的则是集结之用,而西校场所在之地,主凶杀,乃是圣上命令所下,不必再做择日,当即拉去就斩的地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进入午门斩头,大部分进入镇抚司大狱被判死刑的犯人,都是拉入西校场干脆利落地砍掉了脑袋。

     就算隔着一定的距离,逆沧海都能闻到西校场那边传来的血腥气味,显然又有人被斩掉了脑袋。

     江湖人戏称镇抚司大狱为十八层地狱,某种情况还真的没说错。在佛门的典籍中,十八层地狱并不是真的有上下十八层,而是十八个不分高低的地狱。但在镇抚司内,牢狱还真的修建了上下十八层。

     一至三层,较为干燥舒适,用来关押犯事了的百官与士人。

     四至九层,则作为关押犯事的百姓。

     十层到十二层,多用为关押有一定武力的江湖人士。

     十三层至十五层,便是敌国奸细、敌国将官、犯了重罪必死的高官所在地。

     而十六层到最后的十八层,每往下一层,即是武道修为更高一筹的羁押高手,其中不乏一些以前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宗主和掌门。

     正因如此,镇抚司大狱才能在无法无天的江湖人士、武道高手中凶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