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里通外敌
    “这里是不是关押了一个名为‘苍狮’的武人?”

     一边走着,逆沧海一边随口问道。

     “苍狮?”

     延嗣扬不敢大意,仔细回想了遍,就点头道:“回督主,在十六层的确是有一个江湖人称‘苍狮’的武人。”

     “嗯,是么。”

     整整十八层地狱,其间道路错综复杂,机关重重,有踏错者触发水牢机关,硬生生被淹死;有误闯者进入火室,活生生被烧死;有不怀好意者动发箭矢,徒遭万箭穿心下场;有愚笨痴人踏错道路,更是误入迷宫惨遭饿死。

     没有熟人带路,哪怕是许多常年在内的狱卒和镇抚司校官,在不熟悉的层次,也定会迷路触发机关。

     除了镇抚延嗣扬熟悉“十八层地狱”全部机关通道外,要想安全抵达第十六层,唯有乘坐最安全、看守最严密的“吊梯”,一路畅通无阻地直接由上而下抵达下面。

     镇抚司大狱位于镇抚司官衙后面,刚好西校场正对着大狱的入口处,逆沧海身后跟着丑牛和一干校尉走来,就看到地上一滩血迹,有人正在清洗对地上的血迹进行清洗。

     “啪。”

     清洗血迹的狱卒立马跪下,不敢抬起头来,也不顾脏兮兮的地面,尽量埋下脑袋。

     相似三根一束,长五尺,径个一寸五分,上用屈铁头,下用铁钻,每一架立地二尺五寸,作为大狱的出入口,不仅有木柱交叉镶有刃、刺的拒马,还有拒马后面手持拒马枪、弓弩的众多士兵,不要说普通的单人劫狱,纵使是骑兵冲击,也绝对行不了好。

     刀枪如林,寒光四射!

     鳞甲唰唰作响间,手持刀枪的士兵架势倏尔一变,利落干脆,毫无一点的停滞,整体严密到宛如同一时刻,沉重的刀枪就已如瀑布一般平面地分开。

     绝对的精锐!

     能值守镇抚司大狱的士兵,全是由禁军中挑选的百中无一的精锐,才能过来镇守大狱。面对这等精锐,寻常的江湖人士根本靠近不过来,就会被弩箭射杀在外。

     而普通的武道高手,就算躲避开弩箭,也没法冲入拒马阵后,面对无数的拒马长枪迎面就刺!

     逆沧海走在长枪之间,抬头看了看大狱入口那沉重无匹的石门。

     斩龙石!

     一旦激发机关,九万斤重量的斩龙石掉落下去,镇抚司大狱当即便与外界隔离开来,不论是想出去还是想进去,都再无法办到,光是这一点,就能让大多数自诩的高手知难而退。

     漫步在众人的恭迎下走进大狱,逆沧海顿时感到迎面而来的一阵阴风,与外界的温和天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虽然镇抚司大狱的每一层都有用来审问犯人的戒律房,但毋庸置疑,第一层的戒律房条件绝对是最好的,只因以前的诏狱审问高官时,晏颐时常亲自前来坐堂,岂能不把条件弄好一点?

     现在圣上自然不可能再来了,一层的戒律房也就成了延嗣扬亲自审讯某些重要犯人的地方。

     当逆沧海步入其中,随意坐在正位上,青龙卫的侍卫立即把持了大门。

     “午马,未羊拜见督主。”

     逆沧海刚刚坐下,就有两人急匆匆而至,跪倒在地向他请安。

     午马,未羊,一个马脸大汉,一个长相似羊,皆是青龙卫十二属相之一的高手。平时按照逆沧海之令,镇守镇抚司大狱,同时审问某些身份棘手或者嘴巴较严的犯人。

     两人不仅在武道上是高手,同时也是精通审讯的高手,据说午马本人能在犯人清醒的状况下,在一刻钟内就把犯人的皮给完整剥下来。而未羊则会一百三十种拷问手法,其穿胸、剖腹、开颅、铜烙、绞刑、板烧、断指、五马分尸无一不通,保证让犯人痛不欲生。

     在镇抚司大狱内,不要说是犯人,就算是延嗣扬等众多校尉、狱卒也对这两人深感畏惧。

     “起来吧,无关人等都先出去。”

     就在这戒律房内,逆沧海只留下了丑牛、午马、未羊、延嗣扬四人,并让人关上大门。

     他今日前来,会不会打草惊蛇了?

     不过转念一想,以往逆沧海也会时不时来镇抚司大狱一趟,他这也算不上突然造访。

     “延镇抚,今日本督前来,是要询问一件事。”

     “督主有事还请尽管询问,下官当有问必答。”

     延嗣扬恭恭敬敬地站立一边。

     “这个苍狮……所犯何事?”

     逆沧海翻阅桌子上摆放的名册,很快就找到了十六层的苍狮。

     此人本始三年入狱,即晏颐登基称帝第三年,也即是十年之前!

     “督主,此人十年前身负重伤,在京师与人争斗,曾造成无辜百姓死伤十三人,因此被缉捕入狱至今。”

     京师重地,江湖中人绝不愿意在此进行争斗,就怕被青龙卫给盯上了。

     “死伤十三人?为何不行处死?”

     逆沧海抬起头来。

     “这、督主,这是当初于提督之令,下官不敢不从。”

     延嗣扬紧张道。

     “哦,是这样么。”

     延嗣扬口中的于提督,正是逆沧海上一任的青龙卫督主,后来被晏颐以谋反治罪处死,才有了逆沧海上位的机会。

     与逆沧海不同,上一任的于向海只是晏颐饲养的一条恶狗,让他咬谁就咬谁,等引起众人不满后,就随意找个理由处死用以平息百官怨气。说到底,于向海的权柄全部来自晏颐,而逆沧海对青龙卫的经营明显要胜过于向海,更莫说晏颐一死,对他最大的桎梏彻底失去。

     “你们可知,昨夜本督听到了一个很有趣的消息。”

     “据闻这镇抚司大狱内,有人密谋里通外敌,准备在今夜子时进行劫狱,你等可曾知晓?”

     逆沧海这话一出,吓得延嗣扬浑身一个哆嗦,立马跪倒在地。

     “督主、督主,这、这、下官完全对此不知情啊!”

     “哈哈,延镇抚不必惊慌,本督当然明白你不知情。”

     逆沧海见这延嗣扬真的被他给吓得够呛,也不捉弄他了,沉声道:“此等消息来源应该不假,今日子时当有人会同细作密谋劫狱……”

     用手指敲了敲名册上的苍狮二字,逆沧海悠悠道:“劫狱的对象……便是这苍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