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千里神游物外大法
    逆沧海诚然是青龙卫的提督,权倾朝野绝非玩笑,然而此刻取代了逆沧海的他,心中更为看重的是逆沧海本人的武道实力。

     权势的确是实力的一种体现,可是在这天下间,武道实力才是真正确保身家性命的重中之重。没有一定的武道实力,就单凭手下的保护,怎么可能在这群龙卧虎的京师完好生存下来?能躲过明里的刺杀,又能躲过几次暗里的刺杀?

     何况参与以后大事,必须要有强大的武道实力才行,不然他是没有那个资格参与进去的。

     白天时候,他刚刚转世附身到这具身体上时,他已经略微尝试了下逆沧海本人的“一刀三剑论七势”,光是七势诀的第一势,略一运作就强大无匹,更莫说此后几招了。白天尝试后的那一下,使得此刻的逆沧海也不敢过多练习,免得威力太大把整座庭院都拆了,那就麻烦大了。

     除了逆沧海的神魔级绝学“一刀三剑论七势”之外,逆沧海本人会的功法还不少,不过他略微浏览了一遍,固然都是一些一流功法,可是与“一刀三剑论七势”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咦,霸剑气诀?这不是‘剑门’的功法吗?逆沧海居然也会?”

     他震惊了下,天下之大,三宗五门,一谷七派,顶上月阁,海外九岛,说的便是二十六大江湖势力,这“剑门”便是五门之一,绝对是顶尖层次的大宗大派,也是他上一世遥不可及的宗门。

     而“霸剑气诀”则是“剑门”名扬天下的武道功法,名气之广,江湖中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此秘传功法,非“剑门”亲传核心弟子不可学,竟然会出现在逆沧海的记忆内。

     哪怕逆沧海是青龙卫提督,也有点过于夸张了。

     他皱了皱眉,闭上双眼开始搜寻脑海内深处的记忆,过了约莫半柱香,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逆沧海在一年前捉拿了一位“剑门”的真传弟子,经审问拷打后才获得了“霸剑气诀”的心法,这件事做得十分隐秘,“剑门”恐怕不得而知,否则就算不敢闯入镇抚司大狱救人,也得来到京师打探一番。

     可惜那真传弟子并未得到全部的“霸剑气诀”心法,只有前面三层的心法,对逆沧海来说聊胜于无,只能做个参考的比对,价值并不大。

     “这是……‘千里神游物外大法’?”

     逆沧海先是一惊,待仔细浏览过后,才确认这的确是传闻中的“神游物外,谓形体不动而心神向往,如亲游其境,以精神相交”的神游物外大法!

     逆沧海呼吸急促起来,这等号称可元神出窍的绝学,可是三百年前“天尘子”真人的秘传绝学,传闻天尘子以此等功法元神出窍远游千里之外,赏花赏月结束后,还能携带赏花时的花朵回来,已经远远超过了寻常武人的想象范畴。

     凝炼元神,千里神游,这样的风姿宛如神仙中人,普通的江湖中人根本是想都未想过,如此之人纵许是上古之时,只怕也是少之又少。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竟然连这等功法也有,这到底是怎么得到的?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迅速搜索脑海内的记忆,没一会儿,他才从头到尾得知了经过。说起来也不复杂,这门“千里神游物外大法”因全文都是密文书写,落在他人眼中根本便是一本无法读懂的破书,后来偶然被逆沧海所得,被逆沧海耗费了数年功夫才得以完整破解。

     天下宗门的绝学功法,为防止落入他人手中获取本门绝学奥秘,是而这些宗门对绝学功法都以艰深难懂的密文书写,而每门每派的密文也皆不一样,甚至可能同一个宗门上一代和下一代的密文规则便已发生变化。

     虽然此招的确杜绝了外人获取其中绝学的奥秘,可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因战乱、门灭等因素,流传世间许多的功法因密文书写的缘故,外人根本难以阅览,就更不用说照着习练了。

     有些宗门心思更是恶毒,不仅以密文书写不说,还刻意做了调整,哪怕破解了密文,没有门派口口相传的另外心诀要法,照着破解了的密文习练,依然可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

     好在这本“千里神游物外大法”被逆沧海破解后,习练并未出现问题,反而因逆沧海极强的功力,可谓一日千里的进度。不过极为遗憾的是,逆沧海得手的是上册“千里神游物外大法”,并没有关于下册阳神出窍的修炼之法,仅有上册的阴神出窍法,价值十成直接失去了九成。

     阴神无形无相,不可触摸,不可肉眼观见;阳神则有形有相如同身外化身,既可由虚化实宛如常人,也可由实转虚,化作虚相。

     而且阴神最多能离开身体十里范围,超出这段距离便有极大的风险,然阳神远遁千里仍旧无恙,与阴神之间的差距几乎可谓天渊之别。

     虽说稍显遗憾,可对此刻的换了个人的逆沧海来说,比起“一刀三剑论七势”还要让他感兴趣,毕竟这等涉及到元神、魂魄的功法,万中无一不说,有的也是道门不传之秘,寻常人别说得以看见了,能听到的传说都是以讹传讹,难见真面。

     此时这等传说中的功法摆在面前,逆沧海不做多想,立即汲取相关记忆,就要做个尝试来看看。

     汲取记忆的能力果然厉害。

     明明之前还对这门功法不做了解,下一瞬息,逆沧海就只觉得大量的记忆与经验涌入心中,根本不必去重新摸索与修炼,眼睛一闭上,清风四起,仿佛整个人都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猛地舒畅地飘跃了起来。

     成功了!

     竟然就这么简单的成功了?

     但仔细想一想,阴神出窍固然极为难得,可逆沧海本人身负无漏真身,修为已入金丹圆满,阴神出窍对他来说如水到渠成,不能以常人度之。

     不过阴神一出窍,他顿时感到天地与之前全然不同。

     静室还是那个静室,庭院依然还是那个庭院,但感官迥异相反,并不是之前那反掌观纹般的清晰可见,而是所有的物体都似乎有点透明了起来,他以眼力看去,竟然能够透过门窗看到外面的庭院景象。

     这与神念的波形反馈有着极大的不同,若要做个对比,就如一旦有墙壁挡在面前,哪怕他能通过神念“看到”墙壁后面的景象,也宛如投石问路,再怎么清晰的反馈也无法如眼睛看到那么明亮、真实。

     可现在……

     万物都仿佛在这一刻半透明了起来,他凭借阴神出窍所能见到的世界,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