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准许
    逆沧海连咳了几声,掩饰笑意。

     但估计他的咳嗽被女官们误解了,还以为对她们有所不满,身子颤抖了一下,眼中也不由流露恐惧。

     看来之前的肃穆表情,在逆沧海本人面前也是不顶用的。

     还好逆沧海不可能真的处罚这些小女子,见女官们处理好了宋昭昭的鼻涕,就一挥手道:“你们两个下去吧。”

     明显见到两个女官轻微松了口气,这时候也不管小皇帝了,连忙退下走了出去。

     养心阁内这下便只有两人了。

     “陛下,不知召臣觐见所为何事?”

     “朕……近日宫中无事,我想、我想回家看下母后……”

     一说到自己的目的,宋昭昭就紧张了起来,眼巴巴地盯着逆沧海不说,连嘴里的“朕”也变成了“我”。

     “回家?陛下说笑了,这里不就是陛下的家吗?”

     一听逆沧海这么一说,宋昭昭先是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立马眼泪子又在瞳孔内滚来滚去。

     得了,难怪那么多人对这个小皇帝心怀不轨,就这动不动哭鼻子的姿态,换做他是对手也势必不服啊。

     逆沧海当初对福王一家不满,除了福王得罪过他以外,还在于福王这老匹夫胆子贼大,在自己女儿登基为帝以后,居然妄想让女儿封自己为太上皇,这不仅逆沧海不允许,就连与逆沧海对立的张德生也不会同意。

     不过堵不如疏,如今的逆沧海已不是以前的逆沧海,让小皇帝始终不与父母见面终归不妥,也不可能永久阻止,反而长久以往会令小皇帝对自己怀恨在心。

     暗忖至此,逆沧海不疾不徐道:“陛下心念生母也是秉承孝道,不如让王妃进宫面圣,以解思母之情。”

     眼泪几乎都快淌落下来的宋昭昭,闻言惊喜莫名:“真的吗?真的吗?真的能让母后进宫?”

     “短暂相聚想来也无人敢言不是。”

     逆沧海的话直接令小女孩一屁股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眼珠子里明明都还有泪水没有擦拭干净,又欢喜地露出了两个小酒窝,漆黑的眼眸如同两颗黑珍珠,一扑一闪的惹人怜爱。

     毕竟只是一个从未接受过帝王学的九岁小女孩,太容易被看穿了。

     逆沧海暗叹一声,经历了之前重新转世的惊喜后,此刻莫名感觉到了一份压力。

     这里可不是什么山林海外,而是大楚京畿重地,常人说伴君如伴虎,但老虎只要伺候好了不必担心安危,而周边环绕窥视却又贪婪无比的鬣狗,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一有不留神,贪婪的鬣狗会毫不犹豫地扑上来,而鬣狗是永远喂不饱也伺候不好的。

     缉查司青龙卫提督之位,固然执掌大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震慑天下百官民众,可也同样代表了莫大的危险,只因无数人的目光无时无刻都在打量观测着他,试图寻找到他身上的弱点,并在关键时机给予致命一击。

     “陛下,前些日子听闻你正在练习柳体,不知练习得如何了?”

     搜寻了脑海内的记忆,逆沧海话音一转,询问起了小皇帝其它问题。

     “嗯嗯……”

     刚沉迷于惊喜当中的宋昭昭,转瞬即被逆沧海的话语拉了回来。

     对于逆沧海的极度畏惧,让小女孩就仿若在面对一位严师一般,连忙走到一旁的书桌前摊开宣纸,正准备研墨,忽地一只手臂伸展过来,逆沧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陛下,让微臣来吧。”

     不知何时,逆沧海已然来到了书桌前,伸手将墨锭研磨面平直放在砚面,再放入少许的清水,开始用力均匀研磨。

     以他此时对力量的精准掌握,研磨出来的墨汁细腻润和,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媲美的。

     宋昭昭从小在王府长大,也不知受到了多少名师教导,却从未见人研磨的墨汁竟然如此的细腻润和,用笔轻轻沾染,笔尖已被墨汁浸透,变得无比直顺、踏实、拢抱的结为一体。

     也不知是紧张还是畏惧,宋昭昭大拇指指节首端紧贴笔管内侧,左右用力握持,食指指节末端则斜贴笔管外侧,笔锋在空中右移而出,势头向左上轻微逆锋,一个横笔便顺势出来。但正因为心中不定而紧张,写出来的横笔有稍许颤抖,让整个字体有了一丝不和谐的地方。

     在名师看来,这无疑是很不合格的作品,不,应该是连作品都算不上,最多只能算是小孩子涂鸦罢了。

     而于普通百姓来看,能识字就是高高在上的读书人了,这一手毛笔字是万万无法祈求的。

     逆沧海终归不是以前的逆沧海,对小皇帝也不可能还那么要求严格,更不会以一个长者的身份,毫不留情地把她批判一番。他看着宋昭昭把字写完,点点头道:“嗯,陛下这字写的不错,可以看出陛下最近学业并未松懈。”

     能得到来自逆沧海的赞许,这是宋昭昭怎么都没有想到的,小女孩抬起脑袋,张着大大的双眼,一脸茫然的样子,似乎都未从逆沧海的表扬中反应过来。

     “陛下,若无其它要事,那么微臣就先告退了。”

     一路走来既见识了这皇宫内廷,又见到了所谓的大楚真龙天子,逆沧海好奇心逐渐消退,就起了离开的念头。

     “嗯嗯嗯。”

     宋昭昭使劲点着小脑袋,对逆沧海的畏惧可见一斑。

     逆沧海一阵好笑,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摸摸这宋昭昭的脑袋,幸好及时想起眼前这人可不是普通寻常的小女孩,而是当今大楚圣上,伸手抚摸圣上的脑袋,那可等同于谋反大罪!

     纵然以他的权势无须畏惧,但这样落人口实的做法终究不妥。

     得到了宋昭昭的允许,逆沧海后退几步,这才转身向着阁楼外走去。

     门外两个女官静静站立在门外,见到逆沧海走了出来,连忙行礼。

     “唔?”

     逆沧海神色一动,远远就见到几个女官簇拥着一位女官从走廊那边快步而来。

     与门口守着的两位女官不一样,那被簇拥的女官品阶要大了许多,竟是主管宫中具体事务的内司,官比从一品,在品阶上比逆沧海这正三品还要大上两阶。